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者  頌揚 


日機轟炸下的蔣介石和宋美齡 

選自《國民政府陪都重慶史》第151-153

中國大陸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4年第一版

 

  按照日本陸海軍航空兵《中央協定》的方針,日本空軍在「航空進攻作戰」時,「特別要捕捉,消滅敵最高統帥」(按:指蔣介石)。日軍在「五·三」、「五·四」猛烈空襲重慶後,曾廣播海外,稱蔣介石已趨避成都,國民黨中央也將遷離重慶。這時,蔣、宋的行蹤、命運成了敏感的話題。

  1939年5月5日英國路透社自重慶發出的電訊稿率先對蔣介石行蹤加以報道稱:

  昨夜今晨,蔣委員長夫婦同往災區巡視。

  委員長昨命市內一切公私車輛,一律供疏散人員之用。今晨各車輛奉命集中於一指定之地點。有蔣夫人指揮疏散婦孺。

  美國傳記作家埃米莉·哈恩記述了其間的經過:

  ……整個晚上,蔣夫人馬不停蹄的四處奔走,監督救難的工作。直到五月五日中午過後,她才有時間照料她自己的孤兒。因為夫人和委員長自己的座車已被用來運送傷患。(一對老夫婦拒絕進入座車,直到他們確信這不是冒犯為止。就算如此,他們還是堅持在入車之前叩了三個頭)。夫人只得帶了幾個隨從,乘坐卡車辦事。

  天空破曉,一隊有六千名兒童組成的隊伍被送往鄉間,城外數堛漱@處地方是他們的暫棲之地。他們在清晨五點到達之後,吃住立刻成了問題。

  在路上,(蔣夫人)他們遇見了那支由孤兒組成的隊伍。……蔣夫人下令停止所有用來疏散重慶市民的卡車及私家車。這些車正要空車回城堨h,而蔣夫人則命令他們回來載孩子。她站在路中,手中揮舞著旗子,召喚駛來的車子。車內的人一聽要載孩子往往立刻掉頭就走,而不知和他講話的就是蔣夫人。這也難怪。因為此時的夫人滿臉塵垢,全身衣裳不再整齊,連她的侍從副官都被派去為孩子們張羅吃的了……

         ……

  目睹眼前這一切,蔣介石稱「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的慘絕人寰的慘案」。他還從現場救護時發現:市民蒙難「雖慘不忍睹,可民眾毫無怨言」。蔣介石慷慨論述說:「中華民族的正氣,自古以來,都是在遭受異族侵略是迸發出來的。任何殘忍暴行都不能使我們屈服。」

  5月9日,中央社記者在當天的電訊稿中,報道了蔣介石再次前往被難市區視察的詳情:

  記者適過其地,於蔣委員長去後即熟詢民眾,無不同聲感戴委員長之愛護人民,有高呼「擁護救國救民之中央者」,有高呼「愛戴救國救民之領袖者」。同時戟指怒目,謂日人濫施轟炸,能毀吾人之身家,不能毀吾上下抗日之精神……

  蔣委員長之在渝勸諭民眾,中央絕無移動之意。日人造謠技術於此可憐可笑。

 

註釋

 同前《東方雜誌》第36卷12號第54頁。

 [美]埃米莉·哈恩:《宋美齡傳》第215-218頁,農村讀物出版社1988年6月版。

 同前《重慶大轟炸》第125-126頁。

 同前《東方雜誌》第36卷12號第5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