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連戰不瞭解中國

評連戰北大演講


(5/3/05 自由亞洲台)

 

  臺灣國民黨主席連戰出訪中國大陸,經大陸官方媒體和臺灣藍派媒體的熱烈炒作,似乎大獲成功,大出風頭。然而,連戰在大陸的言與行,分明暴露:連戰不瞭解中國,或曰,對中國的事情,連戰完全是外行。這堨D要以他在北京大學的演講,作一剖析和透視。

  在整個演講中,連戰大肆稱讚中共及其領導人。他說:「小平先生提出改革開放,不但轉換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深化的、全面的提升了人民生活的水平,這都是跨時代的、了不起的作為。」連戰此說,重復了一個普通愚昧中國人的迷失:仿佛文化大革命是另一個朝代或者另一個黨的作為,殊不知,文化大革命,就是共產黨本身犯下的一大罪惡,結束文革,天經地義,哪裡是值得讚揚的事?連戰的表述,似乎在讚揚一個犯罪份子,過去犯罪,如今不犯罪了,或者,犯罪的方式更隱蔽了,就是「跨時代」、「了不起」。

  連戰又說:「小平先生講到,改革開放的路線要管一百年,用四川話講『動搖不得』。沒有動搖,今天大家看一看,大陸經貿的發展,經濟的成長,可以說樣樣都是名列前茅。」連戰無知的是,「一百年不動搖」,鄧小平最初指的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一百年不動搖」,也就是:堅持共產黨的獨裁,一百年不動搖;後來加上「改革開放」、「穩定壓倒一切」等,鄧小平都說「一百年不動搖」;甚至江澤民也趕時髦,塞入他「三個代表」的私貨,也宣稱「一百年不動搖」。幻想代替和壟斷身後幾代人的思維,鄧江等人何其專制狂妄!試想,一百年來,中國已經發生了多少變遷,未來的一百年,我泱泱華夏,又焉能被幾具老朽和僵屍所主宰?

  至於連戰所謂中國「經濟成長,樣樣都是名列前茅」,實在是說過了頭。至少,中國農村經濟、教育、衛生、環保、以及宏觀經濟效益等,不僅遠遠稱不上「名列前茅」,而且繼續在世界上名列倒數,中國股市,更是一個災難性的爛攤子。且不說,中國「經濟成長」的背後,還掩蓋著多少不平衡、不平等、假像和水份。

  連戰還說:「除了經濟的發展,政治的發展層面也很快速。我瞭解到,在很多基層,所謂定點的民主選舉制度,在《憲法》堶惜]提到,財產權是最基本的人權。」連戰為中國經濟的表面繁榮所惑,倒也罷了;連中國政治,也無視其黑暗,而謬加誇讚,不可不謂走得太遠。殊不知,中國農村基層選舉,乃發源於趙紫陽,江胡等人無法逆轉而已,但仍然小心控制,「加強基層黨的領導」,就是其最近手法之一;至於大陸《憲法》,何人不知:那是由小圈子炮製,大圈子濫行,連中共本身,都不予遵守、任意扭曲、視之為糞土的「一紙空文」。況且,中國歷史已經駛過了幾千年,有人才來重提那最最原始的「財產權」,究竟是進步還是倒退?連戰的誇獎,莫非是諷刺?

  連戰將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同共產黨的「社會主義」相提並論,不僅侮辱了孫中山先生,也侮辱了當今世界所有信奉自由與民主的人們。因為,「三民主義」,有「民權」和「民生」;「社會主義」,在中共那堙A不過是「一個階級消滅另一個階級」、是「無產階級專政」。兩種主義的截然對立,恰恰造成,半個世紀以來,臺灣與大陸的懸殊差距。連戰提到「社會主義總路線」,恐怕連在場的每位中共官員,都心下打鼓,一身冷汗。連戰不知道,所謂「社會主義總路線」,幾乎就是「大躍進」的代名詞,那一場瘋狂的胡挖亂採瞎幹,令中國經濟徹底崩潰,數千萬人慘遭餓死。(如此驚人的歷史,中共竟乾脆在教科書堙u省略」了。)

  連戰將蔣經國與鄧小平相提並論,然而,世人都知道,蔣經國不僅領導創造了臺灣的經濟奇跡,還開啟了臺灣的民主政治;鄧小平雖然放棄了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那一套,回歸經濟建設之路,但卻拒絕政治改革,並親自主導了對八九民運的血腥鎮壓。在國際上幾乎任何一本有關鄧小平的書堙A「經濟改革」與「六四屠殺」,都成為鄧小平一生不可或缺的雙面縮影。連戰對鄧小平的肉麻吹捧,令那些痛失親生骨肉的天安門母親們,情何以堪?

  連戰自我定位其大陸之行為「經貿之旅」、「和平之旅」,卻一路大談特談政治。談到政治,人們本來期望,連戰能夠談一談臺灣的民主經驗,藉此促進大陸的民主化。就是中共黨內的改革派,恐怕也寄望連戰這麼做,以幫助他們脫離保守派的羈絆,推進政治改革。況且,中共高層早已放話:「在『一中』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當然就包括了談民主。如果臺灣方面對應地提出「在民主化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兩岸和平與民主的「雙贏」,豈不唾手可得?

  令人遺憾的是,連戰在北大演講中,僅微略提到一點北大歷史上的「自由主義」,並未大聲弘揚民主。在整篇演說中,連戰不僅胡捧大陸,還貶低臺灣民主為「族群對立」。連戰在大陸的言行,表露的,不過是臺灣選戰的後續情緒。因為在臺灣選舉中連戰連敗,連戰從不服輸,到輸不起,至今耿耿於心。身為卸任副總統,竟不顧起碼禮數,拒絕參加新總統就職典禮(2000年),是表現之一;贏了才承認,輸了就抗爭(2004年),是表現之二;出訪大陸,還不忘攻擊臺灣對手,是表現之三。如此心胸狹隘,小肚雞腸,又如何稱得上「政治家」?

  在北大脫稿演講的連戰,明顯受到現場觀眾熱烈情緒的感染,得意之下,他混淆了邀訪他的中共當局與前往傾聽他演說的觀眾之間的區別;混淆了60年前大陸國共軍事殘殺和今日臺灣藍綠和平競爭的區別。媚敵而疏友,棄是而就非。連戰的言論,誤導了大陸民眾,也誤導了臺灣民眾,更誤導了國際視聽。連戰的表現,證明他為中共所利用,至少客觀上如此。國共過招,國民黨仍然不是對手。

  身為政治家,斷不能落入「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軟」之巢臼。歷史性的訪問,當留下歷史性的文獻。原則和立場理當鮮明,該說什麼,就說什麼。縱觀連戰北大演講,此公實在不配做一個政治家,更莫提「雄才大略」。嗚呼!國民黨以連戰為首,焉能不「連戰連敗」,以至於日暮途窮?國民黨世代交替,勢在必行。連戰當反省,國民黨當深思。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