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連宋訪共的實情和實質


張三一言

 

  我主張統一。對中國的兩岸關係,我堅持如下原則:

  原則的至高點是:中華民國統一海峽兩岸;

  原則的最底線是:堅拒專制獨裁的共產黨政權吞併民主的中華民國。

  遵從這個原則,對連宋各自代表的國親兩黨訪共作出評論。

 

一、連宋訪共的實質

  對連宋訪共,從急獨到急統都有各自能自洽的理論。但是大多都是拿現象作議論焦點。本文想從最根本的事實真相和本質方面作評論。

  一個政黨,只有在爭取建立某一理想中的制度時,或許(不是必定)有願為理想作出承擔和奉獻。在爭取過程中,還沒有達目的,有些人和政黨已經全無承擔和奉獻精神而淪落為純謀利者(機構)了;能堅持到勝利的已是難能可貴。即使是堅持下來的,也會在爭取執政權過程中,徹底淪為以黨的權力和利益為第一訴求者;由政治家到政客的歷程也就走完了。共、國、親、民各黨都已經完成了這個過度,全是政客集團黨。這些由政客組成的黨團,當然都高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仁義道德公義、國家民族權益。但是做的又怎麼樣呢?政治是做現實生意,他們做這筆生意的底線是:在爭取所談的東西同時增進黨的權力和利益(這是上乘的黨);把爭取所談的東西當作謀取黨權力和利益的工具(這是中檔貨);犧牲所談的東西,謀取或維護黨的權力和利益(這是下欄貨)。國、親、民各黨是中檔貨,共產黨是下欄貨。

  這麼說來,我們支持孫中山先生創建民主共和的中國不是瞎幹一場了嗎?我們現在追求中國民主化和支持民運不是為未來的民主政客黨作嫁衣裳了嗎?

  絕不!我們過去支持孫中山先生,現在追求民主支持民運完全正確和必要。其理由如下。

  其一,我們過去追隨孫中山先生建民主共國新中國、現在追求自由民主,本身就符合我們利益,是正義的事業,所以,正確。由於我們過去的支持,現在終於建成了民主共和的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必將成為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希望、動力和火車頭。這個偉大成就證明我們過去所做的事完全正確。今天我們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共和憲政而奮鬥,也多少為絕對無權利的大陸民眾爭取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權利。正是因為我們上述努力,讓我們有信心預期明天的民主共和中國一定會出現。所以我們現在的鬥爭也是完全必要和正確的。

  其二,即使我們支持孫中山先生的黨最後變成了國親兩個政客黨(即上述的中檔黨),這也是得多於失。其得,除了上面說的建成了一國民主共和的中華民國外,還排除了出現專制黨(即上面所說的下欄黨)。在民主社會,民眾和不同政治勢力監督下,政黨僅止於中檔位置而不再往下滑動;若民眾有足夠力量,又遇上執政黨中出現有遠見和魄力的政治家,出現上乘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外國的林肯、中華民國的蔣經國都可名列榜上。民主社會的政黨都不能像共產黨那樣公然侵害民眾權益。民主社會絕不會發生諸如開坦克大炮上街輾學生、餓死三千萬人、文化大革命等史無前例民族大災難的事;其原因之一就在於民主社會很難出現像毛澤東那樣的專制下欄惡黨。專制制度下絕大多數是魚肉人民的下欄貨惡黨。

  其三,民主共和的目的不是追求建立好人黨、賢人黨、聖人黨,而是要求建立一個個人價值為核心的社會,即權力源於人民的政治制度;任何政黨要執政都要獲得人民的授權。在這樣的民主社會下,民眾憑手中的選票、自由言論、組黨結社等等政治參與活動形成的制衡力量,逼迫權力不能對民眾作惡。所謂政治參與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民主的精義不在於其建立一個民主制度這個結果,而在於其過程。在這過程中,人們防止權力作惡,行使自己的權利、維護和爭取自己的權益,和不斷修正制度缺陷。達爾說的民主僅僅在於其過程就是這個意見。

  可見,不論過去、現在或將來,我們支持某些政黨或自行爭取權利的鬥爭是正確和必要的。或者可以說,我們參與政治的精神就體現在這個支持、反對、爭取、維護的過程中,參與的目的也完成於其過程中。

  按照這一觀點分析,連宋訪共的實質是國親共三方「各謀黨利」。和平、統獨、民族、國家都是圍繞黨利轉而出現的副產品。

  政黨不可靠,我們就「寄希望於」於民眾。民間有自己的運作和對策。民眾不是「寄希望於」連戰(或國民黨)、宋楚瑜(親民黨)。而是強迫政黨聽中華民國公民說甚麼,強迫他們按照民眾的要求去做。不聽話者選票懲罰不誤。中華民國公民要的是甚麼呢?從傳媒輿論和民調判斷,首要且急迫的是一個和平環境以確保經近百年奮鬥才取得的自由民主共和憲政人權法治的精神文明成果,和經濟發展生活富裕的物質文明成果,以及其他諸如文化等方面的成果。其次,中華民國和臺灣民眾安全受到共產黨專制政權(而且是一個極權的政權)威脅。要確保中華民國長遠且根本的安全,必要的條件是大陸民主化。

 

二、連未訪共的實情

  不管你政治觀點與立場如何,都不能否認連宋訪共的一些基本客觀事實。

  其一,連宋訪大陸無法擺脫「朝共」形象。客觀上是一個手握十三億人口大國的當然掌權黨,對只有二千多萬人口小「國」在野黨的極不對等的談判。雖則中共紆尊降貴接待連宋,但是一乞一捨的事實無法抹煞。請問,連宋拿了甚麼東西給中共了?中共卻左一個優惠,右一個關懷地把實惠施捨下去了。這是國親兩黨第一輸。

  其次,國親兩黨雖然贏得了開創兩岸和平的美譽,可惜,人們感覺到的是:這和平是中共給的中共卻得到了紓解因反分裂法帶來的困境,更得到了台海局勢發展的主導權力。中共所得遠遠大於國親兩黨所得。更難堪的是,中共所得不是由連宋給的,而是由於他自編自導並操控了整個連宋朝訪進程取得的。這是國親兩黨第二輸。

  再其次,國親被統戰是不爭的事實經過連宋進朝,中共對臺灣朝野實行統戰分化效果已經彰顯;中共勢力將進入臺灣,臺灣藍綠政治版圖將滲入紅色。但是,國親兩黨對大陸沒有一點影響,連人道關懷一下本黨在大陸受難人員也做不到。這是國親兩黨第三輸。

  還有,連宋朝共是在中共專政加強侵犯人權和製定反分裂法、扼殺臺灣生存空間的實情下進行的;例如就在連宋朝共期間,中共抓捕了很多異議人士、重判師濤十年,追捕反日遊行民眾。連戰對此全無提及。連戰全程沒有隻字提到臺灣人最關心的反分裂法、瞄準臺灣的導彈問題;甚至連本黨千千萬萬黨員同志和中華民國軍政同仁含冤未申的遭遇也不能置一詞;這無疑是在客觀上給中共暴政背書。這是道義上輸得很慘的第四輸。以上是連宋朝共的負面事實。

  連宋訪共少不了讓大陸人民看到,臺灣人發自內心眷戀鄉土和愛國之情;有左右政局迫令政府聽話的選票;有放言高論痛批政府的自由;在中國人中間原來也可以有多黨制的,而且下野的黨雖然失去了政權,但不用人頭落地,還有今天這樣的風光日子,還能罵當權派,說不定四五年後又是一條大漢。看到這些雖然已經知從一些書刊或傳說中知道的事理,但是,百聞如一見,這一次是給了人們活的認識,具體認識民主到底是甚麼東西;這對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有積極的意義。另外連宋訪共事實上讓海峽兩岸確實是緩和了。這些都可以說是連宋訪共的正面意義。

 

三、兩岸統一探析(略)

 

四、書生建議(略)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