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詩歌

反 掩 時 代 宣 言


組詩》選載

 

                                                                                  楊 春 光

 

致 裸 奔 者

和朱學淵先生的《論政治「裸奔」之意義》

 

我是裸奔者

我經常去清華和北大

甚至去過美國哈佛裸奔

現在我又深入農村、工廠和學校裸奔

我開始是以男體裸奔

後來我又和女性同伴裸奔

我雖然不喜歡別人揭露我的隱私

但我喜歡自己主動向別人暴露陰私

而且我坦白,我在藝術行為裸奔之前

我也是衣冠禽獸,我實在把自己包藏得太久了

 

想想我們的父輩和我們的同時代人

有誰不再重復被迫裸奔的歷史

從引蛇出洞到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

被誘出的一批批思想透明的裸奔者

全部被一網打盡

不僅被剝去了背心、褲衩

還要自己揭發個人的

不僅要蒙受無端的羞辱和肉體的折磨

還要秧及無辜的子女

不僅要破碎無數個愛情之夢

還要撕裂無數個美好的婚姻

成千上萬的人不是被槍殺

就是上吊、跳井或坐監而死

中華民族上演了多少裸神悲劇之歌

即使被平反了

也大都成了筋皮力盡的活裸屍

許多堅硬的反骨,不是成了一堆堆白骨

就是成了一堆堆活著的朽木

 

今天,我要自動長途裸奔自己

從內在思想到外在行為藝術

全體裸奔自己——

從我說真話開始就是裸奔

我的光明正大就是對陰謀詭計的裸奔

我的通體透明就是對黑暗骯髒的裸奔

生活中毫無理由再把靈魂隱藏

在網上奔馳,也毫無必要再去隱姓匿名

我寫每一個字,都要一撇一捺地全部裸奔起來

讓所有能有思想表達的東西和人類共同裸奔到底

祇要裸奔的人多了

裸奔者的安全係數也就增大了

地獄也就自動瓦解了

 

裸奔者

把我們的心腸掏出來纏在天上裸奔

把我們的腎臟掛在太陽上裸奔

我們的清白再不能包庇黑暗

我們的紅色再不能掩護腐敗

我們用我們的明槍抵擋一切暗箭

我們用我們的溫暖抗拒一切冬天的寒冷

讓卑劣在光明面前閉上死眼

讓正氣露出最後的笑容——

一旦我們裸奔者的最後衝刺成功

就是一切黑暗隧道的盡頭!

 

 

                    反飾時代宣言

                      ——致丁友星先生

 

我是從過去的大糞牆上也要粉刷

毛主席語錄牌的地方來的

追星逐臭的黑蒼蠅

而我現在是一條不啃腚也不吻腚的死蛆

因我已從死蛆脫變成了撲向光明的飛蛾

我寧可撲向自由之火而死

也不在醬缸文化堨芫e氣而活

更不會在廁所嵒x氣一生

 

因我已走向了反飾時代

所以我寧死不蛆!

 

向 瘋 子 致 敬

  

真正的說真話者

是瘋子

他們不管瘋到什麼程度

都大多是離不開兩種話語

一是性愛話語

二是政治話語

可見,這兩種話語是人類的最基本話語

 

瘋子把性愛話語,說得赤裸裸

有的還要脫光自己的內褲來現身說法

不僅以此為樂

還要滿大街張狂

他們同樣把政治話語說得毫無顧忌

有的演講、有的書寫大字報或在大地上狂草字幅

不僅口無遮攔

而且言若懸河

 

我以為這才是我們人類的原型

但我們人類的禁忌太多

才產生瘋子

沒有瘋子

就分辯不出我們誰是「正常人」

而所謂「正常人」

其實才是真正的「瘋子」

而真正的瘋子

才是真正的正常人……

 

 

   別

 

我是瘋狗

我伸著傾海的長舌

狂舔著這個社會所有裝逼的人

 

我是野獸

我張著傾天的大嘴

瘋咬著這個國家所有作威作福的雞巴

 

我在這個世界上如此到處亂竄

把所有粉飾太平的停屍房揭開看

我看見的死人不比活人少

因為我看見許多活人都成了行屍走肉

死了的和活著的祇有吃喝拉撒睡的簡單區別……

 

                           2004年2月10日於盤錦終極地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