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全僑盟紐約研討會及其所暴露的問題


旅美中國民運人士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日,由「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在紐約召開的「從總統選舉看國家認同」研討會「不歡而散」(紐約《世界日報》語)。臺灣的《中央社》也已經發出了不實的報導。許多人在電腦網站上也就此事發表了意見。民進黨紐約台獨鼓吹者、《自由時報》「民主論壇」主編洪哲勝先生甚至在網站上「破口大駡」。所以,筆者感到有必要將自己所知的這次研討會的情況,如實地向關心者介紹,並談談自己的體會。

 

筆者所知的「全僑盟」紐約研討會情況

  阿修伯先生邀請辛灝年先生參加研討會,最初的題目是「臺灣國和中華民國和平相處」。辛灝年先生曾就是否參加問我意見。辛先生很尊重阿修伯先生,不願電話中拒絕阿修伯先生,希望我代為轉告阿修伯先生他不便參加這樣的研討會,這個阿修伯先生也知道。後來題目改為「臺灣大選和國家認同」,辛先生仍然很猶豫,但報紙已刊出新聞,祇好參加。

  一月八日。當筆者知道王希哲先生要來紐約參加這一研討會,下午便告訴這次會議的主持人王涵萬先生,請他設法安排王希哲先生講話。王涵萬先生面露難色,稱主講人已經確定了,要更改需「全僑盟」理事討論決定才可。我仍然建議他可否同理事們商量一下,留一點時間給王希哲先生,即使幾分鐘,讓王希哲先生作一簡短的發言也好。因為,以往類似的研討會,總會留一些時間,給與會者自由發言和提問,而且,給遠道專程而來的客人一個發言機會,也是一種禮貌,何況是王希哲先生這樣有影響的民運人士呢,祇會給這個研討會增加正面影響。

  當天晚上,我電告王希哲先生此一情況。王希哲先生因旅行社已經下班,無法退票,所以仍然決定參加研討會,「不讓主講,聽聽別人的發言也好,自由發言談一下也可以」,王希哲先生很體諒別人,回答得很乾脆。

  當晚,我再次將這一情況電告王涵萬先生,拜託他一定設法安排一點時間給王希哲先生講話,王涵萬先生答應盡力安排。我也電告阿修伯先生此一情況,並轉告他們辛灝年先生認為王希哲先生比自己更適合在這一研討會發言。因為王希哲先生和會議主持人以及各位主講人都很熟,我一直希望各方面都互相體諒一下,大家都留一點面子,「退一步海闊天空」,不要因這一小事,傷了和氣。然而,第二天,我在王涵萬先生的電話中,已經感覺到他很難安排王希哲先生在研討會講話了。

  九日傍晚,王希哲先生到紐約。我接到他後就對他說,王涵萬先生說這一次不能安排他發言,但許諾「將來可以再為王希哲安排一個專場講演」。當晚,王希哲先生與我們一起用餐時,辛灝年先生看他有些失望,就告訴他說:「如果當真不給發言,我就將我的發言時間讓給你。」這時,我們仍然認為,即使是在最後的自由發言時間堙A總會給一點機會讓王希哲先生講講話吧。

  十日中午,王涵萬先生請王希哲先生吃飯,明確告訴王希哲說「我們不能安排發言」。我們也明白了王涵萬先生作為會議主持人,祇是會議執行者而非決策者。也就是說,這次會議的主持人沒有任何權力給與會者一點自由發言的權力。

  十日下午,「研討會」在紐約法拉盛「華僑文教中心」舉行。會議一開場,會議主持人就宣佈,他已經和王希哲先生有了「君子協定」,這次會議不安排他發言。而且重復說明,十分堅決,沒有餘地。會場上有許多人都有些詫異。

  在洪哲勝、阿修伯發言後,由辛灝年先生發言。辛灝年先生在簡單地講了幾分鐘的話、並且已經言簡意賅地表明了自己對臺灣問題的總體看法之後,說:「王希哲先生是一位一貫追求中國民主統一的傑出民運人士,而且對台海問題素來關心,很有研究,何況他遠道而來,既然不能增加一名演講人,我願意將自己的發言時間讓給他,請求會議主持人同意。」很多聽眾馬上表示非常樂意聆聽王希哲先生的發言,會場上有很多人鼓掌,當時的會議氣氛也是和諧而又熱情。然而,主持人卻重申會議紀律和決定,並說他和王希哲已經有君子協定,絕然不予同意,王希哲站起來十分謙遜地說,「我和你的君子協定是不另外安排我發言,現在灝年兄將他自己發言的時間讓給了我,會場上大家都贊成,更沒有人反對,讓我發言又有什麼不可以呢」?但主持人仍表示絕無商量的餘地。於是,人們開始紛紛離開會場。還有人說,「不給人講話,這會還有什麼開頭」?

  從會議開始,會場上就有記者和一些聽眾同時收到了會議議程和攻擊辛灝年先生的傳單。這顯然是經過預謀的,精心策劃的,對辛灝年先生的人身誹謗攻擊事件。一疊傳單面朝下放在會議大廳門內的桌子上,據目擊者指證,現場參與散發攻擊辛先生的傳單者至少有兩人,會場中有多人發現民進黨政府駐紐約文教中心的副主任將此一傳單發給他人。在會議主持人拒絕辛灝年先生建議由王希哲先生代替自己發言後,辛灝年先生本來已坐回台下。當筆者和另外一位朋友告訴辛灝年先生,這個會議在會上散發對他惡意攻擊的傳單,建議是否要質問會議主持人時,辛先生回答說﹕「別人可以耍陰謀,我們一定要有風度」。之後,辛灝年先生才一聲未吭地離開了會場。

 

「全僑盟」研討會暴露的問題及幾點思考

  一、「全僑民主和平聯盟」(簡稱「全僑盟」)宣稱是由各方人士組成,意在為各種觀點人士提供自由討論平臺。雖然大家都知道,「全僑盟」大多數成員均為民進黨和台獨支持者,少數大陸背景的成員也都是台獨鼓吹者,實為台獨的外圍組織,而且「全僑盟」的活動也以宣揚台獨「合理」居多。但我們還是幼稚地期望,「全僑盟」舉辦的這次研討會,能夠具有某種包容性。雖然我們看到,台獨鼓吹者的「理論」都是狡辯,講的都是歪理,往往東拉西扯,混亂主題。但是他們不是「理直氣壯」地宣稱台獨「合理」,符合「人權自由」嗎?他們應該有自信,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可以給王希哲先生和筆者等反獨的人以「迎頭痛擊」。但我們看到的卻相反,他們唯恐自己不能完全控制會議內容,視王希哲先生的到來為如臨大敵,無論我們如何推薦王希哲先生,這個小小的「研討會」在兩天前,「議程」就絕對沒有了任何彈性,容不下一個萬里飛來赴會的王希哲先生講幾分鐘話。這次會議名為「研討會」,實為主講人的「論述會」「宣講會」。中央社在其不實的報導中透露說:民進黨美東黨部前晚「曾做過因應措施等推演」,還說,「站在不願讓全僑盟主辦的活動被人利用的立場﹐全僑盟前晚就達成共識﹐那就是民主議事的程序正義」。這又一次驗證了台獨人士們自知「理屈詞窮」。雖然他們可以收買「支持者」,但仍然對自己缺乏自信,畏懼民主自由地討論問題。

  二,這次研討會由「全僑盟」主辦,他們不願讓反台獨的王希哲先生講話,不願「為各種觀點人士提供自由討論平臺」,當然是他們的權力。我們祇是覺得,他們的心胸不夠寬廣,顯得太小氣了。辛先生建議將自己的發言時間讓給遠道而來的王希哲先生,也合乎情理,主辦者當然也可以拒絕。但是,事後對辛灝年先生進行辱駡和攻擊,這就使人無法容忍了。聽眾覺得主辦者沒有氣度,不給人講話,因而退場,也是自然的事情。在會場已經鬧哄哄、許多人已經在退場,而且,會場上又發現了對辛先生的人身誹謗攻擊的傳單,辛先生這才離開了會場,這也沒有什麼不妥。即使把這理解為一種和平的抗議,也是他的自由權力。王希哲先生,辛先生和其他相關人士,並沒有「鬧場」,主辦人不應據此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和詈罵。

  三、為什麼研討會會場上竟會發生對辛灝年先生的誹謗攻擊事件?顯然是由於辛先生長期以來一貫堅持「反共反獨和民主統一」,是海外僑學界反對國家分裂的一面旗幟所致。這些人太不光明正大,以陰謀詭計作為自己的「高明手段」,他們的作法和日本鬼子何其相似。這也又一次證明了在海外替大陸十三億被剝奪了講話權利的人民講話是多麼的不易,在海外真正從事中國的民主運動也是多麼的不易。因為,我們不得不面臨著來自中共,台獨,獨台,和保共勢力的多重圍攻。然而,我們也有華僑和留學生的支持,十三億中國人民是我們力量的源泉。辛先生今天在海外所受到的華僑和留學生的歡迎,就是證明。

  四、在歷史上,台獨和中共為了推翻作為自由中國反共復興基地的中華民國,曾多次密切合作(參見本期辛灝年先生的講演錄「民主統一為中華」一文)。今天,在對付中國的愛國民主人士方面,難道還要繼續「合作」下去嗎?

  五,是什麼使紐約華人社區、甚至是整個海外的華人社區發生了分裂?是台獨和中共勢力的雙重破壞。中共勢力在海外處處打擊中國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運動。台獨勢力的目的是要使中國更專制,更落後,以便乘機獨立,進而做日本皇民。所以海外愛國華人怎能與日本皇民團結得起來?

  六,據熟悉情況的人士介紹,民進黨紐約台獨鼓吹者、《自由時報》「民主論壇」及「民主論壇」網站主編洪哲勝先生,以「民主論壇」為工具,凡中國大陸來的投稿,無論是否發表,一律給予一千字30-40美元的稿費。因為獲稿費的條件不高,所以,祇要勤快一點,每月投幾篇稿件,以中國大陸的生活條件,就有了一個月的生活費了。這被一些人解釋為幫助中國大陸民運人士解決了生活問題。以這種方法,據稱有好幾百大陸「民運人士」被「團結」,有極少數人因為不了解海外的複雜情況,已經或正在成為台獨勢力試圖分裂中國的工具。奇怪的是,一些國外的反共民主網站,國內民運人士上不去,但是,洪先生的「民主論壇」網站,國內人士不僅可以上去,而且可以不斷發出、發表「論證、鼓吹分裂有理」的文章,卻安全無恙,安全地收到「稿費」。這再一次證明了,中共對國家分裂分子「網開一面」,對真正的自由民主人士卻嚴厲封鎖、無情打擊。

  七,一些民運朋友認為台獨等分裂勢力可以為中共製造民主改革的壓力,可以對「中共」造成打擊,因而對民主運動有利,而且,可以獲得支持,所以,中國民運要同這些分裂勢力建立「統一戰線」,這實在是一種善良的糊塗。且不說中共本來就是亂中分裂的製造者。因為,在歷史上,中共和形形色色的國家分裂勢力就是一直相互利用、互相支持的。而且,台獨等分裂勢力從來不支持我們反共,以免「激怒中國」。他們祇希望我們支持他們獨立。如果因為中共獨裁,就應該支持分裂勢力,支持打擊中國的任何外部勢力,那麼,清政府是獨裁的,在日清戰爭中中國人民就應該支持日本了?這種理論的荒唐性是再明顯不過了。事實上,台獨等分裂勢力和國際列強,決不希望中國民主,因為,誰都知道,和幾個寡頭獨裁者打交道,比和十三億人民以及他們的合法代表打交道要容易得多。

  八,中國的自由民主事業,祇能依靠中國人民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奉獻才能成功。奢望在海外依靠台獨和其他政治勢力,最終必將發現是害人害己。我們悠久歷史中許多前輩不畏權勢,捨己忠誠為國為民的感人事蹟,是我們文化的精髓所在,更是我們的榜樣所在。為了祖國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權而捨己奮鬥者,必將為人民所牢記。反之,則必遭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