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真相


本刊讀者調查報告之一

 

先生﹕

  收到你的來信我很高興。

 

  這段時間我曾去湖北農村和武漢市的普通家庭作調查和瞭解,瞭解他們現在的生活和思想。先到的武漢市新洲縣,具體的情況是那堛犒A村多被黑社會或者黑社會背景的人把持,村鄉幹部大發國家撥款救濟建設和亂收費的財。但現在有地農民可以吃飽了。

  1,例如修條路,國家投入100萬人民幣,但用在建設上的最多二十萬,其他的被村鄉縣幹部私吞,所修的道路也很快就壞掉。還有中共為村堶蛌滌挈b的自來水系統,但因為資金被貪污,所修建出來的設備根本不能使用。

  2,圈地問題。

  村鄉可以不通過農民,或者來個走過場的形式,把農民的土地賣掉,有的給外國人,有的就圈國家和商人的資金。應該說農民是有補償的,但我所瞭解的新洲有個鄉就沒有,我很奇怪為什麼?原來村鄉縣的乾杯大吃大喝和貪污後,農村已經破產了,每個人都要欠國家的許多錢,現在賣了土地,這部分錢正好還給國家。農民一分錢沒有。只有在武漢和城市堿y浪,做苦力,還是不能維持正常的生活。有時吃了上頓沒有下頓。

  3,農村的民主選舉問題。

  我問農民,那村鄉幹部不是你們選舉出來的嗎?他們苦澀的對我笑,最後我知道了真實的情況。原來農村的選舉是非常虛假的,是根本違背民意的。如,一個村有200人可以有選舉的投票權,但許多人因為生活而在外打工,所以實際的人數就沒有這麼多,甚至只有一半或者還要少,但分配下來的選票還是200張。而多餘的選配被幹部把持,農民再怎麼不願意也是不可能鬥過村鄉幹部的。

  另外有個村,農民按照自己的意願選舉出了自己的村幹部。應該說這個幹部是合法的的,但因為他們不是圈內的人,其他的幹部就排擠他,沒有過多久,他就會被掛職棄用。

  我問農民,什麼樣的人才能當村鄉幹部呢?農民兄弟回答;『紅黑兩道都要通,要站的住腳的,有工作能力的[主要是指收費]的人,可以做個很好的村鄉幹部』。

 

城市的問題

  現在的下崗和失業的人幾乎都是50--70年出生的人,沒有多少的文化,但卻應該是家庭主要的經濟來源,但現在這個來源沒有了,許多的家庭連一日三餐都有問題,子女讀書是問題,醫療是問題。我哥隔壁的一個鄰居,因為沒有錢醫療小病,拖成大病,並在前兩天去世。

  我瞭解了一下他的家庭,他們家兄妹四個,父母都健在。但他們兄妹和其配偶都失業,既無錢孝敬父母,也無錢撫養子女,更不能談醫療了。而據我的瞭解,現在這種情況在武漢市是很普遍的。以至有人挺而走險,去販賣槍枝和毒品或者其他的犯罪行為。而大家居然對這種犯罪不再以道德的譴責,習慣了這一切。

  我實在不知道中共的經濟騰飛是在哪裡,按共產黨說的那麼好,應該人民安居樂業才是,但事實卻是正好相反。當然在大陸被中共劫持的今天,什麼話都是中共在說和能說的今天,他說什麼都可以,不要說經濟很好,就是強過了美國,也不敢有人提出異議。

  寫了這麼多,可能又讓您心情沈痛了,又為我們的國家和民族憂慮了。實在抱歉,這不是我的原意,只想您能在美國多為我們的大陸同胞呼籲,多讓世界瞭解共產黨的邪惡和反動,讓我們大陸同胞過上安居樂業和自由民主法制均富的生活吧。我先謝謝您,也拜托您。

  祝您新年好!

        貴刊讀者

        2004年元旦於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