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大論戰文章之四﹕

關於拙作《痛說》一文


      所起事端的情況通報

香港學者  朱有道

 

  八月十四日夜,我致電楊天石查詢許惠東(五十年代死在監獄的北平市參議會議長)卒年,他扯開去滔滔不絕訓了我一小時:

  (1)你在傳記文學撰寫的《蔣氏密檔》書評在黃花崗》雜誌刊出後國內多個網站全文轉載,已經闖了大禍。後果有多嚴重,在電話中不便說,將來你會知道;

  (2)自99年以來,極左派一直想把《百年潮》掐死,要使她停刊,現在找到了把炳。海外左派的主人公論壇登出一批老共產黨員的公開信,「興師」問罪,要求胡錦濤與中共中央將楊天石開除出黨,查封百年潮月刊,再追究楊天石等人的「叛國罪」;

  (3)閣下的文章,在臺灣、香港發表都不礙事,因爲禁止進口;唯美國的《黃花崗》雜誌不可因該刊文章全部上網,所起到的作用,爲海外任何一種反共報刊所做不到。文章經國內網站轉載,其影響深且廣,給國內那撮以「左」面貌出現,反對鄧小平理論,反對改革開放政策的人提供了重磅炸彈;

  (4)閣下的書評,將拙著所提歷史事件結合事實發議論,例如「六四」、反腐等等,這犯了國內研究歷史的大忌。爲此,我要發表長文與你劃清界限,不然後果相當嚴重;

  (5)閣下在香港、臺灣、美國撰文,無人追究;然殃及在國內的鄙人,後果可能是萬劫不復的。今後倘欲繼續在大陸學術界交朋友,從事學術交流,就不可寫那些離經叛道的書評;

  (6)袁偉時、印捷可以辱駡孫中山,罵孫是「殺人魔王」、「禍國禍粵」都不會有人追究,但他們都不敢頌揚蔣介石那兩者是不同性質的問題。揄揚陳炯明「天地正氣古今完人」與歌頌蔣介石不能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