第十四期首頁

 

1905

中國革命同盟會

的創立      大陸  王律文

 

  一九零五年八月二十日中國同盟會在東京舉行的正式成立大會,於今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世紀。在這跌宕起伏的一百年堙A中國人民為推翻專制統治、建立民主共和進行了長時間的鬥爭,雖然歷經艱難困苦,付出了巨大代價,民主共和的目標至今仍然未能實現。在中國同盟會成立一百週年的時候,回顧當初同盟會成立時的那段歷史,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仍然深具意義。

 

大清朝氣數已盡

 

  十九世紀中後期,滿清王朝逐漸陷於衰落之中。面對外來文明的衝擊,清廷被迫應之以「洋務運動」。但是,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為主導思想的「洋務運動」,本質上是一個機會主義運動,是在門戶大開被動挨打的情況下,企圖用西方先進的器物,來維持清廷腐朽的統治,當然不會達到目的。甲午戰敗,宣告了機會主義「洋務運動」的破產。

  甲午戰爭之後,中國的處境迅速惡化,除了《馬關條約》導致嚴重喪權辱國之外,西方列強也試圖開始瓜分中國。在風雨飄搖之中,光緒皇帝根據康有為等人的建議,於一八九八年六月十一日頒布詔書宣佈變法。變法的內容包括設立農工商局、路礦總局,提倡開辦實業,修築鐵路,開采礦藏,組織商會,改革財政,廣開言路,裁汰綠營,編練新軍,廢八股,興西學,創辦京師大學堂,設譯書局,派留學生,以及獎勵科學著作和發明等等。

  戊戌變法的內容,雖然較純粹致力於「器物」的洋務運動有所進步,但仍然局限在實用的層面上,並沒有觸動清朝君主統治的根本。但是,即使這樣一個治標不治本的變法,也為保守派所不容,短短一百餘日即行夭折。

  維新志士的鮮血灑落北京菜市口的那一刻,實際上也宣告了大清朝的滅亡。在世界近代化大潮的衝擊下,在面臨亡國滅種的時候,一個連戊戌變法這樣的改革都不能施行的政權,顯然已經沒有了未來。在慈禧太后撲滅「百日維新」僅僅一個月之後,義和團匪亂即在山東境內迅速升級,並在其後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堨|處蔓延徹底失控,可說是冥冥中的一種天意。

  義和團暴亂深深撼動了滿清王朝的根基。在經歷了西方傳教士和中國教民被濫殺,外國公使被害,外國使館被圍攻,八國聯軍登陸,北京大屠殺,全面鎮壓拳匪,多名大臣被正法,出賣各種主權,賠銀四億五千萬兩等等一番折騰之後,大清朝已經是氣息奄奄了。

 

興中會與華興會

 

  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在經歷了罕有的混亂、簽訂了空前賣國的「辛醜條約」之後,逃難的慈禧一行回到了北京。北京城奉命焚香挂彩鞭炮齊鳴,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清廷似乎又能延續下去了。

  但是,遍佈中華大地的志士仁人已經對之絕望,推翻滿清專制統治,建立民主共和中國,成為越來越清晰的共識。許多人採取了實際的行動,創辦報刊宣傳進步思想,並秘密成立各種組織。

  最早出現的以推翻清朝、建立共和為宗旨的組織,可以追溯到一八九四年由孫中山建立的「興中會」。孫中山於一八八零年代在香港求學期間,即萌生了救國圖強的思想。一八九四年六月,青年孫中山將自己有關國家政治改革的思想,寫成一篇八千餘字的陳情書,托人輾轉交到了李鴻章手堙A但李鴻章卻對此態度冷淡未加理睬。一個月之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中國慘敗。這一切讓孫中山認識到,積弊已深的清政府已無可救藥——「和平方法,無可復施」,毅然決心立即行動起來,以武力革命推翻滿清政府,建立真正屬於中華之共和國。

  當年十月,孫中山從上海經日本到達檀香山,以在當地華僑中聯絡志同道合者組建革命團體。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孫中山率二十餘人,在檀香山一位華僑的寓所,舉行了「興中會」成立大會,宣誓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在中國歷史上首次提出了要建立一個以美利堅合眾國為模式的民主共和國的理想。此後,孫中山以此作為革命綱領,組織了一次又一次武裝起義。

  另一個著名的反清秘密團體是黃興創辦的「華興會」。黃興一八七四年出生于湖南,曾就讀于長沙的城南書院和武昌的兩湖書院,並以官費生赴日留學一年。早在一八九九年聞知義和團起事時,黃興就準備組織革命,但因「同志太少,孤掌難鳴」而暫時作罷,但一直留心結交同道。

  一九零三年六月,黃興結束在日留學回到國內。此時的中國,情況與幾年前已經大不相同。《辛醜條約》簽訂後,各地沸沸揚揚,人心思變。這時候,在一九零三年六、七月間,上海和北京兩地又分別發生了《蘇報》案和沈藎案,致使輿情大變。

  《蘇報》本來只是上海一家商業小報,在章士釗被聘請為該報主編後,開始大力宣傳反清革命和建立共和的思想,先後刊登了鄒容的《革命軍》和章太炎的《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等文章。清政府因此要求上海租界當局取締《蘇報》並引渡兩位作者,後來兩人被收監入獄。

  一個月後,北京又發生沈藎案。沈藎是湖南人,曾經長期從事反清活動。一九零三年,他在報章揭露清廷與沙俄簽訂賣國密約,引起各方強烈反對,清廷恨之入骨,將其逮捕兩月之後,於七月將沈杖斃。

  消息傳出後,各方群情激憤。章士釗聲言:「前言滿族之虐待我漢族,而尚有忠奴為之解脫,自今觀之為何如?同胞視此,則直以為滿政府於吾國民宣戰之端,吾國民當更有一番嚴酷之法對待滿政府」。

  所謂「嚴酷之法」,就是要推翻滿清政府,而行動的第一步就是結社組黨。

  一九零三年十一月四日,在長沙西區保甲局巷一戶人家堙A一群青年男子正在舉行生日慶祝會,生日主人虛歲剛滿三十,是一位身材厚實,面孔飽滿,蓄有短須,神色凝重的男子,該男子正是黃興。宴會參與者約二十餘人,包括宋教仁、劉揆一、陳天華、章士釗等等後來著名的青年志士。在熱烈的氣氛中,一個名叫「華興會」的秘密組織誕生了,這被認為是當時國內第一個以反清民主革命為宗旨的革命組織,可以說是九年前孫中山在海外成立的興中會的國內版。

  作為會長,黃興作了主旨發言,在重申了「推翻滿清、光復中華、建立共和」的革命目標後,黃興更提出了革命的具體設想:「一種為傾覆北京首都,建瓴以臨海內,有如法國大革命發難于巴黎,英國大革命發難於倫敦。然英法為市民革命,而非國民革命。市民生殖于本市,身受專制痛苦,奮臂可以集事,故能扼其喉而拊其背。若吾輩革命,既不能藉北京偷安無識之市民得以撲滅虜廷,又非可與異族之近衛軍同謀合作,則是吾人發難,只宜採取雄居一省,與各省紛起之法。」後來發生的情況證明,這一策略是完全正確的。

  為了掩人耳目,華興會對外稱為「華興公司」,業務為「興辦礦業」,「凡屬重要同志,都給以股東名義,以便參與起義機密」。公司的口號為「同心撲滿,當面算清」,初看好似生意上的切口。

  此後,華興會會員又分別在湖南、上海、東京等地創辦了「同仇會」、「黃漢會」、「愛國協會」、「新華會」、「十人會」等組織。各地志士仁人也紛紛創辦各類政治組織,如蔡元培、章太炎在上海創辦了「光復會」,其它如湖北的「日知會」,江蘇的「勵志學會」、「強國會」,四川的「公強會」,福建的「益聞社」,江西的「易知社」,安徽的「岳王會」,廣州的「群智社」等等,大大小小的反清組織和會社,在各地秘密建立了起來。

  海內外紛紛成立的各類反清組織,雖然數量不斷增多,但仍然處於一種鬆散的狀態,彼此之間缺乏聯絡和協同;另一方面,不斷發展的形式,不斷緊迫的革命要求,需要有一個更大更緊密的組織來達成領導和實施革命的任務。就在這時候,一個看似偶然的契機,導致了一個更大的聯合組織「同盟會」的創立。

 

同盟會的創立

 

  「華興會」成立後,即於第二年策劃組織長沙起義,結果因事前洩密而流產,黃興逃脫後避走日本,於一九零四年十一月底到了東京。十二月,黃興與百餘名留學生共同組建「革命同志會」,以「從事民族革命」。第二年年中,黃興再次返回國內籌劃起義,旋即再次因事泄而避走日本。此後,黃興繼續與留日學生多方聯絡,以等待時機再行起事。

  就在這時候,孫中山結束了為期兩年的歐美考察和革命宣傳,於一九零五年七月十九日返回日本東京,不久之後首次與黃興相會。

  據與孫、黃兩位都熟悉的日本友人宮崎寅藏回憶,一九零五年夏天,孫中山由歐洲回到日本後,有一天到他家堻X問,問起在日本的中國人中有沒有傑出人物,宮崎推薦了黃興,並欲請黃過來一會。孫中山說:「不要那麼麻煩了。」於是兩人一起徑直前往黃興的寓所。宮崎回憶道:

  於是,我們兩人就一起到神樂阪附近黃興的寓所訪問。和我同住過的末永節,那時和黃興同住在一起。到達黃寓時,我要孫逸仙在門口等一等,我推開格子門喊了一聲:「黃先生!」末永節和黃興一起探出頭來,看到孫逸仙站在外邊,忙說:「啊!孫先生。」黃興想到有許多學生在堶情A立即做手勢,示意孫先生不要進去;我們會意,隨即出門等待。片刻,黃興、末永節、張繼三個人出來,將我們帶到中國餐館風樂園。寒暄過後,彼此不講禮節,大有一見如故之感。他們很快就開始談起國家大事來。我雖然不大懂中國話,不知他們講些什麼,但是,中國的革命豪傑在此歡聚一堂,暢所欲言,使我們感到非常高興。我和末永節互相頻頻乾杯。大約有兩小時,孫、黃兩人專心商議國家大事,酒肴少沾。直到最後,他們才舉杯慶賀。

  早在孫中山回到日本之前,在日的中國留學生就已經聞知孫先生的大名,陳家檉、宋教仁等人更是把建立革命組織的行動暫時延緩下來,虛位以待孫先生的到來。因此,孫中山與黃興相會後,提出在日本建立一個聯合的革命組織的建議立即得到了贊同。

  七月三十日,由黃興、宋教仁、陳家檉等人分頭召集留學生約七十餘人召開同盟會籌備會議。會議開始時,孫中山作了一個小時的講演,論述了革命的途徑,也談到了革命成功後的建國方略。並建議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為綱領,提議組織名稱為中國革命同盟會。黃興則以本組織為秘密組織為由,建議刪去「革命」二字,得到大家贊同,於是正式定名為「中國同盟會」,簡稱為「同盟會」。

  孫中山並擬定了入會誓詞,眾人推黃興、陳天華審定潤色後通過,誓詞為:

 

  聯盟人xx省xx縣人xxx,當天發誓,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矢信矢忠,有始有卒。如或渝此,任眾處罰。

  天運xx年x月x日

  中國同盟會會員xxx

 

  此後舉行中國同盟會入會儀式,孫中山先領眾人舉右手宣誓,然後領人到隔壁房間傳授接頭暗號。儀式結束後,孫中山與新會員一一握手,說:「為君等慶賀,自今日起,君等已非清朝人矣。」

  據說在開會過程中,因為到的人數大大出乎預料,以至地板支撐不住,一根枕木被壓斷,發出了一聲巨響。孫中山說這是將會推翻清朝的吉兆,與會者都禁不住熱烈鼓掌歡呼。

  一九零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東京赤阪區日本友人阪本金彌住宅中,中國同盟會舉行了正式成立大會,到會者約百人。大會確定了中國同盟會章程和組織結構,推舉孫中山為總理,孫中山隨即指定黃興為執行部庶務,在總理缺席時主持會務。大會開至下午五點,在全場沸騰的「萬歲」聲中結束。

  同盟會成立後,革命活動有了一個影響廣泛的組織中心,革命力量迅速壯大。民國初年某報評論:「考吾國革命由來已久,志士之亡命海外者不可勝數,惟漂泊無定,勢力微弱。直至孫文、黃興二氏相見於東京之後,革命事業方見發展,收聯絡之功有一瀉千里之勢。今日之成,當時運動之力居多也。」

  同年十一月,同盟會機關報《民報》創刊。孫中山為《民報》寫了發刊詞,第一次提出了「三民主義」。《民報》發行後,「風行海內外」,對于宣傳革命起了很大作用,許多人讀報後大為感奮,願以推翻滿清為己任,決然加入同盟會。

  同盟會成立後迅速發展,孫中山對此十分滿意,說:「不期年而加盟者逾萬人,支部亦先後成立於各省。從此革命風潮一日千丈,其進步之速,有出人意表者矣!」

  幾乎在同盟會成立的同時,終於感覺到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的清政府,不得不開始考慮搞「君主立憲」的改革,並派出大臣前往歐美作相關考察,以期挽救垂死的命運。但是,在已經錯過良機之後,清政府此時迫不得已的改革,可謂為時已晚。同盟會的成立,實現了海內外反清力量的大同盟,奠定了未來民主革命勝利的基礎,注定了腐朽的滿清王朝覆滅的命運,一個民主共和的新中國就要誕生了。

  倏忽之間,整整一個世紀過去了。回顧歷史,思想今天,不免令人感慨。中國有著深厚的專制政治之傳統;馬列的思想、政治和文化入侵,又使我們遭遇了史所未有的專制復辟;中國的民主化因長期遭遇極權專制統治,而走在最後的艱難歷程上。然而,在中國革命同盟會成立一百週年之際,孫中山先生的遺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將仍會激勵著今天的中國人為走向共和、完成共和而艱難奮鬥到底。

 

          2005年7月21日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