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統一為中華》專欄文章之一︰

 

就反對台獨的若干問題


──駁迷惑中國民運的某些謬論

王 希 哲

1、「住民自決」

  「住民自決」,好像成了支持台獨的不證自明的公理︰你住在甚麼地方,那地方就是你的;「臺灣人住在臺灣,臺灣就是臺灣人的」。它可以「公決」,也可以「不公決」,一切它說了算。但是,誰承認過這個「公理」?當今世界上哪個列強在自己的國家領土主權範圍內承認過這個「公理」?中國人民,中國無論哪屆政府,哪方政府,承認過這個「公理」嗎?沒有。聯合國曾經提出過這一條,但它是有嚴格限制條件的;它不過是戰後解決殖民地歷史遺留問題的一種似乎理想但實際卻貽害無窮的方式,不是無條件有效的國際法。就在它提出人民自決的同時,強調宣示︰「任何旨在部份地或全面地分裂一個國家的團結和破壞其領土完整的企圖都是與聯合國憲章的目的和原則相違背的」。

  我們再聽聽美國的《效忠國旗誓詞》︰

  「我宣誓效忠美利堅共和國國旗,以及這個共和國所代表的精神︰在上帝庇佑下的統一國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與公義。」

  人人的自由與公義,是在「統一國家,不可分割」的前提下「享有」的。這是美國規定她的接班人---美國青少年學生每天早晨都要把手掌放在左胸齊聲高誦的「國訓」!

  有人對這個國訓提出了異議,聯邦最高法院也正在審理,但異議僅僅在「上帝庇佑」是否違背了「宗教自由」,沒有任何美國人對「統一國家,不可分割」這八個字提出異議,控告它違背了「住民自決」的原則;已歸化為美國人的臺灣人,和同樣歸化為美國人的大陸若干支持台獨的「自由知識分子」,我們也從未聽說,他們敢提出來。請他們向美國提出來!請他們先與美國打贏「住民自決」為國際各國通用有效的國際法原則的官司,再來封我們的口吧!

2、臺灣的主權是屬誰的?

  我們說,「臺灣自古就屬於中國」。台獨分子和支獨分子不同意,要和我們辯論。這就要去翻史籍,辯歷史。站在不同的立場上,這能辯論出結果嗎?辯不出結果的!

  我們說,「馬關條約,帝國主義日本掠去了臺灣。經過艱苦漫長的抗戰,中國人民戰勝了日本收復了臺灣。臺灣主權早已回歸中國。」台獨分子和支獨分子又不同意,要和我們辯論。說是《馬關條約》有效;《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無效。於是你又要扮演國際法專家與他去辯國際法。站在不同的立場上,這能辯論出結果嗎?也是辯不出結果的!

  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清楚,不須辯論,就是二戰後,臺灣從日本回到了中國人民的手裡,從新成為了中國版圖中的一個省;中國政府「外來政權」在那裡行使全部行政統治,而包括主要戰勝國美國和主要戰敗國日本在內的國際社會,至今沒有任何一國敢於公然提出異議,這樣一個事實!

  那麼,我們就先順從台獨分子和支獨分子 --- 你們說,臺灣自古不屬於中國,好,就算是吧,不辯論。你們說,《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未必有效,好,就算是吧,不辯論。

  但是,二戰後,臺灣回到了中國人的手裡,總算是中國人民歷五十餘年抗戰,犧牲無數生命財產於戰火,幸而戰勝所得的戰利品吧!

  中國人民的抗戰戰利品(!)臺灣,台獨分子和支獨分子要從中國人民手裡奪去,這不是與中國人民為敵是甚麼?這不是向中國人民宣戰是甚麼?

  上面說了,我們不承認「誰住在哪裡哪裡就是誰的」這樣的「公理」。臺灣不是甚麼「臺灣住民」的。臺灣是包括臺灣人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的。你是中國人民的一分子,你和全中國人民一起,對臺灣有歷史的所有權和對日抗戰戰勝國的戰利權;你不是或不承認是中國人民一分子,你對臺灣沒有任何戰利權和所有權,哪怕你從祖上起移住臺灣,世代居此,也不能自然產生所有權。就像今天美國唐人街上的中國人無論已經是幾代的「住民」,也只能老老實實接受美國警察的吆喝,決無對他腳下的中國城有一寸的所有權和「自決權」一樣。我們能夠想像,中國城的「住民」向美國政府美國人民提出他們對中國城的「自決權」嗎?如果在主權早有歸屬土地上的世代的居住,就能自然產生「自決權」,美國和世界上哪個國家還敢允許外國人移民到它的國家結成社區世代居住?

  你不滿中國人民對臺灣的戰利權和所有權。你們經常把你們「自決」的法源解釋為《馬關條約》仍然有效,日本「終戰」「放棄」臺灣後「並沒有明言把臺灣交還給中國」。那麼很好,請日本人來交涉。既然臺灣主權還屬於日本,當然只有日本人才有資格與中國人在臺灣問題上對話。

日本人還不敢說話,你們說甚麼!

3、全中國人民對臺灣的權利不容剝奪

王希哲被台獨活動家罵為「法西斯」。誰是法西斯?台獨民粹主義者是法西斯。因為它利用國共內戰造成的國家分裂之機,片面剝奪了中國大陸十三億人民(包括被罵的王希哲在內)對臺灣的所有權和決定權。

  共產黨剝奪了十三億人民政治權利,我們罵它是法西斯。台獨民粹主義者片面剝奪十三億人民對臺灣的所有權,為甚麼不是法西斯?大陸人民反抗共產黨的剝奪,是正義的;為甚麼反抗台獨對自己權利的剝奪,就是不正義的了?

  有人說,「在共產黨專制下,大陸人民沒有任何權利,談何對臺灣的權利?」「沒有任何權利」是暫時的,是可以通過鬥爭奪回的。中國人民的權利本身還在。若被台獨拿走了,既成事實了,就連奪回來的可能也沒有了。

  還有幾個漂亮口號封你的嘴︰「公投」;「臺灣主流民意」;「尊重臺灣人民的選擇」。「公投」?誰在「公投」?剝奪大陸人民對臺灣的戰利權、所有權和決定權,把十三億大陸人民拒絕在外的「投」,是私投,不是公投。何況,臺灣主權是臺灣人的,你還「公投甚麼」?不是臺灣人的,你「公投」有何用?「公投」本身說明你對臺灣人是否擁有對臺灣所有權還心存猶疑,「公投」了,就能片面解決臺灣主權歸屬了嗎?

  「臺灣主流民意」?好個「主流民意」。一夥人把大多數人公共的財產盤踞起來,自行「公投」這筆財產的所有權是否屬於他們,「主流民意」還用問嗎?政權永遠主導著「主流民意」,特別在政權煽動狹隘民族主義,種族主義,民粹主義的時候,更是如此,這是常識。在民進黨法西斯民粹主義大棒統治下,今天支持台獨的「主流民意」當然狂熱,與當年日本狂熱支持對華戰爭的「主流民意」,與當年德國狂熱支持排猶虐猶的「主流民意」,其「民意」的性質沒有任何不同。

  「尊重臺灣人民的選擇」?「臺灣人民」對臺灣並沒有片面的所有權,憑甚麼要我們「尊重」他們的「選擇」?大陸人民對臺灣的所有權呢?就被「尊重」兩個字輕輕剝奪了去︰「選擇權」只為「臺灣人民」所有,大陸人民莫名其妙的就只剩下了站在旁邊看的「尊重權」。這個「臺灣人民」又何其「尊重」大陸人民!

  有人指責大陸人民反對台獨是被煽動的「狹隘民族主義」。瞎說。台獨才真正在煽動一種狹隘的偽「臺灣民族主義」(實質是臺灣日本皇民主義)。他們的全部生命,正建立在這種極其危險的煽動之上。

4、所謂臺灣四百年抵抗「外來政權」

  鬼話。依這個邏輯,中國哪個省的人民,不是在數千年抵抗「外來政權」?

  臺灣史籍皆在。臺灣抗日的英雄們,絕對認同的是他們的祖國中國,這是支撐他們抗日的精神力量。我早就質問過民進黨︰

  「你們在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鬥爭中,又作過一些甚麼,付出過甚麼犧牲呢?你們何功何德可以『自決』臺灣?」你們「究竟『歷史傳承』於誰?傳承於唐景崧?邱逢甲?羅福星?餘清芳?蔣渭水?謝娥?謝雪紅?」「你們沒有過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歷史和光榮。你們根本沒有被日本統治的『悲情』。」(《與民進黨討論書》)

  我沒有機會找到今日民進黨台獨民粹主義者每個頭麵人物們的族譜,但我敢肯定,他們的父祖輩,即便未必人人是李金龍般死心塌地歸化日本的官吏,也決不會有一人是抗日誌士。抗日世家的後人,有家教在,決不會墮落於親日原教旨台獨。不信,把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稱為「貴抗日」的洪哲勝就在眼前,此公能說會道,讓他說說他洪哲勝的父祖輩及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姚嘉文,...的父祖輩抗日的光榮給我們聽聽!如何?

5、台獨是中國民運兇惡的破壞力量

  沒有蘇聯共產國際的支持,早期的中共不能成氣候。沒有高舉反共旗幟,堅持自由民主陣地的中華民國的支持,中國民運也難以成氣候。王炳章多次感慨談到,海外民運最興盛並有力量大舉向國內滲透的時期,正是蔣經國時期。而海外民運又正是被李登輝上台後推行的台獨路線所瓦解。在野的民進黨攻擊國民黨的反共國策,要求臺灣與中共「睦鄰友好」,更使民進黨成為了在立法院吵鬧,極力要求切斷,並最終實現了切斷對中國民運經濟支持的窮兇極惡的打手。不僅如此,根本消滅中國的民主陣地中華民國,則是台獨的最終目標。

  也許,今天的陳水扁政府會看中大陸的幾個「自由派」知識分子,給他們幾個小錢,請他們寫文章辦網站支持台獨,鼓吹理解「臺灣人民悲情」,「尊重臺灣人民民意」。但那是個人收買以謀台獨私利,不是為中國的前途支持整體中國民運。我要請這幾個人告訴我,假使中共聽了你們的意見,忽然幡然覺悟,「開明」起來,像你們一樣去「尊重臺灣人民民意」,允許陳水扁政府公投台獨了,其結果對整體的中國民主運動會有任何的好處嗎?----「臺灣國」陳水扁政府還會再罵中共一句?不會罵了,因為「睦鄰友好」「良性互動」還來不及呢!獨立離中國遠去的「臺灣國」,就算它是多麼「民主」罷,它還會對中國的政治演進發生任何影響嗎?不會了,它們互不相干了。

  我們設想,假使沒有台獨,臺灣朝野各政黨無論在建設臺灣的政策上有何種的分歧,對大陸中共,則一致高舉中華民國的自由民主旗幟,團結大陸、香港、海內外一切民主反對力量,形成爭取中國自由民主前途的總戰線,這將是一種怎樣振奮人心的局面呵!

  這一切不能出現,為甚麼?就因為有了台獨。因此,台獨極大的瓦解削弱了中國民主運動的總戰線,它是中國民運兇惡的破壞力量,是顯而易見的。為甚麼要支持他們?

6、反對台獨就是反對臺灣民主化嗎?

  反對台獨就是反對臺灣民主化。幾位大陸「自由派」台獨辯護士總是振振有詞。

  誰反對過臺灣民主化?以民進黨的標準,哪怕共產黨也從未反對過臺灣「民主化」。大陸自由派知識分子總喜歡按照民進黨對自己的吹噓和標榜,把民進黨稱之為臺灣民主化的推手,那麼,長期與民進黨互為反蔣同盟軍的共產黨為何不也是臺灣民主化的「推手」?除了台獨口號,廣義民進黨「反蔣家專制」的哪一條理由沒有得到過共產黨的支持(甚至秘密參與)?哪一條反蔣理由不是從共產黨學來?共產黨支持過「二二八」;共產黨支持過反「戒嚴法」;共產黨支持過反「萬年國代」;共產黨一直在支持民進黨消滅中華民國....共產黨哪一條曾落民進黨後?要知道共產黨從來不反對,甚至鼓動別人那裡搞「民主」,它僅僅反對在自己的地盤搞民主。

  實際上,中華民國的民主化,從1948年南京憲法的公佈實施,就已經開始。它的被打斷,完全是中共武裝叛亂的結果。臺灣的長期戒嚴,不是因為「蔣家」的特別專制,而是非如此,不能保衛民主憲法重光的復興基地。

  「但是七十年代起,特別是進入八十年代,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共產主義的罪惡一步步,一幕幕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世界人民醒悟了,站到反共一邊了,共產帝國一個一個坍塌了,共產國家不得不向民主國家取守勢,甚至取投降靠攏之勢,共產專制主義在世界整體上已根本消失了對自由民主陣營的威脅,這個時候,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說時機到了,是中華民國回復憲政的時候了!美國的壓力麼?有一點,但沒有決定意義。

  正是蔣經國看准形勢當機立斷,排除保守,作出了解除戒嚴,中華民國重新啟動憲政的決定。這個偉大決定,決不是甚麼民進黨「鬥爭」「推翻」的消極結果,而是蔣經國在臺灣高高豎起民主的旗幟,配合全世界自由民主陣營向共產專制殘餘陣營全面發起主動進攻的積極結果。」(王希哲︰《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暴政」在哪裡?》)

  前面說了,民進黨沒有抗日的功勞,民主化的功勞也不多。說來說去,它無非在國民黨已經開禁了的情況下乘機發動過兩次群眾騷亂(「中壢事件」和「美麗島事件」)。兩次騷亂便能「推翻國民黨專制」實現臺灣民主化?笑話!

  80年代回歸憲政的臺灣已經實現了民主化。對臺灣經濟建設,政治民主了無貢獻的民進黨不得不以喪失理性的歇斯底裡訴諸台獨民粹主義以求勝,謳歌皇民,美化其回憶,挑起族群衝突,而他們所要砸碎的,又恰恰正是臺灣今日民主化的保障---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南京憲法制度體系。

  「自由派知識分子」們為陳水扁台獨政策辯護,言必高唱「臺灣的民主化」和「臺灣人民的福祉」。我來問你,臺灣還沒有實現民主化嗎?已經實現了民主化為甚麼還一定要砸碎中華民國國號和南京憲法?中華民國國號和南京憲法妨礙了臺灣民主化了嗎?妨礙了「臺灣人民的福祉」了嗎?沒有中華民國南京憲法,能有今天的臺灣民主化嗎?能有今天的「臺灣人民的福祉」嗎?

  開明派的台獨活動家經常強調,「臺灣已經獨立。她的國號現在叫作中華民國」。雖然自欺欺人,也不失包含了理性。它邏輯的推論是,臺灣既然「已經獨立」,那麼臺灣的任務就是拚民生,拚經濟,拚中華民國民主制度的完善而不是繼續拚甚麼台獨。但原教旨台獨頑固派只有在受到打擊後,才頗不甘心的回頭唱這個「已經獨立」的調子,一遇機會,就要興風作浪,就要挑戰中華民國國號,挑戰中華民國南京憲法;激化台海局勢,攪亂反共民主陣線,甚至把美國往中共方面推。這是在「民主化」嗎?這是在為一己私利賭博冒險。我們看到,民進黨唯一真正拿的出手為臺灣民主化作出過巨大犧牲的先驅施明德,也不得不為臺灣前途乞求陳水扁說︰「總統先生,請鬆手!」

  台獨辯解說,「中華民國國號使臺灣走不出去」?臺灣國就能走出去了嗎?更走不出去!「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

7、為甚麼說台獨的前途結果必是臺灣民粹法西斯化

民進黨不是一個民主政黨,特別是它的早期理想主義領袖一個個失望地離棄它之後。一個民主政黨,無論它霧史上經過怎樣的鬥爭,歸根結底,它是一個政治建設的黨。而一個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押注般訴諸於某部份狹隘的宗教、地域、族群的排他、仇他心理,不停煽動這些狹隘民眾的分裂歇斯底裡情緒來達到自己執政目的的黨,必定是一個政治破壞的黨,一個民粹黨。更危險的是,這種執政後在自己統治區域內,不是調和社會矛盾,平息社會矛盾而是挑起階級糾紛和鬥爭(如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挑起宗教、地域、種族、族群的糾紛和鬥爭,激化這些鬥爭,執政黨通過國家機器公然支持一部份人群,壓迫一部份人群,這個黨就將很快變成為法西斯黨。

  民進黨擅長煽情。甚麼「臺灣悲情」,也常被大陸幾位「自由派知識分子」鸚鵡學舌。但他們完全體味不出這煽情言詞背後可能隱藏的血腥。

  二二八,通共的國民黨政府臺灣長官陳儀屠殺了臺灣人,但這之前的暴亂,又有多少不會說日語而又躲藏無地的無辜的「外省人」慘死在殺得兩眼血紅的臺灣皇民的武士刀下?念念不忘的「悲情」意味著念念不忘的報復。

  最近,台獨民進黨教父李登輝再行煽情,揚言若國民黨選勝,連戰上台「國家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連他的頭可能也會被砍下來」,所以他要「逃亡」。

  切不可如馬英九輕看了老於臺灣故事的李登輝的這句話,以為他不過是信口胡說。他反面暗示了,若一旦臺灣國獨立功成,則所謂半世紀給臺灣帶來「悲情」的國民黨,連戰、宋楚瑜、郝柏村們及無數的他們的「外省人」支持者的頭,通通可能都會被興奮萬狀的臺灣新武士們「砍下來」!好一幅毛骨悚然的台獨國未來的族群血腥砍殺圖!危言聳聽的天方夜譚嗎?不,有前車不遠的巴爾乾-科索沃大規模族群殘殺為鑒,仔細想想,一個執政黨長期在台上作著族群仇恨的煽情,它的結果將是甚麼?這個危險,民進黨另一位先驅許信良也敏銳的看到了。他在桃園群眾大會站台挺連宋時說,他「反對民進黨的族群主義」。民進黨是一個「危險的政黨」。他號召人民不要把票投給一個「危險的政黨」。謝謝許信良前主席,他真是臺灣的良心。

  李登輝透露的血腥屠殺,它將是台獨民進黨法西斯民粹主義在臺灣煽動族群衝突的必然結果。

8、反台獨就是統派?

  「自由派知識分子」寫文章說,反台獨就是「統派」,就是「媚共」?胡說!民進黨長期與共產黨一坵為貉,反蔣反中華民國,媚民進黨才是媚共。

  我們期望中國統一、民主和強大。當然是「統派」。但它必須統一於民主,統一於良制。在條件尚未成功前,保持台海現狀,以自由民主的旗幟號召大陸。這是我們支持和認同的國民黨長期堅持的方針(雖然它現在在台獨的壓力下趨於動搖)。莫非非要跟著民進黨搖旗吶喊作獨派才是「民運」。為甚麼?因為民進黨在台上?給了你實惠?何其勢利乃爾!

9、要和平就不要台獨,要台獨就沒有和平

和平與台獨是不可兼得的。今天的世界上。哪怕最民主的國家,「自由與公義」只在國內講,在涉及領土主權的國際關係上,哪有甚麼「自由公義」?仍然只有以戰爭或戰爭後盾來得到解決。

  其實,無論你站在甚麼立場,無論你是支持台獨還是反對台獨,你是明理的,你都要告訴雙方「準備戰爭」。大陸反台獨,你把戰爭打贏了,就如美國國旗誓詞所說「國家統一,不可分割」了,打輸了就只有聽任分割;臺灣要台獨,你把戰爭打贏了,「臺灣主權屬於臺灣人民」的合法性也就解決了,打輸了,你就不要在島上再玩「選總統」遊戲了。領土主權的合法化是戰勝的結果,不是「公投」的結果。只有不負責任的欺騙,才一邊呼喊台獨,一邊指望沒有戰爭。真愛臺灣,真要和平,就不要台獨。

  台獨主義者極端仇視兩蔣,從無一句好話。但今天他們賴以台獨,據說「不懼中國來打」所企圖憑仗的,卻又恰恰是兩蔣百年鍛造遺下的中國國軍和情治軍。

  軍隊如一個人一樣,是要有精神支撐的。一支軍隊的軍史和傳統,是支撐它譎鬥力的精神力量,是它的軍魂。台獨要通過戰爭合法化,它就必得依托兩蔣鍛造的中國國軍和情治軍,而恰恰是台獨又必摧毀其軍魂而自毀長城。一旦台海戰爭爆發,中共軍面對的,已經不是青天白日旗下兩蔣傳統的中國國軍而是臺灣軍。半世紀領導臺灣佈防的中國國軍和情治軍將領,恐怕不少都將加入中共討伐軍的前敵參謀部。台獨戰爭能有勝算嗎?我真為之憂。

10、中國民運的立場

  從本質上說,共產黨放手讓台獨民進黨替他們最終消滅了中華民國,獨立離中國遠去,使臺灣與中國大陸、香港的民主運動絕緣,是最有利於他們的專制統治利益的。民進黨其實早就看穿了這一點,故此,他們長期反對國民黨的反共政策,出賣大陸民運,甚至承諾獨立後與中共「睦鄰友好」,不斷地向中共搖動「善意」的橄欖枝希望得到中共回報。但共產黨作為中國主體的統治者,它又不得不肩負維護全民族利益的責任,不然它無法交代,這同樣也會根本危及它的統治利益。這個矛盾,正是共產黨對台政策長期虛聲恫嚇而又不斷搖擺的根源所在。

  中國民運必須站在民主利益與民族利益相統一的立場上。

  從這個立場出發,我們盡一切努力堅決保衛中華民國,不允許台獨(現在加上某些「自由派知識分子」)和中共從兩個方面來消滅它。中華民國存在,為中國民運提供了改造大陸的最重要,最有力量的槓桿。

  但是,若台獨最終消滅了中華民國(它的標誌是南京憲法被消滅),則我們又何愛於台獨國?我們不但應「支持」,更應該鞭促中共不可猶豫,實現它向全國全世界所作的對台獨軍事討伐的保證。它絲毫的猶豫都可以成為它出賣中華民族利益的最新罪證。

  有人問,中共討平了台獨,回歸了臺灣,聲望如日中天,它的統治不是更穩固了麼?表面會是這樣。但「七一」「元旦」大遊行後的香港已經告訴我們,與大陸捆綁在一起,影響就是相互的;關係捆綁的越緊,相互影響就越深。我們當然反對「一國兩制」。但台獨既然幫助中共消滅了中華民國,也就只好隨他中共「一國兩制」了。我們看到,被無奈地關進了「一國兩制」牢籠的八百萬傳統不問政治的香港人,不得不被迫團結起來向中共北京政權爭民主,甚至使得傳統親共民建聯也向他們靠攏。「七一」和「元旦」大遊行不但對香港的震撼,對整個中國大陸的政治震撼,都是顯而易見的,而共產黨內各派至今對它的反應也是微妙的。在中國民主的發展方向上,我們堅信中共不會永遠是鐵板一塊。共產黨通過討伐把本來祇想離去認定大陸與己無關的台獨力量消滅了,把足以影響大陸的民主力量捆綁了回來,比香港百倍的頭痛也就發生了;他不得不改變自己統治方式的一天,也就很快來到了。

  以此文就教林保華(凌鋒)、王丹、阮銘、曹長青諸先生

 

        2004年元月5

        美西海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