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

政治五原



 

段正坤

 

、《政治五原則》第三章「民主原則」之第三節「六權分立」之第二小節:

  3.2.六權分立

  我在立法、執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之上,增加了一個貨幣權,構成了六權分立。六權分立不僅彌補了五權分立的缺陷,也繼承了它的優秀學說。雖然六權分立與五權分立僅一權之差,但在立足點上和結構上是完全不一致的,效果也完全不一樣,最主要的差別是六權分立又回到了三權分立的基礎上,仍然是三權分立的格局。

  我把六權區分爲大三權和小三權。立法、執法、司法爲大三權,考試、監察、貨幣爲小三權。三權分立的大三權是小三權的基礎,小三權受立法權的監督,對大三權起補充作用。因此,對於行政部門來說,小三權是獨立的。

  考試、監察、貨幣小三權的權力,原本就是國會的。國會將這些固有的權力授予三個獨立的部門,目的是提高小三權的效率,促進小三權的穩定,減少大三權的磨擦。這樣設計是考慮了中國的國情。因爲中國的民主始終是脆弱的,要建立一個固若金湯的民主制度,還需要一定的歷史進程。在這種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民主憲政的穩定、尤其是國會的團結至關重要。小三權在國會的議程中是三樁大事,各黨派肯定

要起紛爭。如果將小三權獨立出去,就可以避免政治爭執,國會就可以把精力用來處理其他重大事情。

  小三權的另一個目的,就是進一步削弱執法權,強化國會的力量。考試、監察、貨幣三個獨立部門的決策,行政部門無權干涉,也沒有發言權。這不僅有力地促進了幣值穩定、文官制度建設與廉政建設,而且明確地對政府進行了限權。由於國會具有監督權,小三權與國會事實上屬於一個大的體系,六權分立成爲一種「2+4§的三權分立模式。在三權制衡中,需要體現國會至上思想。國會至上並不標誌打破三權制衡,其著眼點在於捍衛國會固有的不可分割的權力,避免削弱和肢解國會的力量。

  人事權是政治中的一項主要權力,是操縱政治機器之手。小三權理論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人事權的三權分立。美國憲法把任命高級官員的權力歸於總統,卻沒有明確把免職權授予任何機構;從制憲會議到今天,在美國歷史上引起了反復爭論。因此,現代憲法要明示人事權的劃分,消除憲法爭端。我把人事權分解爲資格權、任命權和免職權,由考試部門掌握人事資格權,由執法部門掌握人事任命權,由監察部門掌握人事免職權。人事權分別掌握在三個完全獨立的不同部門手堙A徹底根除了人事專權機制。這種權力分離和分立産生了多重效果。人事權三權分立,一是從根上抑制了吏治腐敗,是建設一個開放的靈活的文官制度的基礎;二是考試權和監察權賴以存在擁有實權的根本;三是進一步削弱了行政權。

  立法、執法、司法大三權由國會、總統與內閣、最高法院掌管,那誰來掌握小三權呢?這確實是頗費思量的。在孫中山先生的設計中,考試權由專門的考試院來掌管,監察權由監察院來掌管。這種設計有一定的缺陷。首先,考試權不能掌握在官僚部門手中。成立一個專門的考試院,不僅浪費錢,而且又是一個官僚機構;監察院的權限又太小,池塘不大。因此,我抛棄了孫中山先生的舊方案,從國際和地區經驗中積累思想,另起爐竈。我設計由中央研究院來掌握考試權。這樣做能一舉多得,既避免了另設機構節省了經費,又強化了知識分子的政治地位,而且只有中央研究院才符合考試權所要求的獨立、中立、權威三種性質。我總結了香港廉政公署的經驗,設計由廉政總署來掌管監察權,廉政總署這個名字有現代民主色彩,而監察院則是封建專制中的特有名詞,不宜在民主政體中採用,而且廉政總署的權限要比監察院大。根據美國聯邦儲備體系的經驗,我設計由獨立的中央銀行來掌管貨幣權。

  六權分立始終恪守分權與制衡原則,使權力互相牽制,防止權力集中。2+4的模式使立法權相對於執法權有一定的優勢,這並不破壞制衡,而是致力於維護制衡原則。這種模式考慮了中國獨特的歷史因素,因爲執法權一端加了一個專制基因的砝碼,只有使天平偏向立法權一端,才能夠與執法權取得平衡。

 

四、《政治五原則》第四章「法治原則」之第一節「鞏固憲政」之第一小節:

  1.1.立憲

  民主雖然是救世良方,但也不是包醫百病的神藥。民主並不承諾社會公正。印度和巴西都是民主國家,但觸目驚心的不平等、貧困和苦難,與極權專制有什麽區別?中國作爲一個人口衆多、貧困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在內在邏輯上必然要步南亞和拉美民主的後塵,而不是超英趕美的夢想。

  沒有一個全盤方案,實不足以救中國。中國民主運動目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從理論上解決中國的前途問題。而中國要有一個好的前途,就要有一部好的憲法。立憲是目前最爲重大、最爲基礎、最爲關鍵、最爲緊迫的課題。

  在我之前,最有思想深度、理論深度和創見的憲法方案,就是法學家浩成先生的「八字憲法」。但「八字憲法」不能夠回答中國的所有問題,在理論上沒有能夠完整地解決中國的前途,不是一個完善的方案。我的新五權憲法和八字憲法相比,就是多了一個民生支柱,但理論境界和深度是截然不同的,因爲我抓住了這個時代中國最爲重要的思想主題。在這個意義上說,新五權憲法可以說是八字憲法的理論昇華。

  我在1993年就形成了政治五原則的思想,並演化成了新五權憲法。所謂新五權憲法,就是五項主權憲法,將政治五原則作爲憲法的五根支柱。爲與孫中山先生五權分立的老五權憲法相區別,故標榜爲新五權憲法。

  中國要有一個鞏固和完善的憲政,就要有一部良好的憲法,所以憲法問題是所有理論中最重要的問題。「建築一座偉大的工程,需要工程師事先有詳密的設計,然後繪製精密的藍圖,其高度長度以及載重經久等等,一切都依這設計的藍圖而定。如果沒有經過工程師的設計,或是設計不精密,這種工程非但不大可靠,而且會含有危險性的。憲法和憲政的道理也是一樣,如果我們要想建設一個完善的憲政國家,我們必須有良好的憲法,因爲憲法就是實施憲政的藍圖。」①

  要建立一個鞏固的憲政,憲法方案必須得到全民的認同,這一點很重要。新五權憲法是一個能夠得到全民從內心深處加以認同的憲法方案,因爲它表達的是全民的心聲------「它維護任何人想要放進去的任何東西」。②

  新五權憲法不僅對三民主義思想體系本身很重要,而且對中國的前途很重要。新五權憲法就是我爲中國未來繪製的一幅完美藍圖。依靠新五權憲法,中國就可以沿著臺灣經驗之路,走向國強民富,矯正和避免中國通往拉美和南亞的道路。而且只有依靠新五權憲法,中國才有生路。這是救中國的唯一途徑。新五權憲法不是要讓全民族去擠獨木橋,而是踏上民生的坦途。

 

五、《政治五原則》第四章「法治原則」之第二節:

  2.政治五原則

  2.1.五項憲法原則

  我們首先要問,憲法是什麽?西方的學者們對憲法概念作了多種解釋。《美國百科全書》的解釋是「憲法是治理國家的根本法和基本原則的總和」。英國學者肯尼斯·克林頓·惠爾認爲「憲法是指那些體現在一個文件或幾個密切相關的文件之中的規則的總和,而且,這種規則幾乎不可避免地僅僅是一種法律規則的總和。因而,在世界上的大多數國家看來,憲法是管理一國政府活動的並且是體現在一個文件中的法律規則的總和。」③

  在憲法學界,憲法概念是很明確的。憲法是根本法,是各種原則、基本法則或基本規則之總和。我提出政治五原則的目的,是要建立以政治五項基本原則也就是五項主權爲基礎的憲法,即新五權憲法。和四項基本原則之類的東西不同,自由原則、人權原則、民主原則、法治原則和民生原則,這五項政治原則,才是真正的憲法原則。

  在憲法中,憲法原則的基礎是憲法原理。沒有憲法原理,憲法原則必然是淩亂的、不系統的、不緊密的。新五權憲法的原理,就是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孫中山的民族民權民生以及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這三個憲法原理是完全重合的、一致的,只是一種不同的闡述形式。這三個憲法原理,均可以納入到一個哲學基礎之中去,這就是民生哲學。

  從哲學基礎到憲法原理再到憲法原則,新五權憲法的層次是分明的,邏輯是嚴謹的,結構是清晰的。這種框架闡明了新五權憲法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民族民權民生的民主國家,要建立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民選政府,建立一個自由平等博愛的民生社會。從民有民治民享、民族民權民生、自由平等博愛這三大目標可以看到,新五權憲法作爲根本法,簡明扼要地厘定了憲法的宗旨、目標和任務。

  從社會領域到政治領域到經濟領域,各種原則性的東西紛繁複雜,這是社會複雜性、政治複雜性和經濟複雜性的具體表現。那麽憲法理論怎樣來應對這種複雜局面呢?也就是說憲法怎樣才能綜合成爲根本法呢?這就需要我們通過現象學還原,把許多複雜現象還原爲簡單現象,以便確定複雜世界的簡單規則。依靠潛藏在複雜世界背後的簡單規則,憲法才能成爲各領域的根本法。

  政治五原則就是從複雜的社會、政治、經濟領域中提煉和還原出來的簡單規則。自由原則和人權原則是憲法的社會原則,民主原則和法治原則是憲法的政治原則,民生原則是憲法的經濟原則。因而政治五原則涵蓋了社會、政治和經濟三個大領域,實現了憲法的綜合性要求。

  政治五原則是憲法的元規則,也就是統率性規則,元規則爲低層次規則創建了一個框架,凸顯了憲法的根本法特徵。元規則是總體性規則,旨在使整個規則系統保持協調,使制度體系具有邏輯自洽的基礎。用制度經濟學的術語來說,以元規則爲基礎的內在制度減少了世界的複雜性,使整個制度體系完全建立在憲法的基礎之上。元規則的一個例子是這樣一條規定,即憲法法院可以對新法律進行復審,以弄清其是否有悖於憲法原則。④

  政治五原則是憲法中具有約束力的組成部分,是規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的根本原則。它集中體現了憲法的基本精神,統率憲法的基本內容,貫穿於憲法的始終,決定和影響憲法的其他原則和規定。政治五原則是五個大原則,每個大原則又由衆多小原則組成,形成母原則和子原則的原則體系。因此,憲法是一個原則集、原則叢或原則群。同時,政治五原則又可全部還原爲一個原則,這就是人民主權原則。讓·布丹在《論共和國六書》中指出,主權是最高權力、絕對權力、永硠v力。讓.雅克·盧梭則提出了人民主權理論。主權在民原則是憲法的根本原則,是憲法的出發點,只有人民才具有最高權力、絕對權力和永硠v力。主權在民原則是一切權力的源泉,是所有權力的賦予者。人民依靠人民主權獲得自由、平等、生命和財産等自然權利的保障。憲法是人民的契約,是人民主權的保障書。

  人民主權原則確定了憲法的最高地位,是一切立法的法律基礎,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凡與憲法相抵觸的法律和其他規範性文件,都應廢止或者修正。政治五原則是人民主權原則的具體規範和表現形式。依靠政治五原則,才能建立一個自由化、民主化和民生化的民生國家,民生國家理論正是人民主權的基本意志所在。

  憲法原則是制憲者在制定憲法時所依據的基本理論,是設計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時所遵循的根本標準。憲法方案如果缺乏對憲法原則和憲法理論的洞察力,必然會是不完善的。我所設計的以政治五原則爲基礎的新五權憲法,以其內在的邏輯力量,得以成爲這個時代最好的憲法方案。

 

  2.2.政治五原則與羅爾斯的正義論

  羅爾斯的《正義論》是現代自由主義的巔峰之作,我的政治五原則理論體系,就是建立在羅爾斯正義理論基礎之上的,是羅爾斯正義理論的引伸。

  羅爾斯的傑出貢獻主要在於他提出了正義的兩個原則,第一個原則是自由的平等;第二個原則是民主的平等。民主的平等包括差別原則和公平的機會平等原則。西方啓蒙時代就舉起了自由、平等和博愛的大旗,但古典自由主義只保證了自由,「平等的問題被考慮了但沒有被解決,而博愛則根本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⑤現代自由主義則致力於在自由的基礎上解決平等和博愛問題,這是現代自由主義和古典自由主義相區別之處。羅爾斯正義理論的第一個原則保證了「自由」,第二個原則的差別原則保證了「博愛」,公平的機會平等原則保證了「平等」,因而從理論上解決了自由平等博愛的實踐機制。

  之所以說政治五原則是羅爾斯正義原則的引伸,是因爲政治五原則和正義原則都對應於自由平等博愛,自由平等博愛是能夠把這兩個理論體系聯結起來的樞紐。自由原則和人權原則就相當於正義原則的自由的平等原則,民主原則和法治原則相當於公平的機會平等原則,民生原則相當於差別原則。政治五原則可以說是羅爾斯正義原則的具體化、簡單化和明晰化,這種程序更加有助於我們對正義的理解。

  羅爾斯的另一個貢獻是提出了正義原則之間的兩個優先規則,第一個優先規則是自由的平等原則優先於民主的平等原則,第二個優先規則是公平的機會平等原則優先於差別原則。兩個優先規則事實上闡明了現代自由主義的兩個信條,即自由優先於平等,正義優先於效率,這是一個富有羅爾斯色彩的辭典式序列。

  政治五原則同樣也是一種辭典式序列,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和民生五個原則之間,是首先滿足了前面的原則,才能考慮後面的原則。自由排在第一位,表明了自由的絕對優先性,沒有自由就不會有後面的人權、民主、法治和民生。所以我們要實現民生化的目標,首先要實現自由化的目標。自由化是內定在民生化之中的。這是我之所以要用自由主義來改造三民主義的思想根基。民生排在最後面,並不是說民生不重要,而是只有在滿足了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的條件之後,才有可能滿足民生的條件,這是通往民生的唯一途徑。辭典式序列的另一種含義就是它的方向性,只要滿足了前面的條件,就必須去滿足後面的條件。政治五原則就像一列火車,自由和人權是兩條鐵軌,民主是火車頭,法治是車輪,而民生則是方向盤。

  羅爾斯的偉大之處,是他總是從最少受惠者的地位來看待和衡量任何一種不平等,維護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這是現代自由主義致力於爲窮人的利益進行辯護的思想源頭。政治五原則的民生原則就是圍繞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來安排的。解決貧困人口的民生問題,是政治五原則的主要出發點。在這堙A效率的考慮必須符合公平原則。沒有公平的效率不會是正效率,高速的經濟增長如果造成兩極分化,不斷做大的蛋糕帶來的結果是貧富懸殊,也就是貧困人口非但沒有得到經濟增長的好處,反而使貧困地位永久化,這樣的增長就既沒有效率也沒有公平。

  站在窮人也就是勞苦大衆的立場看問題,這是現代自由主義的新精神。20世紀社會主義運動標榜的,也是要使勞苦大衆獲得解放,爲什麽社會主義實踐非但沒有使勞苦大衆獲得解放,反而使勞苦大衆限入奴役、饑餓與貧困的深淵呢?關鍵是反自由的社會主義是哈耶克所說的通往奴役之路。自由與奴役是水火不容的對立兩極,不是自由,就會是奴役。反對自由、否定自由的社會主義,怎麽能夠帶來什麽解放呢?!解放理論的唯一基礎就是個人自由。爲什麽要提解放,就是爲了擺脫奴役、擺脫饑餓、擺脫貧困,最終獲得自由。民生之路就是自由之路,民生理論的目的,就是要通過制度的幫助來改善窮人的處境,促使窮人獲得個人自由。因此,任何一種理論,必須是一種自由秩序。沒有自由,意味著什麽都不能實現,原有的也會喪失,民生也就失去了賴以實現的依託。

  以辭典式序列爲基礎的政治五原則,以它的理論深度和邏輯力量成爲立憲民主的公共基礎,使社會、政治和經濟制度建立在正義原則的基礎之上,建立了一個可以實現的道義世界,樹立了一個正義的社會基本結構,並通過新五權憲法將羅爾斯的正義原則付諸於法律與實踐。

 

  2.3.條件規範理論

  政治五原則除了辭典式序列之外,很重要的在於它是一套條件規範理論。政治五原則就是五個條件,自由條件、人權條件、民主條件、法治條件和民生條件,都是互爲條件互相規範的。譬如說,自由是民生的條件,民生同時也是自由的條件,自由的目的是爲了實現民生,而民生的目的是爲了實現自由。相互規範和互爲條件,是政治五原則的主要特徵。

(1)自發的相互強化

羅斯福新政的偉大變革,拯救了資本主義,正是因爲羅斯福用民生原則彌補了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系統的缺陷,使政治五原則之間出現相互強化的良性互動。現代資本主義克服了古典資本主義的致命傷,而重新顯得生機勃勃,具有永琲漸糽R力。如果羅斯福不用民生原則拯救資本主義,資本主義的內在危機就難以克服。沒有惠及窮人的社會保障,即使在發達國家也消除不了饑餓。羅斯福的偉大功勳就是用民生原則改造了古典資本主義體系,迅速演化成了現代資本主義體系,依靠制度創新,而不是依靠革命,資本主義獲得了重生和新生。

  民生原則的目標是捍衛、實現和促進每一個人的個人自由,這是民生哲學理論所闡明的。個人自由是最高的、最基礎的目標。要實現這一點,首先是要確保既有的自由。然後從既有的自由出發,循著自由、人權、民主、法治、民生的辭典式序列路線,最終實現所有人的自由,實現全人類的自由解放。在這個過程中,在這個辭典式序列中,民生是方向性的原則。民生是路標,自由、人權、民主、法治遵循著民生路標而演化;民生又推動著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形成一個自動的相互強化的上升的良性循環。

  民生是軌道。沒有民生軌道,自由的火車所帶來的必定是有限的自由、有限的人權、有限的民主、有限的法治。印度民主仍然充滿不平等、貧困、悲慘和腐敗,與西方發達國家的民主大相徑庭,就是因爲印度民主沒有民生原則。民主制度本身並不承諾社會公正。沒有民生的預設,政治勢力之間的民主博弈只能消除政治專制,而不能帶來廣泛的自由。這是我要提倡民生原則,尤其要堅持在憲法中寫入民生原則的動因所在。

  沒有民生原則的自由,只不過是富人的自由,照樣會損害自由體系本身,並導致自由的失敗。通往奴役的社會主義極權運動正是利用了這個弱點,以至對自由世界構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脅。這是因爲沒有擺脫貧困的勞苦大衆從來就沒有獲得過什麽自由,他們對自由完全隔膜和冷漠。自羅斯福新政以後,由於貫徹了民生原則,自由體系才變得堅不可摧,並導致極權鐵幕在20世紀末紛紛崩潰,附加了民生原則的自由在中國同樣將最終取得勝利。

  新五權憲法相互強化性的第二個要點,是這種相互強化性是自發的,它會自發地相互強化,如自由能強化民生,民生反過來又會自發地強化自由。這種自發性強化所形成的內在制度正是哈耶克所主張的自發秩序。把五個原則放在一個系統中,它們就會互爲條件,相互規範。一個原則的微小變動,會帶動其它四個原則的微小變動。五個原則的微小變動,則會産生更大的力量。例如,在自由原則中推行某一項自由政策,如保護産權政策,就會迅速地影響到人權、民主、法治和民生,形成一個複雜的演化系統。政治五原則系統自發的相互強化,産生了新五權憲法的威力。這是我爲什麽要大力提倡新五權憲法的深刻原因。

(2)相互預設和自我審查

  新五權憲法不是五個原則的簡單相加,而是五個原則的有機耦合。五個原則的開放性、連環性、互補性和依賴性,形成了相互支持的規則群,並産生了連鎖效應。

  所謂連鎖效應,是將後面的原則預設在前面原則之中,也就是將民生原則預設在法治、民主、人權、自由之中。不進行事先的預設,也就是不將民生預設在法治、民主、人權、自由之中,就不會形成連鎖效應的良性循環,歷史路徑仍會按原來的惡性邏輯運轉,不能走向新生,不能形成二律背反的困境。在貧困落後的中國,沒有民生,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就無從立足和鞏固;而沒有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就絕對沒有民生,以至形成惡性循環,造成「中國困境」。

改變「中國困境」只能依靠新五權憲法,就是政治五原則要同步實行,這是孫中山先生所說的要將民族民權民生三大主義畢其功於一役的思想。許多人認為畢其功於一役爲不可實現的理想,是因爲對它的內在機制不瞭解,不理解預設的偉大作用。五個原則之間是互補的、互爲條件的、互爲前提的、互爲基礎的,缺一不可。如果缺少民生,自由就會喪失或扭曲;如果缺少自由,民生同樣會窒息或崩潰。這是因爲單一價值的分析,只能導致完全忽略其他價值,並最終惡化人類的生存狀況。⑥只有依靠新五權憲法,中國才可能走向新生之路。

政治五原則的相互預設,使新五權憲法産生了自我審查機能,防止了原則之間互相衝突的可能性。政治五原則的系統性和網絡狀結構,使新五權憲法成爲一個自組織和自矯正的演化系統,休謨、洛克、孟德斯鳩、亞當·斯密以及哈耶克都強調一個社會的制度框架必須以演化的內在制度爲基礎。政治五原則、尤其是個人自由,始終保持著對憲法的修正權和控制權。隨著時代的發展,具體的低層次規則會不斷地被賦予新的含義,它就會自下而上地,即從具體準則到一般準則地,使憲法內容受到修正。這種演化性變遷而不是革命性廢遷的演化能力,是新五權憲法永保合法性的關鍵機制。這種內在規範的修正、審查和控制,對憲法來說十分重要。它不需要修正憲法,只要最高法院按照憲法精神和社會需要進行靈活解釋,在條文不變的情形下賦予憲法以新的合理的意義。這樣,憲法就在變化的社會中不斷獲得新的生命力,成爲一部活著的完善的穩定的永久憲法。

  新五權憲法的自我審查能力,還在於致力於構築

簡單的一般規則,避免具體規則與不同時代的不相容

性。新五權憲法在頒佈具體的低級制度上是有所節制的,三大政策就是最弱意義的預防理論。避免具體而瑣碎的規則層出不窮、疊床架屋,是憲法適應能力的基本標誌。新五權憲法重視一般規則對複雜社會的調節作用。如耕者有其田,就是一條一般規則,它不是具體而瑣碎的,只是利用「耕者有其田」這個一般規則來進行限制和規範,有相當長的歷史適應能力,有充分靈活的制度空間。新五權憲法從不依靠呆板和僵化的干預來實現具體目標,而重視靈活和開放的一般規則對社會的槓桿作用。

      新五權憲法注重對低級規則進行簡化和精練,如三大政策,從資本、土地、勞動生産三要素來對經濟基礎進行規範,用生産要素來強化制度的協調能力,以此實現民生化的具體目標,就是相當簡化和精練的。清晰、簡單的制度大大降低了社會成本,防止了社會僵化,這是憲法理論不可忽視的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