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被遺忘的壯歌
 


一九三七年上海八百抗日壯士報導集錦

上官百成  集編

  上海是一個國際都市,中外視聽所繫,是亞洲的神經中樞,也是全國的文化重心,新聞事業十分發達,各國的報刊與通訊社,均有專設機構和專駐人員。滬戰發生後,戰況在報章,尤其是「八百壯士」奮奪“四行”事件,轟動全世界,從一般報道與輿論中,充分反映了人類的正義感,以及群眾的心聲。

  先君上官志標團副為有心人,這堿O他當年蒐集剪存的圖片與新聞片段,從瑣碎的敘述中,可以找出一貫的正義精神,由零零碎碎的小報導,則能拼湊成一個大事件――我們的神聖抗戰。

  事隔數十年,我們並不覺得陳舊;相反的,從這塈畯旼巨ㄓF大中華民族的怒吼,看到了英勇戰士的激烈戰鬥,嗅到了壯士先烈的血腥;更暴露出侵略者殘虐的嘴臉,及其最後悲慘的下場。

 

一、讚八百壯士

  抗日戰爭初起,當我軍在淞滬戰場達成戰略任務,從江灣——閘北陣地奉令轉進之際,負掩護任務的八十八師五二四團一個加強營——八百人,大軍西移後奮奪四行倉庫,在孤立的一角,與數十百倍的倭敵堅決抗戰,他們決心要為淞滬留一片乾淨土,為國家為民族流最後一滴血。

  四行倉庫乃是大陸、金城、中南、鹽業四銀行的信託倉庫,為一座五層樓鋼筋水泥的建築物。六樓為平台,是矗立蘇州河北岸的一幢大廈,淞滬戰役後期成為閘北軸心陣地守軍,第八十八師孫元良將軍的指揮部。

  在八年抗戰中,中華男兒創造了許多悲壯偉大的英勇事蹟.南口的羅團,寶山的姚營,一個是在雄關上拚命死守,等到了援軍,穩住了戰局;一個是在孤城內,斷了一切後援,絕了一切希望,不投降不逃跑,和彈丸大的寶山城共存亡。這是中國軍人的榮耀!這是中華民族的光輝!

  閘北的八百壯士,他們已盡了掩護大軍安全退卻的任務,而仍雄踞一角,孤軍奮鬥。他們知道最後必壯烈犧牲,但他們抱著必死的決心,要向敵人索血債,為國家爭國格。試想在大上海的一角,滿天火焰,在敵人重圍的一個孤立據點堙A八百壯士奮守著四行倉庫,全世界的人士,皆知道閘北業已失守,全中華民國的國民,皆知道閘北已成為焦土,但是大家也知道,在那媮椔たG著中華民國的國旗,還有中華民族的英勇男兒在忠心抗敵。因此全世界的人士都讚譽他們!欽佩他們!

 

二、火海中的八百孤軍

  ……在大上海保衛戰中,我軍因戰略關係,從閘北撤退了,但八十八師五二四團謝晉元團率領的八百壯士,卻於完成掩護任務後,奮守閘北最後陣地,決心要抗戰到底,直打到最後一槍一,一直到流完他們最後一滴血,作最壯烈的為國犧牲。

自十月二十七日清晨起,全上海的市民,在將近三個月抗戰的炮聲中,似乎平靜和麻痹了的心情,卻又被閘北撤退的消息和閘北的槍聲所激動了。在馬路上,在電車中,都可以看到市民們頹喪與懊惱的神色,其實這種小市民的感情是很脆弱的,在這種長期抗戰中,應知一個國家日趨艱巨,抗戰的怒潮也愈形澎湃才能夠應付這偉大的時代戰爭。廿七日下午,一般市民聽到八百壯士,還站在四行倉庫上作孤軍抗敵,寧死不投降的消息,每個人的心被感動得熱血沸騰。從廿七日晚上入夜起,每個市民的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湧到新閘路新閘橋去看大火,看我們英勇的八百孤軍與敵人作殊死戰。晚上,在新閘上激動的民眾,對著那蘇州河對岸,熊熊燃燒著的火焰,痛駡帝國主義的慘無人道和瘋狂的侵略行為。

  火像怒海一樣在閘北的區域內燃燒,火舌捲沒了我們的家,捲沒了我們的一切,從開封路起到麥根路蘇州路邊止,一婺籅曭漱鶡b蔓延燃燒著,照紅了半邊天角.佔據在蘇州河北岸四行倉庫中的我八百壯士,像在火海中奮鬭著。在大火中可以看見八百壯士們在四行倉庫六層屋頂上活動,阻擊敵人的進攻,他們非常鎮靜,憑窗固守,靜候敵軍,敵人非衝到有效的射程以內,他們決不射擊。敵人想用火攻來驅逐我忠勇守軍,然鋼筋水泥建築的四行倉庫,始終扔在熊熊怒焰的火海中屹立著。

  二十八日黎明時分,市民們沿著新閘路聚集著。全上海的市民,都在關心八百壯士的生死。下午二時以後,市民愈集愈多了,從蘇州河這面看過去,沿蘇州河北岸,在殘缺和餘燼未熄的碎瓦頹牆中,有三五敵軍和卡車在搜索著。敵人佔據在交通銀行倉庫和錢業倉庫的高樓上,對準四行倉庫採取包圍態勢,我守軍從新垃圾橋到四行倉庫前馬路上,到瑞大木行門口止,堆著很高的沙袋,在沙袋旁佈哨守衛,敵我相距祇有二三百步,敵軍也正在堆積沙袋,隱伏在沙袋下,不時向我軍開放一二槍。我守軍也伺候敵人抬起頭來,予以射擊。遙相對歭,互行射擊。

  八百壯士孤軍奮戰的精神,不僅感動了全上海市民,同時也感動了戌守在租借路口的英國兵,他們被這英勇的戰鬥場面所感動,而燃起熱烈的同情心.據說英兵曾在二十八日晨,買了百餘元麵包送給八百壯士,同時上海市各界,也都紛紛解囊購送各種食品。最令人興奮的是,從二十八日晨起,沿北京路到新閘路一帶的燒餅店,烤制很多燒餅去慰勞孤軍,雖然他們都是貧苦的小買賣,但為了「國仇家恨」,都慷慨輸

 

三、敵軍火攻四行

  敵對四行堅壘無可奈何,乃用火攻,對四行倉庫四周的房屋,澆滿引火之汽油,縱火燃燒,擬迫使孤軍退出,但四行倉庫為鋼筋水泥建築物,火勢雖猛卒不能侵入,徒使附近民房遭殃,沿北西藏路一帶的南北公益堙A華通坊,更新舞台,以及西面烏鎮路一帶民房,悉遭焚毀。火勢從二十八日上午八時,一直燒到深夜,猶未熄滅;二十九日晨尚有一部分在燃燒。曾有敵軍多名,冒險潛至四行倉庫附近,擬用汽油澆入該倉庫,但被守在一樓的上官團附發現,指示翁晉文黃漢卿等守軍予以射擊,當場擊斃敵軍十餘人,於是敵軍不敢再採此攻擊方式。

 

四、八百壯士殉國成仁的決心

  八百壯士受命奮奪四行倉庫最後陣地,早置生死於度外,抱定殉國成仁的決心。駐防蘇州河南岸租界內的英軍,數月來隔岸相望,經常揮手招呼,或互拋香煙食物,感情至為融洽,對八百壯士尤表同情,二十八如清晨,守衛新垃圾橋附近的英軍,曾派譯員向孤軍婉勸,希望放棄戰鬥退入租界,勿作無謂犧牲,孤軍感謝其好意,但毅然表示死守此大上海最後陣地的決心。

  為表示固守決心,孤軍們曾由謝晉元將軍帶領,各自書寫遺書,於二十八日由上官志標團附設法送出,交於在租界某地的聯絡機關,分別寄送,或致父母,或致妻兒,或致友好。

  某戰地記者,曾見四行倉庫八百壯士,都在胸前佩帶「決死」標誌,並見倉庫中存儲手榴彈迫炮彈甚多,這是守軍最有利的近戰資材,足與日寇長久相持。

 

五、恃我有以待之

  八百壯士奮守的四行倉庫,由謝晉元將軍,上官志標團附,楊瑞符營長等領導,日夜加強工事,已成銅牆鐵壁,孤軍們意態沈著,全然不懼敵人進攻,恃我有以待之。二十八日上午,敵機多架,飛臨四行倉庫上空,盤旋偵察,但經我屋頂防空火力猛射,倉皇遁去。地面敵軍經我多次打擊,已不敢隨便接近,僅自遠處盲目射擊,各樓玻璃窗被擊碎甚多。壯士們愛惜彈藥,為看清敵人蹤跡,絕不輕易射擊。

  八百壯士以必死的決心,憑恃堅強工事,不懼敵人來攻,恃我有以待之!

 

六、偉大的肉彈

  二十八日黎明時分,有敵軍二十餘人,在蘇州河畔打旗語,似為招致其部隊來攻,有一位在六樓守望的壯士見狀,立即全身縛滿手榴彈,突由六層樓平台,對準敵叢躍下,一個大肉彈轟然爆炸,煙屑飛揚中,二十餘敵兵化為泥灰肉醬,南岸群集的市民,鼓掌歡呼,但也為這個英勇的壯士悼念,其壯烈的犧牲精神,誠是驚天地而泣鬼神。

 

七、謝晉元與上官志標手刃敵兵

  市民們在蘇州河南岸目睹的另一件壯烈快事,是領導八百壯士奮守的謝晉元與上官志標,親手扼殺敵兵。

  有日兵二名,為選拔的敢死隊員,從交通銀行北邊,抬著梯子爬了上去,到二樓窗口,正想將一枚手榴彈投進去時,謝晉元將軍與上官志標團附正好在窗口附近,謝先上去,日兵持槍猛撲,上官跟上前,迅即一手挾住了槍,一手扼其喉,猛力一推,日兵懸空跌落,被自己攜帶的手榴彈炸成粉碎;跟著爬上來的第二名日兵驚駭失措,也被謝拔出手槍,予以擊斃;屋頂錢振華排長,黃漢卿,翁晉文壯士等,也紛紛擲下迫炮彈和手榴彈,後續的敵兵正好進抵倉庫的牆角,一時彈雨硝煙,血肉橫飛,來犯敵軍大部就殲,殘餘倉皇逃竄。目睹此精彩的戰鬥場面,不但群集蘇州河南岸的同胞鼓掌歡呼,英軍也為之感動,翹起大拇指叫『頂好』!

 

八、女童軍送旗壯舉

二十八日這天下午,四行倉庫屋頂上突然換上了一面巨幅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隨風飄揚,壯麗光耀,頓時四周插滿太陽旗,黯然無光.界內中外人 士,看見四行屋頂上招展的國旗,歡欣鼓舞之狀,莫可形容,人心興奮達於極點。記者採訪所得,這中間還夾雜著一個動人的故事。

先是,八百壯士進入四行倉庫後,密設在法租界某地的聯絡位置,負責人張柏亭將軍,曾與謝晉元將軍通電話,問明一切部署情形,及敵情概要後,最後問:「尚有什麼需要嗎」?謝說:「甚麼都不少,就是疏忽了準備大國旗,讓我們可以每天在屋頂上升旗!」

  事聞於市商會,當時上海各界不知道四行倉庫原為八十八師司令部,糧食、彈藥,一切用品均有充分準備。他們為八百壯士慷慨赴義的忠勇精神所感動,紛紛將食物用品,由上海市商會童子軍團團長葉春年,率領男女團員六人,準備冒險前往獻送。得到這個消息後,立即製備了一面大國旗,四十一號女童子軍楊惠敏小姐,自告奮勇,願意擔當獻送的任務,終於由她冒最大的危險,在黑暗的夜晚,把這面國旗交到八百壯士的手中,她的勇敢精神,實足與八百壯士同垂不朽。

  至於各界的捐輸慰勞,完全出諸對八百壯士的敬愛,但事實上並不需要,甚至在緊張的作戰行動中,反而形成困擾。據聞師長孫元良將軍,在滬西前線聽到各界對孤軍的熱愛非常感動,曾命張柏亭將軍轉達謝意,並正式致函上海地方協會,請杜月笙先生代為勸導各界人士,聲明捍衛國家乃軍人天職,盼多作精神鼓勵,勿流於物質浪費!

 

九、戰鬥最激烈的一天

  四行倉庫八百壯士的奮戰,敵軍在屢攻不逞之後,十月二十九日,發動猛烈的殊死戰,自朝至暮,連續四次進攻,似乎志在必得,結果仍遭我八百壯士無情的打擊。

  第一次清晨三時,第二次七時三十分,均祇有十餘人似乎是試探性的攻擊,沿牆邊潛進偷襲,我軍早已發覺,卻仍佯作不知,等到敵人已經接近倉庫時,立即踞高臨下,突然擲下手榴彈和迫擊炮彈,尤其迫炮彈,我們存量多,整箱的拋下去,威力極為猛烈,敵退避不及,死傷甚多。

  另在午後三時三十分稍過,清灰色的敵汽艇兩艘,艇尾掛太陽旗,每艘載敵兵百餘人,架機槍一挺,雜有攜照相機的記者多人,自黃浦江闖入蘇州河,向四行倉庫衝進,其時蘇州河南北兩側停靠民船甚多,水道奇窄,敵艇不能暢駛,叱令兩傍船戶避讓,不時舉槍恫嚇。迨經老閘橋近老垃圾堍,被兩岸及橋上守衛的英軍發覺,即令停航不准通過,英軍並進入防禦工事;準備開火;同時有敵機二架盤旋上空,似圖掩護敵軍登陸,當時形勢異常緊張,巡捕房派中西警部驅散路人,並在兩橋橋堍,佈設移動鐵絲網,禁止行人通過。但敵艇仍停於河中央,相持不去。約四時,英美法及萬國商團,工部局高級官員偕到達,向其交涉,僵持至五時許,敵艇始駛退。此舉似在試探租界當局態度,企圖利用水道,進擊四行孤軍。

  第三次是四時四十五分,敵軍從上海銀行堆棧進犯,八百壯士沈著應付,待其近時,底層射擊口有機關槍猛烈射擊,並窗口投下手榴彈迫炮彈,敵軍泰半傷斃。蘇州河畔遺屍四十餘具,由軍犬拖回,一犬被我擊斃。

  第四次是五時十分,未待其接近,即為我機槍擊退。結束了忙碌的一天。

 

十、八百壯士愈戰愈奮

  十月三十日,敵由虹口方面獲得補充,拂曉即向我四行守軍攻擊,國慶路敵架有小鋼炮陣地,不斷向四行後牆攻擊,同時福康源錢莊堆棧屋頂的敵機關槍,也向四行密集射擊。敵機數架,則在上空盤旋。

  八百壯士愈戰愈奮,對敵機的圍攻,已經毫不在意;倒是對伏地蛇行,意圖對四行倉庫四周,澆汽油的敵軍,不肯放過,一發現立用手榴彈投擲,予以殲滅。這天早晨,敵軍二次進擊,均未得逞。守軍沈著對待,直至敵軍進到有效射擊距離時,才集中火力猛烈還擊,敵軍一時逃避不及,紛紛中彈倒地,殘敵狼狽至交通銀行倉庫堆棧。記者目睹在交行與四行之間,敵遺屍數十具,迄十一時許,尚未拖走。

 

十一、軍民一條心

  八百壯士奮守四行,轟動了全上海也震驚了全世界。上海中外人士紛紛捐贈食品,在抗敵後援會,地方協會等處,慰勞品堆積如山,顯示在蔣委員長領導之下的對日抗戰,是名副其實的全民戰爭,前線和後方打成一片,軍隊和民眾結成一條心。但事實上,四行倉庫孤懸於蘇州河北岸,敵軍緊密圍攻,硝煙彈雨,不斷拼死戰鬥,唯一的交通路新垃圾橋,則由英軍駐守封鎖,有層層鐵絲網攔阻,這些慰勞品無法送到八百壯士手中。不免望而興歎!

  二十八日,有外籍婦女多人,大批食品欲由新垃圾橋至北西藏路,為英軍阻止。午後有一法僑婦人,竟因不能通過英軍防線,致與守軍發生齟齬,爭執良久,始怏怏離去。另有一法籍婦女,以汽車運載大量麵包,請托英軍設法轉送,並表示如有可能,將源源供給。又國民社記者,曾見一美籍婦女,向冠生園購買大批食品,聲言為慰勞八百壯士之用。

  連日來捐輸慰勞品的機關與個人,絡繹不絕,都是發乎自動,衷心的同情八百壯士,記者曾在抗敵後援會翻看記錄,計有:市民聯合會、人和醫院、華商證券交易所、公茂鹽棧、鴻福堜~民、仁濟醫院、協和洋行、大觀園浴室、五豐染廠、明星印刷所、三陽同仁、卡德路郵局同仁、公共租界中央捕房同仁、永大銀行、華美大藥房,江海關郵政同仁、潮州同鄉會、工部局巡捕醫院、上海煤氣公司、老介福綢緞局、中國煤業公司、內河航業聯合辦事處、上海跑馬總會、中國公共汽車公司、度量衡檢定所、彙司捕房、四明銀行同仁、信大麵粉廠、寶隆洋行、平民療養院、安樂紡織公司、新新公司、祥茂洋行、鴻興書局、沙利文糖果公司、金業職中、允中女學、愛國女學、商會職中……包括各行各業,還有很多私人名義,不能一一盡錄。

  最為感人的,是:虞洽卿路第八0難民收容所二四四人,絕食半天節省九元二角二分,廣東路第一0一收容所七一二人,絕食一天節省六十五元,愛文尼路東段、白克路、北京路、貴州路、牯嶺路、人安堙B河北路、長沙路一帶市民,
多數自動絕食一天,以節省一日費用,送交後方支援單位,轉致八百壯士,鼓勵殺敵,種種可感的事蹟,不勝盡述。

  但這是民心具體表現在一面,實際上八百壯士的奮守四行,祇是為了盡其捍衛國家,抵抗強暴的軍人天職,絕對沒有任何其他目的,倉庫內更是有糧有彈,有一切應用的物品,誠如謝晉元同志所說:「我等困守閘北四行倉庫……彈藥消耗不及十分之一;至於給養,雖堅守三年亦無絕糧之虞」。同胞的好心垂愛,八百壯士當然衷心感奮,但堆積如山的慰勞品,根本不需要也無法送達,至於金錢更是祇能心領。

部隊長孫元良將軍:當時指揮所部在滬西前線繼續作戰,聞知此種情形,在感動之餘,曾在十月三十日致函上海地方協會杜月笙先生,請其轉向各界致謝;並請各界以全國抗敵戰爭為重,多購買救國公債,或捐助現金作撫恤準備金。這一通歷史性的函件,內容是:

 

月笙先生大鑑:

近聞上海各界人士,慰勞本軍守備閘北之一團物品甚多,殊為感激,但物品不但輸送困難,不合需要,且堆積過多極易腐爛。抗戰為軍人天職,成功成仁原非殊達。請煩先生轉達各界,勿庸捐輸,如果盛意難卻,最好購買救國公債,或捐助現金,作全國抗敵犧牲官兵撫恤,以免浪費,而切實際。  

 孫元良 十月三十日

 

十二、精神的慰勞

  精神的慰勞,更較物質的捐輸為可貴!為表示對八百壯士的崇敬,致敬,慰問的電函,不一而足,舉其一二以見當年民心奮激的情狀。

  上海八十萬工人的致敬函:

  ……溯自八一三抗戰發動以來,我忠勇健兒在強寇猛烈炮火之下,以熱血頭顱誓死奮鬥,義旗所指,屢挫敵鋒,光榮偉大之戰績,已引起國際間無限之同情,與後方民眾熱血之欽敬,迺者苦戰二月半,卒因大場陣地被敵突破,不得不忍痛撤出閘北,乃貴團全體官兵,雖慮於烽火四起敵騎包圍之中,猶願灑最後一滴血,孤軍監守四行倉庫,向敵寇索取最後之代價,為我中華民族爭取偉大之人格,正義磅礴,實足以驚天地而泣鬼神,忠貞偉烈,堪與日月爭光輝,敝會敬掬血誠,代表全滬八十萬工人,向貴軍八百壯士致無上之敬意,深切之慰勉,臨書感涕,惟祈鑑納!上海市總工會敬啟

  青年救國服務團敬函:

  ……你們為著中華民族的生存,竟願灑最後一滴血,在淞滬國土上,留下光榮的痕跡,千千萬萬的同胞,將永遠懷念你們永垂不朽的精神與人格,因為這正是代表了中華民族不折不撓的靈魂,是一定堅實的挺立於全世界,今日的抗戰不但是爭取民族的解放,同時也是爭取民族的人格。我們相信你們現在正在為爭取民族的人格而戰,你們的流血你們的頭顱,都將寫成新中國的歷史,舖成民族解放的大道,你們是最偉大最艱苦的奠基者,千千萬萬的同胞,都噙著悲痛的眼淚,正挺起胸膛,邁向你們所開設的大道,中國的抗戰場上,有了你們成仁取義的偉大鬥士,中國決不會滅亡,中國的前途映現著光明,我們敢保證在鐵血堨╞h的土地,一定會在鐵血埵泵^!謹代表上海廣大的青年與同胞,向諸位致最熱烈最嚴肅的敬禮!

  四行倉庫的負責人之一錢新之先生,發表他對八百壯士奮守四行倉庫的感想。他說:

  我軍如此壯烈之行為,使我閘北抗日光榮戰史,格外生色!敝倉庫亦為之增輝不少,即因而毀滅此倉庫,絕無顧恤!且此次我忠勇將士之戰績,比較歷史上田橫部下之殉難者,更有價值!而區區倉庫,將來得以名垂不朽,更是萬幸!

 

十三、八百壯士的撤離四行倉庫

  八百壯士受命堅守四行最後陣地,抱定「與四行共存亡」的決心,沒有絲毫苟全的意念。但中外人士基於人道正義紛紛籲請撤離,有的直找守軍勸說,如鄰接的英國駐軍;有的在報章呼籲,譴責日軍的殘虐侵略;有的透過外交關係,直接向政府建言,兼任外交特派員的俞鴻鈞先生,成為主要的折衝著。

  但也有基於本身的利害原因,而切盼八百壯士撤離四行的,例如租界當局曾受到日軍威脅,限令在四十八小時內促使孤軍撤離,否則便要衝入租界,作包圍進攻。固然日軍並沒有真正採取行動,但租界當局為了政治上的困擾,仍然切望孤軍從速撤離;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四行倉庫對岸的圓形建築,即為上海煤氣公司的煤氣倉庫,如被流彈射中,即有引起爆炸,波及租界生命財產的危險,以安全為著想,期望戰火早告平息。

  國際婦女界更多向蔣夫人陳情,希望轉請 蔣委員長下令四行孤軍早日撤離;中華婦女同盟會也電蔣夫人,作同樣的呼籲,文曰:

  『南京蔣夫人鈞鑑:閘北孤軍死守不退,義勇之氣,動人心魄,請代表我婦女界,轉懇 委座,速即下令撤退,以保全八百壯士,儲為長期抵抗之用。 上海中華婦女運動同盟會叩』。

  統帥部終於在十月三十日,下令八百壯士撤離,但不是為偏窄的人道主義所動,而是因為他們已經完成賦予的任務,而作正常的軍事措施。當張柏亭將軍以電話傳達此項命令時,謝晉元將軍及上官志標團十分激動,聲淚俱下,他們未能貫徹奮鬥到底,殉國成仁的初衷為莫大遺憾!

 

十四、國際輿論的讚揚

  日軍所謂勝利安在?

  上海大美報二十八日社評略云:『華軍經七十六日的浴血抗戰後,閘北不可避免之撤退,終於實現矣。世界人士對華軍固守閘北之久,甚表驚訝!誠然,華軍威武不屈之持久力,與夫如火燒之愛國熱忱,吾人目睹一九三七年閘北華軍之英勇抗戰精神,於吾人腦海中永留深刻之印象。日軍之所謂勝利,實非真正之勝利,華軍作戰之奮勇,空前未有,永垂青史,而閘北八百壯士之固守,乃為世人所推崇』。

  歷史上最英勇之一頁?

  英國倫敦新聞記事報社論:『華軍在滬抵抗日軍攻擊之戰績,實為任何國家歷史上最英勇之一頁,上海華軍之忠勇抗戰,當可感動參加九國公約會議之諸代表』。

  日軍未達成作戰目的!

  倫敦泰晤士報社論:『日軍欲使上海華軍局部而有計劃的退卻,變為總崩潰,鹹感精疲力竭。日軍之最大與唯一目的,在摧毀中國陸軍,使之不復有堅強有效之戰鬥力。苟無以達此目的,則土地縱有所得,亦無多大關係,雖中國軍人大部分,現猶訓練不足,裝備未齊備,然日軍所認為華軍不能支持之陣地,竟至十週之久始行退卻。吾人於此,將見上海華軍之抵抗,將在中國各處發生精神上影響,不但是今日,將來亦是如此!』。

  增高人類品格

  倫敦泰晤士報載,一西人投書:『中國軍隊守衛上海七十六日之後,尚有死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孤軍,困於強敵,力持不屈,其英勇之氣,使人敬佩之至。其需求之物,僅如糖、鹽、光餅三物,俾可充饑持久,死而後已。為中華民族正光榮,為求中國領土主權之完整而戰,世界各國有識之士,鹹認此八百壯士為英雄;騷人墨客,樂工琴師,譜為吟詠弦歌;而執干戈以衛社稷之將士,則視為軍人之模範,四行儲蓄會倉庫八百壯士在焉。不在制勝其敵,而在增高人類之品格,使公理公道,終至伸而不屈,雖死猶為不虛,其英勇壯烈,永垂青史而不朽,使後世歌詠於無窮』。

  美國人的同情與景仰

  八百壯士的光榮戰績,譽滿中外,全世界的人士,莫不對孤軍以熱烈的同情和崇拜,尤其是美國人對於八百壯士,極為景仰,美國的國際無線電台,曾以「八百壯士死守閘北」為題,廣播一整天,音波遍及南北美洲。

 

年已85歲的老人親自拜訪黃花崗雜誌,對雜誌
主編回憶親身看到
過的八百壯士的英勇抗日故事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