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社論
 
將辛亥革命進行到底

――紀念中國革命同盟會創建一百週年、大中華民國創建九十五週年
 

曉 黑

 

  1905年8月20日中國同盟會的成立距今天剛好一百週年。

  同盟會成立誓言中,破天荒地在中國歷史上首次提出了「創立民國」的響亮口號,把中國的民主未來和幾千年的專制輪迴一刀切斷!民主共和從此成為中國人革命和反抗的目標和歸宿。

  百年後,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仍然在借歷史劇發出「走向共和」的呼喚,借孫中山的口,闡述民權的概念和意義,而這個歷史劇,仍然被閹割,被禁演了。

  這一百年的歷史,究竟有了多少的進步?共和究竟還有多遠?

  然而,自同盟會成立後,共和革命帶來的進步是巨大的,這不僅僅是因為它推翻了滿清王朝一個王朝的統治,它的巨大意義正在於在中國兩千年封建專制和王朝更替的歷史上第一次結束了這種輪迴,為中國指出了一個永遠告別辮子和小腳,皇帝和娘娘,太監和宮女,永遠告別磕頭和「萬歲」的方向;在不自由、不平等、不博愛的中國大地,第一次寫上了「自由」、「平等」、「博愛」這幾個人類文明進步凝結的大字;在中國人的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中,灌注了「民國」,「共和」,以及「民族」,「民權」和「民生」這幾個曠古未有的觀念,在中國未來的政治體制中,引進了三權分立和全民直選的制度。

  中國不必要告別革命,但中國革命必須告別專制。 

  假如沒有孫中山,同盟會和辛亥革命的功績,中國將很難走出推翻皇帝做皇帝,打江山坐江山的歷史怪圈,很難走出反抗壓迫者最終成為新的壓迫者這一李自成和洪秀全式的宿命。因為的確沒有另一種思想和政治模式可供舊式農民革命和造反者選擇,他們只能在既有的先例中尋找資源。而在辛亥革命以後,儘管通往自由和民主的道路仍然無比艱難,但有了民主共和的理念為鑒,任何人想再帝制自為,再讓已經被廢黜的小皇帝回到北京皇宮,再復辟形形色色的專制制度,專制意識,都注定逃不過人民的唾棄,都注定會失敗。

  因此,就連以苛刻偏激著稱的文豪魯迅,也曾經說,「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就是他(孫中山)的豐碑。」他還說,「中山先生的一生歷史俱在,站出世間來就是革命,失敗了還是革命……他是一個全體,永遠的革命者。無論所做的哪一件,全都是革命。無論後人如何吹求他,冷落他,他終於全部是革命。」

  孫中山先生是一個永遠的革命者,然而辛亥革命的果實仍然被袁世凱篡奪,被軍閥政治蹂躪。孫中山有限的生命傾其所有,也無法完全對抗一個民族幾千年的積習。當一個古老民族的思想惰性,一些人壟斷權力的渴求,和現代社會控制手段結合起來的時候,民主革命的力量在一段時間內會顯得軟弱,妥協,甚至無力對抗權力饑渴的軍閥們。最終,又被共產革命以其龐大的軍隊和官僚體系,神學化的意識形態,輿論的封鎖,以結合「東方專制主義」和西方「專政」理論的方式,重新把中國拉回到一種現代專制制度和思想蒙昧中。專制與反專制的矛盾,追求自由與扼殺自由的矛盾,新興的民主制度與專制復辟的較量,在中國這個幾千年來因循守舊的古老國度,顯得格外的突出和尖銳。由此,我們更加可以想像,要把一種前所未有的政治思想和實踐,傳播給這個古老民族,並使其紮下根來,將會付出多麼巨大的代價。而辛亥革命的先驅者與舊制度決裂的勇氣是多麼令人欽佩!對他們,後輩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苛求的。

  辛亥革命沒有失敗,但也沒有終結。它推翻了皇帝的統治,但沒有最終推翻一切形形色色的專制,沒有能夠阻擋以其他方式復辟專制的腳步,沒有從根本上堵斷專制復辟的可能性。也因此,辛亥革命必須延續下去,它的目的和任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這個過程的長度,與中國歷史的長度是成正比的。這場革命給予我們的啟示首先在於,對於不肯妥協的專制制度不能有任何改良的幻想,合作的美夢,甚至從中分一杯羹的卑劣念頭。只有在這個制度的廢墟上,才能建立民主和自由的制度。從這個意義上說,以反滿清為號召、反專制為實質的辛亥革命,只要專制制度存在一天,不論它穿著「天命」的龍袍,還是拿著「專政」的槍桿子;不論它是在「假共和之名義以行專制之實」,還是在「假共產革命的名義以公然復辟或重建專制制度」,辛亥革命的使命,就是要把形形色色的專制制度和專制統治徹底送入歷史的垃圾堆

  在推翻舊制度後,新的制度必須排除困難,逐步走向憲政民主。然而,滿清覆亡後的中國,內憂外患,攘外不力,安內不果,憲政民主舉步維艱,最終只在臺灣一島得以施行。革命不是目的,辛亥革命的最終目的是將全民族帶入民主和法制,因此,民主革命的持續與以「運動群眾」為目的、以「革命」為名、行暴政之實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迥然不同。毛澤東也要將他的「革命」進行到底,為的是建立「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主體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但是在他的「共和國」堙A並沒有如他所說的「使中國人民來一個大解放」,恰恰相反,是將中國人民關進了地球上一所最大的監獄。農民的利益何在?「無產階級」的地位何在?知識份子的思想自由何在?「民主聯合政府」何在?有的只是資訊的封鎖,權力的壟斷,官吏的專橫,民眾的呻吟,有的只是奴隸和奴隸主,囚犯和牢頭,有的只是新的「萬歲」和新的作揖打拱,新的宮廷政治,新的「人相食」的慘劇!如果將憲政實施,全民直選作為辛亥革命的最終目的,它既然「尚未成功」,就必定需要進行到底。

  形形色色的復辟,究其根源,在於人們的內心尚未完全認識到,民主和自由的真義是基於對每一個作為個體的人,他的權利,他的自由,他的人格的尊重,也就是對自己的尊重。中共的「革命」和專政之所以淪為暴虐的獨裁統治,正是因為為了一黨之私而完全抹殺了人的尊嚴和權利,或者說,為了一個獨裁者的自由,犧牲了所有人的自由,讓所有的生命和幸福,為一個瘋狂的頭腦殉葬,最終拋棄了所有的承諾,而徹底把全體人民押上中共為保持自己權力的戰車。而民主制度是保證這一人道和人權原則的外部框架,民主革命的目的將建立這一制度,其最終是為了擺脫奴役和被奴役的狀態。由於存在著諸多誤解和刻意誤導後的歪曲,對人權和自由等基本理念在很多人的頭腦中仍然不甚清晰,因此,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不斷有人發出與世界主流文明背離的言論,不斷地有人去吹捧「雍正」,歌頌「康熙」,讚揚「秦始皇」的業績,這樣的精神狀態距離「共和」又是多麼遙遠!在這一意義上,作為思想啟蒙運動的辛亥革命,以及其後的新文化運動也沒有終結,仍然需要進行到底,直至將人們精神上的辮子,徹底剪掉。

  導致復辟的原因,除了認識有限,還有惡意操縱。有人並非完全不瞭解民主制度和自由精神,毛澤東也曾經對美國民主制度示好,但是他仍然要自封萬歲,自比帝王,製造個人崇拜,任用夫人外戚,這無非是為了滿足一己私欲,一姓私欲而愚弄民眾,或者為了政治鬥爭而操縱民意。他們的位置,是預備要傳給袁克定,傳給毛岸英,毛遠新們的。此種惡人,已有繼辛亥革命後起的「二次革命」加以討伐。然而,為私利而篡權的人在中國的政治文化中終難根除,依附在帝王幽靈上的遺老遺少終難根除——看看龍孫毛新宇「博士」的拙劣表演,就明白了。如果既存的體制已經無法制約專制行為和復辟的野心,那麼,既有三次革命,四次革命,亦是不得已而為。就清除形形色色的新老暴君而言,辛亥革命也必須進行到底,直至中國的政治文化徹底彙入世界潮流

  民主力量在某些時候是「軟弱」的,尤其是剛脫胎於一個龐然大物的舊制度時,而「軟弱」也正是因為民主既要講協商和個人權利,就不可能如專制權力那樣窮兇極惡,那樣說一不二。但是,一旦民主觀念深入人心,覺醒的民心的合力不需要什麼「先鋒隊」就會以萬鈞之力摧毀滿清,摧毀柏林牆,摧毀克堜i林宮,摧毀一切貌似強大的專制力量。另一方面,民主力量自身也需要增加自信,去除怯懦,加強力量,進行持久的努力,將未完成的辛亥革命進行到底。五十多年了,善良的中國人民對於這夥在政治上壟斷權力、在經濟上掠奪利益的盜匪們的種種虛偽的許諾,曾經是何等信任,何等仁至義盡,總是希望他們最終地能夠帶來公平和正義。但是所有改良的願望最終都成為泡影,所有的吶喊都被秘密的監禁,處決,被公然的槍炮和坦克所虐殺。一切善良的願望究竟改變了他們的專制本性的一分一釐一毫一絲沒有呢?

  孫中山先生說:「我不管革命失敗了多少次,但我總要希望中國的革命成功,所以便不能不總是這樣奮鬥。」

  就讓這句平凡的話成為奮鬥者的格言吧!讓公元2005年成為一個新的起點,讓我們將辛亥革命進行到底!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