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新聞發佈會之四

 

辛灝年應舊金山僑學界邀請發表電話講演


本刊記者    楊 柳 青

 

本刊訊】四月十日下午,剛剛從芝加哥講演歸來的辛灝年,在紐約應舊金山僑學界「撤除飛彈、撥款興學」研討會的邀約,發表「電話講演」並多次回答問題,受到研討會的熱情贊揚。

辛灝年首先針對該研討會要求他發表對於正在舊金山召開的「世界和平統一大會」的看法,毫不含糊地從四個方面指出,和統會不能變成中共的「武統會」,也不能甘心去做中共在海外的「統戰會」。

由於辛灝年的電話講演獲得研討會的興趣和贊揚,所以,遠在六千哩之外的與會者們,紛紛通過電話,向辛灝年提出了許多重要的問題。提問人中,更不乏象著名教授嵇義達先生、著名評論家趙紫龍先生、著名的政論家王德耀先生等這樣一些蜚聲舊金山華人社區的重要知識份子。辛灝年針對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在電話中分別地和逐一地予以了回答,特別是對此番臺灣大選和諸如「等到中國大陸民主了、自由了之後,臺灣人民能不能夠獨立」,以及「能不能指望美國在中國的台海問題解決上、甚至是幫助臺灣獨立上,起到很大的作用」等在海外十分敏感的問題,作了明確和誠懇的回答。

辛灝年首先回答說,「為什麼要等呢?為什麼臺灣人民祇想等到中國大陸人民獲得民主自由之後呢?為什麼不能和大陸人民一起,為推翻中共的洋教專制復辟統治,為在全中國建立一個和臺灣一樣好的民主社會制度而共同奮鬥呢?這雖然是在支持大陸人民,卻不也是在從根本上消除中共專制政權對自己的可怕威脅嗎?這可是在保護自己呀!要知道,面對那個專制復辟政權,大陸人民和臺灣人民的根本利益實在是一致的,沒有任何沖突的……至於中國大陸民主自由之後,臺灣人民能不能夠要求獨立,應該說,我們還是按照歷史的進程來考慮吧!誠如歷史劇《走向共和》裡的李中堂所言,一代人祇能做一代人的事情,我們這一代人也不要包攬太多。因為,到了那時候,不論大陸人,還是臺灣人,都會有了更新的想法,也已經擁有了在台海兩岸表達自己統獨觀的自由,更能夠不在飛彈的威脅之下來進行真正「和平的與平等的」談判……也許,連這一切都已經不存在了。因為,到了那時候,臺灣人民根本就已經不存在獨立的要求了……所以,我認為,還是讓我們更多地考慮和解決眼前大家共同存在的問題、甚至是共同的痛苦為好……

辛灝年還回答說,美國作為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國家,它不僅擁有堅定的民主理念和歷史的自由觀念,而且確實為維護和發展這個世界的自由和民主起到了、並且還在起著巨大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猶如與我們同文同種的2300萬臺灣人民,都並不情願來幫助大陸人民解決也與她自己休戚相關的中共專制復辟統治一樣;由於二十多年來的歷史已經證明,即使是在一個中國的範圍之內,大陸人民也祇能依靠自己來解決自己的萬難民主追求,甚至極其痛苦地置身在「敵有人援、我無人助」的孤軍奮戰之中;所以,如果我們、特別是臺灣人民,一心指望美國來幫助他們解決台海問題,甚至指望美國能夠幫助他們獨立,這大約也祇能是「一相情願」的。因為,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的歷史,二十世紀南韓和南越的歷史,特別是當前伊拉克的現狀,都能夠證明我對此看法的正確。更何況,美國和西方強國,他們還有著他們必須顧慮的自身國家利益呢!所以,在爭取別人同情和支持的同時,我們必須建立依靠自己的信念,臺灣人民要靠自己,大陸人民更要靠自己,中國的事情祇有靠大陸和臺灣一起來解決。這才是我們應有的立場和精神。

辛灝年在即時回答了很多問題之後,針對有人友好地、也是直截了當地問他「贊不贊成臺灣獨立」時,他亦乾脆明確地回答說,「我首先是一個中國的民主統一論者。並且願意為自己的祖國能夠最終地走向民主統一,而盡一個普通國民之責,而盡一個普通學者之心」。言罷,他轉而同樣明確地說道﹕「我對大約佔百分之六十五的臺灣人民不願意現在就為中共的專制政權所統,則懷著深深的同情和理解。因為,我們沒有理由和權力讓沒有遭受過中共殘酷專制統治的臺灣人民,也來遭遇我們十三億人民已經和正在遭受的巨大痛苦。雖然這無疑是暫時的。」

幾乎所有遙遙六千哩之外的提問者,都對他的講演和即興回答,感到相當的滿意。會議主持人舊金山夕谷民主基金會的胡秘書長當場在電話中表示了衷心的感謝。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