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李登輝立場質疑


羅思義

 

  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一再在臺灣發表談話,說中華民國早已不存在﹐並主張立即正名為臺灣國。

  李登輝否定中華民國的談話﹐不見平日能言善道、舞文弄墨的海外反對李登輝的人聲討反駮﹐從臺灣到海外一片沈默﹐即使一貫表面痛恨李登輝的中共政權及其海外同路人﹐也對此三緘其口。

  記得過去幾年來﹐李登輝只要開口說話﹐海內外立即出現回應﹐有人痛罵李登輝是「皇民」、是「台獨」、是「漢奸」。於是﹐中共唆使成立的各種團體﹐立即出面舉行座談會、記者會聲討李登輝。報上出現的照片是:一群土俗笨拙的所謂社區領袖、社團代表排排坐在一張長桌後﹐拿著麥克風﹐大聲吼叫「國土不可分裂」﹐反對李登輝的賣國言論﹐痛斥李登輝台獨主張。

  種場面與中國大陸愚民當年集體「憤怒聲討劉少奇、鄧小平」一樣﹐與會者一個個七情上面、氣衝牛鬥。其實這些所謂領袖、代表多數是從福建農村偷渡來美國的「勞動人民」與「工農大眾」﹐他們當年在家鄉因中共政治運動太多﹐再加上中共革了文化之命﹐沒有機會入學讀書﹐連自己的名字也寫不清楚﹐除了會叫「毛主席萬歲」、「光榮、正確、偉大的共產黨」之外﹐什麼也不懂﹐更不要說什麼「中國統一」、「臺灣獨立」的背景。但是﹐他們卻以一套套政治語言罵李登輝﹐把李登輝說成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更妙的是一群來自臺灣的「歷史左傾份子」﹐也在中共唆使下跑出來舉行什麼「反獨促統」、「促進和平統一」的會議批判李登輝﹐甚至掏錢在中英文報上刊登罵李登輝的廣告﹐把中共宣傳機器播放出來的濫調一再重複。

  可是此刻中共禦封的「僑領」、「代表」、「歷史左傾份子」一個個對李登輝否定中華民國﹐說「中華民國不存在」的言論﹐毫無反應﹐甚至有人表示同意。

  這種現象證明了中共政權與李登輝殊途同歸﹐也說明了海外親共左傾份子的「去中國化」(即去中華民國化)的想法與中共政權及李登輝不謀而合。

  六十年代前與中共有香火緣的李登輝﹐曾經是中華民國政府要制裁的臺灣土共。他計劃為中共侵入臺灣開路﹐盼望中共解放臺灣﹐因此他「去中國化」的念頭早就深植腦中﹐此刻時機成熟﹐因此他站出來高叫「中華民國不存在」。

  李登輝對他參加中共黨的歷史從不表態﹐既不否認、也不承認。根據台共同志說﹐李登輝從未背叛過中共。相反﹐一九九六年他在中共發射的導彈支持下﹐高票當選中華民國總統。當選後不久﹐當年與他同屬中共地下黨的同志陳炳基從中國大陸到了臺灣求見他﹐他不但接見而且邀請回家中作客﹐十分優遇﹐證明了李登輝念「舊﹐而這個「舊」則與中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當年的臺灣土共﹐是一群不喜歡國民黨統治﹐把希望寄放在中共「解放事業」上的臺灣精英。他們與一九四九年前大陸一批天真的知識份子及熱血青年相似﹐被中共欺騙蒙蔽﹐被共幹愚弄擺布﹐直到中共奪權成功﹐盤踞大陸﹐他們才在中共鎮反、反右、文革等運動中醒悟過來﹐但卻已付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代價。

  李登輝沒有被共產黨統治過﹐卻在國民黨的寬縱下受到重用﹐青雲直上做了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他與提拔他的蔣經國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的地方。他們都曾經是共產黨員﹐李登輝崇奉的是中共黨﹐蔣經國崇奉的是蘇共黨﹐前者迄今仍在肆虐﹐後者已經瓦解。

  當李登輝是臺灣大學經濟學系學生時﹐與當時一群左傾同學組織了「學工委支部新民主同志會」﹐當時擔任台大法學院支部書記的葉城松﹐是由李登輝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由此可見李登輝在中共黨內的地位。

  那些與李登輝同夥的臺灣土共﹐後來有部份在蔣介石的保密防諜政策下被拘、被囚﹐甚至被殺﹐只有李登輝在蔣介石率領的五十萬大軍保護下﹐蔣經國被騙下得以功成名就、權傾臺灣。

  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李登輝已經脫離或背叛中共﹐相反有許多事實證明李登輝與中共暗通款曲﹐甚至彼此互助。過去五十多年來﹐李登輝對國民黨的破壞﹐對中華民國的打擊﹐遠非中共的力量所及。固然﹐短期來看李登輝是給了民進黨方便﹐但長期觀察﹐李登輝弄垮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後﹐臺灣島上已無與中共抗衡的智慧與力量。在急功近利的民進黨統治下﹐必然給中共併吞臺灣的藉口。

  最顯著的惡果是:民進黨內一些偏激份子製造的族群分裂、省籍仇視﹐使臺灣人口中的一半人被迫投入中共懷抱﹐在堡壘內部給中共製造機會﹐使二千三百萬人在毫無抵抗的情形下被解放共產。

  做了十二年中華民國總統與中國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可以否定中華民國﹐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他曾經有一百多次公開否認是台獨份子﹐結果到此刻他成了台獨的急先鋒。同理﹐他表面上反共不向中共妥協﹐誰知道日後他會如何奉迎中共政權?更不知道他此刻是否仍供中共驅策。

  不要因中共政權對李登輝口誅筆伐就以為李登輝與中共勢不兩立﹐更不要相信李登輝說他退出中共黨是因為看出中共沒有人性。因為﹐李登輝這十幾年來的許多表現與中共頗有密契﹐而中共政權在緊要關頭都會出手幫助李登輝﹐而李登輝自從「登基」之日起﹐就一再向中共示好﹐解除了臺灣對中共的一切防範與戒備。他說﹐他向中共示好﹐是希望得到中共善意回應。

  中共對李登輝雖無明顯的善意反應﹐但在許多關鍵時刻他們對李登輝小罵大幫忙﹐使李登輝安穩順利當選總統﹐控制臺灣﹐搞垮國民黨﹐把中華民國憲法改得面目全非﹐甚至動搖了中華民國的法統國本﹐做到中共黨人做不到的事情﹐最後把政權拱手讓給民進黨。而民進黨對中華民國則陽奉陰違﹐他們不斷向中共挑舋﹐明顯陷臺灣二千三百萬人於危機中﹐給中共侵犯臺灣找藉口﹐看來中華民國很快就會斷送在他們手中。

  民進黨雖不歡迎中華民國﹐但卻不希望中共侵佔臺灣。李登輝雖口口聲聲罵中共﹐鑑於他過去兩面三刀的言行﹐沒有任何保證他會維護臺灣的安全。李登輝會不會賣台求榮﹐只有等到中共「血洗」、「解放」臺灣達成統一之後才可見端倪﹐說不定那一天到來時﹐他會被中共策封為「解放臺灣的大英雄」﹗

  就以李登輝二OO四年十二月廿七日到日本旅行來說,中共政權表面上向日本抗議,希望日本政府不要讓李登輝去日本,實質上是要抬高李登輝在國際上的地位。中共方面很清楚,日本是一個自由的國家,政府沒有理由聽從中共的禁令,沒有必要屈從政治的要脅,更沒有限制任何傳媒自由報導的權力,當然也不會讓一個比他落後的極權國家干涉他們內政。

  但由於中共的抗議,使李登輝在日本聲望上升,再加上日本政府故意公開勸阻日本傳媒不要報導李登輝訪日的消息,更使李登輝訪日成為日本朝野關注的焦點,一個已經任滿不在總統職位上的臺灣過氣政客,卻在中共蓄意「捧抬」下成為國際人物。從新聞畫面看見李登輝抵日本所受到的歡迎,發現他的地位不比任何一個訪日的政要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種效果,全是中共蓄意製造出來的。由此可見中共潛在的居心,如果李登輝不是中共自己人,中共會這樣厚待他、捧抬他嗎?

  其實李登輝最可惡的不是台獨思想與去中國化言論。從反共立場來看,李登輝掌權之後,首先取銷「懲治叛亂條例」;解除「戒嚴令」、「否定中華民國對大陸的主權」、「放棄反共復國政策」、「承認中共是政治實體」(不再是叛亂匪偽政權),稱呼大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共諸般討好。

  李登輝把他對中共討好說成是對中共釋出善意,然後等待中共的善意反應,但是卻違背了兩蔣時期所訂的國策,忘記中華民國對共產黨漢賊不兩立的立場,讓中共在國際上脫穎而出、自稱中國。表面上看,他務實、他追隨國際大潮,真實情形是自毀長城、自陷絕境。果然,從李登輝以後,中共處處以中國自居,並以主子自居主宰君臨大陸,脅迫臺灣,不斷叫囂不排除武力解決臺灣問題。

  除此之外,李登輝掌權之後,把臺灣原有的胸懷大陸同胞的原則改變成愛中共所愛、恨中共所恨。譬如,他漠視大陸反共力量,不同情大陸被迫害的民運人士。他下達命令不准中共通緝的民運人士以合法非法的方式逃來臺灣,如果有人偷渡到臺灣,他便吩咐情治單位,以江洋大盜方式逮捕這些逃避中共的大陸人士,把他們關在木籠中用船押送回中國大陸,任由中共囚禁、宰殺。

  在蔣氏父子執政的年代,他們認為大陸同胞受苦受難,國民黨有責任,因此他們有解救大陸同胞、幫助反共人士顛覆中共政權的使命感。他們不但收容大陸逃去臺灣的同胞,還在海外拉攏反共人士,並為他們戴上「反共義士」的桂冠,而李登輝把這一切做法改變了。

  從前駕飛機去臺灣投奔自由的人有黃金獎賞,不但可在臺灣定居,並有高薪厚祿供奉,使他們可以在臺灣安居樂業。但李登輝則下令把駕機投奔自由者拘捕、審判、入獄,刑滿後強制遣返大陸,不理會他們死活,這明顯是幫助中共對付大陸異見者與逃避中共迫害的難民。

  中共對李登輝種種表現,內心讚許,但表面似乎並不領情,相反步步緊迫,從當年血洗、解放發展到今天所謂的「和平統一」,目的不外是不戰而屈臺灣五十萬官兵,輕而易舉地把臺灣納入共產制度下。

  李登輝是一個非常懂得掩飾自己思想立場的人。在蔣經國面前,他誠惶誠恐、畢恭畢敬、言聽計從。在做蔣經國副手時(中華民國副總統),他罵台獨禍國,主張中國應該統一在三民主義制度下,種種言行表現完全符合蔣經國的要求,贏得蔣經國的信任,把大權移轉給他。

  李登輝的表現,不但迷惑了蔣經國,也迷惑了蔣經國週圍的人,甚至中華民國的黨國大佬也被他貌似忠厚的外表所蒙蔽。

  就以學貫中西、在國府歷任要職的俞大維來說,他曾經聽過李登輝對中國統一前途的看法,因此在他傳記中這樣形容李登輝:「他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不會出壞的主意,不像政客。他對國家統一的務實觀念,俞大維由衷佩服。」

  一九八八年為了釋放孫立人與張學良,俞大維也曾說:「我要鄭為元部長(國防部)郝總長放了孫、張兩人,他們告訴我,應該放,但他們作不了主。我於是請蔣緯國報告李總統,我只知道李能作決定,我肯定李總統是一位忠厚誠懇的長者。」

  俞傳記中說,一九八七年六月,俞曾贈送李登輝「齊民要術」一書,因他預知李即將繼任大統。果然一九八八年蔣經國去世,李繼任中華民國總統,第三天去拜訪俞大維,一見面他就感激俞半年前贈書的盛情。李說:「早在三十年前,我留學日本就讀過這本書的日文版」,使俞大維及其左右黨國元老都以為李登輝對中國文化有認識,很有學問。真實情形是,這本「齊民要術」根本沒有日文版,而李登輝一向對日本文化有興趣,對中國文化一無所知,由此可見李登輝的偽裝本領。

  今日,有人誤會李登輝是基於反共才有獨立建國的意圖,因此許多反共的文人謬托知己,以為李與他有共同看法和立場,所以對他吹捧、讚美不遺餘力,看不出他對中共所作的種種貢獻,更不相信李登輝與中共勾結。

  有一天,中共侵佔臺灣成功,李登輝很可能站出來公開他的身份,然後把那些吹捧他的反共文人就地正法。這是共產黨人的一貫作風,而那些習慣攀附權勢的文人從三O年代至今,似乎永不知道吸取教訓。

  今日李登輝否定中華民國﹐已達到中共要侵佔臺灣的一半目的﹐甚至可以說是大半目的﹐過去五十五年來﹐中共把中華民國視為大敵﹐必欲除之而後快。在兩蔣當權年代﹐中共雖仇視中華民國﹐但卻懼怕中華民國反攻大陸﹐因此陳兵百萬在福建、浙江沿海﹐嚴防國軍襲擊﹐而且一直想突破中華民國與美國聯手封鎖他們的國際空間。結果是﹐中華民國與美國聯手把中共困鎖在一窮二白的中國大陸達三十年之久﹐若非李登輝上台後一再退讓﹐向中共表達善意﹐中共豈敢向臺灣張牙舞爪、面目猙獰。

  當年國際社會(一九七九年前)都承認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中共只是國際共產的一份子﹐是蘇共政權下的屬國﹐而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在紐約的華人都記得﹐七O、八O年代海外華人所唱的反共愛國歌曲第一首就是「中國一定強」﹔華文媒體上所說的「中美官員」指的是中華民國與美國政府的人員﹔而臺灣銷美國及歐洲產品都註明是「中國製造」而非今日的「中?製造」。

  中國局面是從李登輝當權後轉變的。中華民國退縮成只有台澎金馬幾個小島﹐而中共政權居然成為中國唯一的代表﹐讓世界各國都把共產黨當作中國﹐把中國人當作共產黨人。如果有一天自由世界與國際共產黨之間發生衝突爭執﹐則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中國人都將遭到魚池之殃。五十年前因韓戰導致美國華人的災難﹐將再次出現﹐李登輝帶來的禍患可以想見。

  從李登輝對中共的貢獻﹐從中共對李登輝的暗助來看﹐很難知道李登輝是不是確實已脫離了共產黨﹔而共產黨人是不是這樣容易讓李登輝離開。

  正如眾所週知﹐任何人加入了黑社會幫派組織﹐就如女子落入人口販子的手中一樣﹐不可能全身而退﹐更不可能與他們劃清界限。

  何況中共政權比黑社會幫派組織更嚴密﹐比人口販子手段更毒辣﹐豈會讓你李登輝在黨外逍遙、胡說八道﹗

  基於此﹐我認為李登輝的身份值得懷疑﹐更值得所有中國人關注。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