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抗戰詩歌                               林牧晨提供

 

我們向著青天白日飛
                 
常任俠
我們向著青天白日飛,    
我們向著青天白日飛,
下面是美麗的江山,廣大的土地,
長江大河顯出奔放的力,
我們在明朗的天空揚光輝,
結成隊,向前飛,
結成隊,向前飛,

爭取自由解放,
我們要把敵人擊毀,擊毀,

我們向著青天白日飛,
我們向著青天白日飛,
高飛過萬堛曮陛A收復失地,
保衛祖國拿出堅強的力
我們為中華民族揚光輝,
結成隊,向前飛,
結成隊,向前飛,
爭取獨立平等,
我們要把敵人擊毀,擊毀!
     
(此歌張曙作曲)

       原載《抗戰日報》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給 川 軍

   ——聞王銘章師長殉國後寫
               
徐士豪
  

  枉在戰場上混了二十幾年,
  卻無一天你們真正見過敵人的面。
   現在,真正的敵人一站在跟前,
  你們才第一次明白為什麼要戰。

  二十幾年的回憶像一條毒蛇:
  你們流過的血,徒然換來舉國的罵。
  現在你們要把自己的血重新估價,
  「四川」從現在起也要擔起一份「中華」。

  門外的世界並不陌生:
  每個老百姓都成了你們的親人。
  二十幾年來從戰爭得來的怨憤,
  現在仍然是給你們洩清。
         
  現在再不用問誰的首領姓劉或姓孫……,
  「百家姓」已給戰火融成了一條心!
  昔日相打的手現在握得緊緊,
  全四川的槍尖只共支住這一個戰爭!

  啊,戰爭!你們是為了戰爭才出川!
  你們在真正中生活了二十幾年
  二十幾年的操練,二十幾年的經驗。
  就是為了這個偉大的今天!

  佈一個背水陣在誓節渡邊,
  築一座血肉的長城保衛津浦線。
  純熟的技術今天要全部施展,
  今天要作一次生平最痛快的戰!

  衝!一聲呼嘯,響似沙漠風,
  人之流,生過峽江之水的洶湧,
  倒了一個,又一個上去補充,
  四川健兒生命的源流沒有止窮!

  流血嗎,四川健兒可從不掛念,
  這血的雨將要澆息敵人的兇焰!
  死亡嗎,這是四川健兒的家常便飯,
  四川健兒的英靈還要保衛這江山!

  四川健兒今天尋得最偉大的死!
  四川健兒今天給四川留下最光榮的史!
  四川健兒今天給國家做道最緊要的事!
  四川健兒今天給人類寫了最悲壯的詩!

  不管我們的戰爭打到十年或八年,
  不管我們的人馬只剩一萬或八千,
  我們的四川健兒永遠記住這誓言:
  強敵未滅,永不重返四川!

         引自《抗戰日報》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丈 夫 去 當 兵


                
老舍    
     丈夫去當兵,
     老婆叫一聲,
     毛兒的爹,你等等我,
     為妻的將你送一程。
     你去投軍打日本,
     心高膽大好光榮。
     男兒本該為國死,
     莫念妻子小嬌生。

     丈夫去打仗,
     女子守家庭,
     你在外邊打得好,
     我在家中把地來耕,
     可惜我非男子漢,
     不能隨你投大營,幸喜你今扛槍走,
     一鄉之中有美名。
     
     誰不敬重我,
     丈夫去當兵,
     到了前方不怕死,
     保住江山萬家生
     縱然是死在沙場上
     有為妻的替你守家庭,
     孩子長大來相問,
     我說你爸爸去打賊兵。

     為國盡忠死,
     千年留美名,
     父是英雄兒是好漢,
     前人修路後人行,
     兒子成人知愛國,
     保我中華享太平。
     只有那些無心漢,
     才在家中過一生。

     丈夫去當兵,
     老婆叫一聲,
     毛兒的爹爹你快快走,
     為妻的不再遠送行。
     盼你平安回家轉,
     盼你多殺東洋兵,
     你若不幸身先死
     陰魂莫散喊殺聲。
     
(此歌張曙作曲)

      原載《抗戰日報》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我卻懷著另一副心情       徐迺真

                   
     雞公山,
     是一個美的自然:
     到處春光迷人,
     到處山色繚眼。
     在往年,
     我一定『樂不思蜀』度到終生,
     可是在今日,
     我卻懷著另一副心情。
     春在山頭,
     恨在心頭!
     誰有心去賞那山青水秀?
     誰有心去看那柳綠桃紅?
     滿山滿谷的松柏,
     我總看似敵人的兵陣;
     叢叢盛開著的杜鵑,
     那是抗戰烈士的熱血染紅!
     紅,白,藍,紫的野花,
     都是些無名英雄,
     隱笑在——
     樹根下,
     亂草間,
     石縫中。
     山頭與高崗,
     那都是他們的墓塚。
     有一夜,穀風伴著暴雨,
     在夢堙A我聽作敵人的炮轟。
     有一早,閃電像幾條金鞭子
     在天際閃亮,
     緊跟著幾聲巨雷,震醒了
     三百多青年的睡夢!
     春雨洗淨了青山,
     但洗不淨中華民族的恥辱,
     沒有血肉,
     終寫不出大時代的史乘。

     不錯,這兒的山色美好:
     可是比這更好的山水,你知道
     淪亡了多少?
     今日的春光宜人,
     可是比這更宜人的春光正多,

  還有待於我們
     自己爭取。
     我來問你:
     宜人的春光堙A我怎麼感不到溫暖?
     青山綠水間,哪兒是我的田園?
     眼前儘是敵人炮火下的——
     殘垣斷瓦,屍體狼藉;
     悠悠的浮雲,那是抗戰的烽煙彌漫!
     我不敢再想起,
     傷懷的記憶,像浪潮
     沖著我的腦海;
     一顆悲憤的心,
     又將何處安排?

     告訴你吧,朋友!
     這兒我不能久待,
     我要抗戰走在最前線;
     這兒非我所戀,
     我要探視骨肉,打回家園!
     一把復仇的火苗,
     (燒焦了我的胸膛)
     使我忘了春,更忘了山!


       
原載《抗戰日報》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三日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