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首頁

 

新聞追蹤 

安仁坊暴力拆遷

  欺下瞞上有恃無恐


陝西 肖 馬

 

  2004年5月27日,西安市新城區區長趙長春、副區長劉強親自指揮,組織西安西北商務中心建設工程拆遷安置辦公室工作人員近300人,僱傭學生、社會閒散人員四伍百人,推倒大門和圍牆,闖入西安市安仁坊居民小區,砸門撬鎖、攀樓、翻陽台、闖入居民家中、強迫居民在搬遷協議上簽字。暴徒們砸壞居民的傢具用品、毆打居民,隨後又殘暴毆打上街堵路抗議的安仁坊居民。在這次暴行中,有20多位安仁坊居民被打傷。

  6月初,根據中國國務院領導的批示,湖南省政府、監察部查處了湖南省嘉禾縣強制拆遷的事件;陝西省政府和建設部查處了陝西省周至縣非法圈佔耕地的事件。6月4日,中國的《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等主要宣傳機構,都報導了這一消息。

  6月6日,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出了《關於控制城鎮房屋拆遷規模嚴格拆遷管理的通知》,簡稱「46號文件」。通知要求端正城鎮房屋拆遷指導思想,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規範拆遷行為,加大對違規違法案件的查處力度,堅決糾正城鎮房屋拆遷中侵害人民群眾利益的各種行為;凡拆遷矛盾和糾紛比較集中的地區,除保證能源、交通、水利、城市重大公共設施等重點建設項目,以及重大社會發展項目,危房改造、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項目之外,一律停止拆遷,集中力量解決拆遷遺留問題;房屋價格評估機構要按照被拆遷房屋的區位、用途、建築面積等合理確定市場評估價格;嚴禁採取停水、停電、停氣、停暖、阻礙交通等手段,強迫搬遷;政府部門要從過去直接組織房屋拆遷中解脫出來,實行「拆管分離」,實現拆遷管理方式從注重依靠行政手段向注重依靠法律手段的根本性轉變;拆遷安置方案不落實的項目,不得發放拆遷許可證,嚴禁未經拆遷安置補償,收回原土地使用權而直接供應土地;政府行政機關不得幹預或強行確定拆遷補償標準,以及直接參與和幹預應由拆遷人承擔的拆遷活動;要提供質量合格、價格合理、戶型合適的拆遷安置房和週轉房;加強監督檢查,嚴肅處理違法違規行為等等。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的要求,7月下旬,陝西省建設廳向國家建設部呈文,「報告」了「安仁坊的拆遷情況」。上報文稱:安仁坊拆遷是西北商務中心建設拆遷安置指揮部進行的,「是企業行為」,又說制定和實施拆遷安置方案的西安市新城區改造低窪棚戶區和危舊房屋領導小組「是事業單位」。省建設廳的上報文竟然歪曲了基本的事實:是西安市房地局和新城區政府將這塊67畝地皮「賣」給了銀邦公司;西安市和新城區政府多次在書面和口頭上聲稱是與銀邦公司合作,在這裡建設經營西北商務中心;「低改辦」不是社會群眾團體,不是企業,不是私人或其它性質的機構,就是政府的一個機構;「西北商拆指揮部」的主要成員就是西安市政府和新城區政府的有關主要領導,對居民制定「安置」方案、實行強迫野蠻拆遷,都是由政府組織實施的,直到區長要求「動員多方力量」,「形成一個拳頭」,僱傭社會數百打手,親自指揮,對居民大打出手。20多個居民被打傷,派出所接到上級命令不得出警,更談不上立案查處,陝西的大小媒體對此禁若寒蟬,所有的信訪部門談虎變色。除了政府,誰有這麼大的特權?這能說安仁坊的拆遷是企業行為麼?

  說到這塊地的「出賣」,面積說是67畝,實際上是81畝。按西安市2000年市區土地基準價,二類商用價為每畝169萬元,這塊地最少也值11,323萬元,而市國土局在根本沒有進行拆遷準備、更談不上拆遷安置的情況下,在2003年就把這塊地「出賣」給銀邦公司,當時掛牌總價是2,100萬元,成交價是2,300萬元,每畝約34.3萬元,僅為西安市2000年基準價的1/5。這9,000萬元的土地價值流失到哪裡去了?而按照2003年的地價,這塊地皮價值流失額約有3億元。這符合商業性建設經營項目土地買賣的規則嗎?

  說到對安仁坊拆遷的名目,政府說是「要招商引資」,「發展經濟」,要與「銀邦公司」合作建設經營西北商務中心,但同時又覺得這樣做政府直接參與商業性經營的性質太顯眼,太露骨,明知故犯經營與管理分離、拆遷與管理分離的原則,而且又要受到有關商業性開發房地產的許多規定的約束,所以西安市政府和新城區政府在拆遷報告中和對外宣傳中竟謊稱對這個好端端的小區要「進行低窪和危舊房屋改造」。陝西省建設廳向國家建設部報告安仁坊拆遷情況時,仍然謊稱這是個低窪危舊房屋改造項目。其實安仁坊小區既不低窪,房屋也不危舊。這個小區是西安市人民政府於1980年對這一帶低窪、危舊住房進行改造,拆除舊平房,建起了28棟樓房。當時設計的質量技術等級並不落後,可抗八級地震,施工質量很好,使用24年後,至今結構完整,沒有出現斷裂塌陷,就連牆皮也堅固完好如初。西北商拆指揮部這次僱傭民工拆除已搬走居民的房屋,民工們都覺得難拆難砸。有記者問到,有的住戶還沒有搬遷,民工就在相鄰的上下左右拆除房屋,會不會危及仍在居住的居民的安全?商拆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回答說:「房子結實得很,......不會影響到居住者的安全。」

  按照西安市政府的有關規定,對於商業經營性的房地產開發,對拆除區的居民應就地或就近安置,如果是政府拆遷報告中所說的對安仁坊實行的是低窪危舊房的改造,那居民更無可爭議地要得到就地安置。但安仁坊拆遷區內的居民沒有得到就地安置,連一百多私房戶也沒有就地安置。新城區低改辦的安置方案規定,安置補償費每平方米為951元,而在附近購買二手房,最低每平米也得2,000元,新房在3,400元以上。需要低改辦安置住房的,可以搬遷到西安東北郊的辛家廟聚泉科技園區,距離安仁坊6公里,每平方米最低1,800元,拆遷戶需要支付房價與舊房總補償額的差價。許多居民到低改辦指說的所謂聚泉科技園區打問查看,連安置樓的影子也沒有,甚至連地皮也沒有徵購。這個償不抵價的易地房屋安置方案,完全是個騙局。總之,不論是貨幣補償還是房屋補償,安仁坊拆遷戶要重新獲得住房,都必須增加幾萬元到10幾萬元的購房支出。這對相當一部分居民來說,根本達不到。

  安仁坊的居民大多原是這一帶的私房戶,1980年政府對安仁坊進行低窪危舊房改造,建起樓房,房產改為公有,原私房戶就地安置租房居住。現在「改革開放」,招商引資「發展經濟」,他們連公房也住不成了,無力重新買房,不知到哪裡棲身安家。私房變公房,公房變無房,在這住了幾十年、幾代人的老住戶們,真沒想到能落到房地產如此被剝奪的困境。

  對於無力搬遷,不能在搬遷「協議」上簽字的住戶,指揮部除使用毆打、騷擾的種種手法外,還有一個看似合規合法的辦法,那就是通過西安市城市房屋拆遷安置管理辦公室的裁決。這種裁決按政府的規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這樣的房屋拆遷辦公室,隸屬於同級政府,也就是說,政府既有管理權,也有經營權,還有裁決權,好比雙方發生爭執糾紛,而其中的一方既是當事人,又是法官,那結果可想而知,自然是一紙強制執行的裁定。拆遷辦人員拿上這種「裁決書」,就可以「依法」強制拆遷,砸門撬鎖,抬傢具、抬人,拆樓板砸牆。被拆遷者到哪裡去告,到哪兒去講?

  國務院對強佔土地野蠻拆遷事件的處理和6月6日的《通知》公佈以後,安仁坊的情況怎麼樣了呢?

  5月27日新城區政府主要負責人指揮工作人員及打手對安仁坊居民進行野蠻殘暴的毆打後,政府調集的近千名「工作人員」和打手駐進安仁坊,對居民進行恐嚇騷擾達一個多星期。許多居民看到對政府講不成理,再抗爭下去連人身安全都不保,紛紛被迫在「搬遷協議」上簽字,相繼搬出安仁坊。也有的居民因政府的補償費太低,無法接受,以區區個人的力量面對政府的打壓逼迫,據理力爭,不退縮、不簽字、不搬出。政府拆遷辦都使用了什麼手法呢?毆打、謾罵、不分晝夜成群結夥地到居民家「做工作」,砸陽台、砸玻璃、挖門撬窗、砸牆揭樓頂,在居民週圍的空房內拉屎撒尿,在樓梯、門口倒垃圾堆磚塊灰碴,堵塞下水道、破壞上水道,向低層居民家灌污水,斷水、斷電、斷電話,拆除樓梯扶手、拆毀樓梯、堵鎖眼、砸門扭鎖搬傢具,偷竊居民的房產證等等。

  請看幾位居民的控訴:

鄧長生(21號樓1單元11號住戶):

  6月27日拆遷辦工作人員就砸了我家的防盜門、陽台頂棚和全部門窗玻璃。我照顧病人不在安仁坊住,8月30日9點多,鄰居打電話告我,拆遷指揮部把我家的東西拉走了,門窗也拆了。我回家一看確是這樣,當即報了警。派出所通知了拆遷辦,隨後我在派出所內等候處理達33個小時。拆遷指揮部的吳學忠到派出所後指著我說:「你就欠砸!」我說:「你不要以為你哥哥是市公安局副局長吳金彪,你就可以這樣欺壓我!」

  8月9日,拆遷辦強拆沒有簽字的常生機家,他們在常家週圍攔繩子,不讓旁人接近,我路過說了句「野蠻拆遷不合法」,三四十個拆遷辦的人圍上來,把我一拳打倒,踢了幾腳,衣服扯破。我爬起來到派出所報警,派出所派了民警王光明和一個協警員到了現場,叫打手到派出所去,上百打手堵住通往派出所的道路,圍住民警,拽掉民警的兩個釦子,吳學忠推搡我們3個人進了指揮部,王光明又打電話叫來派出所副所長韓勇。韓勇一進門就握著吳學忠的手說:「咱都是一家子麼!」根本不聽王光明述說情況。王光明對我說:「老同志,你讓我保護你,誰又來保護我呢?」

  我父母從1946年起就住在城堜|勤路,1979年尚勤路拆遷時,我們家有私房5間,180多平方米,政府把我們安置到安仁坊的公有房租住,面積祇有30多平方米。這次拆遷的補償費根本不夠買房,改革來發展去,我們的房產竟然被剝奪殆盡!

李新年(18號樓1單元12號住戶):

  我的父母從1946年就住在安仁坊,到1979年低窪改造時,全家有大小私房13間,房院面積有六分九釐地,改造後蓋成樓房屬於公有,安置我們租住。

  7月1日下午,我姐夫趙偉民在樓下院子裡正在與拆遷辦工作人員協商拆遷事宜,後背被人猛擊一拳,趙回過頭問:「你憑啥打我?」拆遷辦的打手說:「你不配合工作。」又給了一拳,打在鼻樑上,兩鼻孔頓時血流如注。我愛人跑過去問:「你憑啥打人?」打手說:「我就打你了。」一拳打在我愛人左眼側,頭後又打了幾拳,我愛人當即倒地,身上又挨了幾拳幾腳。醫院診斷證明:頭外傷,胸、腹壁挫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

  7月1日下午,拆遷指揮部動遷組頭頭王寅虎指示20多名打手先後打傷居民9人,其中傷重送醫院搶救者6人。他們分別是:16號樓王偉、秦琦夫婦,王偉右肩部鈍器外傷,左眼角外傷,視力受限;秦琦腦震蕩,頭部多處血包腫,上身多處外傷;16號樓居民劉鳳霞腦震蕩,耳膜穿孔,聽力喪失,頭部外傷;16號樓居民崔平安肋骨骨折三處;18號樓居民趙偉民鼻骨骨折、腦震蕩。拆遷辦原計劃7月2日再打傷一批人,因為軍委主席江澤民到西安來,才未實施。這一天16號樓81歲居民王秀英在做飯時,被五樓拆下來的樓板砸在防盜窗上震昏倒地,掉下的樓板距老人站立處僅50釐米。老人被送醫院搶救住了7天。這是拆遷辦獻給黨的生日的最好禮物。

  我們家至今沒有簽字,人還在裡面住著,樓板已經被砸得裂縫露水,傢具、壁紙、衣物被褥全部潮壞,我們都抱到派出所作為報案的證據。他們斷了我們的家水和電,樓梯的扶手被拆掉,樓梯樓道堆滿垃圾灰渣,民工們的尿和污水從二樓流到一樓趙雙文家裡。

趙雙文(18號樓1單元3號住戶):

  8月9日我被拆遷辦的數十人叫到院子裡談事情,後拆遷辦的人又跟著我湧入我家,在我家談了十多分鐘。到了下午我就發現我的房產證不見了,事後拆遷辦承認他們「拿」走了我的房產證。

王海容(18號樓1單元11號住戶):

  8月11日上午我去上班,中午回到家,發現拆遷辦正在搬我家的東西,他們砸開了我家的房門。我根本沒有在拆遷協議上簽字,他們連裁決書也沒有。我躺在汽車前面不讓搬家車開走,被七八個打手抬著四肢,一直抬到拆遷辦。有錄像為證。

李秀英(18號樓1單元4號住戶):

  8月30日上午9點多,拆遷辦的吳學忠敲我家的門,說要與我們談談,我們不敢開門,把防盜門反鎖上。我母親把木門打開,隔著防盜門給他們跪下,吳學忠後面跟了一幫人,他說他一個人進來。我們開了防盜門,進來10幾個人,叫我們簽字,我們不簽,門外又有人拿撬槓撬開了門,進來一屋子人。我父親79歲了,嚇得從沙發上溜到地上,我和我母親給他們跪下,但是我們仍無法簽字。拆遷辦的幾個女的把我和我母親又攙又架,帶到拆遷指揮部,我們仍不簽字。拆遷辦的人把我推出來關上門,拉著我母親的手強按了手印,我們沒有給他們房產證。我們家早已被停了水停了電,我們在街上提水用,回到家裡一看,我們存在缸裡、鍋裡的水倒了一地,傢具物品全部被拉走了。

張良(17號樓3單元39號住戶):

  我眼睛患多種疾病,視力左眼0.06,右眼0.1,是一級殘廢。因為拆遷每平方米祇給我補償951元,我認為不合理,太低。拆遷辦說的把我們安置到離安仁坊六公里的東北郊辛家廟的樓房,每平方米最低也要1,800元。我們照他們說的安置樓地點一看,是墳地桃園,連地都沒有徵。這種協議怎麼能簽?拆遷辦的人員說:這就是霸王協議,你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簽了你我都沒事了。我不簽字。我們這個單元還有兩戶沒搬,一戶住五層,是一位80多歲的老教師,我住三層。7月4日,拆遷辦就把樓梯扶手用氣割機截掉,我拿出殘疾證給他們看,拆遷辦人員說:「我沒拆樓梯就算照顧你了。」我們樓下住的民工在我們樓上和對門拉屎撒尿,並且堵住下水管,破壞上水管,使混有屎尿的污水流進我家,積滿地面,房內的電因漏水而斷路。拆遷辦曾斷了我家的水電,我發現後阻止,拆遷辦人員就擁過來打我。我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民警說:政府行為,我們管不了,你去找拆遷辦說去。

  6月29日下午5時許,指揮部僱傭近20名打手,對拆遷區內正在搬遷的自來水公司東郊營業部大打出手,用螺紋鋼筋、木棍等追打營業部王主任,將其打倒在地,致使王主任肋骨被打斷多根,昏迷不醒,幾近死亡,經搶救脫險。這次打傷自來水公司職工多人。

  8月9日拆遷指揮部動遷組王寅虎調來搬家車,指揮30多名佩有指揮部工作人員卡的僱傭打手,強拆了18號樓46號、54號、55號及19號樓18號4戶居民的住房,這4戶居民並未簽搬遷協議。強拆時,既無公證人員,也無法院人員在場。其中19號樓居民李秀英因工傷致殘在家,王寅虎指揮打手在拳打腳踢之後,讓10多人強行將老太太架走,囚禁在指揮部內,將家中10口人的所有私有財產裝車拉走,其中包括李秀英丈夫原單位的有價票據約250多萬元、檔案以及全家的生活費和李母的醫療費8,000多元。

  8月11日,同樣的強拆又降臨到16號樓、18號樓、20號樓的五戶居民頭上。這幾戶居民中午下班回來時,房子被砸,房內的所有財產都沒了。他們身無分文,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晚上,女居民們無處可去,祇好住進了長樂西路派出所。

  政府好厲害!國家的法律、法令、規定、實施細則等等完全不起作用。說要「發展經濟」,地就「賣」了,定個拆遷方案,趕走、打走老百姓,串通一氣弄虛作假。老百姓怎麼活?

 

安仁坊居民聯繫電話:

任亞莉 029-83028013  張 良 029-88063558

王海榮 029-82529966  侯玉齊 029-81055351

李新年 029-88591842  李新好 13319251525

趙 新 029-81914819  鄧長生 029-81928318

李秀英 029-83082231

 

 

第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