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首頁

 

民主統一為中華 研討專欄
支持愛國民主運動專題

堅持反共防獨,才能夠在全世界範圍內,為追求中國的「民主、統一、和平」而建立一個最為正確和最為廣泛的「民族民主聯合戰線」。這個聯合戰線一旦形成,其結果,一是中共打出的「假民族主義牌」將因此而失靈;二是反華台獨勢力的「假反共民主牌」將因此而失算;而反共在先、防獨在後;民主在先、統一在後;解決中共專制統治在先,追求中國國家統一在後──一言以蔽之,也就是「治本在先、治表在後」的這樣一個正確的大戰略,蓋因它「義旗高揚」,從而必得大陸民心,必轉臺灣人心,必結海外僑心,必能凝聚和奮發整個中華民族包括海外華人為愛國而團結反共的偉大民族民主精神。

──引自辛灝年講演錄「民主統一為中華」       (黃花崗雜誌第八期)

 

愛國的美名不屬於共產黨


二論民主運動要愛國

黃花崗雜誌評論員文章

 

一、中共向來黨、國不分有人偏要不分黨、國

 

眾所周知,中共從來就是黨國不分。從中央到鄉村,全是黨政一家,黨凌駕於政,黨領導一切,黨就是國。所以,愛國必須愛黨,愛黨就是愛國,愛國不愛黨者誅,因此而被黨枉送掉性命的,何止成千上萬。

中共有兩隻歌,一隻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所以,愛黨必須是第一的。另一隻是「社會主義好」,意即「沒有社會主義,便沒有好中國」,所以,愛社會主義比愛國更重要。這是區別中共的馬列「新中國、好中國」和五千年的「舊中國、壞中國、黑暗中國」的陰陽界,不愛「社會主義新中國」者誅,為此而被黨枉送掉性命的,更何止成千上萬。

毛澤東死了,鄧小平掌了權,雖然改革開放,但是,歷經江、朱歲月,已到胡、溫「舊政」,卻都要守著「四個堅持」,而這四個堅持裡面,就沒有一條是要堅持「愛國」的。可見,中共的愛國,一是要愛黨,二是要愛社會主義,三才是黨國不分,四是專門對著別人的。顛倒了如此次序者誅,由此而被黨枉送掉性命的「別人」,亦何止成千上萬。

近些年來,好像有人因「心有靈犀一點通」,竟天才地發現了﹕既然中共黨國不分,要反共,就不能愛國,因為那是中共的國。這個天才的發現,不但有理,而且有恨,由於理恨交加,也就隨著中共要「黨、國不分」,有人偏要來他個「不分黨、國」。反共就不能愛國的話,豈但應運而生;愛國就是愛共,也立即成了一條罪狀。接下去,海內外的英雄們,雖然至今沒有人敢罵一聲「愛共賊」,但「愛國罪」卻給罵得甚囂塵上。再接下去,又由於跟著共產黨殺中華民族、燒中華文化、謾罵中華民族及其民族文化的孽根性,又一如既往地成了時髦,更一如既往地掀起了高潮,一如八十年代一樣,將我們可憐的民族及其文化罵成了共產黨的替罪羊,所以,一些當代「愚民」,就是那些雖然反共卻要愛國者,祇因他們「既要愛祖宗留下來的那一片大好江山,更要愛祖宗傳下來的那十數億善良人民,還要愛祖宗發展起來的優秀民族文化」,雖是真正的中華兒女,而非馬列子孫,卻給那些偏要「不分黨國」的朋友,清濁不分地罵成是「愛國的賊」了。

於是,國,在這些人的眼睛裡,便當真祇是「黨的」了。這無疑與現代世界建設民主國家的觀念完全背道而馳。絕不是搞民主的人所敢言的。

於是,這就為中共「愛國就必須愛共」的專制邏輯,帶來了由所謂反對派所贈予的「合法性」。特別是祇敢罵「愛國賊」、而絕不敢罵「愛共賊」,便更是在「助共」,而不是在「反共」。原來,反共祇是在反「一個黨」;而今,反共卻變成了要反「一個國」,「反中共」遂變成了「反中國」,孰對孰錯,孰難孰易,孰忠孰奸,還用得著一問嗎?

       

二、中共在歷史上就是一個禍國的黨

 

歷史告訴我們,中共從來就是一個禍國的黨。

一九二零年八月,由社會主義新沙皇列寧任命的第三共產國際共產黨中國支部──中國共產黨,首先在理論上,就是一個「沒有祖國」的黨。也就是說「無國可愛」。而由他們自己宣稱的,歌唱的,「祇能愛他們的工人階級祖國──蘇聯」,就更不是愛中國,而是在賣中國了。所以,愛國的美名,與他們這些「黑發黃皮的馬列子孫」斷然無緣。

其次是在事實上。首先,自從一九二零年八月蘇共建立了中共以來,中共不是號召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要獨立「走出中國」,甚至要加入「某個聯邦」;就是公開贊成蘇軍駐兵外蒙古、贊成外蒙古獨立;直到在斯大林的直接命令下,公開背叛中國的國民革命,公然反叛中國國民革命軍的北伐,一心武裝顛覆北伐打倒軍閥的偉大成果──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政權」。所以,中共建黨伊始,就是賣國之端,愛國的美名與他斷然無關。

其後,不論是在1929年蘇聯對中國發動大規模侵略戰爭之時,還是在1931年九一八日本陰謀侵佔了中國的東三省之後,中共不是在斯大林的命令之下,要「武裝保衛蘇聯」;就是在第三國際「緊急任務案」的指示下,發動武裝暴動「乘國難」以顛覆中華民國,篡立「認俄作父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非但從此開始製造「兩個中國」,並且為日本挾持溥儀「製造第三個中國」──偽滿洲國,豎立了楷模。而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第十四條所宣稱的,「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甚至各省都可以獨立建國」的徹底賣國綱領,竟然成了今日有人要「鼓吹臺灣、甚至是中國各省都可以獨立建國」,特別是建立一個「跟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新臺灣國、新山東國、新上海國……等等「新國家」的重要歷史「根據」。至於中共是如何地巴望著日本早一日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以「救命」;至於中共在中國人民的長期浴血抗戰中,是怎樣地游而不擊,祇圖擴張,專打友軍,不打日寇;是怎樣地不惜「通日賣國」,坐看「日蔣火併」,並終於為它蓄意準備的「人民解放戰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今,祇需要隨便翻一翻中國大陸學界的現代史反思著作,或想辦法翻閱一點中共絕不敢公開解密的文件,甚至祇需要再認真「學習」一遍毛澤東的第三卷「雄文」;便可以一目了然,更令人「恨從中來」。所以,愛國的美名與中共的歷史便斷然沒有任何干系!

 

三、中共建國之後更是一個殘民以禍國的黨

 

如果說,一九四九年以前,中共因是一個禍國的黨,就不可能是一個愛國的黨,愛國的美名與他毫無干係,那末,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共就更因他是一個「殘民」的黨,所以,愛國的美名就更是不能屬於他。

孟子曰﹕「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 孟子又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二千多年前,我們的先人就已經認識到了「構成國家」的三大條件之一,就是「人民」。並且,對一個國家而言,最要緊的,還是人民。其次才是江山土地,再其次是人民和土地的管理者──君主。而古人所謂「民為邦本」,所謂「邦畿千里,為民所止」,所謂「大畏民志,此為知本」,所謂「得眾得國,失眾失國」,所謂「保民而王,莫可禦也」,無非都是在說「認識民本」的重要性。並且,不論這一「以民為本」的思想,究竟是從維護人民出發,還是從維護君王著想,它起碼都是在告誡任何一個統治者,「殘民」是不能允許的。也就是說,不論是在中國自古有之的國家理論上,還是在中國歷代帝王爭霸天下和治理國家的歷史中,任何意在「殘民」的思想和行為,豈但為統治的理論所不能允許,而且為統治的方式所理應杜絕。

然而,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共繼承它二十八年罪行昭彰之「禍國歷史「的,便是數十年罪惡滔天的「殘民歷史」。八千萬條無辜中華兒女的生命,早已為他們這個馬列子孫集團留下了曠古的反民族奇罪反人民重罪;一場又一場意在「殘民以逞」的所謂政治運動,就更是為中華五千年歷史留下了史無前例的汪汪血海;持續五十餘年不變的殘酷思想統治,無疑已將一代又一代知識份子中的大多數,推向了「腦死」、即「從不敢思考而至於不會思考」的不堪境地……古今中外,向未聞「殘民者竟然能為愛國者」,因為,「民者,天下國家之根本也」!殘民,就是禍國。所以,愛國的美名,又怎麼能夠屬於這個殘民已極的「異族馬列子孫集團」──中國的共產黨?

或許有人會說,共產黨自鄧小平始,就已經在改了,就已經在改革開放了,就已經在「振興中華」了……否也!為什麼?因為它祇是相對弱化了殘民的行徑,祇是相對改變了殘民的方式,卻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殘民以逞的性質和目的。因為,中共的改革開放,無非是在救自己,救自己的專制統治,救它這「無產階級的血染江山」,而不是真心地要救那個──已經被他禍害了太久、並且禍害得太深的中國,及其人民。君不見,古人尚知「夫仁政,必自經界始。經界不正,井地不均,穀祿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漫其經界」。而今,中共經濟改革已經二十有五年,其暴君污吏豈止是「漫其經界」,早已是「漫其全黨全國,漫其整個黨國社會」了!所謂「桀紂率天下以暴,而民從之」,在今日,則是「共產黨率官以貪,而全黨全國之官從之」!古人尚知「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然而縱橫今日之中國,則是「黨官者足,繫權者足,貪鄙者足,唯真百姓苦百姓橫遭盤剝而不足也」!古人尚知,「恩不可以及禽獸,而功不可不及於百姓」,然而,中共一黨,改革開放二十五歲,「其功,雖早已及於禽獸,卻斷然不願及於普通百姓」﹕漫流中國大陸的種種民謠,實已經道盡了「經濟發展大好形勢」之下億萬百姓的痛苦心聲……

或許還有人會說,中共在海內外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反對台獨,追求中國之統一,總該是「愛國」了吧?否也!因為,在歷史上「製造、領導和支持過台獨」的中共,不過是假統一之名,以行統戰之實;舉旗反獨是假,與台獨「唱和」是真。多年以來的事實便是﹕惟中共反獨聲浪愈高,則台獨的進程便愈快愈橫,臺灣的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便滅亡愈速;惟海外統獨兩鬥愈酣,便愈加無人顧及反對中共專制,更不知懸大陸百姓苦難於心中……如此,中共何不樂其哉,台獨何不喜其哉!所謂台獨就意味著戰爭,所謂阿某上台就意味著台獨,不過是與空彈頭一般的干啞叫囂而已。如今,阿某果真沒有下台、卻又上台了,而且上得是那樣地麻煩,那樣地蹊蹺,那樣地引發了海內外的萬端疑雲,然而,中共何在?中共的「打聲」何在?中共那實心的而非空心的飛彈又何在?而中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必然前途,也就在眼前了!

一言以蔽之,愛國的美名不屬於共產黨,過去不屬於,現在不屬於,將來也不可能屬於這家「來自異族的、禍害了我們中國的專制鐵血政黨」!

 

愛國的大旗不能拱手讓給共產黨

 

世所週知,無論中外古今,愛國是一個美名,愛國者必然愛民。但是,共產黨豈但不愛國,而是禍國;共產黨豈但不是愛民,而是殘民;則何能以愛國之美名與之?

但是,在今日的海內外,特別是海外,有一些朋友,不論是有背景的還是無背景的,是有人唆使的還是自己甘願的,他們雖然都是志在中國民主化的人士,祇因他們甘從於中共的黨國不分,又迷惑於他人的不分黨國,因而在不知不覺之間「將中共等同了中國」。於是,反共竟至於變成了反中國,反中華,更配合著國內外那一股至今都不敢批判否定馬列罪惡文化,卻仍然在跟著共產黨否定、辱罵、焚燒和坑殺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的邪氣歪風,一時間,豈但是罵「愛國賊」甚囂塵上,而且,即便是有誰說了反共愛國的話,堅守了反共愛國的立場,也都是「愛國的賊」了!

如此這般,既然無人敢愛國了,則中共自然便會乘機將愛國的大蠹一肩扛起,招搖撞騙,既逗得那些天真的愛國憤青「盲人騎瞎馬」,又哄得那些真心的愛國華僑「夜半臨深池」,更率領著他得勝的「專制統戰隊伍」,而非「民主統一大軍」,當真在海內外,主要是海外,敷演起一場又一場標舉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連台大戲來了。如此,這個禍國殘民已經八十載、至今仍然不思悔改的馬列子孫集團,祇因為有自謂搞民主者不准許愛國,不准許言愛國,不准許他人為愛國而反共,有則罵之曰「愛國賊」,於是,共產黨豈但輕而易舉地就賺得了愛國的美名,而且更加輕而易舉地將凡是搞民主的人,都打成了「賣國的賊」。就不說在大罵「愛國賊」的人群中,還真藏著在搞民主的旗號下,「祇愛臺灣不愛中國」、「祇要中國分裂不要中國統一」的「真賣國賊」呢?

嗚呼!天下竟然就有如此甘願「奉旗與共待共殺我」的反共民主人士嗎?中共在海內外到處煽風點火地指責那些反共民主人士是台獨支持者,是分裂祖國分子,是出賣中國之反華分子的事實,是不是早已證明,大罵他人「愛國賊」的民主人士,恰為中共污蔑民主運動,污辱你們自己,親手提供了政治良機和事實理由呢?而某些已經被中共迷惑的國內同胞和海外華僑,之所以也會將你們罵成了「賣國的賊」,是否當真祇是為你們製造了一場「冤假錯案」呢?誠然,你們冤枉,但冤情恰是你們自己製造的。就不說在你們當中,也確實有「不冤枉者」。這才是中共之所以能夠在國內煽風,在海外煽情,甚至雖然「在大陸一天天地爛下去」,卻又能夠「在海外一天天地好起來」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中國的民主運動,不論是海內還是海外,都理應將一桿堅定的愛國主義的大旗,緊緊地攢在自己的手中,高高地舉起在民主大軍的前頭,一往無前地為了愛國而反共,為了愛國而要民主,更為了全中國的民主、統一與和平,而堅強地奮戰到底!倘能如此,則為斯人之幸,國人之幸,中國的民主共和前途之幸。

天,必將降大任於真正愛國之民主運動也!

 

第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