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誰能阻止

二十一世紀的文化大革命?


南京  鄭  易

 

編者按﹕來自一位大陸青年的文章,對自己國家的歷史深具洞察力,對自己的民族懷著深深的憂心,更對中國人民應有的進步方向──孫中山的道路,抱有堅強的信念,這篇文章,不可不讀。

中共還會再來一次「文化大革命」嗎?那就要看中國人民、特別是知識份子的覺醒是否了,覺醒的程度如何了,覺醒的力量是否堅韌而不拔了!

 

 

  文化大革命是留給所有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我們大陸人祇知道文革是錯誤的,那個年代是罪惡的,但很少有人去反思,文革為何會發生,它的目的和思想的來源在哪裡。在我拜讀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後,思想逐漸醒悟。結合自己的觀點和看法,我覺得文革有其必然性和重復性,願意在此和大家共同探討。

 

一、左翼文人對文革發生在思想上的促成因素

 

  中華民族經過國父與共和革命先烈(不是共產革命先烈)的不懈努力,終於結束了中國幾千年的專制統治,並在中華的土地上第一次起草了人民當家做主的臨時憲法《臨時約法》,建立了自由民主的體制,成立了自由的中華民國。

  但幾千年專制的殘渣餘孽思想,並不可能隨著自由民主體制的建立就可以馬上消亡。而恰恰此時袁世凱和張勛的復辟,導致以魯訊為代表的左翼文人認為,祇有徹底推翻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和思想,並在此基礎上重新建立起新思想和新文化,專制復辟的事才不會重蹈,中華才會有希望,這就是新文化運動。魯訊先生在此思想下構思和完成了其代表作《阿Q正傳》這本著作,不僅僅打擊了人的皮肉,更抽擊了所有中華人的靈魂。然而魯訊先生忽視了,以阿Q為代表的當時大多數中華人的思想和行為,不過是幾千年專制統治遺留下來的殘餘,即使沒有新文化運動,隨著自由民主體制的不斷深入和完善,中華將不會再增加阿Q的數量,阿Q自身也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逐漸消亡。

 

二 、左翼文人和中共法西斯專制的本質區別

 

  更可悲的是中國人把共產主義當作左翼思想,把共產主義和左翼思想混為一談,把左翼思想和共產黨的法西斯專制混為一談。而不是加以正確區分。

  也正是因為共產主義思想在中國得到了左翼知識分子的支持,才會讓大陸民眾在中共的連哄帶騙下上了它的賊船,復辟了專制體制。

  在左翼文人的鼓吹下,「推倒重來論」已深入人心,導致在毛澤東發動文革時,由於他的陰謀、狡詐和殘忍,而得到了大陸大多數人的「支持」。但當左翼人發現共產黨的「推倒重來論」並不是自己所需要時,都在驚呼「不要」時,為時已晚。毛澤東不僅僅要在文革中整垮政治對手,也要對左翼人進行壓制,這就是所謂的「引蛇出洞,關門打狗」。同時更要繼續徹底地消滅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重新建立一個符合共產黨專制利益所需要的共產法西斯文化,這就是「破四舊、立四新」,可謂一石三鳥,實在是高明。終於,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大的罪惡,在左翼文人的無心鼓吹下,在中共的有心實踐下,終于將禍水潑向了自己的國家和民族。

  毛澤東不是說過「如果魯訊還活著,他應該待在監獄堙v。由此可見,左翼思想和共產法西斯的思想在本質和性質上都是不同的。

  同時左翼文人忘記了他們自己就是在相對自由之民主體制下的產物在專制體制下祇存在專制文化和禦用文化是不存在左翼思想文化的這也是中共在掌權前要利用左翼文人、掌權後卻要打左翼文人的原因

 

三、文革後的反思和對大陸社會造成的影響

 

  文革帶給了所有大陸人心中抹不去的痛,特別是經歷和參加者,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子女,不要相信共產黨,不要參加任何的政治活動,拼命掙錢,不擇手段放弃良知地去掙錢。這就是導致大陸道德倫理敗壞的思想來源,也是現在大陸社會動蕩,人心思變的根本。

  八九年六四事件爆發,成了大陸自由民主的催化劑,雖然遭到法西斯鐵蹄的野蠻鎮壓,但大多數的大陸人開始覺醒反思了,甚至反思到了我們的前輩怎麼會做出如此錯誤的選擇。反思同時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就是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從這本書堙A我們知道了過去,現在和應該選擇怎樣的未來。同時,我們是否現在就應該做出自己的選擇﹕為了民族的大義,為了給子孫後代留下一個自由、平等、民主、法制、仁愛和均富的國家,而義無反顧的投身於反對法西斯獨裁專制的洪流之中呢?還是讓我們的子孫後代繼續做「偉大光榮正確的党」的奴隸呢?

  我將《誰是新中國》的書送給大陸有名大學的一位近八十歲的教授看,這位老共產黨員看過之後的評價是﹕公正,事實,客觀。

  有位文革的參加者曾對我談起﹕「他先參加保守派保衛毛主席,結果站錯了隊挨整。毛主席說造反有理,他又聽從毛主席的召喚去參加造反派,結果文革結束後中央的評論是兩派都錯了」。他總結了共產黨的言行談到﹕「不是我錯了,是共產黨錯了,是共產黨製造和領導下的專制體制錯了」。

  在一次喝酒聊天時,他對我袒露﹕「不要相信共產黨,更不要相信共產黨的謊言。對待共產黨並從中得到最大利益的方法是,把党和領導的話當聖旨,要順著党和領導的意圖去說話,要討他們喜歡,不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能說自己心媟Q說的話。党和領導要你去做的事,明明知道是錯誤的,也要毫不猶豫的按領導的意圖去做,如此如此……在自己受到提拔,可以掌握控制一些人、財、物時,要抓住機會,為自己留條後路,中共的專制體制肯定是要垮台的。」

 

中共為維護其專制統治必將再次發動文化大革命

 

  隨著共產主義謊言的破滅,法西斯反動集團的洋務派鄧小平上台,隨之推行了改革開放。大陸人這時候才瞭解外面那個被中共描述成「人吃人」的社會是怎樣的社會。出國留學,出國經商,出國考察,讓一部分大陸人瞭解了自由民主的發達國家和地區。外資,港資台資進入大陸辦廠經商,也讓大陸人知道了我們和他們的思考方式差別是如此之大。

  真的如中共所說,社會主義專制體制有無比的優越性嗎?或者竟是他們自由民主的國家地區才更有優越性?現在的世界到底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矛盾,還是自由與獨裁,民主與專制的鬥爭呢?大陸人的頭腦堨R滿了問題,隨著不斷的思考和求證,部分有文化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大陸人越來越清醒的認識到,我們和發達國家最大的區別是﹕我們是專制國家,專制體制鉗制了人的創造力,所以我們的國家貧窮落後,而發達國家則相反。

  大陸部分知識分子的反思不僅僅帶動了部分人民的覺醒,更損害了中共的專制利益,動搖了其政權的合法性。讓自由民主傷害到中共的專制利益,這是中共絕對不能容忍的。洋務派的原本之意並不是要在大陸實現自由民主,讓中國走上持久和平發展富裕的道路,而是要加强自己的專制統治,攫取其一黨一族的利益,好讓中共馬列黨族永享榮華富貴。中共的這種思想為文革的再次發生奠定了思想基礎。

  為了維護自己的專制利益,在人民逐漸覺醒下,中共有以下三種選擇。

  1、欺騙。極力歪曲污蔑所有民主國家的自由民主法制。但這一方法,在大陸知識分子對自由民主越來越具有清醒追求的認識下,想靠欺騙來歪曲誤導,對知識分子的作用不大。

  2、收買。把已經或在覺醒的知識分子收買進專制利益之中,讓他們為一黨的專制權力和利益服務。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覺醒的知識分子越來越多,中共不可能全部地和完全地收買成功。

  3、再次發動文化大革命。如果大陸人繼續反省,越來越多的大陸人知道了真相,在中共的謊言騙不下去,直到威脅其專制制度和利益時,文化大革命的再次爆發將不僅是可能的,甚至是必然的。

  或許有人對中共抱有不合實際的幻想,認為通過對話,中共的自身改造,人權寫入憲法,中共還是可以感化的。但我不這麼看。我覺得,祇有在權力做到制衡,人民有言論自由和民權,軍隊已經國有化,任何黨派個人不再擁有特權之後,自由民主才能真正的實現,悲劇才能被有效地阻止。否則一切都是幻想,中共隨時可以將大陸恢復到1978年以前的奴隸社會。

 而中共為了自己的專制統治和利益,必將置國家民族利益與不顧,再次發動文革,鏟除對自己專制利益不利的思想和觀念。然後再搞出個「洋務運動」來安撫人心,「讓人民看到希望,但永遠也不要想達到目的」。

  如果說上一次是在「推倒重來論」,權力鬥爭,打壓民主黨派左翼文人為目標而發動文革的話,那這一次就是以打擊侵犯其專制利益並已經覺醒的民主人士為目的了。

  有人會覺得,新文革一定會發生嗎?我覺得﹕中共為了自己的專制利益,一定會。

  有人問,這次還叫文化大革命嗎?我覺得;不會,這次中共會精心挑選一個更鼓舞大陸人心的口號,還會讓大多數的大陸人為此激動不已。

 

結束語

 

  中華民族飽經磨難,但還未歷經滄桑,在專制體制下,我們國家民族的苦難還沒有就此結束。我們是否應該思考,我們應該為國家和民族做一些什麼呢?

  中華民國臺灣地區,在國父軍政,訓政,憲政思想的指引下,在經濟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政治上將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與民主體制進行了有效的架接,雖然因統獨問題導致政黨對立,社會動蕩,矛盾增多,但在去除台獨後,那堣敢N是全中華的希望。

  或許有人覺得,現在的臺灣太亂,三民主義不適合中國。但亂的根源却是來源於台獨,是臺灣沒有堅持國父的民族主義,居然容忍分裂賣國賊公然鼓吹台獨。

  所以,如果把現在的臺灣當做反面教材,那就更加體現了三民主義的重要性和正確性。祇有堅定不移按國父的道路走,把堅持民族獨立,民權伸張,民生發展放到同等重要的位子,同時貫徹實施,社會才會穩定繁榮進步。

  走孫中山的路,是中華復興的唯一希望,也是防止悲劇再次發生的最好方式。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