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綠色納粹是否正在興起

其危及臺灣民主與安全

趨勢值得警惕


曉 峰

 

  臺灣三二○選舉落幕,雖然綠色以微弱多數領先、藍色堅持阿扁勝選不具公正性和合法性,但民進黨畢竟成了今日臺灣的執政黨,展望未來四年的民主發展、經濟飛躍、族群融合,實在應該是當政者首屈一指的任務。然而遺憾的是,今日臺灣朝野藍綠雙方繼續壁壘分明,當政者不但沒有作出任何撫平族群撕裂的任何努力,甚至繼續在臺灣的傷口上撒鹽,挑動更大的藍綠矛盾、族群對抗,大有誓把所謂非我族類的「外省人」趕入大海、推向對岸中共國之勢。對此,也許有人不願苟同,但當你翻開臺灣的主流報紙、打開臺灣的親綠電視節目時,諸如「臺灣是本土人的臺灣」之類的血統論就會赫然躍入眼簾,總讓人覺得臺灣社會好像什麼地方出了點問題。

  六月下旬,東森電視台周玉寇主持的新聞評論節目突然移師高雄,展現在人們眼前的竟然是南部上千「本土」民眾參與的批判、鬥爭泛藍的場面。那同仇敵愾、千夫所指的火爆氣氛,加上節目主持人歇斯底里般的「臺灣高峰會,加油!加油!加油!」的吼叫,讓人回到了五○年代中共攫取政權後鬥爭地主的紅色恐怖,回到了三十年代希特勒上台之初納粹黨徒排斥一切非日爾曼民族的瘋狂。

  也是在同一時間,無獨有偶的是,阿扁政府派出的華視總經理走馬上任了。她首先宣佈的是,要炒掉「過氣」了的具有泛藍色彩的名主播和名藝人。作為民進黨的宣傳主管堅持掃蕩藍色言論似乎無可非議,但如果再看到曾經作為泛藍喉舌的中國廣播電台被拒發執照、被要求交出播音頻道,看到作為國民黨歷史遺產的中央社不失時宜地宣佈該社新聞將不具顏色,人們不可避免地就會聯想到臺灣的新聞自由正在受到綠色管制,聯想到中共極權式的新聞導向正在侵蝕臺灣民主社會,甚至聯想到臺灣的極端台獨派是否正打著國族主義的招牌走上綠色納粹之路。

  本人歷來不反對臺灣獨立於極權專制的中共法西斯國,為了維護臺灣的民主自由體制,本人甚至支持挑戰中共武嚇、以實力對抗維持台海和平穩定並間接鼓勵和支援大陸民眾的抗共鬥爭。但如今,民進黨當局選後更加變本加厲的的藍、綠劃線,卻正好滿足了中共戰爭狂人的企圖。人們看到,就在臺灣族群撕裂、藍綠矛盾被繼續擴大的同時,中共也在加緊打擊綠色台商和綠色藝人;這堙A民進黨和共產惡魔在挑動和製造藍、綠對立方面,竟然會如此奇妙地、不約而同地殊途同歸了。

  中共挑動藍、綠對立是不言自明的,因為讓臺灣族群撕裂形成對立陣營、加劇臺灣社會混亂、對中共乘亂攻佔臺灣有利。眾所周知,共產軍之所以五十年不能越過台海中線一步,是因為美國的干預、大陸民眾隨時可能伺機而起和中華民國國軍的強大戰力。今天,如果臺灣因人為製造出來的族群對立引發騷亂,早就潛入臺灣本土的幾十萬共特就會伺機展開「斬首行動」;而且,一旦民進黨政府的首腦和宣傳機器被共特控制,早就蠢蠢欲動的、在大陸江西、廣東、福建待命的共軍空降部隊就會在一、兩個小時內出現在台北總統府前。屆時,面對突然出現的、宣佈投降北京的臺灣偽政府,也會令美國人的干預束手無策。

  另一方面,藍綠之爭和族群撕裂也將使作為臺灣抗共主力的國軍失去為誰而戰的總目標。民進黨當局不要忘了,國軍將領大多數是國民黨時代的黃浦、陸軍官校、政治大學培養出來的、有著明確保衛中華民國信念的一代精英,長期人為地以「本省」族群排斥「外省」族群,勢必使許多國軍將領心寒;而待到國家需要軍人效命之時,搞不清為綠而戰還是為藍而戰的國軍將士,祇要稍有疏怠,臺灣危矣!

  更重要的是,忽略中國大陸民眾躍躍欲試、伺機而起的抗共怒潮是民進黨政治家的最大短見。他們以為,祇要不刺激中共,祇要用「本土」說詞撇清臺灣同中國民主運動的關係,祇要放棄反攻大陸的訴求,就可以求得臺灣自保了。然而,中共惡魔本性是從來都不會改變的,他不會因為你不與它鬥它就不想吃掉你;陳水扁多次向中共搖橄欖枝,實在是一廂情願地自作多情,共產狂人不但現在不會回應、而且將來也不會回應阿扁的「善意」。相反,極端台獨派頑固的「本土」情結,卻為中共煽動民族主義仇恨提供了最好的把柄;它使中共五十年來積累的好戰狂人得以凝聚,使溫和的、同情並認同臺灣民主的大陸民情遙望綠色納粹的抬頭而卻步。如是,台海真的不可避免開戰的話,不但民進黨會失去大陸民意對中共戰爭狂人的牽制,而且也會令整日價擔心政權「穩定」、高唱「穩定高於一切」的中南海共頭無所顧忌地走向戰爭瘋狂。

  綜上所述,臺灣的發展確實令人擔憂。如果說,綠色納粹的興起僅祇是傷害了所有所謂「外省」族群利益的話,那麼由某些政客煽動起來的所謂「本土」化島族主義浪潮,實在是整個臺灣民主自由社會和所有臺灣人的致命所在。為臺灣前途計,建議那些還在歇斯底里地煽動族群撕裂的政治家和媒體人三思。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