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讀者反饋《誰是新中國》


 

……誰是新中國?這個問題可以使許多中國知識份子從苦悶和困惑中猛醒和覺悟過來……青年時代我也十分認真,而且虔誠地閱讀過毛澤東選集,(以及一些馬列文件),可是當我看了您對三卷與四卷的區別進行分析的時候,我感到了一種豁然開朗的徹悟。您說出了我心中長久鬱悶沒有找到的感覺。毛澤東根本無意於抗日,純粹是集蓄力量,以備奪權。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共產黨的長期本質:從來就把一黨的集團利益放在高於國家民族利益之上……

歐洲 彭小明

 

「爾品的著作中,搏動著一種歷史的良知,澄明著最難的一段歷史。我們為他的堅韌、洞見和苦難中的承擔精神而驕傲。若有機會,代我們問好和致敬。」餘略。

大陸 老友

 

辛教授:……的書和思想我和朋友一直在推廣,我希望中國人能儘早的覺醒,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同時在您的書和思想讓大陸人知道的時候,也是您最危險的時候,我很害怕中共會有什麼下三爛的手段危及先生的人生安全,這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希望您能保重,也要做相應的防範。

請先生注意身體和安全。

一位大陸青年

 

辛教授您好;能收到您的回信,我受到極大的鼓舞,更堅定了我為國父之三民主義在全中華的實現而奮鬥的決心和信念。更堅定了我在反對共產黨邪惡專制道路上前進的力量。希望您能教給我更多的知識和力量,為我在大陸宣傳和調查作努力。看了您的《誰是新中國》一書,我感慨萬千。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完整的接觸中國近代真正的歷史,而不是共產黨的謊言歷史……

大陸一青年

 

     我把您的書和演講錄音,還有黃花崗雜志下載後給我的朋友看和聽,他們聽完後的一致表現,是無法接受這個嚴酷的事實……共產黨的真理在他們心中破碎了……

大陸青年 思 樹

20031218

謝謝您的回信。我看了您在新唐人電視台的三集系列片,對您的人格產生了由衷的傾佩和深深的敬慕。中國當前,缺少的正是您這樣的人。明哲保身者祇能說是先覺者但也祇是歷史的匆匆過客而已。真正為了人民的疾苦而探索終生的人才會永遠活在每個良知者的心堙C歷史終會把最有分量東西留下來。祝您身體健康,也為您做出的貢獻代表全體蒙昧的或是良知的國人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深切的感動。我想買一本《誰是新中國》但如何彙錢呢?

……再次感謝您於百忙之中看我的信。

      柳偉義 於東北某地

 

辛老師:您好!

我剛剛在呂家平的個人主頁上找到了一篇: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時間等問題應該調查。其中有兩段話我附在了這封email的結尾。

我認為這兩段話所揭示的問題值得研究,因為眾所周知,抗日期間,國統區有很多共產黨領導的地下組織,學生組織。那麼我的問題就是:在淪陷區是否有這樣的組織。我希望您有時間能?研究一下這個問題,並寫一點文章。因為我想這個問題可以直接論證您在《誰是新中國》中的很多觀點。

雖然,您在那本書和您的演講堣w經談論了很多歷史,足以否定我所學過的歷史課本。但是我認為對於罪惡應該進行最徹底的揭露。任何符合事實的揭露都不是多餘的。

     大陸留美學生 賀 辛

 

編輯您好:

我在boxun.com上讀了辛老師的《誰是新中國》,辛老師的很多觀點我非常同,但是他竟然數次把四行倉庫說成五行倉庫(包括他在新唐人的訪談節目堙^把「以空間換取時間」說反了。我認為這樣的錯誤不因該發生在一個嚴肅的歷史學者身上,這樣的錯誤祇會降低整本書所述歷史的可信性。

賀 辛

 

附 辛灝年覆信:

賀先生:你好!編輯部將你的信立即轉給了我,謝謝你的來信和很重要的意見。你的第一個意見是完全對的,這是我的錯誤,而且是習慣性錯誤,我一定改正,也希望你告訴你認識的朋友,幫助我改正。《誰》書正要再版,你提的正是時候。你的第二個意見,我想向你解釋的是:當時國民政府對於整個抗戰的總方針是「以空間換取時間」,但對第一期抗戰的方針則是「以時間換取空間」,自津浦、京廣、京包三線的節節抵抗,到上海保衛戰,直到武漢保衛戰為止的第一期抗戰,有一個艱巨的任務,都是在轉移東南物資和建設西南大後方,為持久抗戰、即為實現「空間換取時間」的持久戰作準備。這既是歷史的事實,也是我個人研究的一點心得。我在書中,便是這樣寫的,也許我沒有特別?調,所以才會?生這樣的感覺。我從國內帶著資料(兩萬張卡片)出來,為不打草驚蛇,是在極其困難的環境下,孤獨地完成了此書的,書中尚有一些錯誤和錯印的地方,特別是幾個人名,雖然不多,但仍然是錯誤,這次再版均將予以改正。如您在閱讀中又發現了錯誤,務必儘早告訴我。非常感謝您的幫助。也是真心地感謝您。祝好!

作者敬致

親愛的辛灝年先生:

您好!我是上海的一名剛畢業的學生,看了您的著作以後覺得和我原來所想的不謀而合,也有些是我所不瞭解的。您說的很對,我們真的需要民主。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其腐敗,極其殘暴專制的政黨的領導之下!一直以來這個政黨就善於欺騙善良的群眾,愚化百姓,殘害異己……在上海的一般老百姓中沒有多少人是支持這個黨的,全國更是如此。我們需要自由,我們會團結起來爭取自由的……我看到了你們的電視節目,但是是在光盤中看到的。我想訂購《誰是新中國》這本書,不知你們的地址,就是出版社的那個行不行,錢怎樣寄過去才能收到?我不知能不能和你們取得聯繫,我非常想要看到那本書。

辛教授:您好!

讀了您的書,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但我和很多人一樣,覺得您對蔣公的評價似乎過高了。即使您所說的都是事實,但也不適合在當前的形勢下表達出來。我們需要給蔣公平反,但由於中共長期的誣衊和詆毀,蔣公的形象並不太好。長期以來,蔣公被認為是一個獨裁者。過高評價蔣公不利於我們爭取廣泛的支持,會被人們認為我們要復辟蔣公時代的獨裁制度。

這祇是我的一點個人意見,我一直是非常尊敬蔣公的,蔣公在中國的現代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並且無可替代。 大陸 江士勇(第二封信)
 

我看了辛灝年關於《誰是新中國》的陳說的時候。我震撼很大,雖然我對共產黨那一套早已經不相信了。但是有機會對自己國家的現代歷史有更加客觀的瞭解。我感覺受益很大……我討厭共產黨。共產黨是個靠俄國人扶植下建立的傀儡政黨,他竊取了民國政府的政權,把剛剛建立的民主思想扼殺掉了,還假借革命之名實行獨裁專政。我相信將來的中國也會出現像孫中山一樣的先賢,或者更多像他那樣有著民主意識的人來推翻共產黨的統治…… 日本 陳勇義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