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大家族」斂財?

宋仲虎為文澄清誣蔑

舊金山世界日報發表記者劉開平報導訴諸海外

本刊發表宋氏家族子孫宋仲虎全文﹕

 

指蔣宋貪污,絕對是捏造


 

在參加蔣夫人追思禮拜後,從紐約飛回舊金山的途中,我的思想仍浸沐在追思禮拜的情緒中,許多人讚美蔣夫人口才、氣質,甚至對於她面對危險的勇氣,幾乎每一位都會提及1937年十二月她毫無武裝,徒手地飛到西安去與張學良協商,救回蔣公,於聖誕前夕突然返回南京的英勇事蹟。周聯華牧師並回憶,蔣公及夫人如何地在受難日對政府要員們傳講福音。時代廣場教會的康倫牧師是一位紐約市中心戒毒、戒酒工作前線的服事者,他提到有一天,無論是有錢的、有智慧的、甚至有權勢的人都要站在神的寶座前,在那裡,只有耶穌基督的寶血可以贖他們的罪。甚至政界代表錢復先生(當天代表陳水扁總統),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美國前參議員鮑布多爾,保羅西門都強調我姑媽的宗教信仰影響了她的性格及一生的功業,我想這對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來說,都是一個有基督信仰生命很好的見證。

當我看到我最喜愛的新聞雜誌上的一篇報導,其中提到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的援助都被浪費,美金的援助也被蔣家中飽私囊…等。讓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國外援助在我們八年生死搏鬥地與日帝國主義抗戰的中途才進來,多少中國同胞在中國獨自抗戰時已陣亡及被殺害,蔣家的居所是日軍鎖定轟炸目標,家人親屬死傷甚多,就連蔣夫人本人在一次從南京到上海的途中,被日軍轟炸,從車中被炮震到車外並受傷,險些喪命,在這種情況下,無論任何人連保命都來不及,那還能忍心將國家救急的款項轉到自己荷包裡?就算有權勢的人想中飽私囊,也需要下屬的幫助才能完成他的企圖,但在全國同胞被日本人大屠殺的慘境下,誰能保證那些貪官污吏的部屬會保持緘靜?他們能保密五十多年而不說出來?況且有許多更投到共產黨的旗下,難道他們不會把眼見貪污的事實揭曉來換取在共產黨的信任與獎賞?

雖然肯定自己沒有鉅富名人的生活型態,但生長在舒適的加州,早年常和家人親屬接觸,我也確信那些盜佔上億款項的故事,絕對是捏造出來的。

蔣夫人的長兄宋子文先生曾是中國的外交部長,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到第二次大戰結束,當時透過一個在華盛頓的中美合作公司,及中國國防供應公司,管理美國對中國的支持借貸款項,這些公司的高級成員中,都是由美方推薦著名的有實質經驗的傑出優秀企業、財物管理人才。當時有名的威廉揚勉先生就是由羅斯福總統指派在中國國防供應公司的總經理,戰後,他參加美國國際保險集團公司被選為最資深公司C. V. Starr & Company的總經理。 1971年在宋子文先生死時,指定他為遺產執行人,據他在1985年三月十八日所寫的一封信中提及「戰後宋子文從中國只帶了很少的財產到美國來,在他死時,擁有相當的產業是因他在美國勤奮地靠著他的才能、成功的投資而得來的。你如果不怕麻煩,你可以到紐約遺產律師事務所(Surrogate records)找到所有的詳細資料,藉著紐約著名的律師事務所(Sullivan and Cromwell),我曾查了宋先生所有銀行及財務紀錄,我確定他沒有任何一點未登記的財務。」

蔣夫人的弟弟,宋子良先生,在幾年前他的妻子死時,並沒有任何繼承人。他所有的幾十萬遺產都捐贈給Vanderbilt大學。蔣夫人最小的弟弟,也就是我的父親,宋子安先生,雖然我不透露任何人的隱私,但我可以說我父親大部分的財產都投資在舊金山廣東銀行一半的股份上,這財產的價值在他死的時候,是很容易被估值得,因為銀行是被加州銀行管理部所管理,每間銀行每年都要公告銀行的資產。

先總統蔣公死時,沒有任何遺產,連蔣經國總統也是一樣。蔣方良現仍住在政府配給的房子裡,因她沒有一棟自己的房子,蔣夫人自己也逝世在孔家的公寓中。

蔣夫人的大姐,宋靄齡女士,嫁到孔家以後,有了更多財富上的祝福,孔家早在國父革命之前就是一個鉅富之家,以經營錢莊及許多投資事業,但是在1949年大陸淪陷之後,失去了大部分的財富,孔家現在仍擁有的財富乃是因為長子令侃有眼光的土地投資而來的,在佛羅里達迪斯耐世界未建之前,他就買了土地在附近,結果變成了天價。

許多家人都陸續在美過世,他們的遺產或在法院查驗,或是經過其它不同的法律程序,在美國超然巨大的財富都會在公開紀錄上留下紀錄,但前面所提的都不被列入其中。

有些人或許會更進一步的問;「如果沒有火,那來的煙?」我個人認為有兩個因素:第一,1920年因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故意毀謗蔣介石及他的家人,在這個工作上,他們得到許多西方所謂的懂得那些煽動性故事的新聞雜誌記者的支持,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能銷售他們的書,往往一個編織的謊言,被重複了太多次以後就變成真的了。

第二個因素:在當時美國政府,面對許多「誰丟掉大陸」的爭論,有些人為了推卸責任,很隨便地造出一些讓人很能接受的故事,來博得別人的認同,掩蓋自己所做的錯事而引來中國如此悲慘的下場。我們不應該忘記是同一個政府,因為國務卿一句話「南韓是在美國國防之外之事。」而促成了韓戰。

也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家人要等這麼久才解釋那些謠言?答案是澄清的事實早就已經做了,只是被媒體疏忽了。在1950年二月六日,美國《時事周刊》雜誌這樣敘述:「美國內閣有一個詭計,如果有人批評他們臺灣和中國的外交政策太激烈的話,他們就準備發表中國國民政府的官員,出賣自己國家,把自己和別人財產拿到美國來,美國的財務部都有那些名單。」有人問他們為什麼不發表,財務部就說:「那些財務人員就說為了別人隱私不可拿出來。」孔祥熙先生和宋子文先生的朋友要他們讓美國政府發表他們的私人財產,(在這些朋友中包括John Foster Dulles,後來成為艾森豪內閣的國務卿),宋子文拒絕,他說:「如果公開一個謊言,往往更助長那個謊言。」

結果,美國紐約時報一位有名的記者Constantine Brown,作了同樣的攻擊和報導說:「有人告訴他,孔祥熙和宋子文在美國擁有八億五千萬的財產」;於是孔宋二人同時寫了一封信給國會,要美國政府公佈他們二人所有的財產,在1950年五月十日,上議院國會紀錄中登出,孔祥熙寫著:「我完全同意讓美國國務院或財務部公開我個人在美國所有的私人財產,」他的信又說:「基於共產黨的災害,我失去在中國所有的事業及財產,我當時所搶救出來的錢財只能勉強維持我和家人的需要。我相信這足夠可以證明我現在只不過是美國一個普通居民而已。」宋子文先生寫著:「我絕無反對美國財務部或政府公佈我所有財產。」他又寫了一封信給國務院的Dulles先生,解釋:「雖然我是一個外國人,在這個國家,我當然希望不要牽入任何爭論,我只想在被不公正的攻擊裡,澄清我的名譽!」

後來對以上的事件,美國對華政策委員會(一個由著名人士組成的機構,如Clare Boothe Luce, William Loeb, Congressman Walter Judd, and Mrs. Joseph Schumpeter等人)發出一則挑戰信給六百五十間報社的編輯,向美國政府挑戰,要求國務院公佈所有關於媒體報導的上項爭論的詳細資料,結果,國務院當然沒有任何一點資料可以提出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證據。很奇怪的,在以前有那麼多媒體控訴,現在居然這些新聞媒體,竟沒有報導關於國務院說謊的事實,及在被挑戰時沒有辦法提供任何記錄及資料的窘態。

雖然蔣夫人的家屬沒有因私盜國家財產而致富,但我們是很被祝福的!她留給我們的遺產是她一生對國家的貢獻,及留給中國婦女在政治及社會上該有的地位,以及她事奉神的美好榜樣。在追思禮拜中,蔣夫人在南京及臺灣創建的那些遺族學校的孤兒們,露出感恩的笑容及傷心的淚水,比任何金錢所能代表的一切更有意義。我們心中永遠感激!

( 作者宋仲虎先生,是蔣宋美齡女士的姪子,現居加州,是位企業家,並在教會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