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評價


《誰 國》舉例

 

之一﹕

 

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簡評辛灝年的《誰是新中國》一書

細 柳 營     ( 轉自電子雜誌《楓華園》)

 

  近來看到許多人在議論辛灝年教授的書《誰是新中國》。現在有些人認為這書是民運的理論綱領性著作,不過筆者在讀過後認為還是相去甚遠。推崇孫中山的中國民主理論當然是無可非議,為大家同有的共識。而如辛先生這樣如此推崇蔣介石著實是令人吃驚。我們閱讀歷史,也應該是以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面對歷史事實,而不是以個人的情感和需要隨意作拔高誇耀或貶低剔削的炒作。要真實地反映面對歷史的事實,才真正能夠對新的歷史起創造和推動作用,這才是研究歷史的真正目的。這點非常重要,而辛灝年書中所缺乏的也正就是這點實事求是的精神。辛灝年的書中至少有三個原則問題值得質疑和商榷。

  其一:蔣介石的專制獨裁和蔣家王朝的許多腐敗其實已是歷史的定論,而不完全就是中共的刻意宣傳。辛著非常推崇的是1947年的《中華民國憲法》。從字面看或許這個「憲法」確實有許多民主的詞彙,甚至能與美國的憲法相妣美。但是大凡獨裁者常用的手段,就是能夠找到一些文人墨客來造就一些華麗詞藻,或者拼湊一個所謂的「民主」憲法作為招牌,掩飾自己獨裁的本質。這種現象在世界上是屢見不鮮的。以下舉出三個例子,從歷史的真事實出發,我們就能看出蔣「民主」的虛偽性,專制的實質性。

  第一,在抗戰行將結束之時,蔣邀中共以及其他社會政治力量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國是,簽訂了「雙十協定」。「雙十協定」內有一非常重要的條款,就是要釋放政治犯。中共等當時至少提出兩個明確而重要的政治犯,就是張學良和楊虎誠將軍。然而蔣卻沒放。不要小看了這個細節,事實上是反映出蔣介石從一上來就公然違背雙十協定」,也就是對全國人民民主信念的背信棄義。

  第二,戰後國家面臨嚴重的經濟困難,要解決這個經濟問題,要穩定全國人民的生活水平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專制導致的腐敗集團通常是更加能夠在這個局面上發國難財,使得國民經濟更加雪上加霜。1947年「國大」開過以後,蔣經國奉命在上海開展金融和幣值的改革,對改變當時的經濟危局不失是一個良機。蔣經國年少氣盛,辦事雷厲風行。這舉動也不但被美國朝野各政治界看好,而且也被華爾街也看好。然而由於經濟改革必然要涉及到政治體制的問題,也就是必須會觸及到反腐敗。因蔣經國的「反腐敗」碰到了蔣介石當時的「四大家族」中孔祥熙兒子的問題。蔣介石就丟下東北幾十萬大軍的危局不管,飛回上海來救這「腐敗」的命。他強行中止了蔣經國已開展的改革活動。此舉不但造成極嚴重的經濟後果,而且還還導致東北精銳盡淨丟失,使得中國當時已經是危機重重的經濟最終崩潰,也使蔣的國民黨在全國所有階層人民中嚴重失了信,失去了絕大部份人民的支持。這還真正改變了美國等國際社會對中國的看法,被迫全盤從新考慮對華政策;最後還有造成了蔣經國與宋美齡個人之間終身的不睦和對立,事實上也破壞了他蔣家族自己。辛灝年的書號稱是收齊了全部主要的歷史材料,然而對蔣介石此事卻是只字未提,這又是什麼原因?

  第三,辛灝年不懂,在軍事上一貫是以成敗論英雄的,因為軍機不可再現。軍事鬥爭條件特徵導致軍事的失敗者一般很難得到再實踐的機會。說是中共怎麼樣利用抗戰壯大了力量,但無論如何400萬優勢裝備的軍隊怎麼就會敗在120萬「大蓋槍」部隊手下?我們仔細回顧和研究了國共兩黨在內戰戰場上各個階段的形勢和態勢,雙方的軍事指揮才能應是各有千秋不分上下,導致蔣介石失敗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他自己。蔣介石發動內戰的主要意圖是消滅中共當然毫無疑義,但是利用內戰排斥消滅異己卻也是動機。他將「雜牌軍」放到內戰的第一線,企圖利用中共的手來消滅這些異己,不想人家調轉槍口,成了葬送他「嫡系王牌」的關鍵軍事因素。這種倒戈在中國歷史上是很多見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商湯的軍隊臨陣倒戈使周朝的軍隊取得勝利。中共在軍事上能夠「取之於敵」和「引君入甕」固然是高明之舉。不過企圖借敵之手達到清除異己之道卻常常是封建專制統治者慣用的,但往往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蠢舉。

  其二:辛灝年在很多問題上立論不清而自相矛盾。最特出的一點就是一邊標榜他自己是「民主」的,而且以實現「民主」作為他著作的主題,而另一方面又稱蔣介石失敗的重大歷史錯失之一就是「權威領袖不威」。而怎樣才算「威」呢?他從新權威主義的認識觀點出發認為就是要對文化自由進行限制和鎮壓,一句話就是不讓文人開口。大家可以看到這恰恰就是專制獨裁的特點。民主體制和民主領袖最不怕的就是文化自由,因為光靠說或罵是不能整垮任何東西的,害怕說害怕罵本身就是因為有虧心見不得人之處。一切坦蕩由民眾作主這就是是民主的最大特徵。如果這麼說彎子還轉不過來,不妨打個比方。就說江澤民也有一部「民主」的憲法,雖然上面還有「四項原則」,但那僅是暫時對付腐敗集團「太子黨」的一副安魂劑,事實確實是如此。江澤民就算是沒有「錯失」的民主領袖,現在就不讓高爾品說話,而且不讓他回國。因為這樣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防止他現在罵我「民主」的江澤民,而去為「叛亂叛國」的魏京生效命,最後在魏京生之流的「專政」下被處決被迫害。是不想讓他的鮮血將他這些「民主先驅」推到歷史罪人的地位之上。魏本來就是毛澤東的「紅衛兵」麼。這樣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樣的邏輯想必高爾品也是難以接受的吧?說蔣介石是「民族英雄」,那才真叫是讓人啼笑皆非又令人作嘔的敗筆。蔣宣揚孔孟之道,那就是他專制獨裁的本質所為。對於日本的侵略,他一邊是害怕日軍,一邊又是別有用心企圖借日軍手鏟滅異己。他一面以豪言壯語「鼓勵」那些異己與日軍拼命,但一方面又暗中採取有利於日軍的行動。這是國民黨自己編的歷史書現在也不忌諱的事實。就算這些歷史書全部都不足取,但筆者卻一直知道一個真正的事實。筆者出生在江南,自小一直聽長輩講到抗日戰爭的事。江南的民風一貫憨厚且懦弱,人們借助得天獨厚的風土氣候帶來的五穀豐登,祖祖輩輩希望安居樂業,不是到達極端他們不會奮起拼命的。然而自從抗日的烽火驟起,家園被毀,特別是日寇的屠殺政策激起人們的仇恨和義憤。筆者外公就救助過一位全村被殺死堸k生的鄉親,據說他一邊褪換下血衣一邊咬牙切齒不報此仇不殺日寇誓不為人。這樣的人在當時數不勝數,然而他們參加的都是新四軍,都是共產黨的隊伍。當時國民黨確實是消極抗戰,至少是沒有發動人民進行抗戰。在「親善睦鄰」概念下掩蓋的賣國途徑,為的是維持他的獨裁統治,這種政策不論是在抗戰初,還是在抗戰勝利後,都會激起人民的反對,這也就是蔣介石最終失敗的必然原因之一。至於蔣介石退到臺灣以後臺灣經濟實現的騰飛,有一種說法是蔣將大陸國庫的黃金全部運到了臺灣,因這批黃金作為基金導致臺灣經濟的騰飛。筆者對這倒是不以為然,金錢只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對於一個個人且如此,對於一個政體就更不要說,憑一堆黃金是不能夠導致經濟騰飛的。而真正導致臺灣經濟騰飛的原因卻是美國,是美國向臺灣開放了美國和東南亞大洋洲所有美國勢力控制範圍地區內的所有市場,這樣導致了臺灣的經濟騰飛。從這點我們也能看到今後大陸開放以後的前景,大陸今後對臺灣經濟的影響,以及台獨的完全不可能性。至於蔣介石「將臺灣推向中國五千年來前所未有的民主繁榮境界」,「推動了臺灣人民公民權力的保障和發展」。不用多說了,就請高爾品去問一下現在臺灣執政的民進黨精英領袖們,看他們能否認同,他們是怎麼說的,再來討論我們的問題吧。

  其三:說到高爾品的致命弱點,與蔣介石和毛澤東一樣是不懂得科學和經濟。因此許多問題上他不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因而他的「理論」不可能指導中國革命或改良的實踐。我們說後兩位畢竟還是一代歷史人物,而前者可能不會在歷史上產生影響。歷史是有情的,而真正的有情在於能夠創造歷史。則所謂歷史造就英雄,英雄創造歷史。同樣在歷史遺產的基礎上致力於客觀造就一個新中國,一個新世界,這是一個偉大的事業,這個歷史任務確實需要我們這代人來完成。這需要一個精神,就是民主和科學的精神。聽友人說高先生身體不是很好,筆者是學醫學的,從醫學心理學的角度看,很清楚如果一個人畢終生經歷從事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業,其終生目的造成的社會心理壓力就不能導致身體健康;相反如果他的事業是成功在望,是有希望有前途的事業,他的心情一定是開朗的,身體一定會是健康的,也是長壽的。筆者雖然上的是醫學院,但不瞞說還是利用偶然的機會獲得一些有關歷史的知識。在大學上的政治課是「中共黨史」,筆者利用這個機會開拓思維,認真研究過「中華民國史」和「中國國民黨史」。在研究生階段政治課是「自然辯證法」,筆者別出心裁專門研究了軍事辯證法,因而也瞭解了軍事。當時在本行功課之餘,去南京的原中央圖書檔案館及南京軍區資料室的出入很多,兩門課的開卷考試都獲得全校第一。如果筆者沒有記錯,高先生稱他的著作雖然完成於1995-1998年間,但是構思卻是1995年以前完成的。在這個時代,歷史已經是日新月異,作為指導社會歷史前進的思想不更需要更新和創新嗎?如果迷信宣揚新權威主義,人們會不會懷疑你的「自我流放」實質是為逃避「反腐敗」?臺灣的民主曾經有過對大陸產生影響的優勢機遇。當魏京生才到美國時,克林頓總統非正式會見他,問到美國政府能夠為中國民主做些什麼?魏不會回答,只是說不要輕信中共。克林頓只好笑了,因為會見他本身就是不在輕信。其實當時回答講一句至關重要的話,能使中共感到無限的壓力。就是讓美國出售更多更先進的武器給臺灣。協助臺灣軍隊實現改裝,客觀上對鄧小平末期黑暗民心向背的中國形成軍事上的反攻態勢。臺灣的「漢光15」軍事演習還真正反映了這個軍事構思,後面的「漢光」就不行了。無奈魏京生認為這是人輕言微,不屑一顧;而臺灣經李登輝和陳水扁在台獨的末路上越走越遠,已經在中國民主事業這個領域失去了原民主社會帶來影響中國的那點優勢。然而歷史還是要創造的,確切地說還得由我們來創造完成。創造未來中國的歷史不是靠翻閱歷史教科書能夠解決,這需要有新構思,需要有創新。筆者認為通過「科研-創業-政改-整軍-拓邊-完成新中國」這是一條路,是創造21世界世界超強新中國的必經之路。這中間有許多細節,我們今後可以慢慢討論,或者探索。但是我們必須掌握科學,這是我們中華民族能夠崛立於世界的前提。這是民主先驅孫中山先生,以及毛澤東和蔣介石都不曾擁有的,是他們的缺憾。然而我們就擁有,歷史將由我們來創造。我們要敢想前人沒有想過的事,設計前人沒有設計過的藍圖,幹前人沒有幹過的事業。要敢於創造,善於創造,如果說世界是一個創新的世界,其真正的涵義就是在這堙C

 

 

之二

沒有蔣介石的獨裁,哪來毛澤東的獨裁? 

 

  沒有蔣介石的獨裁,哪來毛澤東的獨裁?那本為蔣介石獨裁作全面辯護的書《誰是新中國》,其所列出的幾乎每一條理由,都可以現現成成地拿來為今天的中共獨裁作辯護。這是全書的致命傷:反今天的專制,卻從昨天的專制中去找自己今天「反」的合理性。理論學術與政治操作不一樣,前者只有徹底才能服人;後者則可以與昨天或明天的敵人結盟以反對當前之敵。

(民運人士網上跟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