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中國國際關係研究專欄

 

斯大林操刀分割中國領土外蒙古


龍 勝 熊

 

  八國聯軍統帥,德國瓦德西將軍說:「至於俄國之利益,在於得一虛弱中國為鄰,此故系當然之事,不待智者而知;

  因此彼雖對華極講口頭親善(此種親善效果在實際上只使中國土地日減月損而已)!而其方針卻在努力保持中國虛弱現狀,或者更使此種虛弱程度愈為增加」。
——轉引自吳相湘著:《俄帝侵略中國史》第208頁

  俄國是一個長期、一貫侵華的一個國家,就是到了蘇聯時期也沒有停止侵華。蘇聯分割侵吞中國外蒙古,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外蒙古的土地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蒙古民族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組成部分。蒙族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建立了元朝。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的英雄,也是中華民族的英雄。元朝在科學、文化上都有突出的發展。元曲就是中國文學上的獨樹創造。

  俄國在十九世紀侵佔中國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領土之後,進入二十世紀,很快就把侵略魔爪伸進中國的外蒙古。沙皇尼古拉二世時期,由白俄軍佔領庫倫(即現在的烏蘭巴托)。十月革命後,蘇聯紅軍藉口消滅白俄軍,繼續侵佔外蒙古,並像換防一樣,白俄軍撤走,紅俄軍接著佔領。蘇聯一直在軍事上控制著外蒙古。

  斯大林自始至終,是要把外蒙古從中國正式分裂出去。

  在中國抗日戰爭後期,中國處在內外交困狀態,斯大林看到侵華時機來了。於是加緊了侵佔外蒙古的步伐。

  1945年2月4日至11日,蘇聯斯大林,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在蘇聯克埵怢半島雅爾達舉行會議。

  這是一次秘密會議。這次會議,討論了擊敗德國的聯合軍事計劃,以及有關聯合國問題和戰後歐洲政治等問題。

  但是,這次會議中,最重要的是三國首腦達成一項秘密協議,也稱雅爾達密約。這是一次沒有中國代表參加,而由三國首腦背著中國政府,秘密討論侵害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一次會議。

  在這次會議上,最主要的扮演者是蘇聯的斯大林。

  早在一九四三年底,德黑蘭會議時,斯大林就向美國總統羅斯福提出,蘇聯對日作戰的條件之一,是要取得中國的旅順。以後,蘇聯更進一步向美國提出,要取得旅大,作為蘇聯對日參戰條件之一,即把侵略又從旅順擴大到大連。

  當時,羅斯福說,大連應作為自由港,並不是將旅大租給蘇聯。

  接著,在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四日,美國駐蘇大使哈堸牷A又曾奉羅斯福之命,向斯大林探詢蘇俄對日參戰條件時,斯大林更進一步表示:

     千島群島與庫頁島南部歸還蘇聯。

     租借旅順、大連及其周圍地區。

     租借中東鐵路與南滿鐵路。

     承認外蒙古現狀,即維持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獨立。

  斯大林的要價,是越提越高,貪心無厭。

  上述項,都赤裸裸的表現出,斯大林的帝國主義者面貌。所謂「租借」,這是中國人民最熟悉的名字,就是在中國的國中之國嗎!中國人民早就對帝國主義強加在中國的「租借地」恨之入骨。現在蘇聯,所謂「社會主義」國家,卻又企圖在中國的土地上重復帝國主義的老調。這不是成心欺負人嗎?

  而蘇俄在這堨峞u租借」一詞,還只是虛詞,是進一步侵略的引線。它的目的是要進佔,是要侵吞。

  蘇俄為霸佔旅順,在蘇俄國內還大造輿論,在雜誌上發表文章,稱「旅順為蘇聯之寶貝,一如其他蘇聯領土」,且有專書出版,追述旅順之失(指沙皇時期日俄戰爭,俄國戰敗之後的事)視為遺憾雲(1944年11月9日,顧維鈞呈蔣主席電,轉引自蔣永敬著:《抗戰史論》第504頁)。足見蘇聯侵華早有預謀。

  早在沙皇時期就妄圖把外蒙古從中國分裂出去,但也尚能承認中國對外蒙古有宗主權,而斯大林卻比老沙皇侵華更徹底乾脆要外蒙獨立。

  人們都記憶猶新,日本人佔據東北是對中國侵略,那麼蘇聯割據中國外蒙古,是不是侵略?中國經過八年艱苦抗戰,好不容易收回了東北,卻應該丟掉外蒙古?一邊收回東北,一邊丟掉外蒙。世間有這種道理嗎?

  然而就是在這種蠻不講理的情況下,舉行的雅爾達秘密會議,惡魔斯大林提出了侵華的罪惡要求。

  在會議中談到蘇聯參加對日作戰的政治條件時,曾由斯大林及羅斯福兩人會談一次;由羅斯福、哈堸牷B斯大林、莫洛托夫四人會談一次。

  1945年2月8日下午,羅、斯二人會談時,羅斯福對蘇聯提出參戰的政治條件,指出:庫頁島南部及千島群島交給蘇聯沒有問題;大連只能成為一國際共管之自由港。中東與南滿鐵路租借蘇聯或中蘇共管。斯大林則藉口為要說服蘇聯人,則應滿足他們的政治條件。後藉口時間急促,無法徵求中國蔣委員長之意見,斯大林要求先以三國同意,見諸文字。斯大林的所謂「見諸文字」,就是要先成立三國協定。羅斯福表示可以。

  1945年2月10日,四人會談時,莫洛托夫提出蘇聯對日作戰政治條件的英文稿。哈堸珗巀狠Z提出三點修正:

  第一,原稿之旅順、大連之租借所有權,應使旅順、大連為自由港;

  第二,原稿之中東、南滿鐵路之管理權,應由中蘇共管;

  第三,應加入對海港及鐵路之協議,尚待蔣委員長之同意。

  後,斯大林同意大連成為一國際共管之自由港,但旅順應為蘇聯海軍基地。羅同意。

  斯進一步表示,他讚同上述幾項事件須獲得蔣委員長之同意;但蔣委員長對外蒙之現狀,也應表示同意。後因丘吉爾介入,打亂了討論。接著匆促完成協定。

  在這媕雩蚖〝的是,俄國歷次逼迫中國訂立的不平等條約,都是由俄國侵略者執筆起草的。這次雅爾達密約也不例外,仍是由蘇聯起草。從這堣ㄥ說明,蘇聯是主謀,更重要的是從草約中可以看出蘇聯的陰險、惡毒。

  1945年2月11日,「在最嚴密和最秘密的集會中依次由斯大林、羅斯福、丘吉爾急急忙忙的簽了字。當丘吉爾正準備在文件上簽字時,英外相艾登(Anthony Eden)企圖勸阻丘簽署這個協定,但丘撇開了艾登的爭論而說:「整個大英帝國在遠東的地位也許在此一舉」。丘補充說:他將簽字,為的是英國可能在遠東立足。這份雅爾達密約,就這樣地簽了字。所謂英可在遠東「立足」、「地位」,意指因蘇俄佔據了外蒙古,英國可因此使在遠東香港的地位,得到鞏固了。

  雅爾達密約,原名為〈蘇聯參加對日作戰協定〉,英文名為"Agreement Regarding Entry of Soviet Union The War Against Japan"。

  (以上資料,參見蔣永敬著:《抗戰史論》第507-508頁

  以上就是蘇、美、英三國政府首腦背離中國政府和人民,所開的損害中國領土和主權的秘密會議的簡況。這是一次嚴重損害中國獨立和主權的會議,是對中國人民的極大侮辱和傷害。這是一次列強瓜分中國的會議,是一次極不光彩的會議。這次會議再一次開啟了強權政治統治世界的惡例。

  雅爾達密約譯文如下:

  「三強領袖——蘇俄、美利堅合眾國、大不列顛獲致協議,在德國投降及歐洲戰爭結束後之二或三個月內,在下列條件下,蘇俄應即參與盟國方面,對日本作戰:

  一,外蒙古現狀(蒙古人民共和國)應予保持。

  二,因日本在一九零四年之侵攻,而被攫奪之俄國原享權益將予恢復,其中包括:

  庫頁島南部,及其鄰近島嶼,將交與蘇俄。

  大連商業港,列為國際港,蘇俄在該海港內之特別權益將予保障。蘇俄並得恢復租界旅順港,為其海軍基地。

    中東鐵路以及通往大連之南滿鐵路,將由中國及蘇俄合組之機構共同經營。三國同意,蘇俄之特別權益,應予保障。中國繼續保持在東北之完整主權。

  三,千島群島將割讓交蘇俄。

  三國並確認對上列外蒙古、海港、及鐵路之各項協議,須徵求蔣介石主席之同意。羅斯福總統在斯大林元帥之建議下,將設法獲取蔣主席之同意。三強領袖獲致協議,在擊潰日本之後,蘇俄上項要求,將毫無疑義地得以達成。

  蘇俄表示樂意與中國國民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協定,俾得以武力協助中國自日本壓迫下求解放」。

    (以上轉錄自陳鑑波著:《中華民國春秋》第840頁)

  對這份密約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密約中公開提出「一九零四年」時的問題。很清楚一九零四年,還是沙皇統治時期。到了一九四五年,亦即四十年後,在蘇聯時期,斯大林仍要搬出老沙皇時期的舊帳。這豈不充分證明:斯大林是完全在繼承老沙皇侵華的衣缽!

  當時,這份密約,不僅對社會公眾保密,而且對中國政府,及中國最高領導人也保密。羅斯福也深知這份密約的嚴重性,他把這份密約牢牢地鎖在保險箱堙A甚怕泄露。直至他死後才被取出。

  從該協定的內容,可以充分看出嚴重損害中國主權和利益的,是參加協議的三國以損害中國利益為資本的一筆政治交易,是列強在分割中國。

  據若干史書分析,當時,美國羅斯福總統已患重病,走路要靠輪椅。就在簽秘密協定的二月底,當美駐華大使赫爾利去白宮會晤羅斯福總統時,「使他大吃一驚,發現羅的健康極壞,形同枯槁。他聽說羅、丘、斯已經達成一項破壞中國領土、主權完整的秘密協定。羅則斷然加以否認」。赫爾利認為:「當羅斯福總統參加雅爾達會議時,他已經病入膏肓」。

  據史家分析,羅斯福之所以急於要蘇聯參加對日作戰,是希望借蘇聯參戰,減少美國在戰爭中的損失。所以,不顧中國利益,拿中國的領土和主權作交易。出賣了中國老朋友,出賣了中國人民。

  後來,當羅斯福感到這份協定不當,要赫爾利去向英、蘇提出改變此協定時,已經晚了。羅斯福在簽訂該協定不到兩個月的時候,即因腦溢血,突然去世。終年六十三歲。所以這份不公協定,也是羅斯福總統最後留下的一份禍害。他在九泉之下,不知知道否?

  雅爾達會議及協定的主要禍首是斯大林。斯大林就是當代新沙皇,或者說是沙皇的化身。從問題的提出,到協定的討論,乃至協定的形成,都是斯大林一手包辦,所以,斯大林是雅爾達秘密協定的罪魁禍首。

  英國首相丘吉爾,在會上發言不多,但是對斯大林的諸多無理要求,都是默認的。當時他心埵麥哄A就是英國佔據香港。他為保住佔據香港,所以對斯大林,不敢說「不」。最後也是乖乖地在密約上簽了字。丘吉爾活的命長,到一九六四年才死,活了九十一歲。

  這份密約,根本沒有徵求中國政府的意見,因此,對中國政府絲毫沒有約束力。

  中國人對這份密約持何種態度,這是衡量有無民族意識,或者是否愛國的一個重要標誌。凡是愛國者,凡是熱愛中華民族的人,對這份傷害中華民族領土、主權和命運的秘密協定,都會非常氣憤,和無法接受。只有喪心病狂,甘心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人,才會為之叫好。

  這份密約的出現,與美國決策者的判斷錯誤,有密切的關係。其錯誤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日本軍事力量估計錯誤,認為日本似乎還有強大的反抗力量;二是對蘇聯的對外擴張、侵略性認識不足。蘇聯對日參戰不是為了戰勝日本,而是為了侵略中國。這一點,美國決策者如果沒認識到,那是非常令人遺憾的。

  中共對該密約的出現,負有極大責任。首先在抗日時期,中共沒有認真抗日,而是不斷為抗日扯後腿,破壞全國抗日大業,致使國力遭到損害;其次,中共為參加共產主義廟堂,爭取成為這個廟堂的夥計,對蘇俄百依百順,獻媚取寵,不惜出賣國家、民族的利益;甚至不顧一切幫助蘇俄侵華,成為蘇聯侵華的幫兇。

  據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在美國國會的證言,中共是最早得到雅爾達密約的內容,即在簽約後的兩個月之內便探獲。(引自薛光前編著:《八年對日抗戰中之國民政府》第404頁)

  中共既獲知這份密約,對這份是什麼態度?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這是測量中共是愛國,還是賣國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實際的表現,中共沒有站在中國人一邊。中共完全讚成蘇俄製造的雅爾達協定。中共沒有指出蘇俄是對華侵略,沒有對蘇俄提出任何批判,沒有任何維護國家領土、主權的表示。從這塈馴可以看出,中共根本不是愛國的,而是賣國的。

  有三個國家首腦討論和決定另一個國家的命運,瓜分另一個國家的領土和主權。這根本是違反國際法的。國際法完全沒有這種規定,如果有這種規定,那也是錯誤的。同樣,國際法也沒有規定任何一個國家向外侵略是合法的。

  因此,這份雅爾達密約,至少在四個方面違反國際法:

  第一,它破壞了一個主權國家維護領土和主權的神聖權利;

  第二,它違反了不容對外侵略的根本原則;

  第三,它背著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討論、瓜分這個主權國家的領土和權益;

  第四,它開啟強權政治的惡例。任何幾個大國,就可隨便決定和瓜分另一個國家的領土和主權。這是國際法所不容許的。

  所以,這份雅爾達密約是根本違反國際法的。這樣一份密約,對中國永遠沒有約束性。中國在任何時候,都可不遵守這份密約的所有規定。

  任何國際法都沒有規定:一個國家對外侵略是合法的。蘇聯侵略中國,蘇聯就是違背國際法。

  中國人完全有理由收回被俄、蘇侵佔的所有領土。這是中國人的權利和責任。

  俄、蘇侵略中國,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特殊問題,是個個案。所謂特殊問題,就是蘇俄是侵略中國最長的一個國家,是使中國遭到最大損害和傷害的國家。特殊問題就應用特殊辦法來解決,不能用一般的所謂法律問題來處理。

  一九四五年三月間,赫爾利繼續和羅斯福會晤,最後他說服總統讓他查閱雅爾達會議的記錄,找到了關於蘇聯參戰的秘密協定的簽名副本。他用鉛筆抄了這份協定,並加評註。他把這個協定的抄本拿給總統看,總統也為之不安。羅便給赫爾利一項特殊指令:要他去到倫敦和莫斯科向丘、斯談一談,尋求辦法,來彌補對中國的背信行為。(選自蔣永敬著《抗戰史論》第509頁)

  1945年3月12日,中華民國駐美大師魏道明對國內打回密報電文:

  「頃謁羅斯福總統,詢其雅爾達時斯大林所談遠東有關之事,究竟如何,總統謂:斯大林曾提三點:一,維持外蒙古現狀,二,南滿路所有權屬於中國,但業務管理,宜有一種委託制度,三,蘇俄希望在海參崴以南獲得一溫水軍港如旅順或附近之港,羅斯福意見,維持外蒙現狀,其主權仍屬中國,似無問題,南滿鐵路主權亦屬中國,業務管理只在增進效率,委託制度,大約有三方組織之,中美蘇各派一人,但均應為鐵路專家,至第三點之軍港問題,是一新的要求,在前談大連之外。……總統意或以旅順長期借與蘇俄,主權仍屬中國,對與蘇俄遠東參戰,總統謂時機成熟,一定參加,此點必須極端秘密,以免敵人增加防範。中共問題,總統未與斯大林談及,但覺斯氏對於遠東一般態度尚好」。(引自薛光前編著:八年對日抗戰中之國民政府》第405頁)

  魏道明大使這份電報,充分說明了羅斯福所知道的和應允的,對與外蒙古、南滿鐵路與旅順港等條款的肯定解釋。並未承認外蒙古獨立,南滿鐵路並非蘇俄專管,或中蘇共管;而旅順港之主權,仍屬中國。

  1945年4月12日,羅斯福因腦溢血,不幸逝世。這是僅在雅爾達秘密協定簽字後的兩個月。這不僅是美國的損失,也給中國造成重大損失。

  羅斯福去世後,斯大林就以雅爾達協定的權威自居,無顧無慮,對雅爾達協定任意解釋,無限擴大。

  羅斯福總統去世後,有副總統杜魯門繼任美國總統。

  杜魯門匆促上任,對外交情況不熟悉,甚至不知中俄的關係史。他對華態度,遠較羅斯福為惡劣。他不想廢除雅爾達協定,卻支持重建在華的俄國帝國主義計劃。他派遣親共的戴維斯(Joseph E. Davies)去倫敦見丘吉爾;派遣將要死的霍布金斯去莫斯科見斯大林,向丘、斯表明杜魯門支持羅斯福所訂的每一項協議。(參見蔣永敬編著:《抗戰史論》第513頁)他不是如同羅斯福所指令赫爾利那樣,去說服丘、斯更改對華的背信行為。

  駐華大使赫爾利,及駐蘇大使哈堸珗鴾什篝A度都較好。哈堸狾韭N主張對蘇採取強硬路線。但作為總統的杜魯門對華態度不好,作為大使的人也難以發揮更多作用。

  1945年5月22日,赫爾利大使向蔣中正主席密告雅爾達協定內容。這時還只是「密告」,而不是正式告知。當然更不會是徵求意見。

  1945年6月12日,蘇聯駐華大使彼得洛夫急忙將雅爾達密約面呈蔣主席。文件稱:「締結中蘇友誼互助條約的先決條件」。

  蘇聯及俄國所有逼迫中國簽訂的條約,都冠以「友誼」、「友好」、「互助」之類的美名;實際都是侵略。中國人切勿上當。

  彼得洛夫把密約通知中國的目的,是逼迫中國儘快簽訂中蘇條約,有了條約,蘇聯就可名正言順侵入中國。他們已經看到日本即將投降的形勢。早拿到中蘇條約,他們便可及時掠奪日本投降後的果實。

  這年6月15日,赫爾利大使才奉杜魯門總統指示,正式將「密約」通知中國政府。時已是簽訂密約之後的第四個月。這是美國政府很對不起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又一步錯。

  雅爾達密約絕不僅僅是一個密約問題,而是對中國,對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都有無法估計、至大且深影響的一件大事。

  斯大林這一侵華步驟,有如重重一錘,即將把一個完整的中國打碎,不僅奪走中國的外蒙古,而且造成中國四分五裂。斯大林的這一侵華步驟,比俄國歷史上任何一位沙皇侵華都要嚴重許多;比日本幾十年的侵華罪行都要嚴重萬分。日本割佔臺灣五十年,但是沒有能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日本佔據東北十四年,也沒能把東北從中國分裂出去。可是斯大林的雅爾達秘密協定,卻把中國的外蒙古分割出去;不僅如此,還肢解了整體中國。斯大林給中國造成的傷害,遠比日本人給中國造成的損害要大得多,深遠得多。就其後果看,斯大林的侵華罪行,遠比日本侵華戰犯大得多。日本侵華,最後得到的是零;斯大林侵華得到的,是一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和巨大財富,並打碎了大中國。

  這個雅爾達密約,是對中國的催命符。

  1945年6月30日,在蘇俄緊鑼密鼓的催促下,中國國民政府在不得已情況下,與蘇聯代表在莫斯科開始談判。中國是非自願的,被迫的,與蘇俄進行極不公正的談判。

  中方談判代表為:宋子文,行政院院長;

          沈鴻烈

          胡世澤,外交部次長;

          蔣經國

          傅秉常,駐蘇大使。

  蘇方談判代表為:斯大林統帥;

          莫洛托夫,外交部長;

          彼得洛夫,蘇俄駐華大使;

          索落夫斯基,次長;

          柏巫洛夫,翻譯。

  這次談判,斯大林以新沙皇的角色,親自上陣。在每一次談判中,都充分表現出斯大林對華侵略的貪得無厭,得寸進尺;以及蠻不講理的惡劣態度。

  中蘇這次談判,共分兩個階段,六月三十日至七月十二日為第一階段;八月七日至十三日為第二階段。在兩個階段當中,一共會談十一次。對中國代表來說,是在極端不利的艱難情況下進行的。所謂不利者有,對雅爾達密約有所悔悟的羅斯福,已經去世。美國沒有有力量的人替中國撐腰,幫中國說話。新任總統杜魯門對蘇俄又怕得要命,不敢得罪蘇俄,不支持中國。丘吉爾老奸巨猾,多在一旁看笑話。而斯大林像任何一位老沙皇一樣,對「密約」條文內容隨意擴大,甚至無理耍賴。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代表談判的任務是異常艱巨的。幾乎每邁進一步,都會遇到蘇俄代表的無理敲詐和勒索;特別是新沙皇斯大林的蠻橫無理,實在令人難以容忍。

  在中蘇談判過程中,斯大林竭盡勒索敲詐之能事。僅以外蒙古為例,斯大林就完全繼承沙皇衣缽,硬行要強吞外蒙古。

  雅爾達協定為: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現狀應予維持。

  羅斯福的說明為:維持外蒙古現狀,主權仍屬中國,似無問題。

  中國政府態度:外蒙問題「暫予擱置,亦即目前暫不討論」。杜魯門似亦默認此議。

  斯大林對外蒙要求,則遠遠超過密約規定。他說:「外蒙在地理上之地位,可使他人利用之,以推翻蘇聯在遠東之地位,日人也已試過。如吾人在外蒙無自衛之法律權,蘇聯將失去整個遠東」,「日本即使投降,亦將再起。因此之故蘇聯在外蒙應有自衛之法律權」。

  「為中國計,割去外蒙,實較有利」,「如此問題不能實現,外蒙古將成為所有蒙古人團結號召之點,此對中蘇兩國均屬有害。外蒙將統一所有自內蒙古至北蒙之蒙古人民。外蒙領袖認為外蒙以南尚有甚多之蒙古人民」。

  「蘇聯曾承認外蒙為中國之一部,自為事實,但戰爭之教訓是吾人改變吾人之見解,外蒙之獨立,對中、蘇兩國均較有利,使蘇聯遭遇日本威脅時,可有權通過外蒙」。

  「外蒙對中國及蘇聯均無實惠,但地理上之地位,實屬重要」。「外蒙為一防衛問題」。

  「外蒙如不獨立,蘇聯進兵外蒙,即系進兵中國領土,易為將來衝突之源」。

  以上,就是在談判時斯大林反復強調吞併外蒙古的「理由」。

  斯大林完全是語無倫次,自相矛盾。他說蘇聯戰後,建設西伯利亞國防需要二十年,為防備日本侵略,蘇聯需要外蒙古。又說,日本投降後,二、三十年內不會對外侵略,但三、四十年後就可能又對外侵略。按斯大林所說,日本在戰後二、三十年內不會對外侵略,又何須為防日,而侵佔外蒙古?而二十年之後,蘇聯西伯利亞國防也已經建好;既建好,自可防日,又何須侵佔外蒙古?

  斯大林上述各點,沒有一點是能夠站得住腳的。按照斯大林所說各點,站在中國人的立場,都可以成為中國人需要保持外蒙的理由。中國強大,不是也可以保衛蘇聯嗎!

  中國代表與斯大林反復爭論,堅持不能承認外蒙獨立之理由;指出:「蔣委員長熟慮以後之意見,不能承認外蒙之獨立」;並指出雅爾達協議是「外蒙保持現狀」。美國國務卿電美駐蘇大使,也指出,所謂保持現狀乃系中國在外蒙法律上保持其宗主權。

  斯大林則耍無賴說,所謂雅爾達議決案涵義即為承認外蒙獨立。他說:「該方案為蘇聯之方案,即系莫洛托夫所起草者,彼等(羅、丘)僅照式簽字而已,此語餘可在丘吉爾面前重申之」。說它可向英、美面質,等等。當時羅斯福已去世,只丘吉爾還活著。斯大林去找誰對質?莫洛托夫在旁幫腔說:「此為斯事之真相,吾人之方案涵義即為獨立」。

  雖經中華民國代表一再與蘇方談判,但在蘇聯一再強迫下,及中共支持蘇方打壓中央政府的情況下,中國政府代表被迫提出:在蘇聯承認中國在滿洲領土主權及行政之完整;蘇聯能依據約定,協同消滅新疆叛亂,阿爾卑斯山脈原屬新疆,應仍為新疆之一部;蘇聯只對中國中央政府予以精神上與物質上之援助。如蘇聯接受以上三項要求,在中國擊敗日本後,准許外蒙之獨立,為避免將來糾紛起見,擬採取公民投票方式,投票以後,中國政府當宣佈外蒙之獨立。

  接著,斯大林為了更多侵佔中國領土,又提出外蒙的疆界問題。中國代表明確提出應以舊地圖為憑。斯大林則堅持應以現有疆界為憑,所謂現有疆界,即蘇聯已把屬於中國的唐努鳥梁海劃入蘇聯境內;另一方面又將新疆一部分領土阿爾卑斯山劃入外蒙。從此可見,斯大林侵華是步步逼人,寸土強奪。就這樣,蘇聯不僅侵吞了唐努鳥梁海,割裂了中國外蒙古,而且又割去了新疆的一部分。

  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用了八年的艱苦抗日戰爭,流血犧牲,前仆後繼,終於戰勝日本帝國主義,收回了東北和臺灣。可是,斯大林通過一紙《雅爾達密約》,卻又奪走了中國的外蒙古。外蒙古的面積是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而東北和臺灣的土地面積,合計也只是一百萬平方公里。斯大林割走的外蒙古比東北加臺灣的面積還多一大半的土地。世界上有這樣的道理嗎?

  斯大林與東條英機有什麼不同?

  中共「抗日」叫得震天響,為什麼對蘇聯侵華,割佔去比東三省還大許多的中國領土,卻一聲不響?中共對蘇聯侵華不僅沒有任何反對,反而大力支持,這不就完全喪失了中國人的立場了嗎,他們與溥儀、汪精衛又有多少區別呢?

  中共或許在觀念上有一種認識,即把中國國民政府與中國國家完全分開,似乎蘇聯侵華是侵略中國國民政府,而不是侵略中國;蘇聯侵佔的不是中國的土地,而是中國國民政府的土地。因此,對蘇聯侵佔中國大面積領土,不僅聽之任之,而且興高采烈。從這堣難看出,中共還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嗎?中共把中國國民政府擠到臺灣去了,難道「老大哥」把割佔去的中國領土,交回給了削尖腦袋想做「小老弟」的中共了嗎?

  外蒙古是一塊巨大的試金石。用它可以區分誰是帝國主義,或不是帝國主義。用它可以區分誰是愛國,誰是賣國。凡是侵奪外蒙古的,就是帝國主義,就是侵略,不管它是沙皇,還是蘇俄。蘇聯侵奪外蒙古,蘇聯就是帝國主義。凡是維護外蒙古為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就是愛國主義,反之就是賣國主義。

  斯大林侵奪外蒙古,斯大林就是帝國主義者。

  就是斯大林這樣一個不折不扣的帝國主義者,一個侵華惡魔。竟然被毛澤東吹捧為「聖人」、「導師」、「恩人」、「權威」、「經典作家」、「大救星」、「最親密的朋友」。等等。

  一九四九年底,毛澤東剛跨進莫斯科的大門,見到斯大林就卑躬屈膝的說:「維持雅爾達協議的合法性是必要的」。他堅決維護雅爾達協議,完全喪失一個中國人應有的骨氣,成為一個卑微的賣國小人。

  早在一九四五年六月九日,當杜魯門總統在白宮接見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宋子文時,宋子文院長當即對杜魯門總統提出中國政府對雅爾達協定中有關中國問題的若干保留意見。同時宣稱:「中國政府絕對不能同意讓蘇俄按照雅爾達協定的規定,在東三省行使這樣程度的控制權!中國一旦具有充分的力量,一定要以軍事行動來解決這一爭端——在今後五百年之內隨時都可以這樣做」。鏗鏘有力地表達了中國人民的決心和態度。表達了炎黃子孫,世世代代都不會忘記蘇俄帝國主義者侵略、割裂中國領土的罪惡,以及給中國人民造成的恥辱和傷害,即使幾百年之後,中國人民也要報仇雪恨。

  後來,蘇聯硬逼迫中華民國政府簽定一份《中蘇友好條約》。簽約之後,日本已經投降,蘇俄卻仍派大批軍隊侵進中國東北來「抗日」。日本投降了,還需要你蘇俄來「抗日」嗎?

  蘇俄軍隊中,很多都是勞改犯人。這些蘇俄軍隊侵進中國東北後,燒殺搶掠,運走中國東北全部機械設備,搶劫東北銀行的黃金美鈔。把個東北洗劫一空。不能搬走的,全部加以破壞。

  由於蘇聯一再破壞中蘇「友好」條約,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聲明,廢除中蘇並不友好的條約。

  中華民國政府外交部部長葉恭超聲明指出:基於中華民國政府所提出之事實及證據,聯合國大會第六屆常會於四十一年二月一日(一九五二年二月一日)通過決議案譴責蘇聯,指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就日本投降後對中國之關係而言,實未履行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中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所簽訂之友好同盟條約」。

  蘇聯此種背信違約之舉,已使中國及中國人民受有嚴重之損害與不堪言狀之痛苦。

  由於蘇聯不顧其在中蘇條約及聯合國憲章下之義務,繼續對中國進行侵奪、敵對之行動,意圖完全剝奪中國人民為一自由獨立民族之權利。蘇聯此種行動,迄今尚在進行之中,而其狂妄暴戾之程度與日俱增,從而嚴重威脅東亞及世界之和平及安全。

  在此種情形下,中華民國政府認為該約及其它有關文件既因蘇聯之行動而歸於無效,中國自有權解除其所受該約及其它有關之文件約束,爰正式宣告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之中華民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友好同盟條約及其他有關文件為無效。中華民國政府並保留中國及其他國家人民對於因蘇聯違反該約及其他有關文件所受之損害向蘇聯提出要求之權。

  經中華民國外交部聲明廢除中蘇條約,很有必要。既廢除該條約,自然外蒙古仍應列入中國版圖之內。所以,中華民國地圖長期把外蒙古看成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應該說明的是,當蘇俄侵略外蒙古時,外蒙古的上層王公貴族和廣大蒙族同胞是不願意從中國分離出去的。只是由於蘇俄收買一批貴族敗類和叛徒,這些人就像中共匪徒一樣,對不同意分裂的蒙族同胞,一律殘酷殺害。所謂「公民投票」問題,也是在俄國刺刀下嚴密控制下舉行的,根本不能體現民意。外蒙人民並不願從中華民族大家庭分離出去。

  由蘇俄新沙皇斯大林主導泡制的雅爾達密約,自簽字至今已經過去五十八年。這五十八年的歷史,不僅證明美國政府簽定這個密約是錯誤的,更嚴重的是它影響了世界歷史的進程,和整個世界的佈局。它給世界造成嚴重災難和無法估計的損失。從美國來說美國簽訂這份密約,不僅是道義的喪失,出賣了中華民國這個在二次大戰中同舟共濟的老朋友,而是給中華民族帶來無限的災難和損失。由於這份密約,不僅使中國失去了外蒙古這一大塊領土,而且使蘇俄侵略軍隊得以長驅直入中國東北,燒殺淫掠,搶走東北全部工礦機械設備。更為嚴重的是它使蘇俄帝國得以扶植中共傀儡政權;使大陸從美國的朋友變成美國的敵人,壯大了以蘇俄為首的所謂社會主義陣營。使美國在亞洲變得很孤立。後來連續發生的韓國戰爭和越南戰爭,都是這份雅爾達密約留下的禍根造成的。據說羅斯福總統之所以簽訂這份密約,是為了減少美國士兵在對日戰爭中的傷亡。可惜羅斯福總統未能活到五十年代,倘若他能看到韓戰及越戰給美國人員造成的傷亡和損失。不知他會有何感想。

  美國政府簽了一份雅爾達密約,拋棄了一位朋友,惹來了一幫敵人。

  倘若沒有雅爾達密約,就不會有東方社會主義陣營,就不會有戰爭的根源。世界和平就會早日實現,世界各國都可得到迅速發展。

  所以這份雅爾達密約,不僅損害了中國,也損害了美國,更損害了世界。這是一份最壞的密約。

  從美國簽訂這份密約,說明美國當時的政治家對共產主義政權認識非常膚淺,沒有看到這個政權的殘酷性、狡詐性;只顧一時的小利,而損害了長遠的利益。

  現今中華民國雖然退據臺灣,但仍然存在。這個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一個獨立、合法的政權。接受雅爾達密約的教訓,美國今後應該大力支持中華民國,大力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應該支持中華民國加入聯合國。聯合國本來就是中華民國加入創立的。這是歷史事實,任何人都否定不了這個事實。中華民國並沒有消失,她依然屹立在世界的東方。這也是不可否定的事實。任何人,任何國家,對中共政權不應姑息養奸,不應無原則退讓,不應只為了眼前的一點經濟利益,而損害根本的和長遠的利益。與中共可以做生意,但在政治上,在原則問題上不應有絲毫幻想及退讓。應該名正言順,就是要支持中華民國。

  俄國葉利欽極力鼓動江澤民攻打臺灣的中華民國的一個根本原因,就是中華民國一直堅持外蒙古是中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在俄國人看來,把中華民國消滅了,就沒有人再說外蒙古是中國的領土了。江澤民拼命叫嚷:「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進而為俄國分割外蒙古合法化掃清障礙。江澤民賣國奴性十足,一聽到「中華民國」四個字,就心驚肉跳,坐立不安。他就怕中華民國政府說:「外蒙古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實中華民國政府應該以毒攻毒,與江澤民賣國賊們對著幹。他們叫嚷「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政府就應該聲稱:「外蒙古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大陸也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

  中國人民希望外蒙古人民在飽經俄國壓榨,遭受無窮痛苦之後,能早日回到中華大家庭的懷抱。但不是回到中共的統治下。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