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由顧順章談到江澤民


江澤民的愚蠢和暴戾將導致中共黨國的滅亡

加拿大 辛 明

 

開場白

  中國共產黨早期地下活動的主要負責人顧順章(1904-1935)極富組織活動能力,同時卻又特別好出風頭。在1931年那種「白色恐怖」的年代,他一時起興,居然在武漢的大廳廣眾中公然表演魔術,結果被投靠國民黨的叛徒認出而遭逮捕。被捕之後,他投敵叛變,出賣黨組織,給共產黨造成了極大的損失,最後也給自己招來滅族之禍?周恩來親自組織暗殺隊,把他一家老小連同傭人客人一起斬盡殺絕。但是,「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和江澤民相比,顧順章祇能甘拜下風。如果說江澤民是中共歷史上最熱衷於自我表現的領導人,筆者認為一點也不過分。

城管」們……

  江澤民抓住一切機會表現他的博學多才:唱歌、唱戲、拉二胡、彈鋼琴、彈吉它、指揮合唱、題詞、賦詩。他還不管場合四處賣弄他的雕蟲小技:在夏威夷彈夏威夷吉它、在意大利唱《我的太陽》、在美國背《獨立宣言》、在智利用西班牙語演講、接見臺灣客人的時候唱中華民國國歌……他也許以為,這樣就可以證明他比毛澤東和鄧小平更有才華,作為第三代核心,他是當之無愧的。

  江澤民這些風情畢露、有損國家尊嚴的表演引起了全國人民的噁心,給他帶來了「戲子」的綽號,卻又無法掩飾他作為黨國領導人的愚蠢和暴戾。法輪功建立的「全球審江大聯盟」給江澤民列舉了十大罪狀:賣國、獨裁、謊言、封鎖網路、敗壞道德、壓制信仰、鎮壓六四、踐踏人權、群體滅絕、強立惡法。作為地下工作者,顧順章愚蠢地亂出風頭最終導致了其家族的滅亡。作為中共黨國的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出出風頭也許不會有滅族之禍,但是他的愚蠢和暴戾卻可能導致中共黨國的滅亡。

  孔雀在張開美麗的尾屏的同時,也露出了醜陋的屁眼。江澤民在風頭出盡的同時,也露出了無盡的蠢態:在西班牙王后面前梳頭、在公共場所摳鼻屎、坐在主席台正中打磕睡……我們不妨把這些事情都當作他的個人小節,它們不至於影響黨國的存亡和安危。但是,他所做的兩件大蠢事卻很可能把黨國徹底斷送。

 

一、鎮壓法輪功

  江澤民做的第一件大蠢事是野蠻鎮壓法輪功。法輪功本來祇是一個小小的氣功流派,其創始人李洪志1992年在北京第一次講座的時候祇有兩百多人到場。是共產黨的高級幹部把它捧起來的。早期的空氣動力學家、晚期的社會活動家、科技「元帥」錢學森是氣功的熱心推廣者。他給氣功戴上了人體科學和邊緣科學的光環。國家体委主任伍紹祖直接而明確地大力支持法輪功。李洪志在1993年獲得了「邊緣科學進步獎」、被評為「最受歡迎的氣功師」、他的《轉法輪》被評為1996年「全國十大暢銷書」。就這樣,到1999年,法輪功的出版物就號稱他們有一億修練者了,這幾乎是當時中國共產黨黨員人數的一倍!

  直到這時,中國共產黨才入夢初醒。它是搞農民起義起家的。歷史上農民起義領袖總是利用宗教活動發動群眾,建立組織。對這種情況,共產黨了如指掌。太平道領導了黃巾起義,白蓮教掀起了白蓮教起義,拜上帝教發動了太平天國起義,這些農民起義都動搖了封建王朝的統治。中國共產黨豈能聽任法輪功坐大,成為動搖其搖搖欲墜的統治的龐大勢力!於是,它開始調動黨的喉舌對法輪功進行歧視宣傳。對於這種歧視宣傳,法輪功組織及其修練者則進行和平理性的聚眾練功表示抗議。1999年4月25日,一萬至一萬五千名法輪功修練者包圍中南海,在中南海圍牆外練功和靜坐,而且黨國的公安機關在事先居然毫無覺察。這充分說明法輪功比共產黨還耳聰目明!於是,在極度驚恐之中,江澤民悍然宣佈法輪功為邪教,並成立610辦公室,對法輪功展開了瘋狂地鎮壓。

  法輪功本來祇是一個健體強身、勸人向善、沒有政治訴求的氣功團體和精神運動。江澤民貿然把它定為邪教,廣大法輪功修練者豈能心服!他們由此反而抱成了一團,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當成精神領袖,把《轉法輪》當作經典,把練功站當作基層組織,以法輪大法作為法規,以真善忍作為信條,與黨國政權展開了自黨國成立以來最為頑強的抗爭。這樣,宗教的三要素(教宗?李洪志、經典?《轉法輪》和基層教會?練功站)都齊備了,法輪功真的變成了宗教。法輪功修練者對法輪功的熱愛也自然而然地轉化成了信仰。當初,江澤民放出狠話:抓到法輪功就照死堨插A打死了算自殺(?)。但是,對於虔誠地信仰法輪功的法輪功修練者,你就是把他們「照死堨插A打死了算自殺」,他們也會前仆後繼地和你對著幹抗到底。當年,中國共產黨員在共產主義信仰的支持下,不也是這樣寧死不屈地和國民黨政府一直鬥爭到了「最後勝利」嗎!

  江澤民曾信心十足地發出狂言: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血腥鎮壓以來,中共儈子手已經活活打死了上千名法輪功修煉者,還把無數法輪功修煉者打成了終身殘廢。但是,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由中國走向了世界。他們成立了「全球審江大聯盟」,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西班牙、澳大利亞、新西蘭、香港、臺灣等等十幾個國家或地區把他和中共的四十多名高官,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等罪名告上了法庭。江澤民的愚蠢暴行使中共黨國政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現在,黨國政府騎虎難下、欲罷不能。最近居然黔驢技窮、赤膊上陣,在南非導演了槍擊法輪功修煉者的謀殺未遂事件。

 

二、拘禁蔣彥永

  法輪功的頑強抗爭表明:中國人民已經再也不是任憑中國共產黨和它的最高領導人隨意驅使和宰殺的羔羊了。「吃一塹、長一智」,如果江澤民具有從失敗中學習的起碼能力,他就應該吸取教訓,不再蠻幹。但是,一黨專制的政治體制和不受限制的個人權力,使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永遠過高地估計自己的力量,過低地看待人民的反抗能力。他們不可能從過去的失敗中吸取教訓。在面臨重大危機的關頭,他們會在手忙腳亂中失去冷靜分析的能力,仍舊採用他們慣用的簡單粗暴的方法,進行蠻橫的鎮壓。對蔣彥永醫生的拘禁就是江澤民在繼輕率下令鎮壓法輪功之後所犯的又一個極其愚蠢的錯誤。

  2003年初,薩斯肆虐中華大地,中共黨國為了開好人大、政協兩會,「穩定壓倒一切」,對薩斯疫情隱而不報。江澤民的前私人御醫、當時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在新聞發佈會上代表政府「負責任地」對國際社會說謊。公安部幹警在民間大肆抓捕轉播薩斯疫情的「造謠者」。薩斯在春運期間迅速蔓延全國,並傳播到香港、臺灣、加拿大、菲律賓、新加波、東南亞各國等30多個國家。醫生的良知使蔣彥永醫生坐立不安,他分別投書中央台和鳳凰台,卻如石沈大海、渺無音訊。為了挽救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生命,蔣彥永醫生不顧個人安危,毅然投書國外,使中共黨國無法再繼續隱瞞薩斯疫情,不得不全面展開對薩斯的全國性防治,使薩斯在全國和全球終於得到了控制,挽回了中華民族的聲譽。國際輿論界把他稱為「中國的良心」,《時代》週刊把他選為2003年度風雲人物。

  今年2月24日,蔣彥永醫生再接再厲,又根據自己在1989年「六四」期間的親身經歷上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及副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及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委員、國務院總理及副總理,要求為「六四」正名,喊出了全中國人民壓在心頭十五年的心聲。《黃花崗》雜誌以特稿形式用《浸著血淚的上書》為題首發了蔣彥永醫生的上書,使蔣醫生再度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國際輿論界把他視為公理和正義的化身。對這樣一個聖徒似的人物,中國共產黨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但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卻沒有人敢對他下毒手。

  但是,在「六四」十五週年前夕,江澤民終於按捺不住了。6月1日,蔣彥永醫生去美國使館辦理赴美探親簽證,途中遭到黨國政府的綁架和拘禁。知情人說:享受軍級待遇的蔣彥永醫生必須由軍委主席江澤民下令才可以拘禁。所以我們有理由斷言,此事應和其他民運人士一樣,祇是遭受臨時拘禁,過了「六四」敏感期就會獲釋,沒想到卻一直關押至今(按﹕該文發表之前已經釋放)。中共當局一會兒說他「違反了軍紀」,一會兒說他「違反了黨紀」,已經對他「雙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說清楚問題)。還揚言「他什麼時候能夠出來取決於他和他的家人的態度」。在蔣醫生失去自由的這四十多天堙A中共當局以辦「學習班」為名對他洗腦,訊問他上書是如何傳出去的,並且就上書的一字一句對他反復盤問。還警告他,如果拒不改變對「六四」的看法、拒不「提高認識水平」,就會繼續被扣押。

  但是,真話英雄蔣彥永醫生在「文革」紅色恐怖期間遭受囚禁的時候都說真話,在薩斯肆虐的2003年都說真話,在「六四」發生的當時和隨後十五年堻˙*u話,難道現在就能被江澤民及其走卒壓出假話來!哪怕是泰山壓頂,蔣彥永醫生卻泰然處之。他不但拒絕向當局認錯,而且還以樂觀的態度安慰家人不要擔心,說他會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當前問題。他甚至幽默地叫家人給他留一塊他兒子45歲生日的生日蛋糕。晚上他還若無其事地懷著濃厚的興趣熬夜觀看「歐洲杯」足球賽。看來,無論江澤民非法拘禁蔣彥永醫生多麼久,都不可能壓垮中國人民的老英雄。江澤民現在陷入了放又不甘、關又無效的兩難困境。

  千萬不要簡單地認為這祇是蔣彥永醫生的個人抗爭。作為一個享有崇高國際聲譽的政治風雲人物,他的拘禁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重視。20名美國國會議員聯名致函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要求釋放蔣彥永。包括諾貝爾獎金獲得者在內的20多位國際知名學者也聯名寫信給胡錦濤要求釋放蔣彥永。海內外278人共同發起的全球聲援蔣彥永簽名的互聯網站已經開通,平均每四分鐘就有一個熱愛民主自由、向往公平正義的人簽名,簽名人數在迅速增長。蔣彥永醫生的崇高國際聲望和傲岸不屈的英雄氣概給江澤民所帶來的騎虎難下的尷尬局面將不下於法輪功修煉者的群體抗爭。

 

結束語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生命。」江澤民肯定將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並且使中共黨國獨裁政權陷入更加難以自拔的泥淖。哪怕江澤民比顧順章博學多才,又不用擔心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逮捕,他也不可能給中共黨國帶來繁榮興旺。顧順章的好出風頭祇不過導致了其家族的滅亡,好出風頭的江澤民卻可能要拖著整個中共黨國作他的陪葬。

 

附告編者和廣大讀者:

  最近網上出現兩篇署名辛明的文章:《「兩王專案」的真假與是非辨析》和《南非槍擊事件的幾個關鍵點》。這兩篇文章不是本辛明的作品,本辛明不敢掠美。本辛明鄭重建議該辛明發表作品時註明居住地,以免編者和廣大讀者將兩個辛明搞混。若該辛明與本辛明一樣也住在加拿大,本辛明今後將放棄這一筆名,改用真名葛陵元投稿。特此通告。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