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王道文化

      是怎樣形成的﹖


 

一、什麼是王道?為什麼要探討王道文化﹖

 

  王道,是中華民族在其漫長歷史發展進程中所形成的一種不同於宗教的,以人為本、以天下為目標的獨特文化認同。她倡導的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她追求的是:能而不強﹐不霸而王。

  人類自產生文明以來﹐由於地理環境的差異和傳統習慣的不同﹐形成了許許多多的文化﹐如科目不同的自然科學文化﹐軍事文化﹐各具民族特色的文學藝術和眾多學派流派的哲學宗教文化等。但是以人之所以區別於動物的本質屬性來區分的話﹐人類的文化祇有兩種:一種是服從於叢林法則的霸道文化﹔一種是崇尚和平和諧的王道文化。霸道文化的教化會使人趨近動物﹐而王道文化的熏陶則使人接近完美。

  從當今世界存在國家間的矛盾和各文明間的衝突來看﹐王道文化不但具有探討的必要﹐還需要進一步的傳播和推廣﹐讓更多的人瞭解王道文化形成的不易和她追求和平和諧的寶貴。這不但是因為今天人類已進入了核子時代,更重要的是「人之所以為人」,她本該名實相符(冷兵器時代的爭霸稱王戰爭雖然會使人口大量減少﹐但還不至於毀滅人類本身;而核子戰爭則會毀滅人類﹐據說人類所擁有的核武器已可以毀滅地球幾十次)。

 

二、解決現實世界的紛爭需要探討王道文化

 

(Samuel P. Huntington) 所寫的《文明的衝突》一書(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和傳播﹐它也確實反映了現今世界的部份現實,也就是說提出了問題﹐但是它不但沒有提出解決問題的正確方法﹐而且還有混淆文明和野蠻以及為叢林法則正名的錯誤。中國特定的歷史所形成的王道文化卻正好彌補了人類文化的這一缺陷。她是中華民族對人類著名的四大發明之外的﹐一個被忽視了、但意義卻更偉大、影響更深遠的文明貢獻。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王道文化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偉大的第五大貢獻。

  有兩點需要指出:

  1) 薩彌爾亨廷頓所劃分的文明區域都是以宗教來區分的:像反省懺悔的基督教和行善積德的的佛教等﹔唯獨我們中國的儒家不屬於宗教體系。可他並不區分這種性質不同的文化有著本質的不同﹐而是一視同仁。這看上去似乎很公平﹐其實他無意之中提昇了宗教文化的層次﹐卻把中國發達的﹐早在二千年前已經擺脫了宗教束縛的先進的人文文化給降了格。

  2) 亨廷頓在書中認為伊斯蘭文明對基督教文明的衝擊祇是小打小鬧﹐真正的挑戰來自中華文明。他感覺到了中華文明的力量﹐但又不作認真的研究以分析她的性質﹐祇是把她看作與宗教相似或更具潛力的文明。這就不但給「中國威脅論」者提供了理論依據﹐還把本是和平先進的中華王道文明當成了落後低級的霸道文化。同時也混郩了中華王道文明和中共專制政府的區別﹐為民主列強推行「親共反華」政策開了方便之門。

 

三、研究宗教的衝突和宗教的發展需要探討王道文化

 

  宗教的衝突和迫害在人類歷史進程中一直是個世界範圍的大問題﹐因為宗教文化是以上帝的意志為意志﹐所以對其他的宗教教徒﹐她常伴隨有以上帝的名義而發動的宗教戰爭或宗教迫害。像歐洲中世紀的宗教黑暗統治及十字軍東征等。

  因為,作為不同於宗教的以人為本的王道文化是通過修身養性來提升自己的素質的。這裡有一件事我要提醒大家注意:過去人們一提到儒家所倡導的「仁」﹐就會自然而然的想到「仁者愛人」﹐其實這是輿論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造成的誤導﹐抑或是中共批儒的水準不夠造成的。孔子曾就何為「仁」何為「智」分別問他的三個學生﹐子路答「智者使人知﹐仁者使人愛」﹐孔子給他打的分數是「下士」﹔子貢的回答是「智者知人﹐仁者愛人」﹐孔子打分是「中士」﹔顏回答稱「智者自知﹐仁者自愛」﹐孔子給了「上士」的最高評分。確實﹐一個不自知自愛的人是不可能愛人和使人愛的。從這兒我們可以看到中華王道文化的自知自愛不同於任何其他的宗教文化。有一個猶太人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中國人的仁慈同化了猶太人》(Chinese Kind Killed Jews)。此作者到中國河南開封宋朝時猶太人的聚集地進行了實地考查﹐他看到了他們猶太人特有的小氈帽和猶太教寺廟的遺跡﹐也向一些老人詢問了他們祖先的生活習慣﹐但他發現這些猶太人的後裔除了鼻樑骨略高一些之外﹐其他外表長相和生活習慣都已完全漢化而無從區分了﹐可重要的是那裡沒有發生排猶和對猶太人的集體屠殺。同樣的信奉猶太教﹐同樣善於經商聰明智慧的猶太人﹐他們在世界各地的遭遇和在中國的和平的被同化,說明了自知自愛的中華王道文化熏陶所造就的人民:心胸寬廣﹐充滿人性﹐並且早在兩千多年前已經深入人心。這才是宗教衝突和宗教迫害在中國的歷史上極為少見,宗教戰爭在中國的歷史上幾乎沒有﹐而當今的中共馬列邪教對其他宗教、特別是對本土宗教的迫害,更是史無前例的根本原因。

  隨著現代社會形態在世界範圍內的建立﹐特別是民主制度的確立﹐她既為宗教的自由發展創造了條件﹐同時也制約了宗教的排他性﹐而作為不同於宗教的、以人為本的中華王道文化,對各宗教間的新關係和新發展也將提供借鑑。

 

四、對「中國威脅論」的批判需要探討王道文化

 

  在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中﹐現代西方民主國家基本上是起了負面作用﹐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害怕中國民主化之後強大起來進而會威脅到他們。他們總是戴著他們習慣的「霸道」眼鏡,來看我們中國人民的覺醒和中國的崛起。北約可以為了波斯尼亞和科索伏而投入戰鬥﹔美國也可以二戰解放伊拉克﹔而對我們中國:過去﹐他們不僅不支持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國民革命﹐還要支持腐朽的滿清政府和扶持各地方的軍閥以阻擾國民革命在中國的成功,美國率先支持蔣介石重建的中華民國南京政府,算是例外之例,值得我們感謝和贊許。而如今﹐某些西方政客卻推行「親共反華」的政客謀略﹐甚至指使他們收編的「世界公民」,拋出「要民主的到西方來﹐要專制的到中國去」這樣一種挖牆計謀,對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是利是弊,顯而易見。

  任何國家都可以宣佈不會侵略別國﹐但實際是否如此﹐這就要從這個國家過去的歷史表現和現在制定的方針政策上來作判斷。探討王道文化的形成過程﹐認識王道文化在中國歷史上的具體表現﹐我們就可以解答一些疑問。比如熱愛和平的王道文化的中國在古代也侵略過週邊國家這樣一個事實:但它是國君好大喜功、或窮兵黷武的個人意志的表現,卻不是人民陶醉於侵略意志的「霸道」反映。隋陽帝攻打高麗(不過他沒打嬴)﹐人民沒有稱贊他是明君﹔唐太宗李世明也攻打過高麗﹐雖沒有成功﹐人民卻推崇他是中國歷史上最有為的君王;對「霸道」成功的傑出代表秦始皇﹐中國人向來就以暴君之稱來否定他。如果說中國人熱衷於霸道的話﹐那就應該非常崇拜秦始皇才對。所以,從文化層面來看:無論是自然順隨的太極武功﹐還是兼顧前後的牌九娛樂﹐更有包藏宇宙哲理的圍棋藝術和深入華人骨髓的對「天人合一」的認同﹐在在顯示了中華文化是「上順天理、下合人群」的俗而不俗的人的文化。從社會習慣層面來看:什麼「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君子動口不動手」「和為貴」等等﹐都是經過了春秋戰國爭勝鬥狠之後對「禮﹐忍﹐讓」的回歸。另外就拿從軍來說吧﹐中國有句話叫做「好男不從軍﹐好鐵不打釘」﹐撇開它本身對錯不管﹐中國男子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普遍都羞於從軍當兵的不爭事實﹐怎麼也不能講中國人是好鬥尚勇喜歡侵略別國的民族。相比之下,西方世界那首著名的膾炙人口的民歌「男子漢大丈夫應該當兵﹐再不要一天天談愛情」所表現出的鼓動性﹐便與深講「信義和平」的中國人大不相同了。

  正是既經歷了春秋戰國血雨腥風的洗禮﹐飽嘗被霸主征服的屈辱和痛苦﹐又在不長的時間之內推翻了暴秦的關東六國人民﹐建立了統一的漢朝天下﹐並經四百年的大融合而初步形成了中華民族的主體漢族。這才使得上古形成的王道文化在漢代通過儒學的豐富和完善而流傳下來。如果秦朝的統治不是十五年而是四百年﹐那麼今天我們「民族欄」堜珔顒滿A可能就是秦而不是漢了。族名的不同還是其次﹐可憐的是我們可能還不知自己是已亡之族﹐可能還以征服者秦人自居﹐可能還想去征服別人。環顧世界正是如此﹐多少民族被征服了﹐多少民族被強迫同化了﹐他們還不自知﹐還想用霸道去征服別人。四大文明古國﹐到如今﹐唯獨我們中華民族一脈相傳綿延不斷﹐原因是:中華民族熱愛和平。其結果也正如老子《道德經》所寫的「就其下﹐而成其大。」

 

五、對比現代「民主」與春秋「變法」需要探討王道文化

 

  春秋時期凡是成功「變法」的國家無一弱國﹐但同時他們又威震鄰國﹐伺機爭王稱霸。同樣﹐日本明治維新君主立憲以後國力強大了就向外擴張﹔民主選舉出來的希特勒德國在解決了內部問題之後就立即推行侵略戰爭。

  變法的原因:外因是在春秋戰國時代弱肉強食的大環境下﹐大國強鄰的虎視耽耽。內因是國內平民向貴族政治發起了挑戰﹐要求權力的重新分配。

  變法的內容:鼓勵農耕﹐獎勵軍功﹐限制商貿﹐開墾荒地。

  變法的目的:富國強民﹐爭雄稱霸。

  民主的原因:蒙古的西征給歐洲帶來了憂患意識(類似近代英國打開中國的國門)。

  宗教的改革使歐洲擺脫了政教合一的束縛。

  隨著工商業的發展﹐平民由於經濟地位的提高而要求重新分配政治權力。

  民主的內容:議會制度﹐自由貿易。民主的目的:人民的自主與國家的富強。

  「變法」和「民主」都能使本國的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和國家富強﹐但這是對內的;對外部世界來說她並不具有什麼安全上的保障。這也是當今民主國家在高舉民主大旗的同時不願看到中國這個大國真正民主的又一個原因。然而「以人為本﹐以天下為目標」的王道文化在經歷了春秋的大洗禮之後﹐卻早已越過了國家﹐種族和宗教的格局﹐所以就有了二千年前封建中國的「有教無類」與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民主美國還存在「種族隔離」的對比﹔就有了猶太人幾乎在全世界遭到歧視﹐而在中國卻被和平同化的對比﹔就有了世界各地宗教衝突不斷﹐而在中國宗教和平共存的對比(當今中共治下的大陸除外)﹔就有了世界其他古文明都已中斷不復存在﹐而唯獨我們中華文明源遠流長至今的對比;而從反面來看﹐古代的尊王攘夷和挾天子以令諸侯,也同樣可以找到當代的翻版──所謂「人權高於主權」。

  「變法」和「民主」既相似又不同﹐他們的最相似之處都是順應不同時代潮流的競爭機制﹐所推行的範圍都是在一國之內﹔他們的最不同點是「變法」的國家君王是世襲的﹐而「民主」國家的總統或首相是民選的。從這兒可以透過貴族政治﹐平民政治﹐民主政治的演變﹐看到人民自由度的延伸和權力的擴張。「變法」的國家與鄰國的戰爭責任是由君王自己承擔的﹔而「民主」國家與外國的戰爭責任是由國家承擔﹐總統或首相負責﹐並通過民意來調節的:這個調節的衡量標準就是國家利益。所以﹐在「民主」的國家祇有因損害了國家利益而下臺的總統或首相:如英國首相張伯倫及二戰時日本內閣的更替等。沒有因事件本身的非正義而去職的:如殖民擴張﹐販賣黑奴等。他們共同的盲點是:一國的利益與天下的利益相衝突。而王道則是以治理天下為目標以天下的利益為依歸

  有一個情況是需要說明的:二戰時的日本和德國是否屬於民主國家﹐為什麼我把他們歸於民主國家。這要從民主國家的定義來判斷。祇要一個國家(包括君主立憲)的總統或首相是真正人民選舉產生的﹐所謂一人一票﹐是民意的真實反映﹐那她就是民主國家。而二戰的戰勝國把日﹐德稱為軍國主義國家以區別民主國家,是為了掩蓋民主制國家在對外關係上並不一定是和平的這樣一個表現。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恰恰是民主制度的優越﹐使得民主國家在國際爭霸中有本錢競爭﹐有能力取勝(包括軍事上的)。德﹐意﹐日是在國際爭霸中戰敗的民主國家﹐而英﹐美﹐法祇是在國際爭霸中獲勝的民主國家。另一方面﹐從民主列強對中國民主化的假支持、真阻擾來看,也能從反面說明這個問題,即﹕假如民主國家一定不會侵略別國﹐那就應該趕快讓中國改變成民主國家﹐這樣,中國的威脅就不存在了。

  通過比較我們知道:如果英﹐法在他們的擴張中失敗或者美國在西部的開拓戰爭中失利﹐那他們將得到德﹐意﹐日同樣的指控﹐祇是不具有二戰的世界意義罷了。德﹐意﹐日軸心國挑起的二戰就是為了爭奪國際資源﹐重新分配國際市場的份額。所以希特勒稱他的對外侵略是為了「德國的生存空間」﹔日本至今還認為是為了「解放亞洲」。這正是「春秋無義戰」在當代的生動再現。祇要民主國家的人民沒有從根本上認清民主制度對內對外的二重性﹔祇要有一定的客觀衝突的外在條件(像這次美國解放伊拉克所引起的利益衝突)﹔祇要後起的民主國家的經濟和軍事力量達到足夠的強大﹔那麼善良的世人想要避免戰爭也就常常是「一廂情願」。

  我們不要認為法﹐德﹐俄的反對美﹐英對伊拉克動武是出於正義﹐更不要天真的相信美﹐英是為了解救伊拉克人民於水火。恰恰是這個犯了眾怒的胡森﹐給美﹐英的全球戰略找到了動武的口實。當今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主動挑戰美國的強權地位﹐但美國在世界多個核大國存在的情況下也不敢隨便主動出擊。這就形成了「誰掌握了世界的資源﹐誰就掌握了主動權」這樣一個新格局。由是,對擁有豐富資源的弱小國家的爭奪,便成了當前國際爭霸的新形式。

 

六、建設明天的新中國需要探討王道文化

 

  當代中國的民主轉型又是一種什麼性質的民主呢﹖是中共在「不能全盤照搬西方民主」及「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煙幕下所繼續維持的一黨專制嗎﹖當然不是。是近代西方民主制度的簡單複製嗎﹖也不是。在我們比較了「變法」和「民主」之後,便能夠知道﹐如果我們解決不了一國利益與國際利益的矛盾﹐就會重演春秋戰國的歷史。

  當代中國的民主轉型是在經歷了近代民主列強的侵略﹐共產專制的復辟﹐現時又遭受歐美民主政府「親共反華」政策阻撓下的轉型﹔是在具有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王道文化底蘊的中華大地上的轉型。這就決定了我們當代中國的民主轉型不同於任何其他的民主國家:他們祇是在補上中國二千年前春秋戰國的爭霸這一「課」﹐還未嚐到它的惡果﹐並且正在回味它的甜頭﹔而在愛好和平的中華王道文化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則必將把人類的文明推進到一個新的高度。我們推崇民主﹐因為她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符合人性 (在一國之內)和更加完善的競爭機制﹔我們不迷信民主﹐因為她在處理國際關係時存有盲點。

  當代中國的民主轉型是集二功於一役的民主轉型﹐她有兩大任務:一、推翻中共一黨專制制度在中國的統治。二、 建立崇尚王道文化因而能夠給世界帶來和平的民主中國。同時我們中華民族還肩負著向世界推薦﹐傳播王道文化的重任。其間,還有這樣幾個誤區我們必須理清:

  一、《中國可以說不》:在中共專制統治的大陸出了《中國可以說不》一書﹐這當然不是民主制度學術自由的產物﹐祇是一個可以為中共假民族主義利用的對象。如果此書的作者是為了表達一種對國際強權的抗爭勇氣﹐那他們必須先要知己知彼﹐要知道那些強權是怎麼強的﹖為什麼中國強不起來﹖當代真正的國際強權都是完善的民主制度的國家﹐她是由民主這個好的制度作保障的﹐所以她們不但軍事強大﹐經濟﹐文化都是全面高度發達的。而中國之所以強不起來,是由落後的中共一黨專制造成的。如果作者們想依靠落後的中共一黨專制去抗衡擁有完善的民主制度的國際強權﹐那就像要騎著自行車追趕汽車。所以與其對國際強權說不﹐不如先對共產專制所不﹐這才是正道。

  二、《超限戰》:在中共專制統治的大陸還出了一本《超限戰》﹐歐美別有用心的軍事專家還評論是一本真正有戰略思想的書﹐有些糊塗的國人還沾沾自喜。大家都看到了阿拉伯世界的人肉炸彈了吧﹐這就是沒有先進民主制度作保障的國家所發動的《超限戰》。中共就是要用中國人民的人肉炸彈去維護它的集團的既得利益﹐但它卻死也不肯改變為它帶來了既得利益的落後的一黨專制統治。而民主列強們卻正好可以用此不自量力的《超限戰》來證明中國對世界的威脅。

  三、「中共通過經濟體制改革和鬆綁已經變好了」:中共一鬆綁中國人民的活力就解放出來了﹐這並不說明鬆綁好﹐這恰恰說明捆綁中國人民是罪惡。捆綁害苦了中國人民﹐捆綁阻礙了中國的發展﹐中國人民正應該推翻「予中共捆綁中國人民以權力的專制制度」﹐同時再也不給專制復辟以任何的機會。

  同胞們,是清醒的時候了﹗因為﹕

  我們中華民族是擁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之偉大情操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懷有「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偉大氣節」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擁有「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一高雅自信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懷有「無邊落木瀟瀟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之暢達精神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擁有「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瀟灑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懷有「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之美好情懷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擁有「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之無比豪氣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懷有「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之雄心壯志的民族﹔

  我們中華民族是堅信「仁者無敵」的民族。

  本人僅以此文作引玉之石﹐望各方大家﹐前輩先賢為弘揚我中華王道﹐復興我中華文明而共同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