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首頁

 

今日中國政治革命的導向


旅美臺灣華僑   

 

政治革命的基本理論

  兩岸誰最不希望有人致力推動政治革命,我認為在大陸地區祇有共產黨最不希望有人致力推動政治革命,因為共產黨自認為祇有他們有資格有能力「控制」中國,不容許其他任何黨派有任何機會取而代之。在臺灣地區,我認為任何黨派的政客們都不希望有人致力推動政治革命,因為都「怕」,怕政治革命會帶來動亂,因而失去已有的政治利益,失去一般人沒有的物質享受,更怕共產黨以武力跨海進行統一。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各民主先進國家的國內外政治其重點都著重於「人權」,著重於如何保障「基本人權」,著重於如何提倡「人權」,如何尊重「人權」。為什麼?為什麼一個民主先進國家在有了「民主」,有了物質文明之後反而大談「人權」?難道是這些民主先進國家的社會道德文化教育失敗了嗎?不是! 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資本主義過份的發達,人與人之間祇求利益的強烈競爭,強者愈來愈強,弱者愈來愈弱,得勝者對失敗者缺乏足夠的同情心,得公權力者以炫耀自己的權力為樂,因此弱者敗者的仇恨心態增強,無時不想法子以各種手段擊敗自己的對手。人與人間的關係如此,國與國間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國際恐怖主義份子反而借著這種矛盾現象得以生存。所以聰明的政治家們重新提出「人權」主張,為求社會的和諧避免動亂,借「人權」抑制獨裁國家過度膨脹,並期望達到國際的均衡。

那麼在中國的文化歷史中是否曾經提倡過「人權」呢?當然有! 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地尊重他人的基本人權,如在「禮運大同篇」堻祗z了保障基本人權和在國家體制下如何伸張人權以達到人類社會的大同世界,更有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集人權之大全和實用性,民生主義(民享)從保障個人的基本生活權延伸到群體生活的利益如何獲得,民權主義(民治)從如何保障和伸張個人的意識表達權延伸到群體同一意識表達權的力量和功能,民族主義(民有)從強調各個人與生具有的平等生存權延伸到我國民族與其他民族爭取世界同等地位的和平共存權力。現在我必須試問諸君,你是否真的希望中國未來是一個自由,平等,博愛,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新中國,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共和國呢?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再問你,你對你現在居住的大陸地區(包括港澳兩地)政治環境認同嗎?你對你現在居住的臺灣地區之政治環境認同嗎?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麼我就肯定地向你說,你已經有了足夠的理由從事中國的政治革命。

 

政治革命的方法

  既然我們有了足夠的理由從事中國的政治革命,我們就必須認真地,實際地,勇敢地以理性的態度努力以赴,除非你是一個冷漠的中國人。說到革命,我想有些中國人立刻會起反感會怕,原因是在過去的中國歷史中,祇要一有革命運動就會發生殘酷的流血事件,甚至於千百萬人的性命喪生,然而在二十一世紀資訊發達的今天,我相信我們中國人已經到達民主、法治、理性和尊重他人生命等應有的水平,我們不能應為一個「怕」字而裹足不前,停滯在走向自由、民主、法治、共和的途中,而任憑中國共產黨的馬列匪徒們殘害我們的同胞,作賤自己的人民,並且阻礙了大陸地區法治民主的進步。或者任憑臺灣獨立集團份子們踐踏臺灣地區已有的民主法治和破壞中國和平統一的進展。我相信我們今日的中國人一定有足夠的智慧在政治革命的過程中化解殘酷的流血危機。

  當然,政治革命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一是和平的政治運作,二是以武力推翻執政黨,由於兩岸政治環境不同,因此政治革命的形態應有所區別。

  有關和平的政治運作方面我認為:

  在大陸地區:

1.     積極提倡建立以人權為基礎的法治環境。

2.     廣泛宣傳三民主義思想和五權憲法的政府組織結構言論。

3.     倡導要求軍隊國家化和強調國家幹部是人民的公僕。

4.     以各種方式強烈支持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和執法力度。

  在臺灣地區

1.   發動恢復國民大會運動。

2.   倡導恢復臺灣省政府組織功能為中國和平統一找回正確的第一步。

3.   要求加強一個屬於中國的實用教育改革。

4.   鼓勵大陸人士移居臺灣省。

  有關以武力推翻執政黨方面我認為:祇要有以下情事發生,熱愛自由民主共和國的中國人就應該勇敢的團結起來,武裝起義復興共和國。

1.     兩岸執政黨以任何理由執行流血式武力鎮壓。

2.     兩岸執政黨任何一方發動中國內戰。

3.     臺灣執政黨宣佈獨立。

4.     在以民主法治條件下促進中國統一走向民主共和國方面對執政黨徹底絕望時。

 

政治革命的對象

  現在我就政治革命思想做一個最簡單的陳述。孫中山先生發動革命推翻清朝帝制建立中華民國,他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中國將是一個民主共和國,並與其他先進國家平等共存於世。中國共產黨則認為他們最能夠以共產的方式讓全中國人民過上自由民主幸福的日子,能將中國人從貧窮落後中徹底解放,一部份中國人被他們欺騙了,將蔣介石等逼出大陸遷移臺灣地區,中國共產黨另行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中國共產黨把反對者、甚至是原來擁護他的人,都打成反動派、反革命份子,其鎮壓的名目不一而足。今天,兩岸分離分治已經超過了半個世紀的歲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由中國共產黨統治至今,請問,對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你認同嗎?中華民國因民主選舉由臺灣民進黨獲得政權執政已超過四年,卻把臺灣帶向了分離獨立之途。中國的內戰似有一觸即發的可能……兩岸執政黨究竟想把我們中國人帶向何處呢?我認為我們現在必須在政治思想上做出明確的判斷和在政治信仰上做出正確的選擇,首先我們必須確定的是:中國共產黨的馬列餘孽們和極端台獨份子集團(包括大陸參預人士)是當今中國兩岸的反革命份子。

 

政治革命的首要條件是中國知識份子和資本家必須先行自我革命

  政治革命要成功就必須要有足夠的條件。中國知識份子在中國走向民主共和的進展上佔有非常重要的關鍵地位,中國知識份子不僅祇是宣傳自由民主思想以啟發民智,也要傳承中國文化和科技文明並發展之,以能夠將中國「優質化」,並要將中國置於被尊重的世界平等地位,與其他民主先進國家和平共存於世,所以中國知識份子在政治思想上必須是民主共和,必須有自由、平等、博愛、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信仰,必須堅定這個政治信仰,否則「筆桿子向槍桿子下跪了」,那麼中國的民主共和國理想勢將遙遙無期。

  再說資本家一向是那裡有利便往那裡去投資獲利。在民主國家的社會堙A資本家又時時扮成慈善家施惠於社會,目的是發揚人性的光明面。而我們中國的資本家呢?在臺灣地區,在李登輝執政前的執政黨――中國國民黨視臺灣地區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中國人時,國民黨曾努力發展政經與世界經濟接軌,這才有了臺灣在李某人時代的經濟蓬勃期,我想臺灣的資本家們是無法否認中國國民黨依一個中國的觀念執政,曾給臺灣地區帶來的政經功效的。在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雖然主要是從中國共產黨內產生了新一代的資本家,他們已經知道經濟利益給他們自己和中國共產黨執政帶來了極大的好處,可是他們在中國民主共和的發展途中會給中國帶來真正的正面價值嗎?從臺灣地區政治發展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由於某些資本家們因唯利是圖、政商勾結,從政府方面獲得龐大政策利益卻剝奪了自己同胞的工作機會,不但造成社會道德價值混亂,亦將民主政治發展的正途改變了方向,把他們自己和台獨份子集團綁在一起走上了分離中國的不歸路,也成為中國兩岸走向民主共和國途中的絆腳石。所以我認為資本家們在中國兩岸民主政治革命中,不應祇以經濟利益為借口卻模糊了整體中國之民主政治的真正價值。為了整體中國的未來,也為自己在經濟領域有更好的發展,就應該在自己的政治思想上自我革命,時時為整體中國的民主政治提供一些有利的行為,不要成為中國兩岸走向民主共和國途中的一塊絆腳石。

 

政治革命的基本要求

  中國的政治革命如果要以和平的政治運作方式達成,兩岸就必須有建全、又具功效的國民大會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為什麼?因為要民主就必須尊重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國民,聆聽每一個國民的建言,否則這個國家就不是健全的民主國家。但是要聆聽每一個國民的建言又談何容易,因此在設定的條件下先選出一些代表們,會集各種不同的意見,再帶到大會發言討論表決做出結論,然後交付政府實施,這就是國民大會或全國人大的最基本功能。何況中華民國憲法是由國民大會製訂,祇有國民大會有權修憲。這也充分表示了中華民國是依中華民國國民的理想和意願所創立,如果沒有了國民大會,就等於沒有了中華民國,就沒有了真正的民主。所以,在臺灣地區因為台獨集團坐大後導致了對國民大會組織功能的凍結,從而說明民進黨和台聯黨所進行的各式各樣政治活動,實際上就是要消滅孫中山先生所領導創立的中華民國,是一場已經開始和持續發燒的政治鬥爭運動。至於大陸地區的全國人大早已被學者專家們視為中國共產黨的橡皮圖章,所以中國共產黨如果真心想改革,就必須把全國人大的功能提昇到如同中華民國的國民大會的功能一樣,甚至更好。這就是我要將恢復國民大會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組織和功能做為政治革命之最基本要求的理由。

 

政治革命的個人基本條件

1堅定的政治革命信仰

  孫中山先生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但是我還是要提出疑問,為什麼中華民國在信仰三民主義為救國主義的中國國民黨執政下會遭遇兩次亡國危機?第一次發生在大陸地區,在艱辛的八年抗日戰爭勝利之後,當中國政經民生極度貧乏之時;第二次發生在臺灣地區,在以三民主義為政經建設之精神成功之後,當臺灣地區政經民生高度富裕之時,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三民主義不能救中國嗎?還是五權憲法不適合中國?在我認為,則是在中國國民黨中,有太多的重要領導幹部太過崇尚中庸和忠恕之道,祇重視「人之出,性本善」,卻輕忽了人性的弱點和人格的缺陷與變化,因而淡化了自己的重要政治信仰,減弱了因信仰而產生的力量,更不知如何鞏固整個黨的政治信仰「三民主義」。因此,三民主義就淪落在學術論述的範圍之內被禁錮了。當中國國民黨的政治信仰「三民主義」衰退時,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就會起變化,人性的弱點卻開始轉強,人格也開始變化。所以在抗日戰爭勝利之後,當中國政經民生極度貧乏之時,共產黨乘機以武裝鬥爭奪取了權利,不少青年人也相信了共產黨的甜言蜜語.。而在臺灣地區以三民主義為政經建設之精神成功之後,當臺灣地區政經民生高度富裕而中國國民黨的政治信仰「三民主義」卻產生衰退之時,於是臺灣地區整個社會價值錯亂,笑貧不笑娼,唯利是圖,私心大漲。因此群眾才傾向了台獨集團,有了「劃地為王」的心態,多數年青人也祇沉醉在資本主義的世界堣ㄞ鄏蛑禲C所以並不是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有什麼不對,是因為信仰三民主義的中國國民黨被「軟化」,被分化,才導致失去了以三民主義主導中國和平統一的政治革命力量。因此,我們必須堅守自己的政治信仰「三民主義」,堅守對民主共和國的政治信仰,再由信仰生出政治革命的力量直至完成這場政治革命。

 

2. 互相扶持的政治革命情感

  強大的政治革命力量是靠深厚的革命情感和團結來鞏固的。今天,假如革命志士們還有「一盤散沙的舊病」,促進中國成為自由民主共和國的路程將更遙遠,因此我們必須有一個具有統一性且強而有力的組織,能夠做經常性和統一性的政策宣導,一個公開性的組織領導全世界的革命志士,從而能喚回「冷漠的同胞們」。大家在這個組織領導下互相扶持達到世界性的串聯,這才能真正發揮政治革命的力量。

 

3. 不怕死的政治革命勇氣

  一個龐大的清朝帝國最終被人數不多的革命先烈們推翻,原因除了有共同的堅強的政治革命信仰外,就是一個不怕死的政治革命勇氣,雖經多次起義的失敗但最終還是成功。雖然現在中國的情況與清朝當時不同,但是要達成革命事業成功的道理是一樣的,祇是政治革命的方法有所改變,所以祇要每一個革命志士都有不怕死的政治革命勇氣,自由民主共和的新中國就一定會實現。

 

結論 

  在柏林圍牆被推倒後的十四年歲月堙A我們並沒有看到德國有任何混亂的局面,也沒有看到德國人有過度的長時間的激情表現,祇看到德國人在默默地建設他們的國家和勇於認錯,並承擔因「希特勒」所產生的人道賠償。雖然和平的榮耀給予了美、蘇的兩位領袖,其實真正帶給世界和平的貢獻者應該是所有的德國人。因為祇有在東德人民勇敢地徹底地拋棄了馬列思想和共產主義之後,和在西德人民誠心誠意的包容之下,全體德國人都已經覺醒到必須建立「一個統一整體的民主共和國家」才能夠真正給德國人帶來希望,德國才能夠真正實現和平、統一與發展。今天德國在政治經濟上的進步和在國際上的被尊重,不就是我們中國人最好的榜樣嗎?反觀中國共產黨的馬列餘孽們和極端台獨份子們的所作所為,不但沒有給現在的兩岸中國人民帶來民主與和平的希望,反而造成了人民的更大痛苦和國家分裂的巨大危險。據此,難道我們還要與當今中國兩岸的反革命份子大談什麼中庸和忠恕之道嗎?

  在中國走向自由民主共和的政治革命過程中,另外還有一個決定性的條件,那就是現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對民主共和的信念與追求。也就是說,在這兩個不同的軍事團體堿O否存在著這樣一個共同的理想和意願?說道底,就是是否願意共同保衛一個完整的中國和保護自己的同胞在一個統一的國家堥犰釵菪民主,共同護守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共和國。我期望兩岸軍事團體的表現,能讓我們視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同為一個整體,更期望在今後中國的政治革命過程中,祇有和平的政治運作,或祇有武裝起義,而沒有有武裝鬥爭。從而為中國民主、統一與和平的最終實現而奮鬥。

 

第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