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統一為中華》專欄文章之三﹕

 

中國民主運動如何評估應因『台獨』


 
  當今,台獨困擾著中國大陸;困擾著中國臺灣;也困擾著中國民主運動;尤其是困擾著中國民主運動的組成部份
――海外異議陣營。

  海外異議陣營如何定義?換言之,什麼人算是海外異議陣營的成員?我想是否可以這樣界定:凡是持有堅定的民主理念,明確地對中共專制主義予以抨擊譴責,並把這一抨擊譴責經常以公開的言論行動表現出來的人,就是海外異議陣營的成員。當然,如果再細緻一點,海外異議陣營的成員還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沒有參加民運組織,並以人權活動人士、或獨立自由知識分子自稱者。另一類是參加了某個民運組織的,他們又常被稱為「民運分子」或「民運人士」。

  對於台獨訴求,異議陣營中有人非常支持台獨,有人堅決反對。在這兩個極端之間分佈著各種「濃度」的支持和反對。但是又有一樣明白無誤的是,所有異議陣營的成員都不贊成把一個基本建立了民主制度的臺灣統一到專制的中共政權中去。由於海外某些著名的獨立知識分子強烈支持台獨,而外界社會又把他們也歸入了「民運人士」(其實,他們強烈否認自己是民運人士),還由於某些名聲很大的「民運人士」也確實支持台獨,故外界社會形成的印象是海外民運支持台獨。這種印象是中共政權所需要的。而且可以說,這一印象在相當程度上是中共政權刻意製造出來的。中共政權明明知道海外異議陣營中有些人明確反對台獨(例如筆者),但卻指令它的海外文化特務兵團極力渲染整個民運都支持台獨,這顯示把民運描繪成台獨的擁護者、支持者對打擊海外民運甚為有利。

  應該說海外異議陣營的兩類成員有著不同的社會定位,因而也就有不同的行為方式、不同的價值取向。自由知識分子們宣稱他們有絕對自由的思想表達權利。他們在闡述自己的觀點主張時不在意其社會效果,自由地、不受約束地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是他們的價值取向和行事準則。

  異議陣營的「民運分子」中有一部份也是知識分子──如果受過文史類普通高等教育者都可稱為知識分子的話。(有學者認為,只受過理工醫農等高等教育者以稱專業人士為宜) 但這些知識分子顯然並不那麼「自由」。因為他們在發表自己的觀點主張前除了審議這些觀點主張正確與否外,還應慎思這些觀點主張的社會效果。

  對台獨訴求應採取支持還是反對有賴於兩個議項。一是考察台獨訴求是否言之成理。二是考察對台獨所採取的態度於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是否有利。對此,自由知識分子們不表贊同。他們認為只須有前一個議項就行了。具體的政治操作、社會效果與他們無關,不在他們關注考量的範圍之內。對他們的這種處事方式我不打算作任何的評論。只是想和盤托出自己的看法。

  臺灣島內的台獨人士為台獨訴求製造的理論根據有「臺灣民族」論、國民政府外來論、日據政權比國民黨政權廉潔高效論。在這些論被駁倒後,又陸續拋出臺灣本土化論、人民自決論等。對此已有朋友作了全面徹底的駁斥,我不再重復。我想談的是,在台獨理論明顯站不住腳的情況下,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民運人士」要去同情支持台獨,以及這種作法對中國大陸的民主事業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台獨若以不讓專制的中共政權「統一」民主的臺灣為訴求,那麼可信會得到中國大陸大多數民眾的理解和同情。然而,現實情況是台獨不顧大陸政情有何質變,都以完全脫幅中國為目的。為此,它正在不遺餘力地拉大臺灣與大陸在文化上的差別。它竭盡全力地推行臺灣「本土化」。它力圖以所謂「台語」來作國語。它改動中學教材中一些內容,以切斷臺灣與中國大陸的歷史臍帶。總之,它正採取種種措施在臺灣民眾中,尤其是在青少年一代中灌輸培植臺灣自外於中國的意識,從而為今後的徹底獨立打下深厚的人文基礎。毫無疑問,這樣的台獨訴求在中國大陸民眾中引起了普遍的反感。而且這反感正在被中共政權挑動升格為憎惡。

  本來,臺灣獨立的問題並不在中國大陸民主轉型奮鬥者的首要關注之中。這是因為,單純來看臺灣問題並不太影響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而且,資源匱乏的臺灣對大陸的經濟發展亦無決定性的影響。但是,使奮鬥者不能忽略的是中共政權正在利用台獨大做文章,來為它那不復存在的政權合法性招魂。

  綿延數千年「打了江山就可坐江山」的封建潛意識主宰著中國人,使中國人民認可了中共政權的「開國功臣分封制」。但是,在中共建政半個世紀以後,當昔日為中共建政上過陣的撕殺者都已老去乃至故世之後,中共政權基於封建倫理觀的合法性已逐漸流失。而且「六四」大屠殺和無可遏制的貪污腐化使之與人民群眾處於愈來愈尖銳的對立之中。中共政權力欲改變這種情況,希企找回民眾對它的認同。為此,它祭出了民族主義的旗幡。正在它心焦如焚地四處尋覓插立民族主義旗幡的支點時,驟然膨脹的台獨訴求恰到好處地為它提供了極好的機會。中共政權大聲疾呼地反對台獨。在那高分貝的喧囂中它不但把民眾對它這個專制腐敗政府的不滿部份地轉移到台獨身上,而且還趁機把自己打扮成民族利益的代表者,國土完整的守護神。本已流失了的政權合法性在這個過程中又悄然有所恢復。

  海外某些政治異議人士支持台獨的言論又恰到好處地被中共政權用來抹黑打擊海外異議陣營,它藉此把整個海外異議陣營都污蔑為支持分裂國土的民族敗類,詈罵為漢奸賣國賊。不要看中共政權表面上的捶胸頓足,其實它心中竊喜不已。它巴不得異議陣營支持台獨。因為這樣它就擁有了打擊異議陣營的殺手澗。更為美妙的是,它可在這個打擊之中提升它的劣質形像,搶佔道德的制高點。

  除了中共政權的這一伎倆之外,還有一樣不可忽視的是,中國大陸民間有那麼一些懦弱的「勇敢」者。他們在不同程度上也是中共政權下權益的受損者。他們心中也有怨氣,但他們不敢對中共發泄,因為那樣有風險。因而他們是懦弱的。可是台獨的出現使他們找到了一個出氣筒。在中國大陸咒罵台獨是非但沒有風險,而且會得到中共當局的容忍、默許和支持。於是他們吼叫血洗臺灣。在這狂呼亂叫之中,他們不但可以無風險地享受了發泄的快感,而且還飄然地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名勇敢者。顯然,這是一種變態心理、扭曲人格。毫無疑問這些人會跟著中共政權辱罵海外異議陣營。

  然而,如果說我們可以不理睬中共禦用文人和這些心理變態者的誣衊,那麼我們絕對不可以無視中國民間大多數民眾對台獨存有不同程度的反感。如果海外異議陣營贊同支持台獨,就會失去大陸民眾。推進中國大陸民主進程的根本動力在中國民間。如果異議陣營被中國民眾所背離,那將會成為無根的浮萍,在歷史潮流中寂然漂去。

  某些海外異議陣營中的成員說:過去中共為了奪取政權搞統一戰線。我們今天為了擊倒中共政權為什麼不可以也搞統一戰線?管它什麼台獨、藏獨、疆獨、蒙獨,都利用起來,一起打倒了中共再說。

  這是多麼膚淺輕率的觀點。統一戰線可以搞,但除了要講原則之外還要權衡利弊。台獨疆獨之類對中國民主事業有什麼積極作用?它們資助我們建立了功率強大的電台嗎?它們資助我們辦了許多發行面巨大的報刊雜誌嗎?沒有,根本沒有。退一萬步來講,假設有,但還是得考慮,要了這些電台而失去了中國廣大民眾是否會得不償失。

  有朋友認為,如果中國的民主轉型以非和平演變的方式完成,那麼,疆獨之類的武裝打擊是摧毀中共政權的可借用力量。這是一種急功近利的思想,它將遺害無窮。疆獨之類的武力坐大既針對中共也針對將來的中國民主政權。除非將來的中央民主政權認可中國分裂支解,否則終將與武力的疆獨之類兵戎相見。既然如此,何必當初。

  還有朋友認為,支持台獨,讓台獨高度發熱膨脹,使中共不得不打。一打,中共色厲內荏的本質就會暴露。全世界譴責它,美國會干涉。臺灣沒打下來,中共自己就會先垮了。咋聽之下這是多麼妙的計謀呀!

  但是,這首先是不負責任的設想。戰爭爆發,人民遭殃。兄弟鬩牆,骨肉相殘,是我們要儘量避免的。而且,這種情況真的會發生嗎?我們不是軍事專家,對海峽兩岸的具體軍事部署並不詳悉,但基本勢態也有所瞭解。中共460枚精確的中程導彈對準了臺灣的主要軍事目標。蘇愷27、蘇愷30和殲10的成軍使海峽制空權已轉移到中共空軍手中。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的編入和世界第三大的潛水艦隊使臺灣海軍明顯處於下風。只幾個鐘頭海艦航程的臺灣海峽在當代的運兵工具面前根本不能構成天險。可信,只要中共決心攻台,絕無久攻不下之理。虛張聲勢的美國也不會為此與中共大動干戈。不錯,中共此舉會受到全世界進步社會的譴責和經濟制裁。然而,請不要太看重這些譴責和制裁。「六四」大屠殺中共是絕無絲毫道理,但那譴責和制裁又能持續多久?遑論中共還多少能扯上幾句理由的攻打台獨。

  更為可慮的是,一旦中共攻台成功,將可大大強化它的政權。軍事上的戰績,維護國土完整的功勳,這無疑給它鑲上一道光環,使之取得了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極好機會。這猶如給中共政權打了一支強心針,延長了它的壽命。

  臺灣民間本無強烈的省籍情結、台獨訴求。現在之所以鬧到這樣的地步完全是一些政治人物挑動出來的。臺灣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政治經濟實體。中共絲毫染指不了它。實在用不著再刻意地去強調什麼獨立。在經濟起飛和民主轉型基本完成以後,臺灣本應致力於把自己建設成為一個人間樂園。這樣也可對中共政權以無形的巨大壓力。使之在政治上、經濟上都相形見絀。大陸民眾將會愛慕臺灣,回過頭來會更憎惡中共。可是,一個好端端的局面給台獨攪黃了。臺灣一些政治人物出於他們的野心、權力欲,不滿足政權的易手,硬要使這個政權不但在實際上,還要在名份上也自成一國。要能向世界一百幾十個國家派出大使。為了鞏固執政權,他們竭盡全力的挑動省籍情結,煽動台獨訴求。在這種政治生態下,一些反台獨的政治勢力為了制衡之,竟出投靠中共的下策。臺灣的國民黨為了爭取選票,重獲執政權也在向台獨妥協。海峽兩岸由此陰雲籠罩。

  面對這種局勢,海外異議陣營中不贊成台獨的人們不應再保持緘默。我們應該道出我們的憂慮和心聲。

  臺灣島內的政治人物,請你們拿出社會良知和責任感,摒除個人權勢的企求,以增進臺灣人民的福祉為宗旨,去為進一步完善臺灣民主政治和發展經濟而努力。台獨訴求正在被中共利用來打民族主義牌,請不要送給它這樣一份政治大禮。

   海外異議陣營中的人們,請掙脫由種種原因而造成的贊成台獨的迷思。這不僅由於台獨於情不通、於理不合;更由於台獨極有利於中共打偽民族主義牌來鞏固其政權;還由於贊同台獨會使我們失去中國大陸的廣大民眾,使中國大陸的民主轉型更加困難。

  任何一個對我們數千年文化故國懷有深厚感情的民主志士當以實現民主政治、和在實現民主政治的過程中國家不會分裂支解為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