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怕老鼠小鞋穿」說起


        江蘇)

 

貓和老鼠是一對天敵,貓抓老鼠是本職工作,貓不抓老鼠就是失職,最起碼是不講職業道德,這與狗拿耗子是有本質區別的。

走私、販毒、造假、騙稅、行賄的人就是一些啃國家柱石、挖政府牆角的社會老鼠,他們在陽光的背後幹著違法亂紀毀我長城的勾當。「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是因為老鼠不僅到處挖牆打洞,還傳播疾病和病毒,誰也不願意每天吃飯睡覺的時候都有老鼠陪伴著。如今,捉拿和消滅這些社會老鼠已經有了法制的前提,打一句形象的比喻,政府官員和執法者就是戰鬥在滅鼠第一線的尖銳無比的「貓」,違法犯罪分子一見到政府官員和執法者,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聞風喪膽。我想,從修辭學的角度上來看,這個比喻應該是恰當的。

然而,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這個比喻在今天卻站不住腳了。

不知從哪一天起,貓不僅不捉老鼠,還跟老鼠一起喝酒了,老鼠摟著貓先是眉來眼去,接著猜拳行令推杯盞,成了鐵哥們。時間一長,貓見了老鼠居然像從前老鼠見了貓一樣,心埵麻I發虛。貓的命運控制在老鼠的手堣F,貓對老鼠言聽計從,做了老鼠的孫子,一旦老鼠不高興了,貓就得小心謹慎,生怕貓給自己小鞋穿。這個看似天方夜譚的神話故事就發生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前不久,前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藍甫在監獄媢儮q視記者說:賴昌星這個人在廈門大家都是知道的,得罪不起。

藍甫在主席臺上肯定說過許多假話,但這句話是真話,這句真話的背後就是藍甫怕賴昌星,怕賴昌星一不高興給自己小鞋穿,藍甫歸賴昌星領導。賴昌星究竟是何方神聖?如果要給他建立一份檔案的話,檔案堸O載著他最重要的經歷是:小學三年級文化,農民出身,嫌幹農活太苦,先拾破爛後偷渡香港,最後成長為中國建國以來最大的走私集團首犯,現已經查明的走私金額是800多億,其實際金額要遠遠大於這一數字。就是這樣一個挖政府牆角的不折不扣的「碩鼠」居然將政府市長握在手掌心像握著一粒瓜子,隨時可以將它捏得粉碎。這個大老鼠本是社會公害,是政府天敵,是藍副市長打擊和嚴懲的對象,而藍甫這只貓不僅不捕鼠,還怕賴昌星這只碩鼠。

貓的力量比老鼠要大得多,再狡猾的老鼠也是不敢冒犯貓的,那麼藍甫怎麼又怕起賴昌星了呢?翻閱相關材料,才知道,賴昌星第一次見到藍甫的時候,就用皮箱裝了一百萬元,為藍甫的一個情婦買了一幢別墅一輛豪華轎車供他們淫樂,連裝修一起花了兩百多萬,又為這個情婦在香港買了一套複式豪宅,花458萬港幣,在一個情婦身上就花六七百萬,而藍副市長有五六個情婦,每個情婦都要成百萬上千萬地花進去。如果把藍甫和賴昌星比作是貓鼠關係的話,天下哪有這麼好的老鼠,天下即使最麻木的貓也會在成堆成捆的票子前被送錢的老鼠感動的。問題在於,老鼠也不會把錢白扔進貓嘴堛滿A貓拿了老鼠的好處就要為老鼠辦實事,一次五萬噸走私油被扣,藍甫幾個電話就搞定了。

貓是主人養來捕鼠的,貓不捕鼠還和鼠相互勾結坑害主人,當屬罪在不赦。老鼠正是抓住貓的這一軟肋而控制貓的,藍甫怕賴昌星倒不是怕被揍個鼻青臉腫,實際上還是他內心堛漕葩c害怕正義、罪孽害怕公理,因為藍甫知道自己作為一隻貓已經墮落成為老鼠安插在主人家堛滲S務,為老鼠通風報信,和老鼠聯合起來挖主人的牆角。這樣的貓對主人家房子的破壞性比老鼠還大,罪孽更加深重,沒有這些貓的媕野~合,老鼠是決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在主人的屋媞いg地挖牆打洞的。藍甫嘴上怕賴昌星,內心堿O不敢面對自己的良知。

類似於藍甫這樣蛻化變質的貓不是一隻,而是一群,福建公安廳副廳長莊如順就是另一隻貓,還有海關的貓、市委的貓、軍方的貓,甚至連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也充當了貓,這麼多自上而下的貓其實都怕賴昌星這只老鼠,都怕他給自己小鞋穿,只不過藍甫說出來了,他們沒說。要不然,為什麼在抓捕賴昌星的時候,有那麼多貓給賴昌星通風報信而讓他逃之夭夭呢?他們放棄責任、泯滅良知、背叛主人、吃堨階~,不僅給主人造成了巨大損失,還讓自己淪為人格分裂、鮮廉寡恥的「金錢奴隸」,甘心過一種鼠竊狗偷的罪惡的日子。

還有胡長青、成克傑之流,無一不是與老鼠們狼狽為奸的貓,胡長青為什麼擅自召集銀行行長開會,強令銀行給周雪華貸款,就是因為周雪華不僅安排胡長青嫖娼,還用直升飛機將胡長青迷戀的妓女從珠海空運來南昌讓胡副省長嫖宿,接受過周雪華的賄賂就有280多萬。有了這些事實鋪墊,30來歲的小青年周雪華是完全可以隨時給胡長青小鞋穿的,甚至控制住了他的政治前途與命運。

貓怕老鼠給自己小鞋穿是悲哀的,而更悲哀的應該是主人,主人養貓捕鼠不成,反而養了一些內外勾結的內奸,所以政府對這些腐化的變質的貓們嚴懲不殆,足見主人已經忍無可忍。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能只靠殺貓來平民憤,我們更應該反省為什麼貓會墮落得如此絕情?有人說,外國也有貓跟老鼠合作的事情,但我們應該從統計學的角度來分析一下,我們為什麼有成群結隊的貓墮落,它們足以動搖我們的房屋的根基,這與法制國家少數貓跟老鼠勾結有著量和質上的雙重區別,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我們很清楚,如果貓和老鼠勾結風險不大的話,還會有人接著幹。人都有不勞而獲的惰性,如果我們能夠無風險或低風險地享受腐敗的話,誰都會願意腐敗的。社會的公平性就是要體現出勞動獲得生存的根本原則,因此,要從分配上消滅不公平,從制度上根絕「國家的權力部門化,部門的權力個人化,個人的權力金錢化」,從法律上和監督機制上提高腐敗的成本和代價,這樣才有可能使貓們不敢輕易跟老鼠合作,更不敢輕易背叛主人。

貓不是生來就有叛徒的性格,貓的墮落與主人房子的結構有很大關係,如果房子很牢固,老鼠就不容易鑽進來,貓就會失去與鼠合作的機會,我以為,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殺貓,而是要研究房子本身的問題。如果房子的圖紙科學合理,結構牢固,根基扎實,這樣就既堵住了老鼠,也拯救了貓,貓怕老鼠給自己小鞋穿的荒誕的事情從源頭上就失去了可能性。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