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首頁

 

新聞追蹤

 蚌埠工人集會示威活動


蚌埠  

 

  一年多來,中國市場物價持續上漲,鋼材水泥等基礎工業原料,價格早已一下子竄升了100%,而糧油肉蛋等基本食品,價格也逐漸上漲,米價由原來的7角多一斤突升到1元四角多一斤。與去年初相比,目前全國各地居民生活必需品的價格上漲幅度,早已超過了50%,房地產價格也漲了50%以上。

  而與此同時,中國各地民眾的工資收入,卻絲毫沒有跟著上升。最明顯的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地區,突然出現大範圍的民工荒,而且缺口高達數百萬之巨。原因主要就在於,這些地方的農民工工資,20年來幾乎沒有上升(據大陸經濟學家陳淮統計,20年來平均祇上升了68元人民幣)。數百萬農民工面臨如此昂貴的物價,已無法維持基本生存,不得不棄工回家。

  除了10%左右的貪官污吏和紅色資本家,靠黑錢和偷稅漏稅生活,不太在乎物價暴漲,剩下90%以上的中國人,畢竟是靠工資或合法收入生活,現在收入沒有任何提高,物價卻上漲50%,也就意味著大家的生活水準悄然下降了33%!很多人還沒有省悟過來,還以為這祇是暫時現象,而沒有意識到,這正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綜合危機全面爆發的開始!

  這幾天我不斷聽到親戚、鄰居紛紛抱怨說,物價漲的太快,米價也漲,肉價也漲,買菜都不敢買了。中國人民銀行得不到存款,周轉困難,已經強烈要求政府提高利率,他們宣稱,由於民眾現在往中國的銀行存款,不僅毫無收益,反而要蒙受損失,所以人們根本不願把錢存在銀行。

  這一切的背後,實際上就是中共中央在濫印濫發鈔票。而再往後看,則是中國的經濟危機已到了一個新的一觸即發的危險境地,除了拼命印鈔票維持財政平衡,中共財政隨時可能徹底破產。所以儘管中共也清楚濫發鈔票的可怕後果,但現在面臨滅頂之災,也就祇好不顧一切地蠻幹了!

  這個趨勢,在中共不改變管理國家的基本國策的情況下,會繼續下去,直到崩潰。因為目前政府面臨的財政壓力,不是幾年之內的政策錯誤導致的,而是幾十年荒謬政策蓄積而成的。

  長期以來,從中央財政到地方財政,各級政府都是寅吃卯糧,鉅額赤字累累,還對外界保密;絕大部分大型企業和股份公司,都是資不抵債,靠銀行貸款勉強維持運轉;而銀行和保險公司本身,更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經濟黑洞,早已處在破產狀態,完全是靠政權不停地輸血打氣苟存。

  目前的危機,實質上是全方位的社會危機。黔驢計窮,中共當局現在也祇有濫印鈔票這一飲鴆止渴之術了。人民群眾的不滿情緒,在不斷惡化的經濟狀況下,在生活水平迅速下降、難以苟活的情況下,可能會以誰也無法預料的方式,突然爆發出來。

  危機果然很快就爆發了,萬州民眾暴動就是一個最突出的事件。與此同時,全國各地的退休工人為了生存,首先行動,開始了要求根據物價調整工資的集會示威。東北許多大型企業的退休工人開始集會示威,有的還去堵鐵路。安徽合肥的退休工人也開始集會,並且迅速波及全省。其中蚌埠退休工人的示威活動,規模相當大,對地方政府的衝擊力度也最大。在這期間,我每天都走進示威區域,進行獨立的調查瞭解,並且向境外媒體即時報道了工人示威活動的真實情況。

  10月22日上午7時起,蚌埠市各單位退休工人陸續在勝利路一帶集結。勝利路是蚌埠市中心主幹道。至7時40分,數千工人開始佔據道路,阻斷交通。自蚌埠市科學文化宮起,至工農路口,長達1公里的寬闊路面上佈滿了退休工人,最高峰時達到萬人。

  蚌埠紡織廠是蚌埠市大型骨幹企業,退休工人近萬人,紡織女工是這次示威運動的主力。紡織行業被稱為地上煤礦,女工的辛苦程度可以和礦工相比。尤其是布機車間的擋車工,長年累月在強噪音環境中長時間工作,普遍患有各種行業性疾病,但是當局卻長期拒絕承認這是一種職業病,拒絕給以特別醫療保障。

  這些女工的青春血汗被榨乾之後,普遍病弱不堪。而且她們的退休金極低,祇夠勉強糊口,多半沒有錢看病。我在現場看到,許多退休工人是被家人扶至示威地點,並帶來一隻板凳放在路口,以便她們坐下示威。

  看到這些年老體衰的示威者在烈日下苦苦支撐,令人心痛。據瞭解,為了籌備這場示威,退休工人們做了大量的聯絡與討論,之所以選擇這個日子,是因為這天蚌埠光彩大市場要舉行開業典禮,據傳屆時溫家寶將可能出席。一般人認為溫家寶比較親民,所以示威者很希望溫家寶能看到此一壯觀場面,從而指示地方政府給長期受損害的退休工人們一點利益補償。

  據示威者稱,他們的退休工資一般祇有3-5百元,本夠勉強維持生活,但是最近一年多來物價輪番上漲,而工資卻絲毫沒有調整,令大家入不敷出,生活變的異常艱難,實在忍無可忍,大家才來此示威。

  示威者決心堅持下去,以維護自己的生存權利。據示威者表示,此前幾天,安徽省會合肥的數萬名退休工人已經進行了多次示威,迫使合肥當局增加了部分退休工人的工資。示威者普遍認為,面對由貪官污吏組成的政府,祇有抗爭才能維護自己的切身利益。

  示威現場有幾輛小轎車被棄,據說是幾個不明情形的官員驅車誤入示威重地,遭到攔阻後,被示威者盤問時,驚慌失色,突然棄車鼠竄而逃。

  現在一般的中共官員,由於大多數都大量貪污,所以很多實際上都是罪犯、甚至是待判待決的死刑犯身份。他們內心堛器D,困苦的中國民眾十分仇視他們,都想打死他們解恨,所以一旦被示威群眾圍困,就害怕的要死,所以官員碰到這種意外情況,一般選擇先逃命再說,何況車是公家的,丟了也無所謂。

  但是現場也有一位老者分析說,「我是一個有50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深知共產黨陰險狡詐。你們大家不要忘記,15年前,黨中央就讓解放軍在北京長安街上故意丟棄大批軍車坦克,然後派特務去燒毀,從而嫁禍與學生市民,製造鎮壓藉口。所以這幾輛車,都可能是當局故意丟棄的。你們聽我的話,絕對不要掀翻車子,反而還要注意保護好這幾輛車!」

  到我回家寫稿時為止,示威仍在繼續。地方當局沒有進行任何鎮壓,甚至沒有派警察到示威現場。可能是由於重慶市萬州區發生大規模警民武力對抗,各地政府擔心引爆流血衝突,激怒民眾。因為中國社會,處處都是乾柴烈火,早已民怨沸騰,處於一觸即發狀態。

  由於蚌埠當局祇是在勝利路兩頭加派交警,指揮往來車輛繞道行駛。因為沒有警察,示威現場就像89年6月4日之前的天安門廣場,解放軍還沒有殺進去之前一樣,異常平靜、平和,好像節日一般。最憤怒的示威者,也沒有任何過激行動,祇是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討論社會問題,控訴腐敗罪惡。

  由於政府當局沒有答應增加工資的要求,退休工人們第二天繼續示威。他們今天佔據的區域有所擴大,但是由於當局的恐嚇和勸說,已經阻止了一部分人參加示威,所以今天的示威人數似乎沒有昨天多。但是在高峰時期,仍有數千退休工人佔據了從交通局到珠園路長達三公里路面的所有交叉路口。

  當局在上午曾經試圖威嚇示威者,出動了兩個方隊的防暴警察,分別列隊挺進到示威中心,但是示威者無所畏懼,不肯後退。警察方隊祇好停留在附近待命,雙方沒有發生任何衝突。得不到撤退命令的大隊警察祇好站在那堣洵蛚}玩笑、聊天,以打發時光。當我從雙方之間穿過,不由想到我在紐約經歷的許多示威場面,與此情形幾乎相當。區別祇在於,紐約警察立即建立隔離墩,從而使示威活動盡可能不影響交通。

  由於示威者幾乎都是70歲左右的老人,所以將近中午時分,烈日當頭,許多老人不能堅持,祇好回家休息。但是午後又有一些人返回,繼續示威活動。

  我在上午穿過了整個示威現場,發現各處都很平和,示威者與警察都沒有任何過激行為。下午我再次穿越示威區域時,看到許多老人十分疲憊,於是我便去附近商亭買來兩箱康師傅綠茶,送給他們。我自己在烈日下尚且感到疲憊,這些年逾70老人的境況肯定更令人擔憂。

  據示威者稱,他們計劃示威三天。但是如果當局答應他們的要求,示威將隨時終止。在示威者中間,不停傳來對腐敗行為切齒痛罵的聲音。

  與此同時,當局動員大批軍警,在蚌埠最豪華的錦江賓館一帶戒嚴,行人不得穿越。據報道,昨天舉行的光彩大市場開業典禮,有許多高級官員從首都北京和省會合肥趕來,估計都住在錦江賓館。

  此次示威是1989年民主運動以來蚌埠市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與學生運動相比,工人示威者有許多不足。第一,他們不注重宣傳,幾乎沒有標語旗子橫幅;第二,他們沒有建立以原有組織(例如工廠、車間)為單位的示威分陣地,致使成員流失很快;第三,他們不重視演講,幾乎沒有有組織的演講活動,致使許多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為了什麼?第四,他們把主要力量用於阻塞交通,結果反而自我封閉起來,不利於向社會爭取同情,而訴諸社會、訴諸公眾本來應該是示威者的主要目的。何況城市交通四通八達,政府祇要加派交警,即時疏導車輛,就會使示威者反而處在孤立和不利的境地。

  明天可能是示威活動的最後一天。依這兩天當局冷靜應對的情形來看,可能不會爆發重大事件。當局無需鎮壓,老人們可能就會累垮,從而無奈地結束這場持續三天的和平示威。

  一年多來物價飛漲,而工資紋絲不動,致使普通民眾的處境日益艱難,怒氣迅速凝聚。而官員們專心致志於貪污撈錢,調控能力不斷減弱,又使各種社會矛盾不斷加劇。預計從今以後,示威遊行將會成為中國人正常社會生活的一部分。

  各地當局會認真掂量武力鎮壓的後果,輕易不會再釀血案。因為那樣做,政府所付的代價會更大。重慶市萬州暴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民眾的怨憤既然可能會因為一個與己利益不相干的打人事件而突然爆發,那麼在利益悠關的問題上更有可能走火。

  蚌埠退休工人多達7、8萬人,親友遍佈整個城市。這次蚌埠退休工人示威,如果軍警強行阻止,可能會有幾位本來已是風燭殘年的病弱老人因為憤怒和衝突而突然死亡,從而激怒整個城市,可能導致當局無法預測的可怕後果。

  蚌埠退休工人示威進入第三天。我以為今天的示威已接近尾聲,所以下午3點鍾我才去示威現場觀察,意外地發現蚌埠市交通樞紐――交通局一帶人山人海,約有5000個示威者和旁觀者。而在人群的中心,則是數百名頭戴鋼盔、手執盾牌的軍人,以及另外幾百個警察。軍警佔據了示威中心地帶,用人牆建立了一個陣地,人牆外與軍警對峙的就是人數多過他們十倍的示威者和圍觀者。

  據示威者稱,這僅僅是他們佔據的三個示威陣地之一,另外兩個示威陣地則在東邊的中山街路口和中榮街路口。他們還告訴我,全市各工廠、各單位的退休工人都已參加進來。

  示威者特別強調,這是一場退休工人忍無可忍、自發自願的示威活動。這不是一場由敵對勢力組織的、有預謀的抗議活動,沒有幕後策劃者。

  大約3點半左右,軍警利用示威老人行動不便、彼此缺乏聯絡呼應的弱點,突然出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走了一位正在散發傳單的示威者,軍警們跑步將他抬到戒嚴中心的救護車中,當一些示威者省悟過來,試圖營救時,被軍警盾牌擋住,救護車則在掩護下迅速開走。

  這時示威者開始激動起來,大聲議論,氣氛變的緊張。我當時十分擔心爆發衝突,便擠進人叢近距離觀察,由於我懷堜窱菻臚l,一名警官便警告我說,他們即將使用武力強行清場,混亂中可能殃及無辜,尤其是小孩子可能被人群擁擠踐踏。我祇好離開人叢,到附近高處觀察。

  我估計,在指揮室堻q過多台攝像鏡頭密切關注現場動態的地方黨政軍官員,也感覺到了現場隨時可能爆發嚴重衝突的緊張氣氛,所以最終下令軍警撤退,以避免事態激化。

  當軍警終於乘軍車撤退向朝陽淮河大橋的時候,示威者發出勝利的歡呼聲。狼狽不堪的軍人們擔心受到攻擊,慌忙舉起盾牌屏護。其實人群祇是以嘲笑的方式歡送他們。

  我以為示威活動今天就會結束,但是許多示威者告訴我,不達目的,他們決不會罷休。看來示威活動可能繼續進行下去。而且由於沒有組織者,抓捕幾個人顯然無法阻止示威活動。由於當局拒絕談判,我擔心事態有可能自明天起轉向惡化。

  中共各級政權,向來不承認民眾的遊行示威權利,根本沒有通過談判解決紛爭的基本概念,所以一旦面臨民眾示威,就手足無措。而民眾平時逆來順受,一旦反抗起來,也很難掌握分寸。進行談判的另一個困難則是由於中共一向堅決鎮壓各種形式的民間組織,所以當局即便需要,也找不到可以代表大家的談判對手,無法達成對雙方都有約束力的協議。

  高壓政治總有崩潰的時候。現在已經到了中共各級政府轉變思路,現實面對社會矛盾,嘗試通過民主協商,從而解決各種問題的時候了。我倒是很樂意站在第三方立場,主持談判。我相信我有能力調解這場紛爭,但是冥頑不靈的當局,怎麼可能願意放下威權,嘗試平等談判的解決辦法呢?

  我家人這幾天都緊緊地跟著我,他們非常擔心我捲入其中,他們更擔心我會成為替罪羊,因為二十年來我一直是當局的政治迫害對象,一直受到嚴密監控。但是我向家人堅持說,無論有什麼危險,我都不能放棄自己的良知,不能放棄最起碼的做人責任,我起碼應該向世界提供一份客觀的報道。

  25日清晨,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叫醒,蚌埠市公安局政保支隊宣佈對我傳喚,勒令我半小時之內到達他們的辦公室接受審訊。我憤怒地拒絕了。但是對方卻嚴厲地警告說,我必須去,否則他們將會開警車對我採取強制措施。看看仍在熟睡中的一歲多的女兒,我確實擔心那些粗魯的傢夥會嚇壞她。最後我祇有妥協,擦了把臉,連鬍子都沒刮,早餐都沒吃,就去接受審訊。

  審訊員指控我接連寫了三篇關於工人示威情況的紀實報道,把蚌埠市的情況捅到了外界,尤其是捅到了國際媒體,造成了惡劣的影響。我爭辯說我的的報道符合實際情況,做為公民,我也有責任報道這些情況。

  但是對方十分嚴厲地說,過去一年多塈琱w經寫了100多篇反動文章,若按照幾年前的標準,早就該給我治罪了。但是他們一直很寬容。現在我已經涉入最敏感的領域,必須立刻止步,停止繼續報道。而且為了淡化我造成的影響,我不能再就此次示威活動接受境外記者採訪,否則他們就會立刻採取控制行動。

  我意識到危險已經降臨,為了以後還能繼續我的活動,我必須有所妥協,否則就會再次失去自由。

  走出公安局大門以後,我徒步穿越示威者曾經佔據的整個區域,發現局勢已經平定,交通已經恢復正常。但是在關鍵路口,仍有示威者站在路邊。而在附近區域,則有大隊軍警集結待命,尤其是部署在科學宮廣場的警察隊伍,恐怕有上千人。整個示威區域的軍警,可能達數千人。

  途中我仔細閱讀了蚌埠市公安局到處張貼的布告,發現當局為這次工人示威的定性是「集會示威」,但是沒有強調這是「非法活動」,祇是聲明,如果「集會示威者堵塞交通,圍攻黨政機關,則違犯了【治安管理條例】,會受到治安處罰。」這表明,當局已經從傳統立場上後退了一大步,默認了民眾的集會示威權利,默許了這次工人示威的合法性。這一點意義重大,為以後民眾合法集會示威預留了合法存在的空間。而在過去的55年堙A幾乎任何抗議政府當局的集會示威都被當局視為「違法犯罪行為」。

  26年前,安徽鳳陽農民的農業大包乾嘗試,開闢了中國農村經濟改革的道路,從那以後,大部分在毛澤東時代長期饑寒交迫的農民,開始有飽飯吃了。

  而這次蚌埠退休工人的示威運動,意義也不可低估。蚌埠當局沒有像萬州當局那樣輕率地使用暴力強行鎮壓,而是十分謹慎地審時度勢,一方面答應儘快解決工人提出的問題,釜底抽薪;另一方面盡力調整城市交通,使整個城市的居民生活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最後,堅持不採取硬打硬衝的戰略,堅決避免流血慘案激起更大的動蕩。

  當局這種清醒理智的應對方式,最終化解了一場迫在眉睫的危機。反過來,如果對示威的老人們硬打硬推,局面失去控制,有幾個老人猝然死亡,那就會如同火上澆油,工人們也會被逼的失去平靜心態,家屬子女會抬屍遊行,整個城市的市民和學生都可能會捲入,局面就可能完全失去控制。

  所以對待民眾的集會示威,「蚌埠模式」是各地當局在當前錯綜複雜、危機交織的形勢下的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即首先要默認民眾的集會示威權利,其次要積極疏導,避免使用暴力。最重要的是,當局應該明白,集會示威是社會矛盾已經達到尖銳程度的必然反應。另一方面,集會示威也不是洪水猛獸,並不可怕,祇要從容應對,別說幾千退休工人示威,就是幾萬工人示威,天也不會塌下來。近年香港多次爆發數十萬人遊行示威,也沒有什麼,第二天人們還是照常生活。

 

第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