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首頁

 

首次頒獎會發言續刊

 

黃花崗的精神

也談國父自有後來人


(在首屆黃花崗精神獎頒獎儀式上的發言)

 

  蒙《黃花崗》雜誌社同仁、郭平等邀請,我有幸出席今日莊嚴的「黃花崗精神」頒獎會和「中華民國百年護國護法運動」研討會。當今的年輕人是否還記得:黃花崗,是中國百年歷史上響當當的碑名?想當年,在國父等先哲領導下的黃花崗起義,七十二祖國健兒,他們,相貌堂堂,英俊瀟灑,學有專長,有的留美,有的留日,有的在祖國各個崗位上,恪盡職守;他們,本來可以前程似錦,安享人生快樂……,可是,為了結束清朝帝制,為了祖國人民自由民主的明天,他們放棄了誘人的、本能的人生追求,跟隨先哲們,拼死在疆場--黃花崗了。行將百年了,作為後代的咱們,該愧對抑或喜對?

  三年來,《黃花崗》雜誌社的全體人員,正是秉承這一不朽的精神,以自身高貴而聖潔的卓越才智,出污泥而不染,披荊斬棘,脫穎而出,辦成求真、公正、挺拔、當今海外唯一的民間刊物,已經度過了嬌嫩、嗷嗷待哺的嬰兒期,而成長為活潑、燦爛、生命力無限的少兒期。這是老伴若望生前和我最為看好的雜誌。早在1994年春(當時尚未知《黃花崗》雜誌會創刊),老伴就預言,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理念,應該會是下世紀中國大陸全面實踐的偉大事件。倘能見到雜誌今日之發展,老伴定含笑九泉。

  前年,即2002年4月6日,在紐約見到王炳章,我曾為數月前在老伴的追悼會上,未能讓炳章發言,親口向他道歉,他絲毫沒有計較我,還送了《中國民主革命之路》這本書給我。我情不自禁地將這本書與連續電視劇《走向共和》第38集中,國父孫文在1907年12月 2日發動三次起義時,所著《革命方略》作聯想;他們,前後上下一百年,一個為推翻帝制、一個為結束共產專制,奮鬥不止,而且屢敗屢戰,鬥志彌堅,從不氣餒;還有,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開始也是帶領眾人與號稱世界最強大的英軍對壘,也歷經屢戰屢敗,從不退卻,直到1776年7月4日,在費城召開大陸會議,56位代表勇敢簽署了獨立宣言,才有了今天的強盛和一年一度的國慶節。炳章不正是牢牢把握住『政治正確』這一大方向嗎?這是我等平庸之輩難以抵達的超凡境界!我曾在紐約一次營救會上說:「王炳章是一隻矯健的雄鷹,儘管鷹有時比雞飛得還低,但雞卻永遠飛不到鷹那麼高」!獲得多人認同。不是嗎?炳章拋卻了前程似錦的第一位公派留學生的榮華富貴,屢屢單槍匹馬挑戰極權專制,而架構《重建中華民國》的藍圖。當然,引來周圍烏鴉鼓噪、雞飛狗跳,不一而足,也不足為奇。因為,這正是民主與專制較量的常見現象。恰恰見證了中國人自古英雄多寂寞的悲壯情懷。

  獨排眾議的《黃花崗》雜誌社,慧眼識英雄,頒王炳章博士「黃花崗精神獎」,正逢其時。歷史將記下這閃光的一刻!讓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噪音無地自容吧。

  整整兩年過去了,對著鐵窗,炳章在想什麼呢?明知寂寞難耐,但他必須苦捱,中國有句古話:充軍不怕路遙,坐監不怕日長。不幸,正是炳章的寫照;我也想,炳章的大腦不會休息,更不會消沈,他會更冷靜地整理自己的思路,尤其是「處事易,處人難」的哲理性,他也更會沈思:何謂「高處不勝寒」的意境,唯此,有朝一日,千軍萬馬才會擁向他,浩浩蕩蕩去衝破集權專制;監獄的苦度,定將造就他成為中國的曼德拉而回到我們的身邊。

 然而,人有時又常常是脆弱的,長年累月的囚禁,不見天日,會逼瘋一個健康人的。我們今天從世界走向三藩市,為炳章頒獎,正是對他幾十年來所作所為的最大褒獎。如何將這和煦的春風,去溫暖他冰冷的心田?何日可去探望他?何日方能寫信給他?一旦他得知咱們嘉獎他,他枯竭的心田,定將激起蕩漾心聲,從而健康倍增的。

  自老伴從小獻身於「中國向何處去」的探索,如今我也進入婆婆的年齡,咱們面前仍然面臨「中國向何處去」。我就不怕見笑,張開婆婆嘴了:

  前述,七十二烈士,都是國家棟樑人才,已九十三年過去了;我們被逐海外,也已十幾年。讓我重復一遍,在海外,我最看好《黃花崗》,似乎情有獨鍾。是的:他們的的確確為中國的未來,在扎扎實實地、無私地奉獻,主辦人不僅卓越非凡,更是平易近人,在他周圍,與他相知有素的幾位友人,也是甘心情願地打義工。我更想說的是,主編先生也食人間煙火,他分文不取外,連稿酬都不支取(僅依靠夫人微薄收入維生),就是說,他在倒貼柴米油鹽;這也罷了,明明是忠心耿耿,高風亮節的形象,偏偏周圍,風聲鶴唳,無中生有,竭盡誣衊、中傷,硬指著白鴿說烏鴉,明明黃花崗雜誌社高舉黃花崗烈士的義旗,九十三年前七十二烈士英勇捐軀了,雜誌社的同仁義不容辭,前仆後繼,而且,他不是國父的孫兒,更非蔣中正的兒子,純系對祖國民族崇高的責任心和深深的愛,本是可喜可賀、發揚光大、理應蔚然成風的事情,卻時時有小人作亂,雞蛋堿D骨頭。炳章是被殘酷判處無期徒刑的人,今天,《黃花崗》給王炳章頒獎,《黃花崗》同仁,不是到老虎頭上拍蒼蠅嗎?在座的與會者中,應該有中共的特工人員吧?咱們都生活在美國自由的土地上,你們都很聰明,希望你們用身上尚存的良知,好好想一想,你們應該吸取頒獎會的什麼精神?我也請求與會者,今後多關注《黃花崗》同仁的安危,因為,實在是,在此自由民主的土地上,咱們華人圈不見得安全,紅色薩斯病菌已染向全球。今天咱們關心《黃花崗》,其實也是關心祖國人民,更是關心我們自己以及我們在祖國大陸的親人們。我們一定能團結再出發,為中國免於饑餓、免於匱乏、免於恐怖而奮鬥。還要囉嗦幾句的是,我所以寫這些,絕不想為難任何人,祇向世人宣示:肩負重任的主辦人,其多年如一日行為,實在是感召華人團結、凝聚的楷模,咱們唯有團結,方能排山倒海,去挑戰並結束一黨獨裁專制。

  營救王炳章,重建中華民國,再造曾經優秀、被共產觀念暴政劣變了的中華民族性格和心智,就得保證《黃花崗》雜誌如期辦下去,以向人民永不止息地『鼓』與『呼』,直到光輝燦爛的明天!讓咱們有力出力,有錢出錢。

民國二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蔣中正五十生日感言中一段話:唯吾先民之教,以孝為先。總理嘗語吾人,以中國立國,自有其道。『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德,為吾中華立國固有之精神與道德。《黃花崗》雜誌的宗旨即弘揚這八德,中共的特工人員們,咱們正好用此精神去影響他們;我想起1983年若望被開除黨籍後,接著是一批年輕隊伍,來我家抄家,他們發現一本本《爭鳴》、《百姓》、《九十年代》、《明報月刊》等雜誌時,已是深更半夜,房間媥~雀無聲,一個個拿著雜誌,站在各自位置上,忘我地讀著,記得當時,我既討厭他們抄家,又希望他們多讀些外部世界的真實聲音,多汲取民主養料,以喚回他們的良知。我意識到,二十幾年後的今天,我們首先要開啟他們的心智,用咱們的誠意,感召他們至少與當政者不合作,咱們就成功一半了。希望這是拋磚引玉。

 

第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