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淮河兩岸

1.7億居民受污染損害


大陸     張 林

 

  淮河污染涉及中國七分之一人口,治理十年之後,效果已經暴露無遺!2004716日到20日,淮河支流沙潁河、洪河、渦河上游局部地區降下暴雨,沿途各地藏污閘門被迫打開,5億多噸高指標污水,形成150多公里長的污水帶,滿河暗黑,怪味熏人。綠藻類迅速繁殖,飄浮水面。污水團以每小時34公里速度緩慢推進,在蚌埠附近與沿河下泄污水匯合,總量達5.4億噸,長度增加到150多公里。「掃蕩」淮河中下游,創下淮河污染「歷史之最」。

  722日,污水前鋒接近洪澤湖。魚蝦等水生物急速奪命奔逃,一尺多長的魚跳到岸上逃生。污水的先頭淺黑帶亮,深沈中透出殺機;中間是黃綠色,表面水藻眼睜睜長出一層;最後是污濁的「大部隊」,滿河道浩浩蕩蕩走了近兩天。

  洪澤湖上死魚蝦的腥臭讓人窒息,一夜間傾家當産的漁家女抽泣不絕於耳,一個個負債累累的漢子絕望的神情如同木刻的面具。有6億元價值水産的盱眙縣,一夜間半數財産化為烏有。

  淮河是中國第三大河流,是中國第一個開始大規模治理污染的流域,由國務院牽頭,花費整整10年、六百億元投資。

  這些治理,如同共產黨的任何政策一樣,都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治表不治堙A治標不治本,把問題掩藏起來。沿淮各污染企業根據政府的治理政策,普遍採取囤積污水的治污辦法,這些污水就地大量下滲,進入地下,導致沿淮流域的地下水受到嚴重污染,毒害1.7億居民。這回借大雨之際集中排放,人們才能見到其兇惡面目。

  淮河污染已嚴重影響安徽、山東、河南1.7億多居民的生存。各級政府和環保專家進行多次普查,認定釀造、造紙、化工等工業污染源是淮河污染的罪魁,上游又是污染下游的禍首。今年上半年新華社記者偶正濤、蔡玉高在沿淮進行了為期3個月的採訪,結果發現擁有污水處理設施的特大型企業「蓮花味精」、「豐原生化」等數千家污染企業依然瞅空子直接向淮河流域河道排放污水,為了獲取「黑心利潤」,他們根本不使用污水處理設施。

  造成所有這些惡果的原因,人們一望而知,是政治腐敗!大家都知道各級政府部門都不是吃素的,都是見錢就貪就撈的,更不會放過這些高利潤的污染企業,找到一點藉口就要拼命勒索,裝滿腰包,而領導這些污染企業的紅色奸商們,自然就與貪官狼狽為奸,損害公眾利益,分享犯罪利潤。

  貪官們掩護污染企業,甚至是理直氣壯的!說什麼企業要生存、工人要吃飯,這個邏輯簡直就是強盜邏輯。因為依照這個道理,小偷也要吃飯,所以必須偷東西;強盜也要吃飯,所以必須搶東西;土匪也要吃飯,所以必須殺人放火。這一切人類公認的罪惡,在拿了紅包的共產黨人眼堙A都是合理的了!?都不用治罪了!?

  比如蚌埠豐原集團,長年累月以各種方式大量排污,附近居民深受其害。尤其是八媥籈齱A許多無遺傳病史的40多歲的壯年人死於肝癌,甚至兄妹夫妻相繼死於此病。據我本人親自調查,僅僅在過去幾年堙A八媥籈矕N有數十位壯年人死於此病,我曾經與他們的親屬商量打官司起訴豐原集團,他們都搖搖頭說,豐原集團的後台老闆是江澤民親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回良玉,誰能控告的了?哪家法院,哪個法官敢受理此案?

  然後他們拿出一大摞照片,都是血跡斑斑的人體頭部、面部受傷照片,男女老少都有,看起來十分恐怖,令我心驚肉跳。他們悲痛地告訴我,豐原集團勾結蚌埠官吏,強行拆遷村民住房,用以擴建污染企業。村民為了子孫後代少受毒害,能活下去,當然不從。豐原集團便召集數百個黑社會打手,一律穿上該公司保安制服,在數百位地方武裝軍警的掩護下,對守護祖居的村民大打出手,連80多歲的老太太都不放過,一樣打的頭破血流,滿地找牙。

  他們告訴我,這樁血案,他們到省堙B到北京上訪告狀無數次,腿都跑斷了,也沒人理睬,也沒有結果。所以他們現在根本不指望共產黨能給他們一個公道,祇能等著將來共產黨垮台了,他們才有可能討回公道,討還血債!

  我全家人也都深受豐原集團的污染之害。附近的土壤都被污染了,所以長出的蔬菜也都有毒,導致我們吃了容易生病,我經常擔心因此患上不治之症。豐原集團還經常排放有毒有害的廢氣,而且經常在夜間排放,那種糊醬油味很難聞,另一種臭味更難聞。碰到無風的日子,家堹鋮醺醺,家人坐立不安,還無處躲避,門外的臭味更濃,真是天昏地暗的紅色中國啊!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