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大論戰文章之九﹕

  斯大林不是民族英雄


         而是民族罪人

——答王希哲先生

加拿大  辛明

 

  王希哲先生在《爲什麽中華民國是新中國——王希哲答辛明先生》一文(見《大參考》2003820日)的結尾,沒有說明任何理由,就理直氣壯地告訴辛明,「至於辛明先生問:「蘇聯的大獨裁者斯大林也可以稱爲民族英雄』麽?希哲回答:當然!」雖然這不是討論問題的態度,但是辛明還是想與王希哲先生進行一番深入討論。雖然辛明「缺乏歷史知識」(王希哲先生指責辛明語),辛明還是想根據自己可憐的歷史知識,告訴王希哲先生,「斯大林不是民族英雄,而是民族罪人。」而且,辛明不願意以勢壓人,而是要說出自己的道理。

  王希哲先生沒有告訴辛明和廣大讀者,他爲什麽認爲斯大林「當然」是民族英雄,想必是因爲斯大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領導蘇聯人民贏得了偉大衛國戰爭的勝利。所以,在此短文中,辛明將集中討論斯大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究竟起了什麽作用,是加速了蘇聯贏得衛國戰爭的勝利,還是延緩了蘇聯贏得衛國戰爭的勝利?是民族英雄,還是民族罪人?

  在列寧逝世之後,斯大林爲了奪取最高權力,先後殺害了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重要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把偌大一個蘇聯變成了他個人獨霸的天下。蘇聯紅軍的創始人托洛茨基流亡國外也無法逃脫他的魔掌,被他的契卡特工在墨西哥用斧子砍死。在1936年的「肅反運動」中,斯大林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了好幾十名元帥和高級將領,連年僅43歲、前程無量的蘇聯元帥圖哈切夫斯基(1893-1937)都不能倖免。斯大林的瘋狂清洗幾乎徹底搞垮了蘇聯紅軍。赫魯曉夫在《赫魯曉夫回憶錄》中寫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蘇軍慘敗的日子堙A伏羅希洛夫元帥曾與斯大林發生激烈爭吵。伏羅希洛夫元帥厲聲指責斯大林:「是你整垮了蘇聯紅軍。」

  斯大林以大清洗大大削弱了蘇共政權和蘇聯紅軍還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他還對獨裁者希特勒情有獨衷。1939823日,斯大林的蘇聯和希特勒的德國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規定雙方互不使用武力;不參加直接或間接反對他方的國家集團。當時,希特勒已經進軍魯爾地區、吞併奧地利、佔領捷克斯洛伐克、侵佔東普魯士、拿下默默爾地區。他的侵略野心已經大白於天下。斯大林和希特勒簽定這一條約無異於給希特勒解除了在東西兩線作戰的後顧之憂。因此,《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墨迹未乾,希特勒德國即在91日從西部大舉進攻波蘭,正式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波蘭軍隊被德軍打得潰不成軍之際,斯大林趁火打劫,由東部進軍波蘭,積極參與了與希特勒的分贓活動。在不到四個星期的時間堙]91日至927日),蘇德兩國就完成了對波蘭的瓜分。希特勒貿然入侵波蘭、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子與《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之日僅隔8天,這絕對不是巧合。只要稍微有一點歷史知識,就無法抹殺斯大林在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上的「貢獻」。

  有《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作護身符,斯大林認爲他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完全忽視了希特勒德國進攻蘇聯的可能性。據朱可夫元帥的回憶錄《回憶與思考》,在19416月,作爲副國防人民委員,他曾多次向斯大林報告:德軍入侵在即,蘇聯必須做好防衛準備。斯大林皆一笑置之,認爲這是帝國主義在離間蘇德關係。1941622日淩晨4時,準備就緒的德軍以162個師、3400輛坦克、7000門大炮、300萬人的兵力大舉進攻蘇聯領土。斯大林獲報以後仍然不相信這是真的,仍然把它當成帝國主義離間蘇德關係的陰謀詭計。因而,在德軍越境進攻幾十分鐘以後,才有蘇軍將領自發地率領部下進行有組織的抵抗。這時,希特勒的機械化部隊已經使用「閃電戰術」攻陷了許多蘇軍的縱深陣地。

  斯大林對蘇軍高級將領的殺戮、與希特勒的狼狽爲奸、以及他對《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無盡幻想,導致了蘇聯在蘇德戰爭初期的慘敗。如果蘇聯沒有遼闊的國土和嚴酷的冬季;如果只有陸軍下士軍銜的希特勒在充當德軍最高統帥的過程中沒有屢犯戰略錯誤,那麽,無論斯大林槍斃多少個敗下陣來的司令和政委;無論蘇聯全國軍民如何浴血奮戰,蘇聯能否取得那場戰爭的最後勝利仍將值得懷疑。

  然而,經過全國軍民的拼死抵抗,蘇聯畢竟贏得了勝利。如果因此就把斯大林捧爲民族英雄,那豈不讓人笑掉大牙!斯大林的罪惡統治使蘇聯人民在戰爭中付出了極爲沈重的代價(蘇聯在二次大戰中的死亡人數高達兩千萬,佔世界死亡人數的一半),增加了戰爭的困難程度,延緩了最後勝利的到來。我們可以設想,如果沒有斯大林的罪惡統治,蘇聯人民付出的代價將小得多,他們贏得戰爭的勝利將快得多。因此,斯大林不是民族英雄,而是民族罪人。不單是民族罪人,由於他提前了戰爭的爆發,延遲了戰爭的結束,增長了戰爭的進程,他對全世界人民也犯了罪,也是全世界的罪人。

  王希哲先生說:「辛明爲『民族英雄』賦予了他很多理想主義的民主主義色彩。」辛明不敢苟同。辛明說的是:「民族英雄不是人民的主宰,而是人民的一份子,他們把人民視爲自己的骨肉同胞。」辛明連民族英雄代表人民都不曾說過,更不要說代表先進生産力和先進文化了。但是王先生卻無的放矢搬出來「『民族英雄』不是三代表。」亂扣帽子、隨意上綱,這是中囯共產黨的做法。這種手段應當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開山者之一的王希哲先生所不齒的。因此,辛明懷疑王先生沒有搞清楚「三個代表」指的是什麽。辛明之所以有這種懷疑,是因爲王先生對於「四項基本原則」也不甚了了。王先生想當然地說:「……共產黨領導。這是不可挑戰的『四項基本原則』的第一原則。」但是,這是共產黨心媟Q的,(趙紫陽比較直率,他說過,「其它幾項都可以少提,主要是堅持黨的領導。」)他們口婸〞滬n比王先生想象的狡猾。鄧小平1979330日在中共中央理論工作務虛會上提出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官方版本是:「第一,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第二,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後改爲人民民主專政);第三,必須堅持黨的領導;第四,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必須堅持黨的領導」一直就列爲第三項,從來就不是「第一原則」。

  王先生說:「辛明先生把中華民國=國民黨」。但是辛明自己從來沒有這麽「把」過。辛明在文章中說「目前臺灣的多黨制的中華民國可以算得上」新中國就是明證。「把中華民國=國民黨」的不是別人,正是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他們一口一個「黨國」,把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等同起來。在這一點上,共產黨再次表現出了它的狡詐。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徹頭徹尾、貨真價實的共產黨黨國,但是中囯共產黨卻從來沒有承認過。它詭詐地狡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的是「中囯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

  王先生說:「在經過必須的一段以黨治國的訓政時期後……」辛明認爲「這是缺乏歷史知識的說法」。美國的開國元勳們從建國的第一天起,就把美國建成了「多黨政治、民主選舉」的民主國家,根本就沒有「經過必須的一段以黨治國的訓政時期」。

  作爲這篇短文的結尾,辛明最後有一個問題向王希哲先生請教。如果薩達姆•侯賽因「領導」伊拉克人民打敗了美國領導的倒薩聯軍,保住了他的獨裁政權,王先生您是不是認爲薩達姆•侯賽因也是民族英雄?如果您這麽認爲,請說明理由,不要以「當然」答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