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這也是

────「中國國民黨的競選宣言」 


                         (臺灣)  

 

………

  中國國民黨是一個開創了中國共和革命偉業的政黨,  有了這個政黨,才推翻了腐朽專制的滿清王朝,才結束了兩千餘年的君主帝制,才創建了亞洲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才使得擁有著五千年文明文化的中華民族,從此開始「走向共和」,並從此開始了對於民主憲政的艱難追尋……

 

  中國國民黨是一個民主政黨,一百年的風雨滄桑、痛苦鮮血、成功和失敗,都改變不了她這樣一個政治的本質。所以,中國國民黨才要堅定地反對任何形式的專制復辟。也就是說,只要有人在中國復辟了專制,中國國民黨就要戮力反對之。並且不論它是要復辟帝制,還是要復辟滿清,抑或是北洋軍閥要「假共和之名義以行專制之實」;哪怕它是打著共產革命的旗號,在中國廣袤的大陸地區,歸復了專制的極權統治,篡立了他那個虛假的「共和國」──實際上的洋教專制復辟政權,中國國民黨都要義不容辭地、堅決地和勇敢地反對之。歷史的事實是﹕正是有了辛亥之後十七年反對形形色色專制復辟的勝利,才有了中華民國的初告統一,和中華民國三十年代之民主繁榮的「黃金時代」,才有了中華民國偉大衛國戰爭的勝利,才有了「雪百年之恥」的輝煌業績──廢除了所有不平等條約,贏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之領袖國地位,擔任了聯合國宣言起草國,享有著創始會員國的榮耀,收回了我們可愛的失土-,統一了中華民國除外蒙古以外的全部版圖……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也正是因為抗戰勝利之後,那一場接踵而來的,志在抵抗馬列侵略、反對專制復辟的民族民主戰爭慘遭失敗,才造成了中國大陸曠日持久的專制復辟,才造成了大陸人民史無前例的災難和浩劫,才在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造成了這一段漫長的「亂世和惡世」,造成了中國歷史的鉅大倒退。對此,中國國民黨責無可咎,更責無旁貸地要繼續高舉著反對專制復辟的旗幟,直到我們中華民國能夠最後地戰勝復辟,直到我們中華民族能夠最終地走上民主、統一、和平的光明前途。因此,任何對中國國民黨要「聯共反獨」的誣衊和誹謗,都無非是為了「走向台獨」才蓄意散播的政治謠言而已……雖然,蓋因為陸島分裂已久,國家觀念遂至淡泊,加之不明白對岸「假反獨和真統戰」的陰陽兩謀,特別是它為「保共改良」而製造的虛假繁榮,確使我們的少數黨人,甚至是重要黨工,淡泊了理念,放松了警惕,喪失了「黨性」,直至為中共拉攏和收買……但是,祇要我們敢於堅持中國國民黨的主義,敢於堅持為臺灣和為中國的立場,我們就能夠清除敗類,教育黨員,為了本黨的最終目標而奮鬥到底……

 

  中國國民黨是一個奉本黨總理孫中山先生教誨,以「三民主義為立國之本原,五權憲法為制度之綱領,軍政、訓政和憲政為革命建國之歷程」的民主政黨。他以「軍政」──外反列強的欺凌和侵略,內反殘餘軍閥的武裝造反和中共在蘇聯直接命令下的武裝叛國;以「訓政」──來保證向憲政的過渡,以求最終能還政於民,實現憲政治國,完成中國人民志在「走向共和與完成共和」的偉大理想……迄今為止,他雖因外患內憂,特別是國際共產專制勢力的公然顛覆,而未能在全中國完成這一歷史使命,但是,她卻在第一度訓政期間,為捍衛民國、建設民國和抗戰救國奠定了精神和物質的基礎;更在對馬列和中共的民族戰爭失敗之時,退守臺灣之後,在民主的中華民國憲法之下,恢復訓政,不僅將臺灣建設成了一個三民主義的模範省,而且首先在臺灣手創了向民主憲政的全面過渡,用和平的、毫不流血的方式,完成了政權轉移,實現了政黨輪替,在世界歷史上,創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輝煌範例,為中國大陸人民也能最終地「走向共和」,豎立了歷史的楷模……

 

  中國國民黨還是一個一貫堅持「民主統一」、反對「專制一統」的民主政黨。她不僅在百年前,就為一個正在遭受欺凌的古老民族高舉起了輝煌的民族主義旗幟,外反列強的欺凌和瓜分,內反殘餘軍閥的叛亂和割據;而且,在她志在領導中國人民「走向共和」的每一步艱難奮求中,她都把自己祖國的統一大業當成了為民族和為中華的最高理想,即便是敗退臺灣,卻民族意志不改,統一大業不放,不論天空捲舒著怎樣愁慘的國際風雲,不論兩岸呼嘯著何等慘烈的炮火,「中華民國才是全中國人民自己之唯一合法中國」的自我認定,均一直激勵著中國國民黨人將自己的心緊緊地、緊緊地和自己的祖國和祖宗連在一起……雖然竊據了中華民國國權和中國國民黨黨權的李登輝,在他執掌國柄和黨權的十二年間,「假民主之號召,以求台獨之路」;雖然擁有著舉世聞名之「台獨綱領」、卻非「民主綱領」的臺灣民進黨,在中國國民黨手辦的民主大選中獲勝,剛剛走上了執政的舞台,就立即奉行起「假中華民國之名號,以行台獨之實」的台獨路線;甚至立即開始了「改國號、求分裂」的種種行徑;但是,中國國民黨在內有極端台獨勢力作亂,外有中共對臺灣進行持續打壓和陰謀統戰的外患內憂之中,其大多數黨人,還是能夠以「抗共為經」,以「反獨為緯」,胸中懷著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族的中國──中華民國,而非馬列子孫的中國──那個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猶以民族信念和民主信念為支撐,外抗強權,內撫異志,既未向中共稱臣,更未向台獨低頭,卻艱難地、甚至是痛苦地堅持著中國國民黨斷然不能拋棄和斷然不應拋棄的偉大歷史追求──這就是民主、統一、和平在全中國的最終實現……

 

  中國國民黨心如明鏡的是,在臺灣,有一股由來已久的惡性台獨勢力,他們絕不同於那些僅僅是不願意被「專制一統」到中共極權統治下的「良性台獨」同胞,而是一貫地、從未間斷過地、和處心積慮地要推翻中華民國,消滅中國國民黨。也就是說,自從二十年代的第三共產國際、日本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為他們擬訂了那一份「台獨綱領」之後,他們就在共產黨的領導、配合、支持下,非推翻中華民國不可,非消滅中國國民黨不可。時當今日,在中國共產黨自己已經不能完成這一「反歷史的使命」時,如今竟然又被當代中國臺灣的反華惡性台獨勢力,擔當在肩頭了──他們一邊要競選中華民國的總統,一邊卻在大喊著要改掉中華民國的國號,要建立所謂的「臺灣人民共和國」,這便是反華惡性台獨勢力與共產黨如出一轍的──「陰陽兩謀」的手段和「人鬼兩面」的作風。臺灣的一切亂源,均來源於此;臺灣民主化實現之後,整個臺灣島對於中華民族和中華民國的離心離德,更是來由於此。當此多事之秋,中國國民黨毫無疑問地應該堅定地站出來──反共反獨,因為,反獨乃是為了臺灣的安寧和發展;反共,則是意在斷絕製造臺灣混亂和不得安寧的根源,更是為必然要到來的全中國的民主統一,盡中國的國民黨之心,盡中國的國民黨之情,盡中國的國民黨之志……

 

  最後,中國國民黨還深深明白的是,我們的總理孫中山先生在「護國護法」之最為慘淡歲月裡,唯有的本錢,便是那一艘「中山鑑」了。然而,他非但不曾氣餒,而且越戰越勇,直至由蔣介石先生率領中國國民革命軍完成北伐,統一了要「走向共和」的新中國──中華民國。今天,我們中國國民黨,雖然在中國的臺灣,完成了我們革命的光榮歷程,但是,作為中國的國民黨,卻遠沒有完成自己理應擔負的歷史使命。因為,我們故國的那一大片壯麗山河,仍然呻吟在中共的洋教專制復辟政權之下;我們故國已經飽受了共產專制之苦的的人民,仍然哀號在共產制度的蠻橫壓迫之中;特別是當我們的大陸同胞,不僅由他們自己用痛苦和鮮血擦乾淨了歷史,辨識了《誰是新中國》,認清了「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新中國」,並且已經在大聲疾呼要「重建中華民國」之時,我們中國國民黨,理應懷抱愧咎之意,奮發之想,立足臺灣,放眼全中國,以「臺灣島之碩大航空母鑑」為駐足之地,轉眼西向,志在「北伐」──用三民主義的思想,中華民國的正統,孫、蔣兩位領袖的歷史魅力,臺灣民主繁榮的事實,特別是大陸同胞已經對歷史的覺醒,為全中國都能夠真正地和最後地「走向共和」而繼續奮鬥下去。

 

  如果我們做到了,則臺灣人民不僅會擁護我們,中國大陸人民則同樣會擁戴我們。我們中國國民黨,就不僅有可能擁有在臺灣選戰的勝利,而且有可能擁有了我們更加廣闊的大後方,也就是我們真正的前途所在──因為,中國的國民黨,從來就屬於全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