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講演錄之一

 

有人要「反獨促統」為中共
  有人要「反華促獨」為臺灣

我們要的是

 民主統一為中華!


〔二零零二──零三年講於美國紐約、舊金山、亞特蘭大、休士頓等地僑學界〕

 

內容提要當今的臺灣華人有兩個誤區,當今的海外華人有兩個偏向,當今的大陸人民有兩種情緒,當今的中國共產黨有兩個痛苦……什麼叫做惡性台獨?什麼又叫做良性台獨?中共與台獨有著怎樣親密的歷史關係?臺灣分裂勢力八十年來又是怎樣地走過了一條從﹕

  共產革命台獨 社會主義台獨 反華惡性台獨  的歷史歧途

 

 

各位海外朋友﹕

  今天,我要講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目前臺灣華人在獨統問題上的兩個誤區


  第一個誤區就是﹕台獨進程趨急。也就是說,臺灣的反華台獨勢力,或如他人所說的「反華惡性台獨」,已經在明確的、而不再是隱晦地加緊了「分裂中國以求臺灣獨立」的進程。他們與「良性台獨」,也就是承認中國、並且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卻不願意被共產專制中國所一統的臺灣華人,是有著本質的差別的。

  反華台獨趨急的準備階段,就是從兩蔣時代的「假民主之號召,以求台獨之路」,到李登輝的「假民主之演進,以築台獨之橋」。前者為兩蔣時代社會主義台獨所使用的「共產革命方式」。一位著名的前「社會主義台獨人士」就曾公開說過,「那個時候,臺灣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民主運動,就是以追求臺灣獨立的方式進行的」。他的話是言不由衷的。因為,事實是﹕「他們追求臺灣獨立的分裂行為,是以反對國民黨所謂獨裁統治的方式進行的。」 後者則是李登輝掌權時代所厲行的陰謀手段。因為,在李登輝已經做了「民主總統」、成了「民主先生」的時代,蔣介石安在?蔣經國安在?獨裁統治安在?所謂的白色恐怖安在?既然臺灣早已沒有了「獨裁和恐怖」,沒有了「蔣家王朝和國民黨專政」,並且已經實現了民主和自由,台獨的領袖李登輝也已作了總統,為什麼伴隨著臺灣民主演進的,竟然是愈叫愈響的台獨呼聲和愈做愈急的台獨行徑呢?至於舉世皆知臺灣民進黨有一個著名的「台獨綱領」,和舉世不知臺灣民進黨還有沒有一個「民主綱領」的事實,就更是說明,台獨,特別是反華台獨勢力,與臺灣的民主實在是關係不大。雖然我們並不能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台獨趨急的過渡階段,就是﹕「假中華民國之名號,以行台獨之實」。因為,在李登輝確實為台獨「架好了橋、鋪好了路」之後,反華台獨勢力終於可以公開地「假中華民國之名號,以行台獨之實」了。用2000年民進黨大選獲勝之後,一些反華台獨人士意氣高昂的話來說,就是﹕「臺灣早就獨立了,中華民國從來就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也就是說,他們要重實際的獨立狀況,而輕名義上的宣告獨立與否。因為,臺灣的權柄已經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了。因為,「明獨」的陳水扁也已經做了總統,所謂「臺灣人」也已經有了「出頭天」!

  台獨趨急的加速階段,則是﹕「去中華民國國號,以正臺灣國之名」。因為,在反華台獨勢力所追求的三大目標堶情A有一個大目標,就是伙同中共一起推翻中華民國。所以,祇要一天臺灣還在用中華民國作為國號,他們的心裡就不會舒坦,而且在實際上,也就不能真正稱之為「已經獨立和真正獨立」。因為「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難成」。何況,它還根本沒有達到「去中國化」這樣一個台獨的根本目標。並且,一旦民進黨在下一次大選中敗下陣來,又讓至少在嘴巴上還在喊著「要維繫中華民國國統」的國民黨上了台,所謂「臺灣已經獨立」,豈非轉眼之間就成了一句笑話?所以,陳水扁上台之後,在短暫的興奮已經過去,掌權的反華台獨勢力也就因權力在手,而愈加急切地加速了分裂中國的進程,並且不論是明的叫囂――諸如公開要求改掉中華民國之國號以為臺灣正名,公然呼喊拋棄中華民國之憲法;還是暗的陰謀――諸如在教課書上竄改歷史,和叫喊要把英文變成官方語言等等,都開始赤裸裸地操作了開來……謀求臺灣獨立的政治手段,豈但是愈做愈「精」、甚至是愈做愈「橫」。

  臺灣獨立的進程因此而加快加急了,分裂中國的陰謀已經在一步步地「進取」之中,要製造大陸「亂局」以乘機會獨立的構想也因此而迅速形成……至於藉口支持大陸民主運動而收買大陸民主人士,藉口反民族主義而要拉攏藏獨、疆獨、蒙獨等「民族分裂勢力」,藉口捍衛臺灣民主以建立全球性的「民主和平」組織來打民主牌,直至在國際上乞憐討好,便都成了他們加緊台獨進程的政治內容和政治手段 ……然而,這究竟是一個發了瘋的夢想,或僅僅是一個一廂情願的政治誤區呢?

 

  第二個誤區就是﹕親共勢力形成。也就是說,臺灣華人中的另外一股政治勢力,大多是四九年以後才移居臺灣的「外省人」,卻在台獨政治勢力於臺灣得意、得勢之際,乃懷著「熱愛中華民國和一心反對台獨」的痛苦心情,在中共對臺灣施行的一輪又一輪陰謀統戰之中,在中共對他們一再地展現了改革開放的的「偉大成就」之間,在中共因深懷陰謀而與他們「邀來迎往」的甜蜜歲月裡,他們中間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為中共所統戰,所俘虜,甚至有人成了中共在臺灣的宣傳家和代言人。其中一些政客文人,更是為名利所趨,以一走中共的紅地毯為快,以能夠與中共大佬合影留念為榮,以至於不知不覺之間,成了中共掌上的玩物,甚至被玩得十分地興奮和快樂。其中更有人接過了中共交給他們的那一竿「反獨促統」的大旗,為反台獨,而終於為共所統,為共所騙,為大多數臺灣人民和幾乎是全體大陸人民所厭惡。由於某黨的個別「反獨促統」人士,在大陸的中央電視台上公然贊成中共對臺灣的「一國兩制」要求,甚至要為中共「解放」臺灣出謀劃策,直至跑到美國來得意地宣稱「江澤民已經告訴他什麼時候就要打臺灣了」,從而,一個原來要真正追求實現三民主義和熱愛中華民國的臺灣政黨,就這樣在大陸人民的心堙A被認做了中共在臺灣的「地下黨」。就不說某黨的政客和官僚們,在與中共的送往迎來、把盞言歡之時,又該斬殺了數十年來中國大陸人民對這個黨的多少反思和希望。正是因為如此,要重建真正中國國民黨的深沉願望,才會在中國大陸廣大民間應運而生;要重建中華民國的偉大號召,才會在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已經辨識了「誰是新中國」之後,被真正的反共民主領袖轟然一聲號召在海外……

  朋友們,之所以會出現上述這樣一種嚴重情形,說淺了,就是因為內有反華台獨勢力的逼迫,外有中共利用所謂民族主義以進行統戰的成功;說深了,則是台海隔絕了五十年,臺灣華人非但對中共的陰陽兩謀看不懂,而且也對中共改革開放的成就看不透,從而才會上當受騙,直至將愛中國變成了「愛中共」。這自然又是一個嚴重的政治誤區,而這個政治誤區,不僅已經導致臺灣親共華僑今日不見容與臺灣島的處境,而且還會招致他們來日為大陸人民所絕難相容的悲劇。至於他們今日的行徑已經為反華台獨勢力提供了何等「加緊台獨」的藉口,則是許多人都看在眼裡、想在心堛漕き﹞F。

  我要講的第二個問題,則是﹕

 

目前海外華人在台獨問題上的兩個偏向


  第一個偏向,就是 寧與中共不與台獨

  之所以如此,一是有中共在背後撐旗掌舵。二是某些善良的海外華僑錯將中共當中國。三是錯識中共改革開放成就鉅大。四是根本不了解大陸社會人心的真相。五是在臺灣和海外長大的華人知識份子不解中國,缺少對中共專制統治行徑的起碼想像力,卻又要寫文章,發論文,當中國問題的專家,於是許多祇能令中共竊笑、叫大陸人民可笑的臺灣和西方「中國問題研究成果」,便顛倒了事實,混淆了視聽,為海外對今日中國的了解,起到了十分不良的作用。六是少數僑領懷擁美國或其它西方強國的護照,「吃兩岸」,特別是「吃大陸」,正好大陸的共產黨唯恐他們不與自己一起吃喝玩樂。於是,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不知不覺之間,便為中共所用,更為中共所統。美國華文新聞界的一位副總編輯,原來雖是個十足的反共分子,但祇因中共將他請回去在好山好水之間快活地旅遊了一趟,這位副總編輯回美之後,豈但不反共了,甚至成了媚共的急先鋒,直至敢於公然地在大會上講「中國就是不能搞民主」,講「八九年中共就是殺得對」,講「鄧小平說的‘殺二十萬保二十年’一點也沒有錯」!如果不是親耳聆聽了他「氣壯如牛、厚顏無恥」的講演,你絕對不敢相信這竟然是從臺灣來的、一個西方「自由世界報人」所能夠說得出口的話。要是他在大陸也敢這樣講,他非被大陸老百姓踩死不可!至於當前在海外,由一些愛國華僑所說出來的,「共產黨已經不是以前的共產黨了,共產黨現在已經在實現三民主義了,現在的中國不能沒有共產黨」這樣一些話,特別是舊金山的一位著名僑領所說出來的,「大陸真好──山也好,水也好,姑娘更好、共產黨最好」的話,大約也祇能叫大陸的老百姓欲哭無淚、悲憤填膺……

  然而,這些親共、媚共、擁共的華僑,卻全都是中共在海外推行「反獨促統」的急先鋒,並且就是這樣一些急先鋒,才造就了海外在統獨問題上的第一個可怕偏向――這個偏向,由於它有背景介入,有僑領帶頭,有知識份子參與,有許多「愛國」華僑嚮應,所以,它才在海外勢大,才能在全球發作,從而將一個好端端的反共海外,變成了中共的統戰戰場,直至叫一些明白人,贊成不是,不贊成也不是了……中共在海外的天下,就是這樣地打下來了;於中國大陸正在一天天地爛下去的中共政權,就是這樣地在海外一天天地好起來了……

  朋友們,面對這一偏向,我們究竟是該哭還是該笑呢?受盡了中共欺侮凌辱的中國大陸人民,直到今日還在巴望著華僑能夠做「革命之母」的中國大陸人民,當真還能夠笑得出來嗎?

  第二個偏向,則是 寧與台獨不與中國

  首先,這個偏向形成的原因,就是臺灣的民主確實是全中國的榜樣。所以,不同情,不支持,不捍衛,不發展臺灣的民主,就是對世界潮流的反動,更是對中國未來的不負責任。基於這樣一個基本理由,任何一個聲稱是要為中國搞民主的人,如果贊成臺灣被中共統一到它的專制復辟統治裡面去,無疑都是應該遭到譴責的。這自然沒有錯。

  其次,自從李登輝推行台獨由暗到明和由徐到疾,特別是在民進黨上台執政之後,海外支持民主臺灣的聲音便不是那麼單純了。在中共操辦了世界「和平統一」組織之後,臺灣民進黨政府便操辦了全球「民主和平」的組織。顯而易見,前者是在打統一牌,幫中共反獨;後者是在打民主牌,幫台獨促獨。所以,他們一個「死都不要民主」,一個「死都不要統一」,在海外將「統和獨」鬧騰得「壁壘分明」。於是,一個奇怪的效應,很快地就在海外凸顯出來了。那就是﹕臺灣雖因民主而擴張了它追求獨立的理由和勢力,甚至得到了一些大陸民主人士的「衷心支持」;海外要追求中國民主統一的真正民主力量和正派民主力量,卻遭遇了兩邊的冷眼、孤立、詆毀,甚至是陰謀襲擊……中共因此而心滿意足,反華台獨勢力因此而快意稱心。

  更為嚴重的是,反華台獨勢力,便以應該支持民主臺灣這樣一個正當理由,將「假民主之成就,以求台獨成功」的臺灣經驗,不僅推展到了海外,而且滲透進了大陸,既要用民主的理念去爭取海內外的大陸反共民主力量,又要用金錢和資源來拉攏收買反共民主人士。雖然有些人是否真在反共,還大大值得懷疑。於是乎,有真心要反共者,也有要投機弄勢者,更有「假民主而搞錢者」等形形色色的派別和人士,非但相繼而生,甚而蜂擁而至。一時間,「寧與台獨、不予中國」的理論、理由和行為,便在海內外、特別是海外,甚囂塵上﹕

  他們使用的頂頂時髦的理論,便是所謂「人權高於主權」的理論,將兩個完全不同類的概念進行了不科學的類比,從而得出祇能由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前途」的結論,將全體中國人民對於自己領土的「主權」和「正當主權要求」一筆勾銷。

  他們出於對中共出賣民族國家歷史的完全無知,便錯識中共的「假民族主義」為「真民族主義」,因而要徹底地批判和反對民族主義,甚至將民族主義和民族主義的正確內涵,一概指責為反動、倒退和落後,「祇許講民族自決,不准講國家統一」,卻贊成反華台獨勢力們生造出一個所謂的「臺灣民族」來,以謀求獨立。雖然這個「臺灣民族」的概念,早在一九二八年就被第三共產國際、日本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幫助他們製造出來了(這個問題後面我還要講)。

  他們有的乾脆用辛亥之後中國各省獨立作為歷史的「範例」,製造了一個「祇有分裂中國,才能讓共產黨倒台」的理由,因此認為「必須支持台獨」。卻不知,辛亥之後各省的獨立,是要從滿清王朝的中央政權堶捫W立出去,以促成專制王朝的迅速滅亡,而不是想從中國分裂出去,另成一國。而先後獨立的十六個省份,更沒有一家成立了一個「與中國從來就沒有任何關係」的新國家。這實在是連最最反動無知的軍閥都不曾做、也不敢想過的事情。

  他們為了支持台獨,或乾脆連疆獨、藏獨和蒙獨都大加支持;或為支持台獨,便不得不支持藏獨、疆獨、和蒙獨。將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殘酷統治歸咎於中國和漢族,甚至幫助當代各家民族獨立勢力,將中國境內各民族與漢族悠久和睦的歷史關係一刀斬斷,非但支持他們獨立,而且贊成他們建國,有的居然喊出了每一個省都可以獨立的瘋狂囈語……為了臺灣一省之獨立,他們居然不惜分裂整個中國和整個中華民族。

  他們為了幫助台獨獲得分裂和獨立的合理性,甚至將中國辛亥之後,因大軍閥要以武力來一統中國,小軍閥才要搞「聯省自治」以自保,當成「中國實行聯邦制的美好歷史經驗」,要以允諾建立中華聯邦來預先承認臺灣獨立。而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所謂「中華聯邦制」的構想,才使得一家轉眼煙雲的「海外革命政府」,居然在確定未來「中華聯邦共和國」的版圖時,宣稱「不包括臺灣島在內」!

  他們甚至使用中國民間的「天下分合」之說,用「天下之大,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小說家者言」,來證明和贊成臺灣獨立乃「天下的大勢所趨」,為反華台獨勢力尋找「文學創獨」的理由。

  即便他們當中還有一些存在著民族意識的人們,這些人提出的理論和理由,卻也是先讓臺灣獨立,等到中共垮了,再求中國統一。殊不知,臺灣一旦獨立成功,無異於是在中國製造了一場分裂的「多米諾骨牌效應」,藏獨、疆獨、和蒙獨無疑將「大亂中華」,中國既已不國,則民主為誰而用?

  ……

  上述種種支持台獨的理由和理論,不論出自任何動機,也不論出自何種「說不出口的原因」,說到底,都是因為「愛台而不愛華」或「反共而不愛華」所至,是打著支持民主的招牌,禍中國、害中華而已。因為,反共,就是為了愛國和愛民,一切不愛中國、不愛中華民族、不愛中國人民的「反共民主運動」――不論它打出了何種高超的理論,擺出了何等高明的理由,做出了怎樣悲天憫人的姿態,都是對民族、國家和人民的出賣而已。而民主一旦失去了為民族、為國家的奮鬥目標,民主就成了一個虛假的旗號和口號,並且什麼人都可以對它進行利用了。這樣的慘痛教訓我們經歷得還算少嗎?

  由上述可知,祇因有了臺灣分裂勢力和臺灣親共勢力的存在和猖狂,當代中國大陸反共民主革命運動,較之沒有臺灣和沒有僑民的「蘇聯東歐」而言,它的艱難、複雜和痛苦處境,該是怎樣地令人傷感和悵惘。

  我要講的第三個問題,就是﹕

 

目前中國大陸人民在台獨問題上的兩個情緒


  第一種情緒,就是﹕理解台獨

  第二種情緒,則是﹕反對台獨

  首先,為什麼要說大陸人民理解台獨呢?

  我想先編一個故事說給大家聽。

 

  比如一個很窮的人家,兄弟姐妹一大堆,掌家的父親不僅專橫跋扈,而且好吃懶做,流氓成性,還是一個大煙鬼,把整個家搞得怨苦嘆心,但是,又個個都怕這個流氓老子,無人能夠奈何得了他。也就是說,這一家人,在這個流氓無賴的「統治」下,痛苦不堪。

  這個人家,雖然有著十幾個兄弟姐妹,而且個個都在家裡受罪,但是,他們最小的一個弟弟,卻自小就被一個強盜搶走了,如今不但長大成人,而且學有所成,業有所成,又有名、又有錢,更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於是,有一天,當他們的老子知道自己那個自小被人搶走的小兒子,年紀輕輕便在外面發了跡了,於是他便想著法子要把他這個小兒子弄回來,這樣,他豈不是又有「老福」享了嗎?但是,他的哥哥姐姐們卻暗下堸蚅頂﹛A小弟如今要是還念我們一母所生的情,念這些年母親因想他也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淚,若能夠回來幫助我們擺脫這個流氓老子的糟踐,或是乾脆幫我們逃出這個家,那是最好;就是不能,暗中能夠接濟我們一些,我們也感謝他。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回家來,要是他回來了,我們不但斷了希望,祇怕小弟也會落到我們這般痛苦不堪的地步……哥哥姐姐們就是這樣地做出了決定,至於他們的弟弟在接到他的哥哥姐姐們給他捎來的信以後,願不願意幫他的那些痛苦無助的哥哥姐姐們,下面我們再說。

 

  我想,這雖然祇是我編出來的一段故事,但受夠了共產黨殘暴統治已經五十餘年的中國大陸人民,不正像這個故事堶悸漸S弟姐妹們嗎?而那個在外面過上了好日子的小弟,是不是也有些像那二千三百萬臺灣同胞呢?所以,我才會說,大陸人民的第一種情緒,是理解台獨。

  就是因為有了這個理解,96年中共要向臺灣放飛彈時,在北京西山,就曾有老百姓對著從山洞堜唹X來的飛彈,忿忿地說,「人家臺灣人活得好好的,憑什麼又要去打人家」?2001年,當海外的一位華僑回國探親時,他的一位做教授的親戚才會偷偷地將他拉到一個冷僻的地方,對他悄悄地說﹕你們別在外面跟著共產黨喊統一好不好,祇要大陸一天還是共產黨當道,一天沒有民主,就不要幫著共產黨把臺灣拉回來……

  當然,大陸人民理解的台獨,是良性台獨。

  但是,大陸人民的第二種情緒,卻是反對台獨。也就是反對反華惡性台獨。

  我還是先把那個故事繼續編下去﹕

 

  沒想,他們這個在外面發了跡的小弟弟,在接到他幾個可憐兄姐的信之後,豈但是對他的這些哥姐們毫無同情之心,根本不想幫助他們,而且連對他那個生身之母也決心不認。甚至還回了一封絕情絕意、甚至是十分刻毒的信,說他從來就不曾有過這樣一個家,更沒有他們那樣的哥哥姐姐,他也不可能認那個根本就沒有生過他的母親,管她想不想他,管她可憐不可憐。還說,將來要是再寫信或找人來麻煩他,他就乾脆帶人把他們的家砸了,燒了,連他們這些哥姐,和那個又老又醜的母親也絕不饒過──甚至還叫喊著要砸爛他們這個窮家的祖宗牌位,燒光他們的家譜,登報聲明跟他們這個家斷絕任何關係。因為他根本就不是這個家的人,跟這個家「從來就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的這封信自然會將他那個流氓老子氣得嗷嗷直叫,卻也叫他的那些窮哥姐們難受得眼淚直流,至於母親的傷心欲絕就更不用說了。雖然他們的老子成天都在拍桌子打板凳地喊著要「教訓教訓」這個臭小子,但哥姐們心堳o還是不忍得很。可是,直到有一天,他們的那個小兄弟,不僅當真登了報,而且還帶人來上門威脅要砸祖宗牌子、燒家譜時,他的哥哥姐姐們,才因為實在是忍無可忍,而乾脆決定贊成他們的父親,要好好地揍這小子一頓了……

 

  我早已承認這是我編的故事,不是真的,祇是做個比喻而已。但是,下面,我卻要說一段真故事,那可是我親身經歷的﹕

 

  幾年前,我應舊金山一個大學的邀請,參加一個兩岸關係研討會。在這個會上,有一位很有名氣也很有地位的台獨人士在發言時說﹕

  「我要告訴大家,臺灣是臺灣,中國是中國,臺灣跟中國從來就沒有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臺灣必需獨立,必需走出中國的陰影,成立我們自己的臺灣共和國……」說完,他便洋洋得意地走下台去了。

  此刻,我以為滿堂為中國搞民主的人,總會有幾個人站起來駁斥他,但是,整個會場居然沒有一個人站起身說一句話。這時,我突然才想起這個會議是不是有什麼背景?

  一念及此,我覺得自己是不能不說話的了。於是我便不請自邀的走上台去,指著那位「台獨分子」的臉說﹕「臺灣是臺灣,中國是中國,臺灣跟中國從來就沒有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此話當真嗎?」

  因他依然洋洋得意地看著我,一副驕橫不可一世的樣子,跟我看摜了的共產黨和共產黨造反派的面孔,實在沒有二樣,我因怒從中來,便指著他的鼻子說﹕「你開口就是中國話,下筆就是中國文,一張黃臉皮跟我也長得毫無二樣, 怎麼就跟中國連一點關係也沒有了?!再說,就是你講的所謂臺灣話,也是我們福建的閩南話,而閩南話,跟中國的古代語言關係最大,你就不覺得自己無知嗎?」

  我因激動,再加上生氣,再說我看見他那張得意洋洋、無知無識的臉孔也已經變了樣了,於是我就乘勝追擊似地說道﹕「如果你要是說臺灣曾經跟中國有過關係,後來有一段沒有關係了,再後來又有了關係,那也算了;如果你說臺灣雖然跟中華民國有關係,但是,跟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從來都沒有關係,那就更加是算了;但是,你卻說臺灣從來就跟中國沒有關係,而且連一點關係也沒有。那麼,今天就讓我來告訴你, 連你心中頂頂崇拜的日本國,也就是你一心要做他皇民的小日本,都從來承認它和中國有關係,甚至在他們的教科書裡,都寫著日本深受中國漢唐文化的影響,而且至今在他的文字堶情A都夾著我們中國的許多漢字;我還要告訴你,在東南亞,又有哪一個國家說過他們跟中國從來就沒有關係,朝鮮還是越南,新加坡還是馬來西亞,泰國還是緬甸……我告訴你,他們誰都不會說自己跟中國從來就沒有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反倒是臺灣卻跟我們中國沒有關係了?!你好意思說出這樣無知無識的話來,我真替你害羞,替台獨分子害羞,替你心中那個跟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臺灣害羞……」

  他當然無言以對,祇好一聲不吭,散會後,卻又找人來說,要與我溝通溝通。我回答說,不必了,祇要你一天說你和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之間就沒有任何「要溝通的關係!」

 

  朋友們,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才是反華惡性台獨,也就是我所說的極端台獨。由於這個反華台獨勢力對自己祖國和祖宗的無情無義;由於這個反華台獨勢力在實際上反對的不是中國共產黨這個邪惡勢力,而是反對中國;由於反華台獨勢力和共產黨一樣,豈但不會幫助我們大陸人民走上民主統一的道路,而且為了「走出中國」,甚至要用分裂來干擾我們大陸人民對民主的痛苦追求,用「台獨」來為我們海內外的民主奮鬥「添亂」;所以,我們大陸人民才會因這個反華台獨勢力的過於無情,而寧打勿縱!這就是中國大陸人民在對臺灣獨立問題上,愈來愈和共產黨「貌似一致」的感情原因。

  然而,這還不是全部的原因和根本的原因。因為,大陸人民既然理解「良性台獨」,自然就不會支持中共去打臺灣,哪怕打臺灣一定會給大陸人民推翻中共帶來「天大的歷史機遇」,大陸人民也寧肯放棄。這為大陸人民對臺灣的民族感情和民主認同所決定。但是,近年來,臺灣反華台獨勢力的猖狂,特別是他們對中華民族、中華民國和對中國大陸人民所一再表現出來的無情、無義;和臺灣親共勢力對於中共統治者的靦顏買好,及其兩者對中國人民民主奮鬥的冷漠、利用、干擾、甚至是破壞;因此,在中國大陸人民已經痛感到非但不能指望臺灣,而且整個臺灣都已經成為中國人民對民主統一之必須追求的反動勢力時,則大陸人民轉而支持、甚至是巴不得中共「有種」去打臺灣,從而使自己獲得「解放」的偉大歷史機遇,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這就是今天在臺灣問題上,中國大陸之所以「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真正原因,和中國共產黨「非到必須以打臺灣作為救其一黨之命的手段」之時,他都「祇敢高喊打臺灣、而絕不敢真打臺灣」的根本原由(請參閱本刊同期大陸民眾文章「我為什麼贊成攻台?」一文)。

  我要講的第三個問題就是﹕

 

目前中共在台獨問題上的真假兩個痛苦


  先講第一種痛苦,是真痛苦,因為它真反獨不敢打

  大家都知道,在毛澤東時代,共產黨是天天喊著要解放臺灣的。八十年代之後,也就是在它三十年的「內亂和內哄」之後,需要喘息,需要用改革開放、也就是要用「專制改良」來救自己的命。所以,他開始叫嚷要「和平統一」,但『不放棄武力」。到了九十年代,由於李登輝台獨之心愈來愈張狂,台獨行徑越來越迫切,中共雖然不喊叫「解放臺灣」了,因為全世界都知道臺灣比大陸好,該解放的應該是大陸人民了,所以,它才又開始「文攻武嚇統戰」樣樣都來,叫嚷統一,叫嚷要「打臺灣」,並且當真在臺灣要大選的時候,不是放幾顆「空彈」,就是讓朱鎔基惡語相向,直至在做出了「調兵調糧」、做盡了「發狠要打」的樣子之後,又要派那個「毫無新政」的溫家寶到美國來求台階下……這到底又是什麼原因呢?

  其實,近些年來,中共時刻不忘的便是「穩定壓倒一切」這一條。這就是鄧小平死了,有人去天安們廣場為他送一隻花圈,共產黨都要先將他抓起來再說;北京大學的一位女學生被流氓強暴致死,他的同學們想為她開一個追悼會,都不准;原因,全都是「不利於穩定」。因此,如果攻台的「內戰」一開,對共產黨來說,那還了得!更何況一九九六年,當他放飛彈意在威脅臺灣時,人民解放軍西北蘭州軍區屬下就有眾多的軍官組織了秘密的「人民解放陣線」,準備一旦中共攻台,他們就會打向北京,為中國臺灣人民保平安,救中國大陸人民出水火。雖然事不周密,而造成數十名軍官被處決,該軍隊地下組織也遭遇破壞和鎮壓,但是,豈但是打臺灣的心,中共不得不痛苦地收斂住了,而且連放空彈頭的膽量也不復存在了……這自然是中共的真痛苦所在。

  但是,在反不反台獨的問題上,中共也不是祇有上述這樣一個真痛苦。就像蔣介石先生在領導全國軍民抗戰時,對那個不抗日、鬧擴張、專打友軍、不打日寇的共產黨,那有不想打、不想一舉殲滅的道理?但是,應該打,卻又不能打,因為他必需擔負起團結抗戰的責任;因為他打了,別人就會攻擊他不「一致對外」,甚至有可能為日寇所乘,於對日抗戰有害。今天,共產黨作為一個統一了整個中國大陸的專制極權政黨,臺灣島在他的心裡,豈不是就象共產黨的「陝甘寧邊區」在蔣先生的心裡一樣嗎?必須打卻又不能打,這便是中共的真痛苦所在。

  然而,這祇是中共的第一種痛苦。

 

  中共還有第二個痛苦,卻是假痛苦。原因,就是他假反獨真統戰

  為什麼?簡單地說﹕

  第一 中共從來就是與台獨一樣是分裂我現代中國的祖宗是背宗叛祖以製造兩個中國的始作俑者

  一九二一年中共「一大」就已經宣稱﹕必需要讓蒙古、新疆、西藏自治,並要將他們化入「某個民主聯邦」。也就是說,中共建黨之初,就要將中國的蒙、藏、疆等奉送給蘇聯了!

  一九二五年,中共領袖李大釗又在莫斯科代表中國共產黨公然贊成外蒙古獨立,並贊成蘇聯在外蒙古駐兵。

  一九二八年,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開,並發表莫斯科宣言稱﹕「如果不承認民族的分離權和自決權,中國是無法統一的……」共產黨用他們特有的邏輯,證明了﹕中國要統一,就必需承認民族的分離權和自決權,大概這就是今日必須先予臺灣獨立之中華聯邦理論的源頭了!

  一九三一年,中共在蘇俄的命令之下,於中國創見了認蘇俄為祖國的「偽中
華蘇維埃共和國」,並在他的偽憲法中宣稱﹕「 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
數民族的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
權利。

  此後,日本便在中國「以俄為師」,挾持溥儀製造了第三個中國、即「偽滿洲國」。此後,中共即便是在全中國人民的熱血抗戰之中,都以建立敵後根據地為名,篡立了分裂中華民國的農村獨裁政權(費正清語)。就更不用說,在中國人民贏得了抗戰勝利、收回了台彭金馬、獲得了統一、正在準備憲政以建設一個統一的民主中國之時,又是中國共產黨在蘇聯支持甚至是參加下,發動並打贏了內戰,一邊倒地成了蘇聯的附庸國,從而造成了現代中國曠日持久的兩岸分裂……中共,作為一個從來就是出賣民族和國家、一個從來就是要製造兩個中國的賣國政黨,它的心腸和那個反華惡性台獨勢力又有什麼兩樣呢?

 

  第二、中共從來就是臺灣獨立的領導者和支持者與台獨有著極為親密的歷史關係或曰一體關係」。

  我們不妨來看一看以下幾個簡單的事實﹕

  一九二七年,蘇俄和第三共產國際曾將臺灣共產黨支部納歸日本共產黨領導,並由日本共產黨指示臺灣共產黨發表了第一個臺灣獨立宣言。原因,是共產國際要執行列寧「關於要在東亞弱小國家地區鼓勵民族獨立和分離」的政策,以便顛覆他們的政府,發動共產革命。現代反華惡性台獨勢力,由此而與共產黨和共產革命連成了一氣。

  一九二八年,臺灣共產黨成立,共產國際開始命令中共接管臺灣共產黨。是年四月十五日,在上海霞飛路一家照相館的樓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臺灣共產黨決定發表台獨宣言,提出「臺灣民族、臺灣獨立和臺灣革命」的三大主張,更在其綱領的第四條中,宣稱要「在臺灣建立獨立民主政府」。台獨勢力,正是在隸屬於中國共產黨的臺灣共產黨領導下,開始了它的「共產革命台獨」的歷程,屬於中國共產革命的一個部份。

  一九三一年之後,臺灣的共產獨立運動,在日本軍閥統治的壓力下,不得不轉入地下,實際成了臺灣的共產革命運動,卻由於日本政府對本土共產運動的堅決鎮壓,而難有「出頭天」。

  一九四五年之後,臺灣回歸中國,臺灣人民歡天喜地。但是,中共立即為發動內戰和打贏內戰,而在國統區內發起了一波又波的反蔣運動,並命令臺灣中共地下省委,利用臺灣某些「皇民謬種」對中國的仇恨情緒,與侵華日軍中一些被遣歸臺灣的台籍日本軍人一起,領導了臺灣地區的「反國民政府運動」。所謂一九四七年的臺灣二、二八事件,就是中共在大陸發動的整個「反蔣運動」的一個組成部份,中共臺灣省委甚至還特別成立了臺灣二二八運動的「地下指揮委員會」,以領導和指揮一心要在臺灣推翻中華民國台北政權的臺灣獨立運動(大陸學界將會在必要的時候公布所有的資料)。一位共產黨的著名報人就曾擔任過這個地下指揮委員會的委員。毛澤東則在延安發表廣播講話說﹕「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武裝部隊,支持臺灣人民自由獨立、反對蔣家王朝的運動,如共產黨執政,共產黨將允許臺灣人民進行公民表決,決定臺灣人民的命運……」那個時候,共產黨員李登輝就是這個運動的參加者之一。

  一九四八年,「臺灣共產獨立運動」的著名領導人謝雪虹等,終於因為中共「解放」了大陸,而公然投奔了大陸,此後,所謂的臺灣獨立運動便立即得到了已經掌權的中國共產黨的支持和領導,以至一九四九年之後,直至整個七十年代,臺灣的獨立運動,實際上就是社會主義的台獨運動,其實質,就是中共要利用社會主義的台獨勢力來推翻中華民國台北政權,以與中共要解放臺灣作內應。雖然,社會主義的台獨運動,後來曾在理論上明確地將他們的運動,敲定為推翻中華民國和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的臺灣共和國這樣兩個階段。所以,為前者,他們接受中共的訓練和支持;為後者,則與中共要發動世界共產革命的理論和行徑完全一致……。七十年代,被稱為狂左狂獨的台獨雜誌《臺灣時代》,就曾一再地用馬克思的無產階級階級鬥爭的理論,來宣傳台獨,論證「無產階級的民族主義就是製造一個臺灣民族的理論根據,更是臺灣民族革命的綱領……」至於在海外的社會主義台獨勢力,不但由中共送給「津貼」,而且受中共召回「訓練」,然後再由中共用炮艇護送「闖島」,向全世界作「民主秀」……至於當前,他們則將大陸人民對歷史的反思,特別是大陸人民對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先生的再認識和再肯定,視為仇讎……(參見本期評論員文章「民主運動要愛國」等)。可以說,正是一九四九年以後的臺灣獨立運動,才將中共至今都沒有完成的,要推翻中華民國和消滅中國國民黨的兩大「反歷史任務」,「光榮地」繼承了下來,並且先是「陰謀地」,後則是「公然地」予以推行了……

  光榮的中國國民黨,終於在自己手辦的民主大選中,將軍政、訓政、憲政的歷史任務完成,實現了還政於民,這在全世界的所謂專制政黨中,未有先例;不爭氣的臺灣中國國民黨,卻在自己於臺灣推行民主建設的歷程中,將自己的黨被臺灣反華惡性台獨領袖分裂和掏空,一蹶而難振……這個時候,台獨人士、臺灣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終於在第一次大選挺扁時,說出了一句真情實意的話﹕「我們早期的台獨人士大都是社會主義者,我們才跟共產黨最接近……」

  所幸的是,社會主義的台獨勢力,也就是今日反華惡性台獨勢力的前身,非但至今沒有實現臺灣的獨立,更無命在亞洲建立起第五個社會主義共和國。如果他們當真將這個「社會主義的臺灣共和國」建成了,則臺灣人民將要有多少人民會遭遇欺侮、凌辱、直至民不聊生、生靈塗炭,這還需要任何的論證嗎?中國大陸、北朝鮮、越南、和柬埔寨人民在「社會主義共和國」之刀光血影下斷頭流血、慘淡呼號,不正是整個人類在二十世紀的羞恥和血腥證明嗎?

  朋友們,這就是中共與反華惡性台獨勢力的歷史關係。而我們也祇有明白了中共和惡性台獨竟有著這樣一個歷史關係,我們才能理會到﹕中共與台獨在今天的厲害關係。才能理解到,中共假反獨的歷史原因,和中共要利用台獨來完成他消滅中華民國和消解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用心。因為,這才是中國共產黨一定要完成、但至今都沒有能力完成的「反歷史使命」。

  今天,中共和海內外的反華台獨勢力,他們一個天天叫打,卻死也不敢打;一個歲歲叫獨,卻死也不敢獨;一個藉口「反獨促統」,而在海內外高舞著那一竿虛假民族主義的大旗,大搞紅色統戰;一個卻因中共「舞旗逼統」,而愈加有了高喊台獨和逼行台獨的理由。他們,一個是靠出賣民族國家起家的中共,一個卻是至今仍要侮辱中華民族、推翻中華民國的惡性政治分裂勢力――他們之間的和衷共濟與分道揚鑣,又該是怎樣地令世人驚訝不已!

  我要講的第五個問題是﹕

 

防止台獨反對分裂追求中國民主統一的正確途徑和方向就是要高舉反共反獨的民族民主大旗在全球建立一個志在追求中國民主統一和平的民族民主聯合戰線


  因為﹕

  第一、堅持反共反獨,就能夠將大陸人民反共要民主的萬難追求,包括在對於祖國民主統一前途的偉大歷史追求之中去,從而為我們的民主奮鬥大大地增強了民族主義的精神助力。

  第二、堅持反共反獨,就要堅持反對中共的「專制一統」。它不但會叫大陸人民開心,讓臺灣人民放心,而且將使中國境內的各民族有了信心,有利於台海兩岸各民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追求,從而大大減弱臺灣和中國境內各民族對我們民族和國家的離心力。

  第三、堅持反共反獨,才能夠在全世界範圍內,為追求中國的「民主、統一、和平」而建立一個最為正確和最為廣泛的「民族民主聯合戰線」。這個聯合戰線一旦形成,其結果,一是中共打出的「假民族主義牌」將因此而失靈;二是反華惡性台獨勢力的「反共民主牌」將因此而失算;而反共在先、反獨在後;民主在先、統一在後;解決中共專制統治在先,追求中國國家統一在後──一言以蔽之,也就是「治本在先、治表在後」的這樣一個正確的大戰略,蓋因它「義旗高揚」,從而必得大陸民心,必轉臺灣人心,必改海外僑心,必能凝聚和奮發整個中華民族和全球華人為愛國而團結反共的偉大民族精神。

  朋友們,我似乎沒有必要再提醒海內外所有關心中國統、獨問題的朋友們了,因為,一個確鑿的事實,早已在告訴我們,中共對臺灣,是「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台獨對中國,則是「死也獨不成想死了它才敢獨」。因為,一旦中國的民主變革成功,則「和平談判桌、平等談判桌」,就會升起在我們祖國的陸島之間,如果到了那時,還有所謂反華台獨勢力,仍然不顧一切地要分裂,要獨立,甚至「挾洋自重」,無疑問的是,它祇能促使中華民族的兒女,包括我們在臺灣的中華兒女們,上下一心,同仇共憤地高舉起真正民族主義的大旗,為了全中國的民主安寧,為了全中國的統一富強,而不得不為之最後一戰了。而勝利必將屬於包括臺灣在內的我們中國!

  朋友們,堅持反共反獨,堅持民主、統一、和平之追求,才是大陸人民之福,才是臺灣人民之幸,也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中國能夠在將來實現民主統一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