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白色正在牆上走動

                                            楊春光

白色正在牆上走動

一步一步地

它逼進我的肉體

請出血來

血噴在牆上

接連造成一樁又一樁流血事件

 

白色正在牆上走動

我想捉住它的影子

我想把它的匕首奪下來

可它卻生氣地把我推到一邊

它威脅我說

我再這樣找它麻煩

它將連我也一樣殺掉

 

這是我的牆壁

這是我的白色

我辛辛苦苦把它刷得雪白雪白

我一直不讓任何人在它身上塗有髒的東西

哪怕誰碰上它一點污跡

我都要細心地把它擦掉

哪怕有一絲灰塵落上去

我都要及時把它撣掉

我不等它有一點發黃就要粉刷它

為它買來世上最上好的塗料

它在我的保養愛護下

夜晚它亮如白晝

白天它就更加潔淨如雪如玉

誰都不敢輕易靠上去

怕是玷污了它的純潔度

 

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白色開始在牆上走動

現在的走動越來越大

越來越明顯

越來越發出聲音

在它的影子中也開始有提槍的形狀

有刀在晃動

昨夜堣S向我的客人偷偷下手

我也仿佛從它的聲音中聽見微弱的槍聲

現在那槍聲由遠及近了

好似從我的腦門忽然穿過

隨後是宰豬的聲音

殺人的聲音

槍聲又密集起來

來自黎巴嫩

貝魯特

來自波黑

薩位熱窩

來自索馬

摩加迪沙

來自車臣

格羅茲尼

來自海灣沙漠

來自盧旺達

來自我的思想中

來自書本上的法律

來自文化和傳統

來自柏楊的劣根性論述中

它一步一步地

從周圍向我這媢G近

不僅在最近幾晚的夢

而且在白天也讓我親眼看見幾起車禍

讓我從電視堿搢ㄔ@界局部的大屠殺

看見政治綁架

暴力升級

而今夜

特別是現在

我知道它已經從弱到強

它已經拿自己的純潔當成整人的材料

當成刀柄

槍把子

它在夜埵洵B我客人的同時

它已經向我發出了挑戰的警告

它的最後一個下手的目標

完全可能是我

因我是它的主人

是我豢養了它

使它有了最純潔的

剩下最缺少的就是污點

就是骯髒

就是缺少喝上別人的鮮血

它不滿意我的就是我把它搞得太純潔了

太空白了

搞得它什麼都沒有了

為此它要拿起武器

武裝自己

它要為它奪取或者佔有它缺少的一切

 

是我把它逼向了絕路

 

它最後真的來清算我了

來解決我

我這時已經完全處於它的白色包圍之中

窗戶和門都被它的鋼鐵堵得死死

它這時已經渾身血污

兩眼像吃死孩子的惡狼一樣通紅

它渾身是刀

渾身是槍

從頭到腳都是殺人的機關

它的每根毛孔中都可以隨時射出復仇的子彈

它殺我易如反掌

我知道沒必要舉手投降

它也不會讓我自殺

它一定要親手把我殺死

我只好緊閉雙眼

蒙頭大睡

挺屍

等死

 

但我還是希望等天亮的時候醒來這是一場惡夢!

 

                                1 995年1月6日於盤錦四號里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