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批李登輝兩篇


熊元健

 

語不驚人死不休

 

  顧炎武《與友人論學書》雲:「士而不先言恥,則為無本之人;非好古而多聞,則為空虛之學。以無本之人而講空虛之學,吾見其日從事於聖人,而去之彌遠也。」除了「聖人」二字太過抬舉外,以此來描述李登輝其人,雖不及倒也不遠了。

  李氏誠信不離口,今天、卻恰恰以臺灣政壇最無誠信的政棍而知名。貪財好利,不擇手段;出賣同志,無情無義。近日在接受一家日本媒體採訪時,不僅稱「釣魚台屬於日本…」,還倖倖的聲稱「幸好釣魚台是日本的………」,真是賣國不必起草,出口成「髒」。這樣的人,居然於二月十八日(見二月十九日臺灣新聞中時電子報報導),在參加《政策研討會》時,興緻勃勃地走上講台,上起哲學課來了!頻頻繞著「我是誰」、「我不是過去的我」打轉。全場國、台語並用,連說了十幾遍莫名其妙、繞口令式的「我是『不是我的我』!」得意洋洋的自稱這是他從十六歲開始思索,經過七十年方才領悟出來的人生體會。再三強調這句話要列為台聯的精神標語。真是大言不慚,不知恥為何物了。可惜他還差了半步,未能大澈大悟。如果他能繼續深研下去,證悟到「我是誰」,「我『不是人』」,「我是『不是人的不是人』!」恐怕就真能修成正果,成為當代「我『不是人』」中的最「不是人」了。

  活到近古稀之年,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能將寡廉鮮恥、大言不慚揮灑到如此般的境界,真是「致矣盡矣,不可復加矣!」思來能不為臺灣憂?臺灣今天仍然有舞台讓這種徹頭徹尾、由裡到外「我是『不是人的不是人』」來繼續興風作浪,操弄作賤,那麼今天國家這顆「丸子」越搓越小,社會不寧,經濟萎縮,也就不足為怪了。

 

共賞

 

  又見報載(世界日報三月十三日)「李登輝上午到桃園縣龍潭鄉渴望區,主持《日本李登輝學校》臺灣研修團第二期始業式,他全程以日語向日籍學員表示,中國制定反分裂法,就是準備侵略臺灣,日本本身也是當事者,不應袖手旁觀。……」;「…李登輝指出,中國想取得臺灣的最大理由,就是要控制日本的生命線,以扼住日本的咽喉,進而取得有利的戰略地位,……」。同一報導又稱,「李登輝說中國對臺灣及日本的威脅,絕對不只有軍事而已,……在日本半數外國人犯罪是中國人所為,在臺灣毒品、賣春、殺人、槍械之氾濫等重大犯罪行為,都與中國人有關……」。

  通篇報導如果不提李登輝大名,還真讓人以為從那裡跑出個日本狂徒,到臺灣來大放厥詞呢!

  身為前中華民國總統、竟將中共制定《反分裂法》,明顯意圖侵犯「中華民國領土臺灣」,說成日本也是當事國了,這不是明擺著要拿臺灣當作日本的附從國嗎?這不是出賣臺灣是什麼?老實說,他這種心態,連做一個「台獨」都不夠資格!

  對中共想取臺灣,他不從維護中華民國的領土和主權著想,卻說那是為了要「控制日本的生命線,扼住日本的咽喉,」真是好一副為日本天皇鞠躬盡瘁的奴才嘴臉,他不配說「愛臺灣」,更不配做一個臺灣人!

  李登輝不從日本移民比例;強將臺灣人中國人分開,來細數兩地「中國人」的罪行,仇中之情溢於言表,他卻沒想到,集兩地中國人犯罪的大成,也不及他老先生一生作為,更來得令人厭惡生恨呢!

  同天另一報導稱,李登輝在臺灣神學院接受什麼榮譽神學博士學位的時候,被問到會不會參加三二六「民主和平護臺灣」大遊行時,居然呲牙咧嘴笑著點頭說道:「會!為著臺灣攏愛做!」什麼為著臺灣攏愛做?他愛做?愛做的是出賣領土、背叛民族的漢奸!他從來就是個「假愛台真賣台」的人。

  我們必需有一個真正「愛臺灣」、「為臺灣」的檢驗標準,讓那些「假愛台真賣台」的政壇敗類,在檢定下,無所遁形!現下就拿李登輝做一檢定:

  一、李登輝說:「釣魚台是日本的」,出賣國土的人,怎麼會是真「為臺灣」;

  二、李登輝不顧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生命財產,賣台、仇中、搞分裂,將臺灣推向戰爭毀滅邊緣,這種人,怎麼會真「愛臺灣」;

  三、李登輝一心一意想將臺灣歸屬於日本,是澈頭澈尾賣國賣台的行為,這種人既不會「為臺灣」也不會「愛臺灣」,一心想著的就只是怎樣歸順日本,做個皇民,這是「假台『獨』真『賣台』」最真實的寫照,。

  對,就是這種台奸、政壇敗類,必須馬上把他們揪出來,大聲喝止,不容許他們繼續做秀、作惡,為害我們的寶島,我們的臺灣!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