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的遺訓:兩手準備

 

  幾天來,腦海堣斷浮現出一位我尊敬的革命老前輩的影子——王若望。因為再過幾天,就是他的忌辰了。

  十二月十九日淩晨,思念之情更深,我無法入睡,起床拿著劉賓雁題的《王若望紀念文集》,從頭至尾又翻閱了一遍,追思這位中華民族偉大兒子的偉大事蹟和遺訓。

 

不平凡的一生

  人人都有一死,但死後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一千多人,組成龐大的治喪委員會為他發表訃文,至少是我這個七十歲老人從未見過。

  王若望這麼受人敬仰,絕不偶然。他是一個平凡的人,卻有著極不平凡的一生!

  十五歲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十六歲第一次入獄,因參加罷工鬥爭,坐牢三年。

  十九歲參加中國共產黨。

  為什麼?法國總理克堜s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說過:「一個人在青年時代不信仰社會主義是沒有良心,到老年還信仰社會主義是沒有頭腦」。

  王若望是個先知先覺者,還未到老年,就看透共產黨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假貨色,成為共產黨的叛逆者。幾十年間,他被加上「山東王實味」(在延安被中共砍頭的作家)、「右派分子」、「資產階級自由化老祖宗」等罪名,被批判、被整肅、被開除出黨、被逮捕入獄。1992年,他已經74歲,帶了第二任夫人羊子(他的前妻早已因王老受迫害,發瘋而亡),流亡美國。

 

不要共產黨的人

  在美國,王老成為真真正正的民運戰士!

  「堅定地反共」!這就是王老最強烈的呼聲,也是他最高的原則。為了「反共」,他不計較利害得失,不顧年老體衰,四處奔波,走遍全球,到處演講,募捐義款,支援民運。可惜在「民運」隊伍中,有些人「心埵陪茪p毛澤東」,他們打著民運的旗號,實是中共的「變種」,給王老造成不少傷害。但王老以基督耶穌的偉大胸懷,寬恕他們,捐棄前嫌,竭力團結他們,壯大民運隊伍。

  《誰是新中國》的作者辛灝年先生指出,有兩種人,「一種是共產黨不要的人」,一種是「不要共產黨的人」。王老是從「共產黨不要的人」,徹底轉化成「不要共產黨的人」。因為他看透共產黨的本質,對中共再也不抱有幻想,甘心走艱苦的反對派之路,這正是王老崇高的理想主義表現,也正是王老最可貴的崇高品質。

 

政改要有「兩手準備」

  民運元老王炳章曾經與王老探討了結束中共專制、過渡到民主制度的可能模式,他們的共識是要作「兩手準備」:一方面希望並積極呼籲中共政治改革的和平過渡;另一方面,必須準備第二手,倘若中共拒絕政治改革,人民有權起來,以「人民革命」的模式推翻中共專制政權。

  王炳章和王老認為,「八九」民運最重要的教訓,是整個運動缺乏有力的組織導向,是運動的主流意識仍是「寄希望於共產黨的改良」;缺少「革命意識」;缺少「取代中共政權的意識」;缺少「更改政權乃天賦人權」的思想指導,錯過了推翻中共政權的良機。他們認為,需要有意識地進行「推翻、更換中共政權」的準備工作,才能在下一次運動高潮到來、有機會推倒中共政權時,不失時機地推翻專制政府,建立民主政體。

  「兩王」的這些看法,正是對中國民主運動的真知灼見。真正有志於救中國的民運戰士,要好好地吸收血的教訓,才不會讓「六四」的血白流!!

  兩年前,逝者已去,我們當高舉王老的精神義旗挺進!而如今,年富力強的王炳章,卻在專制政府的鐵窗堶W捱;我敢說,王老要是健在,他一定會不遺餘力,為營救王炳章而奔波努力,相信,我親愛的世界第一多人口的中華同胞,必能繼承王老的遺志,從此眾志成城,為營救無期徒刑煎熬中的王炳章而盡心盡力。

  謹以此紀念王老逝世兩週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於奧克拉荷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