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首頁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大陸)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

 

剛烹好端上來的豬血、雞血

還有各種扣肉、燜肉、炒肉

還沒等人們把它們夾起送入嘴

它們就吱吱地站立起來

從餐桌上朝每個人的血管堜b去

從餐桌上向每個人的頭腦堥咱h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

 

我的身體堨艅韏o出一片被屠宰的號啕聲

再仔細聽去,堶惜ㄥ有它們被宰的哭喊

似乎還有人類被它們屠宰的罵娘的呼救聲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

 

它們說,它們反正早晚都是來送死的

不如趁早殺個痛快、死個明白

它們自發地掀起了史無前例的

討伐人類殘殺禽獸的起義運動

它們在我的中樞神經上鑑發了一道

捉拿殺害它們兇手的通輯令

(命令寧可錯殺所有也不放過一個人子)

它們狂笑著,殺紅了眼睛,洪水一樣撲來

就這樣殺向了人類,殺進了我的腸胃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

 

我們的孩子、婦女、老人

大批而成噸成噸地被它們殺死了

那突遭毒手的慘叫,在我的體內蔓延

我的所有呼吸系統和骨骼的關節,每個

細胞、每根毛孔,每絲痙攣全都被這

肉餅、血漿淹沒、扼制、擊穿、碾碎

我的四肢被這巨大的引而牽動顫抖起來

牙齒陷入渺茫,耳朵是一片廢墟,腦門上

有報廢的工廠,頭髮墜入樓群的倒塌之中

我無力去解救自己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

我祇想把這一切都嘔出來、吐出來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

 

面對這一席肉宴,我厭惡

(我不僅拒吃平時就忌諱的豬肉,此時

連我最喜歡的牛肉之類也一概厭惡)

我難以像另一些人那樣

照樣去夾、去吃、去喝、去樂、去飽

我無法不讓大家掃興,我再也不能理智

我一腔嘔過去,嘔出了肉粒、皮屑、毛骨

嘔出了泥湯、水蛂B尿堿、再生細胞、刀

嘔出了它們復活的身體、翅膀、尾巴、槍

像吐出了一灘新的國家、新的世界和民族

公開向人們吐出了一支反人類的復仇大軍

它們帶著從我胃腸婺j架來的許多人質

當眾要向我討個公道,要我交出殺它們的

兇手(最好是元兇),如果不交出來

它們就要把人質一個個絞刑、割肉、殺頭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起來─—

 

究竟誰是兇手?說!快說

我知道這堛漱H(包括整個人類)都是

連我也是(我不吃豬肉

可我以前也沒少吃別的肉類)

我說是我!真的是我

它們卻不願意接受這是事實,不敢相信是我

(因為是我把它們嘔吐出來的

是我把它們一口救活、解放了他們……)

 

紅色正在餐巾上走動

正在餐桌上復活起來─—

 

另一些親人和朋友看我這樣嘔吐不止

有的也做出不同程度的條件反應

甚至有的比我嘔吐出的禽獸還多、還狂妄

它們復活之後喊著震天的殺聲,冒著硝煙

向人類射出準確的子彈,砸下鋒利的大刀

它們潛伏於人們的思想中長期地殺人放火

出沒在人們的靈魂堨面地實行法西斯政策

它們要把人類趕盡殺絕

從根本上消滅人類的祖國

 

紅色正在餐巾上腐爛

正在餐桌上走向虛無─—

 

我從這次嘔吐事件之後

我不僅不敢再吃任何一種肉食之類

而且不敢再聞一點葷味的東西

更不敢再看別人吃肉

我由厭肉到厭油到厭食

由厭食到厭酒厭菜

最近祇是喝一點點水來充饑

有時從空氣中吸收略微的維生素

現在又突然覺得水也不乾淨

空氣也不乾淨

世上能乾淨食用的、呼吸的

已經沒有了

我完全絕望

醫生給我的診斷也是

我祇能等死了

那種腐爛之後才是真正的乾淨

剩下骨頭才乾淨

連骨頭都爛掉了

唯有虛無才是真正的乾淨者

 

我以為殺人者

是從吃肉開始的

 

紅色正在餐巾上腐化

正在餐桌上走向墮落─—

 

離開餐巾和餐桌,離開食肉和嘔吐

紅色從我們的思想、靈魂、精神、肉體中

得到的仍是全新的死亡和全新的復活!

    1995年1月8日於盤錦空房子

 

第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