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賣 湯 婦
 

小區外,賣湯婦。
亂髮焦黃面如土,
淩晨五點獨當爐。
寒風如割顧客少,
身旁小兒睡猶熟。
東方漸白人漸早,
手頭生意忙開了。
催兒起來幫我忙,
生意真比昨天好。
忽然一聲呼,
城管到此處。
身邊小販競奔跑,
爐重火紅却難逃。
急欲收拾角落去,

城管皮靴已先到。
一膛煤火化塵星,
炭爐湯鍋盡踏倒。
湯已傾,
小兒驚,
怒目含懼不吱聲。
城管高罵意未已,
上前還要砸火爐,
舍子起身忙將護。

吏呼一何怒,
婦啼一何苦!
農家有田耕不得,
盡年勞作稅不足。
他爸礦山去打工,
落下塵肺白辛苦。
未忍兒子將輟學,
來到這媬悒芵禲C
可憐我家路將絕,
手下留情恩如山。
城管聞言不為動,
聽話正如耳旁風。
忍能當面為厲鬼,
豈顧母子雙雙哭,
鍋破爐碎頃刻無。
日出雲開都市鬧,
白領少年意氣驕。
寶馬奔馳流如水,
誰聞風堮C咽聲漸銷?
垃圾車,
收拾好,
一派繁華淹沒了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