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首頁

 

發揚王炳章精神

再造民運第二春


著名民運人士  王 策

 

  今天,在王炳章先生蒙難系獄二週年之際,《黃花崗》雜誌社向他頒發「黃花崗精神獎」,是一種非常有意義的活動,是對王炳章二十多年來從事中國民主運動的崇高精神的充分肯定。這一頒獎活動將使王炳章的精神得到應有的表彰,並將激勵我們所有從事中國民主運動的新老朋友們,在目前海外民運的無所作為中振作起來,走出低谷,再造民運第二春。

  什麼是黃花崗精神?依我的理解,這就是為在中國實現民主共和的偉大事業,敢於冒險犯難,奮進搏擊的精神;這就是屢仆屢起,永不言敗的精神;這就是殺身成仁,捨身取義的精神。自孫中山創立興中會和同盟會十年多年間,先後舉行過十多次起義均告失敗。1911 427日廣州起義,更是在明知要失敗的情況下而勇敢發難。林覺民等許多烈士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寫下絕命書,奔赴戰場。一役真是碧血橫飛,浩氣長存。孫中山說:「是役也,集各省之精英,與彼虜為最後之一搏,事雖不成,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轟轟烈烈之義舉已震全球,而國內革命之時勢實以之造成矣」。同年十月爆發的武昌起義,就是對此役的響應,使辛亥革命得以成功,黃花崗精神終於使滿清專制王朝轟然倒塌。

  王炳章的精神和黃花崗的精神是十分一致的。王炳章在1982年底宣佈棄醫從運,走孫中山民主救國的道路,創辦《中國之春》;1983年成立「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在海外首舉民運大旗,這就是他的冒險犯難,敢於為天下先的首創精神。1989年民聯發生「倒王風波」,王炳章被自己一手創立的組織罷免開除,儘管受此傷害與挫折,他依然是堅持民運,不屈不撓,先後參與籌組了中國民主黨,中國自由民主黨及中國民主正義黨(非今日之所謂中國民正義黨)等等,這表現了他屢仆屢起,永不言退的精神。1998年他更是闖關回國,組建反對黨,這表現了他為民主事業敢於置個人的安危生死於度外,深入虎穴,放手一搏的大無畏精神。可見王炳章精神也就是黃花崗精神。

  我想在座的許多老民聯的朋友,可能也都是在王炳章精神的感召下參加了中國民主運動的。我本人就是追隨王炳章走上民主運動之路的一個例子。我是1983年底出國來到西班牙的,聽我姐姐說有個中國留學生叫王炳章的,拿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發表聲明,發起民主運動。我得知後就非常激動。因在西班牙沒有這方面的資料,我托香港的朋友為我買了本《爭鳴》雜誌,上面有《中國之春》的廣告,我就同王炳章聯絡,加入中國民聯,建立了西班牙分部。85年我到美國留學,在洛杉磯和王炳章初次見面。王炳章是個非常健談的人,給人的感覺是很有信心和鼓動力,而且頭腦清醒,條理分明,具有領袖的魅力。可以說此次見面,結下了我們此後二十年在民運路上息息相關的情誼。

  在89年民聯的「倒王風波」中,我同絕大多數的民聯成員一樣,反對在未經調查、證據不足、不合程序地強行罷免王炳章的常委職務,為此我作為「保王派」而被中國民聯掃地出門,後來在去參加洛杉磯民聯四大時,被擋在門外,不准入場,甚為狼狽。民聯的倒王分裂使我對民主運動的信心受到很大的打擊,十分痛心,就想退出民運,從此不幹。我不像王炳章,他是屢仆屢起,永不言退,而我則是個隨時想退的人。記得90年在俄亥俄州的自民黨會議期間,我同林樵清說過,每參加一次會議總想下決心下次不來了,結果你勸一句,他叫一聲,下次還是身不由己的來了。

  說起來王炳章對我寄希望甚深,對我的一些文章也讚賞有加,在我屢屢思退的時候,都是他鼓勵我,堅持忍耐,再接再勵,使我能繼續在民主運動的道路上、步履蹣跚地一直走到今天。

  93年自民黨在康州舉行了三大,王炳章推薦由我出任主席,經不住大家的勸說,我答應出任,但由於我對民運內鬥深惡痛絕,所以提出的條件是我祇做一屆,在我任期內,大家不要內鬥,好讓我「完身而退」,想必當時在場的人還會記得我的話。自民黨在我任主席期間總算沒出現內鬥,並在95年達成和民聯陣合併,民運組織的聯合似乎出現了新的轉機。但遺憾的是,97年我出任民聯陣--自民黨主席之後,組織又再次生了分裂。我也深感自己無德無能,無力整合這一新的聯合體,使民運組織聯合的前景再遭挫折,有負大家對我的期望。

  98年初,炳章兄闖關回國,推動國內民運,這使我受到很大的鼓舞。這也符合我任民聯陣--自民黨主席競選諾言中提出的要將海外民運轉為國內民運的方向,再加上中國民主黨的籌備工作,正在國內展開,國內民運似有可為之勢,這使我終於在98年底步王炳章的後塵,毅然踏上返國之路,以期進行上書與組黨活動。回國後旋即被中共當局投入監獄,備嘗艱辛。

  想不到在我受三年煉獄之災出來不久,炳章兄竟遭中共綁架回國,被判以無期徒刑。想起炳章兄現在正身陷囹圄,倍受煎熬,真使我這個鐵窗過來人感同身受。

  我想我們這些十分平凡的,有血有肉的人,無意危害社會,也不想傷害什麼人,祇是為了中國人民的民主自由,為了子孫後代有更好的明天,而走上這條艱難曲折的道路,為此卻要容忍誣陷、冤屈、批鬥、羞辱、逮捕、監禁等等打擊磨難,而一路上尚能支撐過來,憑的是什麼?憑的就是一種「苟利民主,生死以之」的民主革命精神,也就是黃花崗精神。

  今天我們在這堿陘炳章頒發黃花崗精神獎,紀念他系獄兩週年,真使我感慨萬千。我想我們最好的紀念就是要使他開創的海外民主運動,重新整合出發,再造民運第二春。

         2004年06月23日於馬德

 

第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