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期首頁

 

新聞發佈會

 

中國國民黨重建之後


本刊記者 李雲赫

 

 

提要:

  鮮血凝就的共和革命之花

    國共彩雲裡的一道閃電

      乾柴在大陸的地火上燃燒

        泛籃之情與泛藍之心

          黃花崗頭淚傾盆

 

鮮血凝就的共和革命之花

 

  大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來自中國十七個省、市的十七名秘密同盟會代表,於南京中山陵前,宣誓重建中國國民黨。

  公元二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美國時間下午四時整,完全獨立的歷史文化季刊黃花崗雜誌,受國人的委託,在紐約曼哈頓羅斯福大酒店,為國人重建中國國民黨舉辦了獨家「新聞發佈會」。五十六年來,一件時時牽動著大陸民心的歷史願望,終於得以昭告全中國和全世界;五十六年來,為此已不知付出了多少優秀青年熱血的革命訴求,終於宣告了又一次嶄新的開端;一百餘年來,用無數國民革命先烈的鮮血凝就的共和革命之花,又要迎來盛開的歷史歲月!

  海外尚有起碼良知的媒體,無遠弗屆的電腦互聯網,立即將這一震憾人心的新聞發向了全世界。這一天,離現任臺灣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這個與當代台獨首惡李登輝有始有終的長期「黨、政合夥人」,一心要轟轟烈烈、有頭有臉地去「登陸朝共」的日子,只有兩天不到的時間了。

  新聞發佈會後,由海外一些大陸留學生為主體而創辦且聲名卓著的《博訊》新聞網站,立即將這一消息作為重大新聞予以發佈;隨後又根據黃花崗雜誌受委託繼續發出的新聞,發佈了「重建公告」、「重建宣言」和中國國民黨(重建)之「第一至第七號公告」等一批重要文獻。許多人氣甚高的網站,包括《大紀元》和《多維》,以及一些地方報紙,亦紛紛報導了「重建」的新聞。第二天,華盛頓《美國之音》的兩班編輯,一次又一次地將電話打到了在紐約的黃花崗雜誌辦公室,並在傍晚時分終於找到了該雜誌的主編辛灝年先生。在經過採訪、並索要了重建的文獻之後,《美國之音》立即向全世界播發了中國大陸人民在臺灣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就要「登陸聯共」的前夕,重建屬於全中國人民自己的中國國民黨之新聞。緊接著,美國的數家英文網站、全球的一些中文報紙、特別是臺灣的許多報紙和某些大報的新聞網站,如《臺灣日報》、《自由時報》、《中國時報》、《聯合報新聞網》,均報導了本社發佈的這一重大新聞。不少報紙和網站還發表了評論,有的甚至用「大陸殺出正統中國國民黨」為題,發表了發人深省的社論。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消息,在臺灣的國民黨即將和大陸的共產黨「利益一致、親密合作」之際,獲得了其應有的新聞效應,震憾了海內外的關心者。

 

國共「彩雲」裡的一道閃電

 

  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消息,在海外,在由所有親共報紙製造的「國共合作之朵朵彩雲」之間,猶如「一道閃電」,突然間將「彩霧」緊相纏繞的某些人心,照出了「一番清醒」、甚至是「一片光亮」來了。

  猶如前全美學自聯主席易丹軒先生於當晚在華盛頓打來的電話中所大聲說出的,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實在是「太刺激、太震憾」一樣;洛杉磯一位留學生出身的高級科研人員郝曉明博士,在剛剛看到「重建」的消息後,立即將電話打到了遠在紐約的黃花崗雜誌社,激動不已地告訴雜誌社說:「我剛剛讀到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新聞,眼淚就突然冒出來了,我心堨艂Y湧出了一句話:終於等到這一天了!這真的是真的嗎?要是真的,我一定要參加重建的中國國民黨!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以一個重建的中國國民黨員的身份,重新回到我的祖國……。」曾為八九年上海學生運動領袖、前明尼蘇達大學中國留學生自治會主席姚永戰,也立即發來了賀信,稱「從此對大陸人民能夠繼承孫中山先生革命民主建國的道路,充滿了期望和信心」。英國的大陸學人李桂華博士則致電黃花崗雜誌說,她在街頭聽見一位大陸來的青年說,看了法輪功的「九評」,感到只有參加共產黨,才能最後改變共產黨。因為,共產黨太壞了,沒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夠對付得了它!可是,當李桂華博士告訴他,大陸已經重建了中國國民黨時,他立即興奮起來,大叫著說:「什麼?大陸重建了中國國民黨,那就好了,那我就不參加共產黨了,回國就去參加重建的國民黨,中國人總算有了自己的黨了,再不擔心沒有力量可以代替那個壞共產黨了!」在比利時,旅歐大陸學者蔣學敏先生在讀完了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公告、宣言和七號公告之後,心頭感慨不已,遂立即打電話到美國,告訴黃花崗雜誌的朋友們說:「你們知道四月二十三日是什麼日子嗎?就是南京淪陷中共之手、中共的軍隊爬上總統府的那一天!」他激動地說著,還熱切地評價說:「國內選擇這一天,絕不是偶然的!絕不是!」這位出身南京大學的高材生、著名教授陳白塵先生的研究生,猶興奮不已地說:「重建中國國民黨的全部文件,特別是宣言,已經完全跳出了共產黨的語義系統、話語系統,了不起,了不起啊!」

  重建新聞發佈僅三天,身在歐洲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著名的民運領袖魏京生先生,就回到了美國,然後趕到紐約,與黃花崗雜誌的朋友暢談了他對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感想和支持,其言語之中所流露出的「要承上啟下和繼往開來」之心,頗令黃花崗雜誌的朋友們動容。

  在電腦互聯網上,絕大多數言論和跟貼,都高度地讚許了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英雄壯舉,和對連戰登陸及其臺灣中國國民黨的不齒。許多中國留學生在網站上發出了「到哪裡去參加重建的中國國民黨?」的呼喚。著名的網上評論家,大陸人士伏虎先生,終於激情地和一再地喊出了「中國國民黨(重建)萬歲」的口號……

  在短短的數天之內,也就是在連戰「登陸朝共」那些騷動人心的日子堙A黃花崗雜誌接到了來自全世界包括臺灣、香港的許多熱情洋溢的來信,世界各地的華人當中,許多人為中國國民黨在中國本土的重生和再生,都在詢問著「這是真的嗎?這真的是真的嗎?」他們那不敢相信、卻又生怕不是事實的「興奮、喜悅、懷疑、甚至還捎帶著些許傷感」的情緒,就象一道又一道衝擊波那樣,激盪著僅僅是為「重建」發出了一條新聞的黃花崗雜誌,激盪著這家雜誌的所有大陸學者、大陸留學生和義工們的心……

 

乾柴在大陸的地火上燃燒

 

  在中國本土──我們的祖國大陸,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消息,雖然只能是暗中相傳,卻猶如一把乾柴投入了地火,頓時烈焰沖天。一封封電子來信,劃過地球的上空,發到了黃花崗雜誌和主編辛灝年先生的信箱。這媔僅摘錄幾封信,以饗讀者:

  大陸一位名叫楊其道的朋友,首先懷著對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滿腔熱忱和對臺灣那個國民黨的一懷激憤來信說:

黃花崗雜志編輯諸同仁:

  讀了貴刊關於重建國民黨之通告,令人楊眉吐氣,精神大振。它向世人宣告了國民黨猶有優秀之繼承者在!

  連戰之流,為了一黨之私利[實際上是他們少數人之私利],竟然不顧國民黨之世仇 大恨,忘記慘痛的歷史教訓,罔顧國民革命之要旨,卑躬屈膝,投共親共,其行為確實 令人不齒!

  初聞江丙坤登陸的時候,驚訝國民黨竟淪落到如此地步,真有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複雜心情。然而,當此灰心和絕望之時,一群民族之精英,揭竿而起,發出時代之 強音:重組國民黨,再造共和!

  依公告所說,「重建」執委為一群大陸秘密人士,我懷疑這只是「托辭」,其實 就是黃花崗編委諸同人。我認同重建之綱領,願意成為貴黨之一員。請立此存檔,需要 的時候可以和我聯繫。

  若執委們確實另有其人,則煩請諸公代為聯繫,轉發此信是為致感!

  這位朋友顯然是和許多有心人一樣,只因黃花崗雜誌以研究孫文的三民主義、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為己任,而誤將黃花雜誌崗當成重建中國國民黨的雜誌了!

  而另一位自稱是大陸的熱血青年者則來信寫道:

尊敬的黃花崗雜誌編輯們,您好:

  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個熱血青年,從96年開始上網,通過動態網瞭解到了大量的中國共產黨專制統治下的殘酷事實。不論這些資訊的真實性如何,我認為在一黨獨裁統治之下,黨禁、報禁之下,沒有言論集會建黨的自由,公民沒有渠道反映自己的負面意見,上訪的途徑終究是下級對上級的關係,沒有兩黨制中反對黨對於執政黨的平等地位,意見終究得不到執政黨重視。我相信兩黨制無孔不入的制約機制的建立,是中國進入現代民主社會的必要條件。

  欣聞黃花崗雜誌報導中國國民黨423日在南京重建的消息,深感振奮,受連戰訪大陸的刺激,多年來深受壓迫的大陸人民終於勇敢的冒著生命危險組建了自己的民間反對黨派,中國民主有望。雖然現在我有穩定的工作,不錯的收入,但是我願意為中國民主的建設盡我的一份心力。我恨中國大陸多年的專制統治,它讓我損失了很多生命中美好的東西。我希望能夠儘快與重建的大陸國民黨取得聯繫,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才比較理性?

  《黃花崗》雜誌是一個橋樑,首先我希望繼續大信息量的得知國民黨的活動情況,同時希望儘快得到入黨的方式方法,與組織建立聯繫。

  我是一個電腦軟體工程師,希望能夠為中國國民黨大陸的組織重建工作以及將來與臺灣國民黨的聯絡貢獻一份力量。

  謝謝您,請儘快回復。

  來自我們祖國腹地的民眾,在得知大陸已經重建中國國民黨之後,在他們給辛灝年先生發來的信上,感情至深地寫道:

辛先生:

  您好!近兩天收到《黃花崗》雜志社發來的郵件,獲悉中國國民黨重建,讓我們感到振奮,也感到慚愧。

  我們也曾考慮過自己的組織形式問題。猶豫之時,獲悉中國國民黨重建一事,並已具有一定的基礎,特別是得到了黃花崗雜誌的支持。我們感到,這個黨的理念與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以及您的主張非常一致,也符合xx、xx兄的願望,是我們追求的方向。我們將考慮秘密成為其中的一個部分,溶入這股民主革命的洪流之中,找到歸屬,縮短獨自探索的進程。

  目前,大陸民眾對當局的腐敗積怨越來越大,「保先教育」非但不能解決當權者的問題,反而更讓民眾失去信心和耐心。近來,當局縱容民眾的反日活動,藉以轉移國內人民的民主運動視線。其實,民眾也是利用這一機會,形成民心的聚合,請願抗議不斷,使現政權搖搖欲墜,民主革命的高潮即將來臨!

  盼望得到您的具體指點。

你們的朋友:H 敬上

  香港的著名民主人士陸傑先生則在他的英文來信中說道:

  ……In view of the silly moves of Lian and Song recently, there is the natural call for the rebuilding of KMT and thereof the ROC First Republic.

Many friends are having the same ideas of mission. In fact, a new KMT (with revolutionary spirits) will be the very vehicle to accommodate we Chinese people's struggle for democracy against the communist regime in the coming days……

這段話翻譯成中文就是:

由於連宋的可笑行為,重建中國國民黨以及重建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便是一件最自然的事情了……

  許多朋友都有相同的想法。事實上,一個新國民黨(一個有革命精神的),將是唯一配給中國人民反抗中共統治的民主鬥爭戰車……

  然而,最有趣的,還是臺灣一位朋友的來信,他在信中說道:

  剛剛在外獨網看到署名亞伯拉罕網友之貼文(http://www.gati.org.tw/chat/index.php3?read+1114601114 ),才知正宗KMT終於正式誕生. ……So 小弟鬥膽建請辛先生統率正宗中國國民黨播遷我臺灣……若可真的播遷至我臺灣,政黨權利義務皆為依法明定;若有群眾基礎,則有行政資源可資壯大……

So 依小弟拙見,閣下之正宗KMT若播遷至臺灣來,必是TK雙方(貴黨與臺灣人民)共創雙贏棋局。

建請細量小弟拙見,Thx!……謝先生敬筆於台中

  可愛的臺灣讀者也錯把大陸重建的中國國民黨當成是辛先生重建了中國國民黨了!

  至於幾位臺灣的年輕人,雖然都是臺灣中國國民黨的黨員,但是,他們卻在致黃花崗雜誌社的一封熱情洋溢的信中,委託黃花崗雜誌轉告大陸重建的中國國民黨,稱他們「準備為大陸重建的中國國民黨在臺灣建立『外圍』組織,然後再在臺灣建立重建的中國國民黨臺灣黨部……」

  時至今日,致信黃花崗雜誌要求參加重建的中國國民黨的信依然絡繹不絕……。

 

「泛籃」之情與泛藍之心

 

  黃花崗雜誌決定接受國內的鄭重委託,並非「心無餘悸」:真,還是假?是國內真有人在重建,還是慣用「革命兩手」的共產黨又在製造「迷局」,以「款待」臺灣中國國民黨的主席?

  然而,當他們終於看到重建的所有文件之後,用該雜誌主編辛灝年致國內參加臺灣中國國民黨的著名民運人士楊天水先生的信來說,就是:「我們被感動了!」為此,他們決心承擔責任。因為,重建中國國民黨的壯士們與黃花崗雜誌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因為,該刊主編、著名歷史學者辛灝年先生,已經為了「為大中華民國吶喊、為真中國國民黨歷史辯誣」,幾乎已經付出了將近半生的歲月;因為,在辛先生於海外的二百多場講演之後,曾有多少對臺灣國民黨心懷絕望的「泛籃」人士,曾要求他帶領大家重建真正的中國國民黨;因為,在海外奮鬥了多年的真正民運人士中,已經有太多的人,早就懷著要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宏願了──多少人只因為辛先生「光說不練、只願做一個文化人,而對他不滿……」

  這才是辛灝年和黃花崗雜誌終於下決心接受委託、敢為國內的壯士們發佈重建新聞的「底因」。因為,辛灝年和黃花崗雜誌如果連這件發佈新聞的事情也不敢做,則辛先生和黃花崗將如何向國內的壯士和未來的歷史作出交代?

  然而,學者辛灝年知道,雖然有無數的泛藍人士曾鼓勵他重建國民黨,但是,一旦有人真的重建,泛藍的朋友們,還是要「難過」一陣子的。因為,許多泛籃人士,雖然對臺灣那個不爭氣的國民黨既怨又怒,然而,說到底,也還是「怨其不智、怒其不爭」哪!所以,與海外很多正派的泛籃人士一向有著友誼的辛灝年和黃花崗雜誌,在時間緊迫、絕不容許泄密、而又無法作出解釋的當口,才會決定不通知參預組成雜誌社的所有「泛籃義工」,而只由雜誌社部份在紐約的大陸學者、留學生和董事長周光亞先生一起,參與了僅僅只有六個小時準備時間的「新聞發佈會」。連著名記者南麗小姐,在前一天晚上才幫助黃花崗雜誌邀請其它記者時,都不敢把話說死,因為連她也不知道黃花崗雜誌在明天舉辦的「新聞發佈會」,要發佈的究竟是怎樣的「重大新聞」。但是,黃花崗雜誌的大陸學者和留學生義工們自信的是,只需泛藍人士渡過了感情上的「難受期」,泛籃之心,就必然會將另一番深情,投注到大陸重建的中國國民黨身上。因為,一旦想通了,他們才會真正深切地感覺到,中國國民黨不僅永遠不會消亡,而且她將在全中國擁有無限光明的前途……。因為,只要是一個真愛中國國民黨的泛藍人士,他都不會希望中國國民黨只能永遠在臺灣那個小島上「混」下去啊,更不會不希望中國國民黨重歸故土故國,為全中國之走向共和與完成共和而再盡心盡責……這也才是辛先生和黃花崗雜誌並不擔心自己會得罪海外泛藍人士的由衷之念。至於臺灣的那個中國國民黨,特別是李、連們,他們在海外島內對辛灝年先生和黃花崗雜誌用生命來宣傳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的破壞、圍堵、誣蔑和絞殺,已經整整「堅持」了十年,辛灝年和《黃花崗》又何在乎開罪於他們?

  真正的泛藍之情,是美好的情懷,她不僅會對臺灣的中國國民黨有情有意,而且也會對大陸重建的中國國民黨和未來全中國的中國國民黨寄情尤深……

 

黃花崗頭淚傾盆

 

  不久之前,當臺灣中國國民黨的副主席江丙坤居然敢赴廣州黃花崗,卻連中華民國的國號和年號都不敢一提時,長眠在黃花崗的七十二位烈士,一定只能在地下欲哭無淚,就不說連戰的「與狼共舞」了!

  然而,今日,當廣州黃花崗墓園的七十二烈士終於得知大陸已經重建了他們的中國國民黨時,我們有理由相信,七十二烈士一定是喜淚傾盆!

  因為,七十二烈士的百年歷史夢想,中國國民黨的偉大歷史追求,全中國人民一定要「走向共和」的深沈歷史願望,將會因為大陸重建了屬於全中國人民自己的中國國民黨,而走向最後成功的明天!

  重建了中國國民黨的大陸壯士們,黃花崗的英靈,正在天上殷切地期待著你們的最後成功!

  雖然,黃花崗雜誌只是一家雜誌,僅僅是為國內重建的壯士們發佈了一次新聞而已,但是,黃花崗雜誌的同仁們,還是要學著網站上的重建支持者們那樣,激情地高喊一聲:

  中國國民黨(重建)萬歲!

 

附:網上跟帖選例……

 

主題:這是真的嗎?

Once mainland people know what is true former KMT, they will join into (無內容) - notCDJ (0 bytes) 13:30:56 4/25/05 (47925) (0

這決不是名字問題,是漢賊不兩立的原則問題!中山先生老少蔣總統地下有知-

Tw KMT just claims 2300 people, understand? use Tw KMT (無內容) - Not_ChinaKMT (0 bytes) 21:31:03 4/26/05 (48025) (1)

XIn 1889, I wanted to get ROC passport to nmainland, Canada KMT office ignore me (無內容) - No_help_mainlander (0 bytes) 21:41:31 4/26/05 (48030) (0)

 好! - 好! (4 bytes) 13:42:26 4/26/05 (48007) (0)

XKMT come back mainland? they just claim2300 million happniess!!! - okokok (0 字節) 13 4/27 (228063) (0)

h中國國民黨(重建)萬歲 中國國民黨(重建)文獻 - 伏虎 (7126 字節) 05 4/27 (227988) (0)

h中國國民黨(重建)萬歲! - 伏虎 (27 字節) 05 4/27 (227987) (0)

h我也想加入中國國民黨但不知怎?樣辦? - 就是喜歡國民黨 (74 字節) 06 4/25 (227681) (3)

h [博訊論壇] 鄙人思之深切,願與同為。

 如有渠道也預上我一份,拜託! - 魯坤 (128 字節) 12 4/25 (227736) (0)

h中國國民黨(重建)文獻 原文

h中國國民黨(重建)公告17 - 伏虎 (4488 字節) 05 4/27 (227989) (5)

X這決不是名字問題,是漢賊不兩立的原則問題!中山先生老少蔣總統地下有知-- - 伏虎 (314 字節) 08 4/27 (228013) (3)

送交者: GOLDENYU 北京時間 13 4/27

 

 

第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