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統一為中華》專欄文章之五﹕

 

公民自由 區域民主憲政問題


 

 

  現代民主國家保障公民的自由和權利,實行民主憲政制度,其一國之內,即使差異極大的地區,都能健康發展。這也給我們這些從事反對中共專制獨裁統治,鼓吹中國民主的人們以極大的啟示。這些國家處理類似問題的方法和經驗,值得我們認真參考。

  現代民主國家對公民自由和權利的保障,首先是在國家範圍內實現的,國家成為公民自由權利的最終保障者。國家和各級地區之間實行分權管理,各級地區在其管理權限內實行地方自治。相應地,民意代表機構也就分為全國範圍的國會和地方議會,直接民權的實施也分為全國範圍的國(公〕民投票和地區範圍的住民投票,不同範圍的民權的實施內容就有很大的不同。一般來說,各地區範圍的地方議會和住民投票只能根據憲法規定決定其部分本地區事物,涉及到它地區的事務和全國範圍的事務則分別需要同它地區協商或由全國民意來決定,因為這涉及到它區居民的民主權利和利益。如地方議會和地方政府一般沒有決定移民事務的權力,也就是說,地方議會和地方政府不能限制國內其他地區居民的移入(國家法律給予特定地區此種權力,則屬特例〕,因為這涉及到國家保障的公民自由權利。再如國家憲法的修正,當然要由全國的民意代表或全〔國〕民投票決定,不僅如此,許多民主國家還制定了嚴格的標準和程序,規定憲法的修正要有決大多數民意代表同意,而且,需經大多數地區議會通過,方可實行。這是由於作為國家根本大法的憲法,對於每個公民,每個地區,關係極大,必須考慮到決大多數國民的意願,徵得決大多數國民的同意。

  一些西方民主國家存在的地區獨立運動之所以不得成功並受到中央政府的壓制,其原因也在這堙A因為中央政府要顧及全國的民意和遵守國家法律,而全國的民意並不支持這些地區獨立運動。另一些得到全國民意支持的地區獨立運動則會順利成功(如七十年代某些非洲殖民地脫離歐洲宗主國的獨立運動〕。

  由上可知,就一國之內的某一地區而言,不存在正當的住民自決問題。因為當地住民只能根據憲法規定決定其部分本地區事物,而不能決定所有社會事務,特別是涉及到國內它區的全國性的事務,如全國法律的修正,國號,國土的變更等等。從本質上說,一國之內的某一地區居民,只是現時選擇居住在該地區的居民,對這一地區並不具有主權,它區居民,只要願意,就可移住該區,也就同該區居民具有了相同的權利。國內它區居民具有到這一地區旅行,經商,工作,居住等的自由權利(國家法律特定的地區,則有例外〕。主權是同國家聯繫在一起的,只有國家才具有主權概念。主權具有明確的排他性,不具居留權的外國人,即使在這一國家擁有土地和資產,開辦企業,不通過移民法的許可,也不能在這一國家工作和居留。所以說,主權在民的民,是指全體國民的民,而不是當地住民。一國之內的某一地區的住民自決論,侵犯了國民的自由權利,違背了民主原則,是對自由原則的蔑視和褻瀆。

  國際法庭曾經就芬蘭阿蘭德(ALAND)群島(其居民是與芬蘭不一樣的民族瑞典族)問題的裁決,具有判例意義和現實意義。國際法庭指出,阿蘭德群島上的居民,無權單方面自己決定脫離芬蘭而加入瑞典。這一裁決,具體體現了國際法的一個基本原則,即國民中的一部分無權通過單獨的意願與母國脫離,現行的國際法也不承認其他國家有權要求這種分離。

  那麼,為什麼又有住民自決的說法呢?住民自決是對地位未定地區和殖民地地區的人民決定自己政治地位的一種辦法。在這一情況下,住民自決論是對原住民自決論或民族自決論的一種反動。因為在決定地位未定地區和殖民地地區的政治地位時,原住民或某一民族試圖只由自己決定本地區事務而排斥其他或後來的居民,甚至採取驅逐後來居民的作法,造成了更大的社會問題。而且,怎樣界定原住民呢?許多原住民其實是較早期的移居者的後代,而許多後來移居者其實也是出生在此地的新移民的後代。有的民族聚居地,甚至是歷史上某一時期集體移居到此地的,以什麼時期來界定都存在對其他居民的不公平問題,是對其他居民的自由民主權利的侵犯。而且,即使是一個地區的原住民,為什麼就一定應該比其他居民具有更優先,甚至獨佔的權利呢?土地和資源,是上蒼給予大家的,每人都應當有相同的享有機會。社會的管理者,應當由當地全體居民選擇產生,每人也都應當有相同的機會和權利,這是民主的基本要求。因而,政治家們為圖省事,也為了較為公平和較易操作,提出用住民自決來代替原住民自決或民族自決。

  一國的少數民族聚居區是否就是殖民地呢,當然不是。從西方殖民統治歷史看,殖民地居民具有同宗主國國民間的不公平的政治,社會和法律地位,而民族聚居區居民享有同國內其他地區居民相同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就不是殖民地。

  這婸搨n指出,中國的少數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實際上體現出在一國之內的某一地區實行原住民優先,或少數民族在其聚居地優先的政策,這是一種反向歧視政策。熟悉中國民族區域自治地方情況的人士都明白,許多中國的民族自治區域,獲得優先地位的少數民族,既非當地的原住民,也不是當地的多數居民,只是在這一區域,有這一民族居住而已,但整個這一地區,卻成為這一民族的自治地。事實上,這一民族成了這一地區的貴族階層,統治民族,這一地區的其他居民,成了二等公民,甚至三等公民。這是公然的社會歧視政策,是政府推行的由某一少數民族對其他民族居民的公然的歧視。在這一地區,其他民族居民失去了本應由政府保護,法律保障的每一居民都應有的自由民主權利,使民族自治區失去了基本的社會公正。例如內蒙古自治區,蒙族人也是歷史上由貝加爾湖一帶遊牧到此,而且,蒙族人只佔不到全區人口的六分之一,但整個地區就成了蒙族人的「自治區」,蒙族人就享有了種種優先甚至獨佔權。民族眾多的新疆地區也類似,維吾爾族人並非原住民,比維吾爾族人更早的居民是漢族人,後來,維吾爾族人才移居到此地,但全區成為「維吾爾自治區」,維吾爾族人也就享有了種種優先甚至獨佔權,其他眾多民族居民也就失去公平的權利和機會。本是天賦的,人人生而平等的權利,被不公正的社會制度剝奪了。

  一國之內的某一地區的住民自決論者,還有著不可解決的自身矛盾。如果某一省的住民自決是合理的,那麼,這一省某市某縣甚至某村的住民自決就應當容許,這樣,就將天下大亂,任何國家都可能立即解體,世界將永無寧日。可見,泛住民自決論不僅違反了人權自由原則,而且給人類帶來的將是無窮的災難和仇恨。

  現代世界的政治現實,比以上的討論要複雜的多。英國在退出克什米爾前,當地曾舉辦了決定自己政治地位的住民投票,但英國,印度和巴基斯坦都無視當地住民的意願,使這一地區至今紛爭不斷。波士尼亞在西方的支持下,從南斯拉夫聯邦獨立,但波士尼亞內賽爾維亞人聚居區的獨立要求,卻在西方的漠視下,被波士尼亞政府殘酷鎮壓。許多這樣的事例都顯示出,地區獨立運動同國際政治的密切關係。

  有論者認為地區獨立運動是這個地區人民的自由權利,這不是對自由的誤解就是有意混淆是非。公民的自由權利,一般是以個人自由為基礎的。國家應保障公民的自由權利不受他人或政府的侵害。人民之間的共同事務,人群和人群之間的關係,則屬於公共事務,屬於政治範疇。故多數人不可以限制少數人的自由權利,但多數人可以決定公共事務,即使少數人不同意,也必須執行,這就是政治和社會事務的少數服從多數原則。因此,一般凡需經過投票決定的事務,都不屬於自由的範疇,否則,不就成了多數人侵犯少數人的自由權利了嗎?打著自由的旗號來限制和漠視一部分人的自由,特別具有欺騙性。為了每一個人的自由和尊嚴,我們有必要認清泛住民自決論者的反人權自由的一面。

  更荒唐的一種說法,把地區獨立運動和母國之間的關係比喻為夫妻關係,或比喻為兄弟關係,或比喻為父子關係,認為任何一方想分即分,而雙方都同意才能合為一國。這也是對個人的自由權利和集團政治利益不同範疇問題的混淆。這埵A次強調,個人的自由權利是天賦的,應當受到社會的尊重和法律的保障,而不同人群集團間的利益關係,是政治問題,需要全體有關民眾,通過民主的方法,法治的方法解決。

  因此,臺灣地區近來關於公投立法的爭議,也體現出一個地區和國家整體之間的關係問題。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大陸和臺灣地區,都在中華民國的版圖範圍,關於全民公決的議題,應該符合憲法的版圖。特別是關於國名,國土的變更,憲法相關條文的修正等等重大議題,應該由全民和他們的合法代表來共同討論決定,而只是其中一部分人,那就不是全民了。只由其中一部分人和其代表來決定這些事物,其法律基礎就很薄弱了,而且也不符合民主的原則。

  我們都知道,大陸在共產專制統治之下,沒有合法的民意代表,也無法進行類似問題的全民公投,因而,這些問題的全民公投,只有待大陸民主化後,才有可能。對相關問題,中共專制政權和任何個人的任何承若,都與法無據,不合民主程序,相信未來中國民主政府都有可能重新檢討。

  中華民國是從大清帝國繼承了大統的,民主的共和國。中華民國在包括臺灣地區在內的全中國的主權和統治,具有堅強的法律和民意基礎。為了中華民族的未來,為了民主和憲政的尊嚴,對中華民國的民主憲政的討論,大陸地區的人民,有義務,也應該參與自己的意見。

  這堙A我列出美國學校的「效忠誓詞」(PLEDGE OF ALLEGIANCE),供大家思考。美國大多數學生在學校展開一天的課程和活動之前,都會把右手放在左胸上,面向國旗,齊聲背誦超過一百一十年歷史的這一「效忠誓詞」:「我宣示效忠美利堅共和國國旗,以及這個共和國所代表的精神:在上帝庇佑下的統一國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與公義。」(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ONE NATION UNDER GOD,INDIVISIBLE,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這就是美國教育美國學生要牢記的美國精神,這就是美國的文明,美國的自由。那些宣稱崇尚美國自由精神,又宣稱「獨立是自由權利」的人們,面對真正的美國精神,該作何感想。「效忠誓詞」體現出國家統一和自由這兩個不同範疇概念的不可替代性和統一性,它們都是一個民主國家所必須的基石。需要說明的是,百年來,只有因宗教原因對誓詞中「在上帝庇佑下」提出異議者,沒有美國人對「統一國家,不可分割」的誓詞內容提出異議,足見民主國家人民認為「統一國家,不可分割」是必然的,無疑問的。布希政府對「在上帝庇佑下」的異議的回答是「在上帝庇佑下的統一國家」一語,是「一種愛國的作法,而非宗教的見證」。讓我們在此也祈禱中國成為在上帝庇佑下的統一國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與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