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統一為中華》專欄文章之二﹕

 

 臺灣 ──

是中國的肚臍眼


吳 學 燦

 

  中國地圖就像一只報曉的雄雞,總有一天會讓中華民族從專制籠罩下覺醒。臺灣就像雄雞的肚臍眼,若即若離地掛在祖國的東南。隨著二零零四年臺灣總統換屆選舉的緊鑼密鼓,臺灣問題不僅震撼著所有中國人的心,也讓全世界關心人類命運的人士睜大了眼睛。

 

專制導彈與民主選舉

  一九九六年臺灣總統大選的時候,我還在北京。倫敦的BBC電台通過越洋電話採訪我和戴晴女士,就共軍的導彈和臺灣的大選進行了實況轉播。在實況轉播中,戴晴女士毫無顧忌地用戰國時代各國民眾生活狀況好於秦始皇統一之後來說明臺灣的前途。我則避免直接談論統一和獨立。在實況轉播中,我的談話重點是:現在的大陸政府是專制,臺灣的政府是民主。當專制導彈威脅民主選舉的時候,有良心的人自然應該站在民主一邊,譴責、揭露專制的蠻橫無理和倒行逆施。在回答主持人關於專制導彈的提問時,我打了個比方:專制政權發射的兩顆導彈,就像北京胡同堛漕潃茯y氓,一個堵在胡同的東北口,一個堵在胡同的西南口,要對正在胡同娷葵嶊漪貌少女進行威脅、污辱甚至強奸。

 

謊言惡語與污言穢語

  一九九六年八月底,我因無法繼續生活在自己的祖國,只得背井離鄉來到遙遠的美利堅。自由世界,言論自由。在美國,不僅有發表反對專制的言論自由,那些擁護共產黨一黨專制的言論自由,也是受到法律保護的。但是,因為有言論自由,稍有認知能力的人自然不會聽信共產黨走狗的馬屁道理。至於獨立和統一問題,各種意見更是爭奇鬥妍、異彩紛呈。百花之中,自然並非全部都有香味。就像自然界有散發臭氣的花朵一樣,言論自由的百花之中,當然也有臭氣熏天的謊言惡語和污言穢語。最明顯的謊言惡語是:臺灣人民急盼與共產專制的大陸統一合流。最荒唐的污言穢語是:臺灣與中國從來就沒有任何關系。

 

良性台獨與惡性台獨

  在關於獨立和統一的百家爭鳴言論中,來自臺灣的阿修伯格外引人注目。阿修伯對台獨問題有深刻獨到的見解:既反對共產黨及其走狗的謊言惡語,又對哈日的皇民後裔的污言穢語蚩之以鼻。尤其是後者,更顯得這位臺灣本省人的胸襟寬闊、目光遠大、頭腦清楚和認真負責。阿修伯自稱是良性台獨,並且把岩里正男之流定性為惡性台獨。

  所謂良性台獨,如果我沒有誤解阿修伯的意思,應該是指不喜歡共產黨一黨專制、害怕共產黨一黨專制進而反對共產黨一黨專制的臺灣人,不願意和共產黨生活在一個屋簷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不可能與別人分享政權,民眾也沒有什麼自由,更談不上什麼民主。羅隆基、章伯鈞、儲安平、梁漱溟這些名人,只能充當共產黨的花瓶和階下囚、獄中鬼、刀下魂。

  所謂惡性台獨,就是岩里正男·李登輝為代表的皇民後裔,作為皇軍在臺灣的第五縱隊,從島內掀起分裂的濁浪,妄圖把臺灣從中國割離出去,並入日本,成為日本皇軍再一次「進入」中國的橋頭堡和不沈的航空母艦。

  岩里正男是個正兒八經的日本人,取了個中國名字------李登輝,在中國的土地上,講漢語,寫漢字,吃閩南菜,卻為日本人謀取臺灣打拼。這才是真正的賣台、害台和毀台。

 

惡性台獨與共產黨狼狽為奸

  惡性台獨與共產黨,就像當年的日本皇軍與毛澤東、周恩來的八路軍、新四軍,勾結起來共同對付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國國民政府,殺戮中國人的時候,幾乎是一樣地凶殘和惡毒。

  一九九六年共產黨發射兩枚導彈,就是為岩堨縐k·李登輝助選。難怪李登輝胸有成竹地說:「是空彈頭,不要怕。」原來是共產黨與李登輝的默契與合作。共產黨事先向李登輝交了底,事後找個什麼劉連昆、王連昆的,作為替罪羊。這種手法,是共產黨的一貫伎倆。

  說到良性台獨,我的心奡N像倒了五味瓶,不知如何是好。贊成吧,感情上過不去;反對吧,良心上過不去。

  良性台獨,雖屬良性,但還是獨。作為一個中國人,不願意看到祖國的肢體被拆散。這是中華民族的民族感情在起作用。

  要我去寫文章反對良性台獨,一定是無法下筆,不能成文。我自己就是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受害者。被迫當了二十二年共產黨員,可以說是深知「我黨」。要我去勸說享受了自由民主的臺灣同胞去嘗試共產黨專制的苦難,比緣木求魚還要難。這是因為我的良心不允許。自己逃出了共產黨的魔掌,卻要臺灣人屈辱在共產黨的鐵蹄下。這還是人嗎?

  我覺得:良性台獨與惡性台獨的根本區別就是:良性台獨分離的對象是------共產黨,惡性台獨分離的對象是……中國。

  最好的辦法是:所有熱愛祖國、熱愛自由的中國人團結起來,爭取世界人民的理解和支持,舉起右手打倒共產黨,舉起左手打倒岩里正男之流的惡性台獨。因為大多數人不是左撇子,右拳更有力量。只要推翻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岩里正男就像泄了氣的皮球,蹦不起來啦!

 

民主亂象與專制「穩定」

  臺灣雖然已經是自由民主的社會,卻飽受內外交困之苦。

  在島內,由於臺灣人歸根到底是中國人,不可能脫離幾千年專制文化的影響和毒害。從蔣經國開放黨禁起逐漸步入民主社會,但民主進程一波三折而且怪象紛呈。

  今天的臺灣民主亂局與民國初年相比已經是大大的進步。盡管美國的電視台把臺灣的國會新聞列入體育節目,卻並不能否定臺灣已經是自由民主社會的基本事實。因為:

  第一,國會開會時雖然時有肢體衝突,但畢競只是個別議員的蠻橫而非多數和大多數,甚至連少數都談不上,只能說是個別。雖然是個別,卻由於議會是民主殿堂而引起世界關注。被美國的電視台列入體育節目,是臺灣人的恥辱,自然也是全體中國人的恥辱。

  第二,民主雖然在表面上看起來挺亂的,但是在實際上卻只是小亂,難以形成大亂。不象共產黨專制社會,封鎖新聞,鉗制輿論,表面上看起來死水一潭,成為共產黨宣傳的「穩定」;實際上暗潮洶湧澎湃,隨時可能演變成大亂乃至天下大亂。曆史上的八王之亂、安史之亂、黃巾軍、紅巾軍、太平軍……,無不是天下大亂、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王燦的名句「白骨蔽平原」,就是這種天下大亂的最好說明。至於共產黨的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也都是天下大亂、民不聊生。多少人頭落地?多少妻離子散?

 

台獨背後的美國與日本

  由於共產黨控制了十幾億中國人的命運,國際社會不得不與共產黨周旋。尤其是現在,恐怖分子成為自由世界的燃眉之急。

  看到共產黨手中的十幾億人質,聯合國乃至民主強國美國、英國、法國等,都感到十分棘手,往往不得不屈服於共產黨的無理取鬧,使共產黨的惡行惡狀屢屢得手。聯合國驅除民主較少的中華民國,卻不得不接納沒有民主的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既是中國的悲哀,也是全人類的悲哀。

  現在有人津津樂道地球村、全球化,從自由民主的角度來說,自然是好事。但是,當今的世界還存在一百多近兩百個國家,地球村只是遙遠的理想,甚至是夢想和幻想。更何況還有民主和專制的不可調和的對立和衝突?即使所有的國家都實現了民主,還有各國的不同利益所產生的矛盾和紛爭。

  日本和美國出於國家利益的考慮,站在台獨的背後,分別是惡性台獨和良性台獨的支持者。日本是惡性台獨的後台,可以從岩里正男的表演中看出來。美國政府從未正式支持過台獨,但反對共產黨的專制扼殺臺灣的民主,卻是歷屆政府一以貫之的政策。說美國是良性台獨的支持者,勉強可以。

 

愛屋及烏與恨烏及屋

  一九九六年秋天,我剛到美國的時候,一位老資格的海外民運幹將對我說:「要讓共產黨垮台,只有搞垮中國才行。」我聽了大吃一驚。後來仔細一想,這也是一種認知。

  不知是哪一位名人說過,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反過來也是一樣,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個問題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就像我在接受《北京之春》記者專訪時說的:「是專制制度的凶殘造成了國民性格的軟弱,還是國民性格的軟弱造成了專制制度的凶殘?我不得而知」。

  我們中國人追求的首先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共產黨。有人因此認為,中國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故鄉和老根。這是大錯特錯的。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土地上的共產黨,但種子卻是來自俄羅斯的蘇聯共產黨。蘇聯共產黨的種子是來自萊因河畔的馬克思和恩格斯。中國共產黨雖然是中國的共產黨,只是因為他們的成員是中國人。但是,這些中國共產黨人頭腦中的共產黨因子,卻不是中國的土地上生長出來的。毛澤東把來自蘇聯的共產黨種子與中國的帝王術和來自馬克思故鄉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雜交揉合在一起,產生了共產黨的第三個高峰------毛澤東的中國共產黨。盡管如此,共產主義還是來自異邦的邪教,並不是中國的土產。所以說,「要讓中國共產黨下台,一定要毀滅中國」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用一種簡單的方法來比喻:中國好比一座大房子,中國共產黨好比落在這座大房子上面的一群烏鴉。要趕走烏鴉,難道一定要毀滅這座大房子嗎?

  馬克·土溫對於政府與國土、國民的關係,曾作過一個很好的說明:政府就像衣裳,喜歡就繼續穿;不喜歡的話,就脫下來扔掉。難道因為不喜歡衣裳,就要把穿衣裳的人弄死嗎?

  以上這種想法和說法,可以歸結為四個字:恨烏及屋。

  恨烏及屋的人,不管台獨還是什麼獨,只要毀滅中國或者拆散中國,都行。惡性台獨最容易得到這種人的支持。因為惡性台獨才是真正的台獨,要和中國永遠、徹底地分離。

  嚴格說來,良性台獨實際上不能算台獨,只能說不願意和共產黨搞在一起。一旦大陸實現民主,良性台獨自然成為自由民主統一中國的積極分子。

  與恨烏及屋相反,許多中國人因為愛中國,連中國共產黨都要愛。難道就因為中國共產黨前面有中國兩個字,就值得愛嗎?照這個道理,中國流氓、中國強盜,也應該愛了。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曆史上最大最壞最殘暴的流氓土匪強盜。這就是典型的愛屋及烏。

  在臺灣問題上,愛屋及烏者們希望民主的臺灣現在就和專制的共產黨政府合二為一。

 

思想觀念與私心雜念

  在惡性台獨的死硬分子與支持者中間,有的是思想觀念上產生的錯誤,有的則是私心作怪。一些人認為,中國曆史上的大一統是專制的主要基礎;直到今天,還是由於大一統的民族國家才造成了共產黨的專制。這種想法是大錯特錯的。

  美國是統一的合眾國,並不是一個專制國家。大的、統一的,並不是專制的必然;小的、分散的,也未必就一定是民主。遠的說,春秋戰國時代,大小國家數十上百個,哪一個國家是民主國家?近的說,當今世界有一些專制國家,小的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縣、美國的一個county。

  太平洋上有一個地下石油不停地冒、地上鮮花四季長香的美麗富裕小國,最高統治者叫「蘇丹」,就是國王。這個國王,不像英國的伊麗莎白,也不像瑞典、丹麥的國王;即使是前專制國家西班牙、日本,他們現在的國王和天皇也沒有什麼實際的政治權力。這個蘇丹,把國家當成自己的私產。國民雖然富裕,卻是源自蘇丹的恩惠。這麼小的國家,差不多是中國的兩三個縣那麼大,你能說它是民主國家嗎?

  中東的專制國家,除了沙特阿拉伯的國土比較寬廣,其它的哪一個可以稱為大一統呢?即使是金正日的北朝鮮,也不能說是大一統,更別說越南、古巴、緬甸這樣的彈丸小國了。

  許多死硬的惡性台獨分子,其實是以「台獨」的名義,謀取自己個人的私利。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手法,就是把獨立和民主等同起來、混為一談。像岩堨縐k這樣的人,一旦臺灣真的獨立了,他就可以成為真正的一個國家的前總統;甚至可以梅開二度,以台獨之父的面目,老氣橫秋地重登總統的寶座,在全世界招搖過市。

  一些來自大陸的人士,為什麼也成為惡性台獨的支持者呢?有的是源於思想觀念的混亂,恨烏及屋;有的則是因為,支持台獨可以名利雙收。這種人口口聲聲說支持台獨就是支持民主,以民主先生、民主女士自居;實際上是因為惡性台獨不得人心、到處拉支持,這些人可以得到高價稿費或免費旅遊、講學高酬金等等的實惠。何樂而不為呢?

 

獨立市場與統一市場(反共市場與親共市場)

  隨著交通、運輸、通信技術的不斷現代化,市場的觸角不斷延伸,市場經濟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一切都可以成為商品,包括人的臉蛋、身材,甚至一些想法,都可以成為商品。

  人要活著,要有活著的物質條件,要有自己的物質利益。不同的是,有的人為了利益,可以放棄、出賣理念(他的理念在出賣的同時,已經不可以被稱為理念了);有的人,為了堅持自己的理念,寧願去做苦工,也不願意放棄、出賣理念,去屈從願意出錢購買理念的人。最好的是從事符合自己理念的職業(工作),得到恰當的工資、稿費一類的收入;既保持了理念的堅定,又得到生活必須的物質條件。但是,像聖經所展示的現實世界那樣,人類社會充滿了醜惡和污穢。許多權勢者,自私又卑鄙。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勢和錢財,引誘、逼迫一些人就範,放棄理念為權勢者的私利去奔走呼號。

  一些號稱獨立知識分子的人,刻苦讀書,勤奮寫作,成了一個有名的筆桿子,或者是什麼活動家之類的人物。有了名,有了寫作、演講的本事,就可以待價而沽,賣給那些有錢的權勢者。這些能說會寫的活動家、學者、筆桿子,唾沫橫飛、舞文弄墨的時候,出現在人們面前的,首先是「獨立知識分子」、「自由撰稿人」。說的是「自由民主」,寫的是「人權法治」。他們有本事,把不相幹的東西說成「自由民主」,把似是而非的東西攪和成「人權法治」。

  口口聲聲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獨立知識分子」、「自由撰稿人」和「人權活動家」們,往往是反共市場的賣家。買家,有美國的某些政治勢力。最大的買家還是惡性台獨。特別是一九九六年岩堨縐k惡性台獨掌握了臺灣的政權,反共市場搖身一變成為獨立市場或台獨市場,而且資金雄厚、財源滾滾。

  共產黨也不含糊。為了維持自己的一黨專制,他們打出了「反對台獨,統一祖國」的旗號,收買各種愛屋及烏的人。這些形形色色的愛屋及烏者,就是親共市場、統一市場的批發商和零售商。

  這些親共市場、統一市場的賣家,其實是既不愛屋,也不愛烏,眼睛盯的是烏鴉嘴堛漲蛂C

  這種親共市場、統一市場的賣家,被一些人稱為」愛國賊「。這些愛國賊是打著愛國的旗號,實際上是愛黨賊,歸根結底只能是愛錢賊,愛的是共產黨搜括來的民脂民膏。

 

獨立與民主

  共產黨與惡性台獨,其實是穿著一條褲子,穿在各自的褲腿堙A共同演唱一齣統一與獨立的雙簧戲。觀眾主要是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和全世界的炎黃子孫。由於這出戲精彩曲折,懸念不斷,高潮叠起,也引起了許多金髮碧眼高鼻子大塊頭洋人的興趣,看戲的人越來越多,戲台從臺灣海峽搬到了紐約的聯合國世界大舞台。

  五十幾年前,中華民國政府搬到臺灣的時候,謝雪紅等人領導下的台共,早早地就打出了臺灣獨立的旗號。由於臭味相投,岩里正男立刻成為台共的優秀黨員。二·二八事變中,台共的身影處處飄蕩,成為民主不多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心腹之患。當然,二·二八事變中也有不少反對政府腐敗、要求更多民主的自由民主的追求者。

  把獨立美化成民主的先行者,根本輪不到岩堨縐k和一些掛著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招牌的」獨立知識分子「、」自由撰稿人「。共產黨才是這一高招的專利擁有者。早在一九三零年代,毛澤東等人就在江西瑞金建立了蘇聯的漢奸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毛澤東大講民主,號召各省獨立,就是要用獨立的名義,搞垮民主不多的中華民國政府,建立沒有民主的共產專制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招牌是人民共和,實質是共產專制。

  共產黨從來沒有中斷過與惡性台獨的勾結。一九九六年,岩堨縐k敢於拍胸脯保證」導彈是空的,沒有彈頭,不要怕「,不是共產黨漏底助選,又能是什麼別的東西呢?事後找個替罪羊,對於共產黨和岩堨縐k來說,那真是廣東話」濕濕水啦「!

  共產黨大講統一,是要騙取中國人的心。大多中國人希望國家統一、民族富強。但是,如果臺灣真的獨立了,共產黨反而開心得很。為什麼?因為要對付台獨,國難當頭,一切共產黨的腐敗什麼的,都是小事情。為了統一,人民的利益都可以犧牲。共產黨」解放臺灣「為借口,鎮壓人民的反抗。但是,共產黨並不是真的要」解放臺灣「,只是張弓搭箭拉空弦,就像一九九六年的空彈頭。

  共產黨什麼時候才會真的打臺灣呢?那一定是大陸老百姓的反抗無法鎮壓的時候。一打臺灣,一切反抗都會」自動「停止。當然,這只是共產黨的如意算盤。情況可能恰恰相反:共產黨真的打臺灣的時候,就再也沒有能力鎮壓大陸老百姓的反抗了!

 

臺灣是中國的肚臍眼

  一九九八年,在紐約的一個會議上,我發言的時候說:」臺灣是中國的肚臍眼。肚臍眼可以洗乾淨,但不可以被割掉。「為了說明反專制和反台獨的關系,我說:」讓我們舉起右手打倒共產黨,舉起左手打倒李登輝的台獨。「我不是左撇子,右拳自然更有勁。因為中國人民的首要敵人只能是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政權。日本漢奸的惡性台獨,只是配合共產專制唱雙簧的一個小角色。解決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就從根本上撤掉了台獨的根基。

  一方面,共產黨以台獨分裂國家為藉口,拒不進行政治改革。共產黨的理由是:政治改革以後實行真正的多黨制,多黨制衡,不利於解放臺灣的統一行動。這當然是謊言。美國的多黨制衡體制,決定了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站在反法西斯的民主力量一邊,也不影響林肯總統統一美國、廢除黑奴的南北戰爭決策的制定和執行。

  另一方面,以岩里正男為龍頭的惡性台獨,則藉口大陸是非民主政體,一定要帶領臺灣走出中國,投奔他自己個人的祖國------日本。從這一點可以明白,為什麼自從李登輝當權以後,就決不支持大陸人民推翻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民主運動。岩里正男只是以金錢收買部分所謂的獨立知識分子和自由撰稿人,以大陸民運人士的身份鼓吹臺灣獨立,把中國的肚臍眼------臺灣,割掉以後再縫到日本的屁股上。

  如果大陸真正實現了民主,岩堨縐k之流不僅喪失了謀求獨立的藉口;而且,他們的合夥人------共產黨,也不能再以反獨促統的面目,暗中與惡性台獨同流合污、共進共退。

  從根本上來說,共產黨與惡性台獨已經歷史性地抱在了一起,成為中國人民爭取民主的絆腳石和攔路虎。這一對難兄難弟,暗通款曲的牽線人,可能就是日本的新軍閥。在毛澤東、周恩來的時候,就通過田中角榮、大平正方建立了共產專制與日本軍國主義的關係,把中華民國推向孤單的深淵。他們再以種種手法,支持並指導李登輝騙取蔣經國的信任,篡奪中華民國的政權,把臺灣帶向獨立的泥潭。

  肚臍眼可以洗乾淨,決不可以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