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統一為中華》專欄文章之四﹕

 

二二八臺灣國

九一八滿洲國


 

  大約在十年前阿修伯參加紐約台獨人士的集會和示威大遊行,保留了兩面臺灣國的國旗,其構圖是八瓣菊花,尖端向內,圍成一圈,大家稱之爲「八菊旗」。

  話說日本皇室自鐮倉(KAMAKULA)時代(西元1183年)起,用菊花代表皇室紋掌,明治維新後規定十六瓣爲天皇專用「菊之禦紋章」(KIKU NO GOMON SHO)皇族使用十四瓣,家臣使用八瓣,現在「臺灣國」的八菊旗自然表明「臺灣國」乃是天皇的家臣也。無獨有偶,1931年918之後,在中國東北成立的「滿洲國」其「執政」溥儀的「紋章」也是八瓣菊花,「台」、「滿」兩國皆爲日本之家臣!今日靖國神社懸掛的就是日本天皇十六瓣「菊之禦紋章」。

  由八旗菊顯示了「台」、「滿」「兩國」的共同淵源,下面再來看看這「兩國」的共同命運和歷史經驗:

  1894年甲午戰爭,95年簽馬關條約,日本要求清廷割讓遼東和臺灣,清廷因遼東乃其祖宗發祥之地,不忍割讓,乃請法、德、俄三列強出面干涉,迫日本放棄遼東,由清廷加賠戰費贖回。

  1904年日俄戰爭,日軍大將乃木希典猛攻我軍控制的旅順301高地,死傷慘烈,乃木大將兩個兒子皆在此役陣亡,乃木大將因此被日軍奉爲軍神。約四十年前,阿修伯在臺灣看過日本出品的「明治天皇與乃木大將」電影,臺灣人「皇民」觀衆情緒熱烈,鼓掌歡呼,好像是臺灣國戰勝俄國一般。日本戰勝後奪得大連旅順「正名」(仿臺灣「正名」遊行)爲「關東州」,統治長達四十年!這位乃木希典在滿洲立了軍功就升任臺灣第三任總督統治臺灣人,難怪臺灣人看到前述電影如此興奮,原來乃木大將是臺灣人的「故主」,懷念故主有情有意也。

  第四任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時的民政長官藤新平是統治臺灣功勞最大的日本官員,他有一句名言:「臺灣人貪財、怕死、愛面子」,因爲對臺灣人的深切瞭解,實行「糖飴與鞭」的政策把臺灣人治得服服貼貼。其後他被調往滿洲擔任南滿鐵路總裁,整治滿洲人爲關東軍炮製滿洲國打下基礎。

  臺灣新竹人謝介石曾擔任滿洲國外交總長。日本統治臺灣,高級官員百分之九十九皆爲日本人,臺灣地方又小。臺灣人受到赤裸裸的民族歧視壓迫難有發展機會,於是紛紛向外找出路。追隨謝介石「過滿洲」的臺灣人前後超過萬餘人,連李登輝都說過他年輕時也曾想到滿洲去經營農業,因他的本行專業是農業經濟也。

  當年「過滿洲」的臺灣人有兩種不同的心態,其一是心懷中國人的感情,與同受日本人壓迫的東北人有同胞的感受認同,另一種是認爲自己比滿洲人早幾年做亡國奴,甚至自認爲日本人,台獨老前輩王育德就這麽說:「與日本人並肩到滿洲南洋等地的臺灣人,體會到優越感」(王著『臺灣——苦悶的歷史』)。他這一類台獨人士狐假虎威,欺壓被侵略的人,心地十分卑賤醜惡,李登輝如果也「過滿洲」一定也是這麽一個東西!

  今日有台獨人士說,中國人唯有東北人同情臺灣獨立因爲東北與臺灣有共同的被日本統治的歷史經驗,其他中國人都反對臺灣獨立。吾友前台獨聯盟副主席洪哲勝先生說:「我所認識的一些滿洲人,他們都主張滿洲應該獨立」。這全是台獨人士一廂情願的妄想。日本軍國主義者和台獨人士都在日夜期盼中國之崩潰,「臺灣國」和「滿洲國」自然就紛紛獨立,然後再復入日本掌中。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接收臺灣不幸造成二二八事變,促成大陸建國運動,臺灣內部族群對立遺禍至今。雖然國府已道歉、平反、賠償、立碑、建館紀念,但仍然未能化解,台獨人士年年藉二二八煽動反中仇華意識。其實二二八被害的臺灣人死亡加失蹤只有847人,比起日本統治臺灣時期的屠殺鎮壓可謂小巫之見大巫。不談平定臺灣時的大殺戮,僅治台後的「瞧吧,哖西來庵事件」和原住民「霧社峰起事件」就分別殺害萬餘千人!今日沒有臺灣人紀念這些事件,日本人更沒有任何道歉、平反、賠償、立碑、建館等表示,日本人對臺灣人的殺害是國府的十多倍至數十倍,臺灣人對日本人不但不仇恨反而感謝!今日臺灣人的反日抗日「基因」已被日本人殺除淨盡,剩下來都是崇日媚日的皇民奴!

  1995年4月17日,是「馬關條約」簽約百年紀念日,此日臺灣被中國割讓給日本。台獨人士在臺灣舉行盛大的「告別中國」大遊行以示慶祝,又舉行學術討論會,受邀來台的日本學者本來準備在會中向臺灣人道歉,因爲日本人在統治臺灣五十年中,做了許多對臺灣人苛虐壓榨侮辱的事,想不到先發言的臺灣人學者,一片歌頌讚美日本對臺灣的統治,日本學者反而不好意思道歉了。同一天,當時還是立法委員的現任副總統呂秀蓮女士也率領百人團赴日本馬關開紀念會,同樣歌頌日本統治,同樣使日本錯愕,不好意思道歉。呂女士並說出一句名言:「馬關條約,臺灣被日本統治,是不幸中的大幸」。她並且瞻仰了天皇赤間神宮,充滿虔誠膜拜之情。以她的年齡算來,並沒有受過日本教育,爲何如此親日媚日,令人不解。

  李登輝與日本人「臺灣論」作者小林善紀談話中大力讚美「日本在臺灣做了了不起的大事」,又說「滿洲國」是「王道樂土」,中國華北人都蜂擁出關要來加入「滿洲國」,近日更替日本人赤膊上陣暴言:「釣魚台是日本領土」。

  無獨有偶,中國大陸近幾個月來也有學者教授倡言「新思維」鼓吹中日雙方向前看,忘記舊日的冤仇,中國應幫助日本加入安理會,中日加強合作,並讚美日本已建立了民主政治,是亞洲人的驕傲。想不到今日中國大陸也有和李登輝台獨皇民心態一樣的人。日本人受到這樣的體貼、諒解、鼓舞,自然不會反省檢討其二戰之罪行,反而對臺灣對中國是有恩的,不然爲什麽臺灣人中國人都感謝日本?日本人篡改教科書美化侵略史,否認南京大屠殺等等,都是因爲這類中國人、臺灣人的鼓勵才敢這樣做!接下去修改憲法出兵海外,幫助臺灣國滿洲國「復國」,重溫「大東亞共榮圈」的美夢。

  像李登輝這樣私德敗壞、貪污腐化的人卻受到許多臺灣人的擁護,九月六日,他主導的「臺灣正名」(臺灣國)大遊行,參加者達十五萬人,情緒熱烈,士氣高昂。反之,此日舉行的「捍衛中華民國」遊行只有八千人參加,更可怕的是前者幾乎完全是臺灣本土人,演講、呼口號、唱歌皆使用台語 」,後者幾乎完全是外省人,演講、呼口號、唱歌皆使用國語(普通話,現在台獨人士稱之爲『華語』,與『台語』分別並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民族劃分抗爭對立,而『華人』是那麽的弱勢,『台人』是那麽的強勢,台人是華人的二十倍!中華民國岌岌乎危哉!難怪李登輝敢說「中華民國不存在」。臺灣勢在必獨!中國勢在必打!

  九月十六日自由時報報道:「台聯黨計劃在十月二十日前成立大型的制憲委員會,由李登輝前總統擔任委員會總召集人」。「明年一月一日提出這部新憲法,發表制憲宣言,在二月發動百萬人連署新憲法」。「建立臺灣國,則要靠制憲運動來推動」。李登輝打鐵趁熱,密鑼緊鼓制憲建國。同日同報陳茂雄教授大文:「今日已形成本土勢力與外來勢力對決」。九月十三日同報報導:加拿大台僑回臺灣參加臺灣正名遊行與老榮民(外省退伍老兵)口角 被老兵刺傷。已經有了小小的血腥味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是新 「二二八」的先兆!

  雖然目前臺灣還是主張維持現狀者居多,但臺灣不可能永遠維持現狀,未來必然是非統即獨,而族群劃分的緊張日甚一日,台獨、親日、仇華、排斥外省人也日甚一日,新的二二八也是勢所難免。和平統一和平獨立都不可能了,阿修伯鐵口直斷未來臺灣大流血大破壞乃是必然的命運,這是天注定在劫難逃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寫寫文章指出危機,希望激起大家一點良知理性,減少一些流血破壞則幸甚矣,可惜阿修伯的文字到處碰到封殺打壓,發揮的力量實在有限,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本半仙並不希望我的鐵口直斷成爲事實,情願我卜算錯誤,大家砸了我的招牌。如果由於我的呼籲警告而避免了臺灣的慘劇,大家歡歡喜喜「和平」的統一或獨立了,救渡了成億的衆生,我的功德可大了!可以成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