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希望中

迎來老伴兩週年祭

羊子


  兩年前,病魔突然從天而降,極短時間內,奪走了我相依為命的老伴王若望。兩年來,華人世界和部分美國人,賜我以普世間人情、溫馨、友愛,磨平我心中憂傷,灑向我人間最甜美的仁愛,真的,我重又感到活著的意義,更要緊的是,更感到要挺舉老伴畢生無悔、探索中國未來民主的義旗,像九十二年前,《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那樣,前仆後繼,不怕犧牲。至今,百年求索尚未果,革命遠未達成功,我等後人,必須沿著國父孫中山的遺訓:同志尚須努力!

  最近,在老伴的精神遺產中,偶爾讀到一篇文章――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老伴出席孫文學會活動中的發言。多年過去了,如今讀來,雖然在「資產階級革命」等概念上仍留有毛時代的影響,卻仍然感到他向十三億中國同胞推崇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基本理念前後如一;在切身經歷國、共兩黨牢獄生涯對比後,仍然覺得臺灣的民主轉型,是大陸的明天;三民主義沒有過時。現將它發表出來,在老伴離開我們兩週年之際,謹誌紀念:

 

辛亥革命的現實意義(提綱)

王 若 望

       ……

  毛澤東為了突出共產黨在革命中的作用,對辛亥革命和孫中山的估價是有意貶低的。他對辛亥革命的評價成了幾十年來大陸佔統治的論點,誰也不能說「不」字。要公正而客觀地研究辛亥革命史,就應有勇氣批判以毛氏為首的的官方的觀點。例如:大陸流行的一個觀點,據毛說:由於中國資產階級的軟弱幼小,所以不能領導「資產階級革命」,必須無產階級領導,這話就是不對的,如果說孫中山是「代表」資產階級革命,那麼它推翻了滿清政府,並建立了一個國民黨,你能說她軟弱幼小嗎?即使認為中國資產階級比起英、日、美等國幼小,社會革命家的任務是扶植他,為它的大發展掃清道路,難道因為他弱小就將它連根拔或砍倒嗎?另一方面,毛說中國的無產階級比資產階級特別強大和富有鬥爭性,如果此說能成立,辛亥革命前夜的黃花崗起義,惠州起義和秋瑾、徐錫麟等烈士前仆後繼的鬥爭,難道不是表現了「資產階級革命」的鬥爭性和組織性嗎?按照歷史發展的規律來看,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是共生的,而資產階級結成政治集團的自覺總是比無產階級早一段時間,難道剛剛從農村轉入城市的中國無產階級可以跨越這條歷史法則?何況中共並非從中國工人中產生,而是從俄國搬來的。

  還可提一條,毛對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是這麼說的:「三民主義是舊民主主義下的政治綱領,故而是舊民主主義,只有實行了國共合作三大政策的三民主義,才是新的三民主義」。

  在這堙A他沒有否定三民主義,也沒批判三民主義本身,只是給他扣了一頂「舊的」帽子,舊的延伸即「過時了」,再延伸下去:應該拋棄了。要他不過時,只要加上個「聯俄、聯共、聯合工農三大政策就變成新的了」。歷史已證明:聯俄這一條就不『新』,其實是上當受騙。比如說:列寧宣佈的十月革命後就取消一切不平等條約,中俄簽訂的璦琿條約和其它不平等條約就沒廢除,相反,還把我國的外蒙古成為大俄羅斯帝國的一塊殖民地。孫中山在遺囑堜珨﹛G「必須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眾所周知,蘇聯老大哥從來沒有平等地對待過中國,不論是對蔣介石或是毛澤東。

  回頭來再研究毛氏的論點:增加了國共合作三大政策,就是舊三民主義一躍而為新三民主義,這種說法在邏輯上說不過去,因民族、民權、民生三條政綱無所謂新舊,問題的要害在於是否真正實現它,另外硬貼上兩個不想幹的條件,並不能改變三民主義的性質,更非決定其應該宣佈應予放棄的理由。歷史證明:加上這三條大政策反而使三民主義的實現大大地推遲了。孫中山倡導的三民主義仍然成為九十年代直至下個世紀的中國人民奮鬥的目標。毛澤東給三民主義加上個「舊」的標簽,同樣是為了貶低國民黨和孫中山,一方面又是為了抬高共產黨,似乎什麼陳舊的東西,一經共產黨領導馬上就變「新」變「香」了。

  當共產黨達到一黨專政之日,在「民權」問題上有什麼新的地方呢?不許人民提出人權的要求,把人命視作草芥就是「新」的特點嗎?毛的這個論點流毒很廣,近代史上從此把接受共產黨領導的文人稱作新的民主主義者,而把早期的沒有響應共產主義思潮的文人稱作舊民主主義者,這樣就按照毛的標準給學界人物排了等級。(以上所引毛的兩個錯誤論點皆引自毛的《新民主主義論》)

       只有批判了毛圍繞著辛亥革命所發表的一系列錯誤觀點,才有利於如何從辛亥革命歷史中吸取現實的教訓。例如,大陸的歷史界和民革把紀念辛亥革命的現實意義都歸結為「促進海峽兩岸早日統一」,這一條沒有錯,但如果大陸一方的意識形態上還在堅持貶抑孫中山,低估辛亥革命的歷史作用,雙方就沒有共同語言,從思想到實踐就談不上統一了。再如:中共方面把實現西方式的議會制度和實現貨真價實的民權體制,中共對這個問題特別敏感,誰若在文字上口頭上提出中共應該致力於改善人權方面形象,中共就暴跳如雷,說什麼這是用西方的概念干涉中國內政,關於民權建設,恰恰是七十年前孫中山革命學說中的重要部分(當民族獨立已經解決了,民權問題就突出成為核心部分了),何必要把孫文學說的歷史遺產一腳踢開,把民主主義和人權解放的旗幟奉送給西方國家呢?

       ……

  中國的歷史兜了一個大圈子,回過頭來看,大陸的中國不如臺灣民主,不如臺灣富足,正是由於大陸在「以俄為師」上走了四十多年的彎路所致。

一九九四年秋

 

  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要結束專制王朝,確實要花好幾代努力,千萬千萬請注意:欲速則不達;九十二年前、那驚心動魄的黃花崗起義,七十二烈士那可歌可泣的悲壯情懷,大凡血氣後代,都銘記心懷!當初,老伴剛剛睜開眼睛看世界,就如我們在電視劇《走向共和》中所看到的,中華民國政府剛剛成立之初:滿清遺老遺少企圖復辟、各地軍閥稱王稱霸、民主風範的孫中山謙讓總統、夢想當皇帝的袁世凱趁機圓夢、後來的老蔣總統又面對日本侵略的強大攻勢、毛共巧言令色,一來在後方不斷破壞抗戰,甚至勾結日本侵華勢力,阻礙蔣總統抗日,二來迷住無數天真追求自由民主進步的青少年,投奔所謂革命聖地延安(不幸老伴成了其中之一)。直至毛共們奪權後,歷次政治運動中血腥面目大暴露,老伴既看到無數志士仁人遭清算、無數無辜者受迫害,個人又遭受家破人亡大災難,更由於牢獄中,難友死在他懷中的真實故事,終於讀明白了中共的本性,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背叛!走上了再不要毛共的不歸路,至死不渝!

  同仁們都還記得,四人幫垮臺之際,老伴也已步入晚年,一而再的牢獄之災,一而再的開除黨籍都未能讓他閉嘴,八十年代清除精神污染中,胡喬木要他帶頭批判王若水等所謂的污染源,他躲開了;八九年血腥鎮壓學潮中,老伴的「肩披」上寫著「鐵石心腸,可悲可歎!救國救民,先救孩子!」參加了聲援孩子絕食七天的遊行隊伍,從而成了國內最年邁的政治犯,入獄一年多;一九九二年被逐以來,只要有聲援行動,老伴一概出席,從不間斷,好多照片上可看到,嚴冬臘月堙A抑或春寒料峭中,你可看到,老人默默地站在華盛頓(DC)的聲援隊伍中;或者是烈日炎炎媗s著腰,滿臉無畏地站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面前,聲援著國內牢獄中堅持理念的同胞們。

  有一位葛紅兵教授,他曾頗有感慨地對某一知名的老人作如下感歎:「有智慧但是沒有信仰,有感念但是沒有境界,有想法但是沒有勇氣,只求一己之明哲保身,只願意看自己,不願意看世界,眼睛只看到眼前的一點物質生活,看不到宇宙的大發生、大故事。……也許某人(故隱其名)老了吧?老人會有老人的想法,尤其是一個非常智慧的老人,他會為他的一生做總結,會覺得自己成功的一生有很多經驗可以傳授,可是這種人生經驗實在不過是老人受了過多的人生折磨也享受了不少的人生快慰之後的『黃昏哲學』而已,對世人是有百害而無一用的,尤其是對年輕人」。葛教授真正是在憂國憂民;作為黃皮膚,我也深深同感。葛教授的感歎,觀照老伴一生,我深深感到,老伴是平凡的,卻是對祖國人民深懷愛心的、無愧於後代的大寫的人!可謂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實踐了人生的真諦。

  期望我中華民族,繼往開來,循先烈足跡,不遺餘力地求索祖國的明天!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十九日 於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