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連貫之女和連戰之行


(北京)(博訊2005501)

   海峽兩岸姓連的高官一邊一個。大陸這邊的是1991年去世的連貫,生前為大陸國務院僑辦副主任、僑聯副主席。

  他的一個女兒在80年代初期滯留舊金山,在Laguna St 中共總領館旁邊的紅燈區做按摩女。83年筆者途經舊金山時,曾暫住總領館,堶悸漯B友就連貫女兒一事向我擺過「龍門陣」。據說,連貫為女兒滯留一事十分惱火,委託總領館官員代勞,規勸女兒返國生活。作為高幹子女,大陸生活再怎麼清苦,也比普通百姓強過百倍。誰之,這「丫頭」居然不為所動,直言告訴領館官員:「就是死,也不回中國大陸!」

  六四屠城之後,筆者偶爾想起此女子,不禁為她看透中共邪惡本質,毅然與其決裂而升起欽佩之心。

  臺灣的連姓高官非連戰先生莫屬了。兩任副總統,還是著名學府芝加哥大學的政治學博士。不過,自從國民黨去年選戰失利後,黨主席連戰為了捲土重來,饑不擇食,竟選擇投入中共懷抱,以圖東山再起。

  以筆者看來,連某此舉愚蠢至極。不僅斷送了自身的政治前程,更因投入紅魔懷抱而遺恨終生。何以見得,請聽在下道來。

  中共是什麼東西?相信讀者自有明鑑。連戰卻要與這個朝不保夕的兇殘惡魔握手言和,這要麼是政治上的幼稚,要麼就是心智有問題。連某虛歲也有70了,按理說不該屬幼稚之列。至於心智,用IQ衡量的確不低,否則怎可拿到美國博士和教職,更不可能官至中華民國副總統;然而心智更重要的要素不是IQ,而是基本做人的良知。

  可能有人會引用現代政治學上的一句口頭禪為連某開脫:「沒有永久的敵人也沒有永久的朋友。」持這種見解的人士站在人類這一層面而言,的確有道理。但問題在於把中共這個邪靈等同人類的一部分就大錯特錯了。中共是基督教《聖經》所預言的赤龍,是上帝要打進地獄的魔鬼撒旦。把它當作朋友,這不好比與狼共舞的自殺式的舉動嗎?

  連某人即便一時在選戰失利,輸給民進黨,這也是臺灣民主制度的勝利,臺灣民主制度的驕傲。相信在民主體制下,早晚會有翻身的機會。犯得著去大陸向這個50多年來以屠殺海峽兩岸民眾為第一要務的邪黨俯首稱臣嗎?作個助紂為虐的角色有什麼可風光的呢?實在可悲可歎。

  商女尚知亡國恨,黨國一品不知羞;敵友不分真飯桶,殉葬赤龍無歸途。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