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沒有愛國賊 祇有愛黨賊


吳 學 燦

 

  「愛國賊」是個新名詞,大概祇有兩三年的歷史。這個詞,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是在電腦網絡上。這個詞的發明權,不知究竟屬於誰。可是,我清楚地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個詞,是因為有人提出要愛國;批評者就寫文章,說愛國的人就是愛國賊。從此以後,愛國似乎就有罪了,就要被討伐、批判、抨擊了。儘管如此,我還是要愛國。我現在是難民,住在美國,但我還是貨真價實的中國人。我還是熱愛自己的國家――中國。為了中國能够實現民主,我還在繼續奮鬥。

 

國家是什麼?

  國家這個詞,一開始就是國和家的組合。對於國家的概念有爭議。對於家的概念還是比較一致的。

  家,是人們休息的窩。吃喝拉撒睡的一個窩。一般的家,有丈夫、妻子、孩子。正常的家,是享受夫妻恩愛、母子親情、天倫之樂的甜蜜的、溫暖的、幸福的、愉快的「窩」。至於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甚至五世同堂的大家庭,現在已經很少見到了。

  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新型的家庭也跟隨著產生。新型的家庭主要有:單親家庭、同性戀家庭、組合型家庭等幾種。

  國是什麼呢?國就是許許多多的家的組合體。

  國家,是說「國是由家為基本單位組合而成的」。

  國,就是大家的家,是大的家,是一大塊土地上的許許多多的家的組合體。

  中國這個國家,就是我們所有中國人的大的家。

 

中國是什麼?

  有人說,從來就沒有中國這個國家,因為從來就沒有一個國家的名字叫中國。這種說法似是而非。

  中國是什麼?

  中國就是以漢族為多數的五十幾個民族融合、發展而來的多民族國家。這是從國民的構成上來說的。

  中國是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三國、兩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元、明、清、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從歷史演變來說的。

  中國是有五千年文明,曾經對人類社會的發展作出過無比巨大的貢獻,而且是沒有被同化、沒有被征服成為殖民地的唯一的文明古國。這是從語言文字等文明主體一以貫之的角度來說的。

  中國是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湯顯祖《牡丹亭》、清曹雪芹《紅樓夢》的誕生地。這是從漢語、漢字的豐富優美、意境高遠、無與倫比的角度來說的。

  中國是孔子、孟子、老子、莊子、墨子、孫子等思想家群星璀燦光耀全球的沃土和甘泉。

  有人說,祇有西戎的秦、蒙古的元、滿族人的清和漢族人的兩漢兩晋隋唐宋明等國,沒有中國。

  照這種邏輯推理,世界上從來沒有中國,也從來沒有美國、俄國、英國、法國和德國。

  美國是什麼?

  美國是英國的一塊殖民地。美國是十三個州開始組合發展而來的。照這種邏輯推理,祇有英國在美洲的一塊殖民地,沒有美國;祇有十三個州開始、後來發展到五十個州的美利堅合眾國,沒有美國;祇有印地安人的祖國,沒有美國。

  如果說美國歷史短暫,不可比;那我們就說俄國、英國、法國和德國。

  俄國是什麼?

  是羅斯?是俄羅斯?是蘇維埃聯盟共和國?是獨立國家聯合體中的一個。照上面的邏輯,沒有俄國,祇有蘇聯,祇有遠古時代的羅斯,祇有彼得大帝的沙皇帝國,祇有葉卡捷琳娜波將金村時代的女沙皇帝國。

  照上面的邏輯,祇有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沒有英國;祇有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沒有英國;祇有盎格魯---撒克遜,沒有英國。

  法國呢?祇有法蘭西,沒有法國;祇有拿破侖帝國,沒有法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貝當政府,祇是希特勒第三帝國的地方政府,自然不算是法國。

  如果說蒙古人入主中原建立元朝,不能被稱為中國,祇能稱為元國;滿州人入主中原建立清朝,不能稱為中國,祇能稱為清國;那麼,法國人不僅入主阿爾及利亞,而且把阿爾及利亞變成了法國的殖民地,阿爾及利亞也要改稱法國了?包括阿爾及利亞等殖民地在內的國家,應該叫法國呢?還是叫法蘭西帝國?或者叫做法非帝國呢?

  元朝和清朝的中國人並不說蒙古話和滿州話,仍然是講漢語、寫漢字,却不能稱為中國和中國人;而阿爾及利亞今天仍被稱為法語國家,反而不必叫法蘭西和法國,還是叫做阿爾及利亞。世界上有這樣蠻不講理的嗎?

  至於德國,更是從來就沒有這個國家,如果說從來就沒有中國這個國家的話。照這種邏輯,沒有德國,祇有德意志;沒有德國,祇有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沒有德國,祇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沒有德國,祇有東德和西德;沒有德國,祇有普魯士;沒有德國,祇有神聖羅馬帝國。

  罵別人為愛國賊的人,否認中國這個國家的存在;而那些被人罵為愛國賊的人,正是因為愛中國才挨罵的。這是個悖論。沒有中國,哪裡來的愛中國的愛國賊呢?因為別人愛國,就罵別人是愛國賊,這實在是毫無道理。

  國,無非是千千萬萬個家的組合,而每一個家又是由單個的人組成的。因愛國被罵為愛國賊,愛自己的家不是也要被罵成愛家賊了嗎?因為愛家中的每一個人,不是又要被罵為愛人賊了嗎?這不是太荒唐了嗎?

  罵別人是愛國賊的人,可能會狡辯:說愛國賊愛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更是莫明其妙。中華人民共和國祇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現代法西斯政權的名稱,而且名不副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既非人民的也不是共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像布什的共和黨政府、克林頓的民主黨政府。政府可以更換,美國依然美好。不同的是:布什和克林頓是經過選舉才能够建立政府的,而且任期祇有四年,祇能連任兩次(八年);而共產黨呢?既不必經過選舉,又可以用槍桿子和掌控媒體來保證政府的領導權「永遠」掌握在共產黨手中。但是,歷史是不依共產黨的愛好而發展的。共產黨的「永遠」,就像鴉片和搖頭丸,使黨的領導人以及愛黨賊們時常處於飄飄欲仙之中。君不見中國共產黨的恩師--蘇聯共產黨的「永遠」的政府,已經仙逝了十幾年了麼?曹雪琴早已用「忽啦啦似大厦傾」說明了一切貌似强大色厲內荏的强權的頃刻瓦解。這才是真正的中國特色。可以預料:中國共產黨專制政權的頃刻瓦解,一定會比某些人想像得要快。

  中國人講愛國,祇能是愛中國,就像文學大師林語堂所說的吾土吾民,愛中國的國土,愛中國的國民。愛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不是愛中國,祇是愛共產黨建立的政府;就像八旗子弟愛滿州人建立的清朝政府,而不是愛中國;就像忽必烈愛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政府,而不是愛中國。

 

黨是什麼?

  要弄清中國共產黨是什麼,就要先弄清黨是什麼。

  關於黨,中國古代有過一些說法。如:朋黨、黨爭、君子群而不黨、結黨營私,等等。最著名的黨爭大概要算唐朝的牛李黨爭和宋朝的王安石、司馬光黨爭了。牛李黨爭捲入的名角有韓愈、柳宗元、劉禹錫等。韓愈被貶潮州,柳宗元被貶柳州,於是又有了韓潮州、柳柳州的說法。

  王安石、司馬光黨爭中捲入的蘇東坡和歐陽修,名氣比兩位黨爭的主角還要大。蘇東坡被流放海南,於是有了海南詹縣的蘇公祠,成為當地一大名勝。

  中國古代的黨爭,實際上祇是皇權重壓下的朋黨之爭、幫派之爭,與現代政黨是根本不同的。

  外國在古代也有黨爭,也有朋黨之爭和幫派之爭。

  現代意義上的政黨最早產生於英國。

  1679年5月,英國議會通過了剝奪詹姆士王位繼承權的《排斥法》。圍繞王權在議會形成了維新的輝格黨和保王的托利黨。這兩黨後來分別發展為自由黨和保守黨。

  現代社會中的黨,都是與獲得政治權力密切相關的。因此,黨也叫做政黨。

  作為現代政黨制度中的政黨,最早是由英國的《選舉改革法》在1832年形成的。

  政黨的競爭是現代民主政治的典型特徵。沒有政黨就沒有民主。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爾、湯加王國、西薩摩亞、巴林國、阿曼蘇丹等君主制國家中沒有政黨。這些國家的政權是由國王掌握的,不存在什麼民主不民主的問題。

  有政黨的國家不一定就有民主。共產黨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金正日的北朝鮮以及古巴、越南、緬甸,都有政黨,都沒有民主。

  為了保證現代民主政治的健康運行,各國憲法和法律都對政黨作出若干規定。主要有三點。

  一、政黨的成立。

  政黨成立時,必須明確提出自己的宗旨。宗旨必須符合自由、民主、憲政的要求。

  如:聯邦德國基本法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如果根據政黨的宗旨或者黨員的行為,表明某一政黨意圖侵犯或者廢除自由民主的基本制度,該政黨就違反了憲法。」

  二、各政黨一律平等。

  聯邦德國《政黨法》規定:「如果一個公共權力機構對政黨供給某種設備,任其使用,或者給予某種支持,必須對所有的政黨平等對待。」如在競選期間,給予各政黨以平等的機會在新聞媒介中發表政綱,進行競選。

  三、公開資金來源。

  各政黨必須對自己的經費來源予以公開,司法部門有權調查各政黨的經費來源。聯邦德國規定各政黨每年對財務問題提出一份公開的報告書。報告書由經濟檢查事務所進行檢查。

  政黨的目的在於掌握國家政權,與全國人民的利益密切相關。政黨的經費來源公開化並置於公眾的監督之下,才能防止政黨危害人民的利益,不允許他們祇謀求自己的一黨之私,就像中國自古以來就一直批評的「結黨營私」。美國的司法機構和新聞媒體調查中國共產黨通過黃建南等人給民主黨捐款的事,就是美國民眾對共和黨和民主黨經費來源的監督和檢查。

  上面說了黨和政黨。那麼,什麼叫做執政黨呢?

  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越南、北朝鮮、古巴等一黨專制國家和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王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實行政黨競選的制度。在多黨競選中取得議會多數的黨,才能執政。因此,也叫做執政黨。

  執政黨通過競選取得了議會多數之後,並不能由黨來管理國家和社會。執政黨是通過掌握議會多數,由議會任命國家的主要官員,來體現對國家的管理。

  在憲政民主國家,實行文官政治中立原則。在這些國家,公職分為兩大類。一類叫做政務官或政治職位。這些職位的任職者是由選民選舉產生或者是通過政治任命產生的。另一類叫做事務官(或稱文官、公務員),一般是常務副部長或司局長以下的全部職位,通過考試錄用、晋升,不受政黨政治的影響。不管哪一個政黨在選舉中獲勝,都不得撤換未犯過失的事務官和公務員。這樣,國家機構就不會成為某一個黨派的附庸,而且保證了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許多國家的憲法規定:公務員是全體國民的服務者,而不能是某一個政黨的僕從。憲政民主國家不准任何政黨建立軍隊,也不能在軍隊中建立黨的組織,不准在軍隊內部發展黨員。

 

中國共產黨是什麼?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以農民中敢於冒險的人為主要成分組成的打天下、搶政權的政黨。中國共產黨的第一號人物毛澤東是富農的兒子。打天下的主要人物朱德、彭德懷、林彪、賀龍、王震、許世友等人,都是農民中的地痞、流氓、惡棍、潑皮、無賴。雖然其中的彭德懷、朱德還有點良心,但他們在搶奪政權、建立共產黨法西斯專政的過程中,還是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像歷史上的農民起義一樣,有槍就是草頭王。

  毛澤東像劉邦、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一樣,拉起隊伍是為了做皇帝。劉邦、朱元璋、毛澤東當上了皇帝,是成功者;李自成、洪秀全先勝後敗,終於是失敗者。所謂成王敗寇,就是這個意思。

  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够顛覆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呢?主要有以下五個原因。

  第一、毛澤東、周恩來等人把來自西方的流氓理論--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拿來,與中國幾千年的帝王術和地痞流氓無賴潑皮惡棍二流子的種種手法混合雜交,產生了最有效的超級流氓理論--毛澤東思想。這種叫做毛澤東思想的流氓理論被披上了神秘的面紗,成為共產黨控制的武裝力量的信仰和精神支柱。那些被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邪教蒙蔽了的農民子弟,本來就沒有什麼文化,加上郭沫若、千家駒,於光遠、鄧拓、鄧力群、韋君宜、胡績偉等等大學生、大知識份子的示範作用,沒文化的自然就深信不疑了。在信仰的驅使下,由八路軍、新四軍和各種土匪武裝改編而成的所謂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爭奪中國政權的所謂解放戰爭中,終於取得勝利。

  第二、國民黨軍隊(中華民國政府軍)在蔣介石的指揮下,與侵略中國的日本皇軍進行了八年浴血奮戰,把日本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加上美國的支持和幫助,終於使日本侵略者投降認輸。然而,八年的時間過去了,國民黨的軍隊也被日本皇軍打得七零八落,真正實現了斯大林和毛澤東所夢寐以求的「兩敗俱傷」的願望。日本投降了,國民黨軍隊也被打垮了、打散了、打碎了。共產黨呢?躲在旁邊偷著樂。一邊開荒種鴉片賣錢買槍,一邊收羅農民和傻帽知識份子加入共軍,擴大所謂邊區和「抗日」根據地的地盤,還要譴責國民黨、蔣介石準備從峨眉山下來摘桃子。這就是共產黨的「持久戰」。

  第三、斯大林新沙皇為了永遠地侵佔老沙皇從中國掠奪的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甚至還要得到中國更多的土地,對中國的叛國集團--共產黨給予大量的財力支持和軍事指導。武器彈藥是從蒙古、新疆、東北等漫長的中蘇邊界運來中國交到共產黨的手中,有時還用飛機緊急運送到延安等共產黨盤踞的地盤。共產黨賣國集團用新沙皇的盧布顛覆了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把中華民國政府擠到了臺灣島上。

  為了報答斯大林新沙皇的指導和幫助,毛澤東默認了老沙皇的一切不平等條約,默認了新沙皇對外蒙古的侵佔和後來的蒙古獨立。直到江澤民這個中華民族的敗家子,才與俄國簽訂了真正的賣國條約,明確承認老沙皇的侵略成果。什麼海參威,什麼貝加爾湖(就是蘇武牧羊的北海),都在法律上成為俄國的天然良港和境內湖泊。

  第四、國民黨的領導人蔣介石等人,作為一個政治家,當然有狠毒的一面。但是,蔣介石的「狠毒」,比起毛澤東,簡直不值得一提。共產黨拍的電影,宣傳國民黨的軍隊把老百姓押在軍隊前面,使共產黨不忍心開槍。實際情况正好相反。國民黨軍隊因為考慮到老百姓的安危,不得不接受共產黨的條件。如:傅作義在北京投降,就是考慮到北京的老百姓和古都、古建築的安危,當然還有他自己個人的如意算盤。他聽信了共產黨的謊言。尤其是他的女兒、共產黨的地下黨員--傅東,對她父親的投降起到了關鍵作用。

  現在,已經有許多史料刊登在海外的媒體上,尤其是電腦網絡上,公開了被共產黨封閉了幾十年的珍貴史料。如:東北戰場上,林彪的軍隊為了佔領長春、四平、吉林等東北重鎮,把國民黨軍隊連同幾十萬、上百萬老百姓圍困在城內,少則幾十天,多則幾個月。老百姓偷偷出城挖點野菜,毫無例外地被共產黨開槍打死。共產黨的理由是:老百姓挖的野菜會被國民黨軍隊拿去吃。就這樣,當國民黨軍隊突圍逃跑之後,城堛漲悁囥m也活活地餓死了。有的城市餓死幾千幾萬,有的餓死、渴死幾十萬。這就是共產黨的「人民解放戰爭」。

  共產黨的解放戰爭,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解放人民;實際是為了奪取政權,不惜餓死渴死幾十萬、上百萬的人民。至於六零年餓死幾千萬,也是為了毛主席的三面紅旗不能倒。老百姓被餓死了,實際上也是被解放了。是一九四九年解放後的繼續解放。這種解放,祇要共產黨還存在,就會沒完沒了。餓死了,就不用再受共產黨的罪了。這不是解放,是什麼呢?死了,涅盤了,圓滿了。這樣理解共產黨的「解放」,恐怕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解放。

  第五、國民黨堅持新聞自由、半自由,而共產黨的新聞自由祇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共產黨頭目的自由。

  在國民黨統治區,也是所謂解放戰爭中的國民黨的大後方,共產黨利用國民黨的新聞自由,隨意攻擊國民黨政府,真真假假,有真有假,使老百姓誤以為國民黨真的比共產黨要壞幾千倍、幾萬倍。一直到決戰時刻的一九四七、一九四八年,共產黨在國民黨的心臟--首都南京還駐有代表團。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等頭目先後主持第五縱隊的籌劃和安排。代表團駐地就在南京的梅園新村。

  我的老上級胡績偉,從二十幾歲參加共產黨,一直從事新聞工作,直到六十幾歲才明白人民性高於黨性。在這之前,就是像胡績偉這樣的大學生、文化人,成千上萬地奔向共產黨盤踞的延安;就是因為共產黨利用了國民黨的新聞自由,才矇騙了這些年紀輕輕、熱血沸騰的大學生、文化人。他們到延安後,經過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洗腦,成了有文化有信仰(西洋邪教信仰)能說會寫善於宣傳馬列毛邪教的宣傳兵。他們有的留在延安,有的進入八路軍、新四軍隊伍中,有的則返回國民黨統治區,成為動搖國民黨政府根基的第五縱隊。這些第五縱隊的隊員,利用國民黨的新聞自由,大肆宣傳共產黨的邪教理論,拼命詆毀國民政府走向憲政的種種努力。他們還以拜師求教等種種手法,對魯迅、郭沫若、聞一多等名士大儒大灌迷魂湯。在這些所謂文化巨匠樂陶陶、昏昏然的時候,就被他們的學生拉上了共產主義邪教的賊船,站在共產主義邪教的立場上,用手中的筆寫成攻擊國民政府、毁謗憲政民主的文章,並自稱是什麼投槍和匕首,戳痛了中國人民走向民主的心。他們混淆了老百姓的視線,降低了老百姓的思考能力。

  魯迅、郭沫若、聞一多這些文化巨匠背叛民主的國民政府,投向共產黨邪教的懷抱,對於中國人民幾十年來遭受的種種苦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將來中國真的實現民主了,一定要把魯迅、郭沫若、聞一多等文痞漢奸騙子手釘在歷史的耻辱柱上,成為後世文化人永遠的警戒。具體辦法可採用在歷史書上寫明、在教科書上列入、在碑銘上篆刻等。魯迅、郭沫若、聞一多等人自命清高,以反叛者自居;實際上反叛的是正在艱難走向民主的國民政府,却投靠了根本沒有民主的共產黨邪教勢力。祇為了「反叛者」的虛名,就被共產黨及愛黨賊們捧昏了頭,歡天喜地地、孜孜不倦地創作遵命文學,成為革命文化的旗手。

 

愛國有理  愛黨有罪

  中國是我的祖國,是我的家鄉。我愛中國,我愛家鄉,一點也不含糊。有人罵我是愛國賊,那就去罵好了。祇要他們有精神,有力氣,一天罵到晚也沒關係。如果他們有人供養,不用做工掙錢,還可以一年罵到頭。

  我因為被共產黨逼得實在熬不下去了,無可奈何之下,才於一九九六年八月底,離開自己的祖國,告別了生我養我的故鄉,來到了太平洋對岸的美利堅。

  來到美國後,遠離祖國和家鄉,時間越長,就越是思念祖國,想回故鄉。真是應了一句俗話:距離產生美。時間上、空間上距離越大,對祖國的山河越是懷念,對故鄉的風味小吃、兒時朋友越是懷念。我現在打電話最多的是小學老師和同學,就是為了回憶童年時代的生活和學習。雖然回憶是痛苦的,因為那時正是六零年前後差點餓死;但是與小學同學談到當年趣事,還是經常在電話堹滷o肚子生疼。

  越是懷念祖國,越是想回故鄉,就越是痛恨共產黨。與小學老師同學談到當年餓死的老師和同學,恨不得把共產黨頭目統統地千刀萬剮。

  為什麼有人祇罵愛國賊,却不敢罵愛黨賊呢?因為共產黨實在太可怕了。共產黨從成立第一天起,就在中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最好的證據就是毛澤東自己的文章。《湖南農民考察報告》中,客觀真實地記錄了共產黨領導農村的地痞流氓惡棍無賴的下流嘴臉:「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滾一滾。」地主小姐是個年輕姑娘,到地主小姐的牙床上去滾一滾,這是什麼行為?這就是共產黨領導的農民革命。

  共產黨從一開始,就在新沙皇的支持下,利用孫中山「聯俄聯共」的錯誤,混進了國民政府,混進了國民黨中央。到了日本侵略中國的時候,共產黨更是賊喊捉賊地大發國難財。明明是他們趁著國民黨軍隊與日本侵略軍浴血奮戰的時候,在一邊乘凉、休整、訓練、發展,坐收魚翁之利;却倒打一耙說蔣介石坐在峨眉山上準備下來摘桃子。毛澤東感謝田中角榮和大平正方的話,就是最好的證明。就在全國人民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四散逃難的時候,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叛國集團却歡天喜地、興高彩烈、彈冠相慶。因為,國家的困難、人民的痛苦,正是他們這些亂世奸雄大顯身手、篡權奪位、稱王稱帝、出將入相、賣國求榮之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

  有人說毛澤東是千古一帝。不錯,毛澤東就是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人類歷史上最凶殘、最暴虐、最陰險、最毒辣、最無耻、最狡詐,最不講信義、最沒有廉耻、最沒有良心,殺人最多、禍國最烈、誅心最毒,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空前絕後的千古一皇、萬年一帝。

  以毛澤東為最高代表的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最凶殘的敵人,是中國歷史上對國土破壞最徹底、對國民殺戮、摧殘最嚴重的一個統治集團。套用文化大革命中的用語:以珠穆朗瑪峰作筆,以太平洋作墨,以藍天作紙,也寫不盡毛澤東、共產黨的罪惡!

  奇怪的是,那些動輒罵別人是愛國賊的人,為什麼放著毛澤東、共產黨不罵,也不罵那些為了從共產黨搜刮來的民脂民膏中分一杯羹的花某某、梁某某和陳文英之流。正是花某某、梁某某和陳文英們,打著愛國的旗號,幹著愛黨賊的勾當。他們根本不愛中國,但他們確實愛中國共產黨。因為祇有中國共產黨才可以讓他們非常輕鬆、極其愉快地通過「做生意」祇賺不賠,每年都有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美元進賬,還可以戴上共產黨送給他們的一頂花帽子--「愛國」。        2004年4月23日於美國維吉尼亞。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