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中共官價知多少


韓國豐

 

  眾所周知,在中共專制體制內買官賣官已經不是什麼新聞和秘密,官權市場化進程隨著腐敗的擴散漫延逐年加快.由於這種權錢交易盛行,人治代替法治,關係代替本事,物欲代替精神,一個本來就沒有什麼公平公正的社會,現在整體更加失去構成一個社會應有的起碼的平衡條件基礎.直接導致社會風氣下沈,道德倫喪,文化貶值,精神萎糜;直接導致中華民族自強不息,奮發向上的民族精神的喪失;直接導致國家和人民財產的嚴重損失.但很多人就不知中共官價為多少,怎麼個批發零售,怎麼個操作運轉.其實,中共官價與市場物價沒有什麼區別,有按官位級別高低論價,有按肥差瘦差論價,有按發達地區和不發達地區論價。

  先講按官位高低論價。省部級以上權大位高,官價肯定是個天文數字,但有些無法估價,比如江澤民把職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期間弄出一大批走私等大案要案的賈慶林推上全國政協主席大位,這種十分應該追究而又不但不究第一政治責任,反而促其官升三級──從北京直轄市委書記到中共政治局常委到政協主席。這一過程堶情A如果說沒有相當利害關係在起作用就肯定不符合邏輯。為什麼江不把發生大案要案相對少些的其他省市委書記提拔,而偏偏重用治理福建政治經濟一團糟的賈慶林,江再胡塗也不可能胡塗到此程度。江賈這種明目張膽的私人利益交易,可想而知當中隱藏著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也許今後歷史會復原江賈交易真相大白於天下。一般而言,省部級或以上官位的官價為幾千萬元人民幣以上;廳級官價為五百萬元人民幣以上;處級官價為二百萬元人民幣以上;最低的科局級官價也要五到幾十萬元人民幣。

  第二,按肥差瘦差論價。級別相同的官位,因為管理範圍及對象不同,灰色經濟收入也不平等。所以就有同級不同價發生,如土地局和統計局其官價差價十分突出,僅縣一級土地局局長官價至少三十萬元人民幣,而統計局局長開價最多也不過十萬元左右,差價二十萬上下。因為土地局局長在開發,轉讓土地審批過程中每一筆交易都有沈甸甸的收入。而統計局局長只能幫上級和下級單位及本地區弄一些所謂政績的假數字假材料,就是人們常說的,官出數字,數字出官。但土地部門又比不上財政,銀行等這些直接管理國家和老百姓錢財的部門官價高。在中共體制內有一種比較流行的說法叫跑部錢進,不是跑步前進。即多跑上級掌權掌財的部門,以小錢換大錢,財政和銀行當然就是進攻對象。普遍來說,只要肯花上要求拔款或放貸款總額的百分之五至十左右作為回扣給審批主管官員,所申請要求基本上都能得到批准。國家和人民的財產就這樣被一層一層的官員侵吞,銀行不良貸款及死帳壞帳一年比一年增多。

  第三,不同地區不同官價。發達地區物價高官價也高,相比較來講,貧困落後地區的官價就低一些。同級別同部門不同地區官價差價因地而論,比如經濟好一些的廣東官價就比貧窮的貴州高許多,差價幾倍甚至幾十倍。在廣東一個縣級工商銀行行長官價至少二百萬元人民幣,而同一官位的貴州其官價大約二十萬元左右。

  中共官價近幾年上漲相當利害,如縣委書記價有的地方已經從以前的五十萬元漲到現在的三五百萬元。上漲的原因很簡單,一方面賣官者要價提高;二方面買官者眾,競爭激烈,抬高官價;三方面買官當後利益越來越好。一個縣委書記就是一個土皇帝,他手下掌握著全縣鄉鎮領導班子和所有科局委辦室的領導班子及大小國營企事業單位領導班子的殺生大權。一個縣委書記就是一個官權批發零售商,其代理人就是縣委組織部部長。中共幹部近幾年來跨地區跨行業交流頻繁,表面上說是培養幹部途徑,實際上是官價漲高直接推動的結果。幹部交流得越多,買官賣官市場空間就越來越大。中共一個買到官後調至新地方新單位上任,其下屬馬上爭相送禮,否則,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燒不送禮的下官,下官官位不保。逢年過節,如春節,元旦及中秋節下官必須給上官送禮,官權管理範圍廣的如中共各級黨委書記,要在逢年過節去給其送禮還得預約排隊等候,要知道這種事情,只要有心人在逢年過節時注意觀察他們的住家和辦公室及動向就略知一二。有的中共領導幹部平常想撈一把,又不想直接開口,乾脆無病裝有病或小病裝大病到醫院去留醫,留醫期間叫其下官分期分批到病房去所謂彙報工作,事實上是叫去送禮金。這種領導,中共的宣傳機器還開足馬力給其戴高帽子──為了党國事業帶病工作及鞠躬盡瘁死而後己什麼的。

  中共官權進入市場,有半公開交易和私下交易,有官內交易和官外交易。明擺著的像中共官員說的,只幹不送,原地不動;又幹又送,提拔重用。這就是對中共內部公開對老百姓不公開的半公開交易。私下交易過程就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了,一旦宣佈人事任免結果人們皆不言自明是怎麼回事。中共官權交易主要是官內交易佔大多數,即下官買上官,上官賣下官及黨內買賣黨內,這種交易比較安全保險一點,官官相護不容易出問題。官外交易,比如私營企業家花錢買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或名譽主席顧問什麼的,主要想尋找一把把政治保護傘,以利自己經濟發展。比如剛被捕不久的福州首富陳凱花錢買福州市政協委員當後,與福建省市縣各級黨政領導幹部進行官商勾結,警匪聯合,魚肉百姓。沒有花錢而當上中共官員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既漂亮又貪權貪財的女性,這是赤裸裸的權色交易;一種是中共內部的皇親國戚,只有全靠關係才能發跡。現在大陸百姓說的,有一個好頭腦,不如有一個官爺佬。

  政治獨裁與經濟自由的結合,二者共同培育了中共龐大的官權市場,活躍的官權交易成了歷史上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特種市場,也培育出一批批中共新權貴階層。官權與官價市場是中共專制之下的特有產物,這背後不知隱藏著多少罪惡的勾當。雖然這幾年中共也演了一些反腐敗秀的戲給世人看,但專制毒瘤根深蒂固,惡性循環,不可救治。臺上講反腐敗,台下搞腐敗,作人又作鬼,一人兩面。叫中共的人大去監督中共官員和叫紀檢去查辦中共官員案子,就如同叫山羊去驅趕吃稻苗的牛,不但不趕反而與牛一起吃稻苗,最後付出代價的就只有國家和人民。

  面對這樣的政黨,面對這樣的體制,我們的人民還有什麼選擇呢。所以,我們要推翻中共這種愚昧而落後的專制,實行普世認可的民主自由政策,全面實行民主選舉各級政府,還政於民,還權於民,只有這樣而且唯有這樣才能根治腐敗,才能恢復社會的公平公正,才能培養國民健康的人格品行,才能提振整個民族精神,才能融入世界文明主流。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