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發佈會之一

《黃花崗》雜誌

 

展開「大論戰」

 

本刊編委    雲、應易中

 

  「大陸著名學者痛說民族英雄蔣介石」一文在本刊發表之後,對於海內外大多數讀者、特別是中國大陸讀者而言,雖然聞之者動心,思之者痛心,但是,卻引起了中共和海外極端台獨勢力的強烈不滿。

  中共的一批所謂老共產黨員,一批所謂的「人民解放軍」老指戰員,包括一些「不要社會主義祖國、偏要資本主義美國、早已移民西方國家的老共產黨人」,還有鄧力群等中共不死的「左王左棍」們,居然一起「義憤填膺」地上書中共中央,要求嚴厲處份「痛說」一文所介紹的中國大陸著名歷史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蔣介石研究專家──楊天石教授,逼他退休,停他主編的《百年潮》雜誌、甚至還要求判處他「叛國」罪……給楊天石教授造成了巨大的壓力,直至逼迫楊教授發表「嚴正聲明」,聲明朱有道先生為他的《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一書所寫的書評,是反共的,錯誤的,不實的,片面的,是斷章取義,強人所難…… 

  幾乎是在楊天石教授發表「嚴正聲明」的同時,這份聲明,竟然由海外著名台獨人士所主編的鮮明台獨背景報紙──紐約《自由時報》「民主論壇」,首先用電子郵件向全世界進行了及時的傳播,進行了密切的配合,意在告訴大家,辛灝年主編的《黃花崗》雜誌所發表的,「大陸學者肯定蔣介石是民族英雄和否認蔣介石是獨裁者」的文章,是錯誤的,有問題的,現在楊教授已經發表抗議聲明了,中共已經在國內進行批判和否定了……來自中華民國民主自由臺灣的台獨人士們,中華民國臺灣民進黨的海外工作者們,竟然如同歷史上曾有過的那樣,與中共作出了高度合作, 雖然他們沒有公開地將這份「嚴正聲明」發表在他們那個專門用來「團結」中國海內外民運人士的著名「民主論壇」上……

  然而,正是這家中華民國背景的民主論壇,恰在不久前發表過題名為「辛灝年何以陷入四面楚歌」的文章。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即便是這篇已經被他們以「本論壇有嚴格字數要求」為理由而刪改過的文章,卻又是辛灝年本人同意作者發表的,並且他早已閱讀過原稿和論壇刪節稿。論壇主編在發表該文後,又自己上網、廣為宣傳,大有一番要借用大陸歷史學者辛灝年自己說的「四面楚歌」一語,和一位十分正派的科學家辛明先生在首先肯定辛灝年《誰是新中國》一書的前提下,祗因某些看法不同所寫的討論文章,來達到向海內外宣傳──祗因辛灝年寫了一本《誰是新中國》,所以,今日在海外已經陷入「四面楚歌」。這就是說,雖然不承認中國,卻正在中華民國臺灣執政,並正在積極準備競選中華民國下一屆總統的民進黨人士,雖然根本就不承認中華民國,卻要管別人國家的事情,甚至堅決反對任何人說中國的「中華民國是新中國」……

  不可否認的是,要求處分楊天石教授的老共產黨員們,左王左棍們,他們之所以要中共中央處分楊教授,是因為,以楊教授為代表的大陸廣大歷史學者,對蔣介石作為民族英雄的研究和肯定,對中共指斥「蔣介石是獨裁者」的反思和否定,實際上就是否定了他們的共產革命和他們曾經危害民族國家的歷史──他們在給中共中央的公開信中,已經交代得很好﹕「如果蔣介石是民族英雄,不是獨裁者,那我們算什麼?」

  值得同情的是,楊天石教授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也就是在中共的專制壓迫下,不得不發表所謂的「嚴正聲明」以自保,這對於每一個中國大陸的人來說,則是誰都能夠同情和理解的事情。每一個中國大陸的民眾,又有誰會去譴責楊教授的軟弱呢?敢講真話的中國知識分子,何止千千萬萬已經付出了他們寶貴的生命和一生的事業?

  令人納罕的是,來自大陸的普通學者辛灝年先生,不過是寫了一本中國現代史的研究著作,不過是否定了中國共產黨的社會主義革命及其所篡立的偽共和國,不過是在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1895-1987)和蔣介石被中共否定、污辱和糟蹋了半個世紀之後,根據終於見了天日的歷史事實,也就是大陸人民反思的成果,反過來肯定了他們的歷史功績,肯定了由孫中山先生所創建的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新中國,中共的偽共和國不是新中國。但他說自己「四面楚歌」,卻與《誰是新中國》的發表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他第一次是在公開發表的「致中共無期囚徒王炳章博士的公開信」中提及「四面楚歌」的﹕「……祇因我你,在海外,都僅僅想做國內痛苦民眾的『代言人』和『代行人』,都既要反對中共的『專制一統』,又要追求中國的『民主統一』,所以,我們才被迫共享著『四面楚歌的海外困境』,那就是:共產黨恨我們,國民黨嫌我們,民進黨討厭我們,『中共民運特務們要仇視和誣衊我們。 」 (《黃花崗》雜誌第五期,2003年4月號)

  第二次是他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訪談時又提到了「四面楚歌」﹕「 ……如果你今天在海外祇想為我們自己祖國的人民,我們自己這個可愛的祖國,我們歷史悠久的民族,盡一份心;你祇想為中國大陸十幾億沒有講話權力的人民講幾句話;那就會『四面楚歌』……」(《新唐人》電視台「透視中國」節目)

  可以說,辛灝年自謂的「四面楚歌」一語,背景和原因一目了然。然而,某種勢力、並且是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極端台獨勢力,非要「移花接木」地將他自謂的「四面楚歌」,說成是因他出版了《誰是新中國》一書所造成,這就有些咄咄怪事了。因為,恰恰是因為《誰是新中國》的出版,辛先生才因接受了太多熱情的邀請,而在北美洲的許多大學和各地僑界講演《誰是新中國》,他的兩百場講演所受到的歡迎、所造成的轟動,早已屢聞不鮮;他的《誰是新中國》至今已經被國內外數十上百家網站或全書轉載、或部分選載,來自歐洲、澳洲、臺灣和東南亞的一份份邀請他講演「誰是新中國」的信函,祗是因為他「自顧無暇」,或「無心為之」,才靜靜地躺在他書桌的抽屜裡面……然而,辛先生卻是要真心感謝「民主論壇」的,因為,正是他們對「辛灝年何以陷入四面楚歌」一文的發表,才從反面告訴了國內無數關心著辛先生的朋友們﹕辛灝年(高爾品)十年自我流放在海外,豈但無任何背景,更不為任何黨派、任何政府所豢養,哪怕是那個歷史上為他所肯定的中國國民黨今日在臺灣的不肖子孫們,也不過是他的「一面楚歌」而已……

  難以理解的是,如今天天都在「支持」著中國大陸民運人士的極端台獨勢力,特別是天天都在努力「團結」著「別國」海外民運人士的台獨人士,還有,就是天天都在咬牙切齒地談論著「臺灣從來就跟中國沒有任何關係」的極端台獨人士,為什麼同時又在用著這樣的手段,來抵制、打擊「別國」──就是「中國」的人民,對自己國家歷史的痛苦反思、艱難反思和危險反思?來否定他們自己已經繼承的「中華民國」及其捍衛者蔣介石先生呢?當真中國共產黨至今未能完成的「反歷史使命」──推翻中華民國和消滅中國國民黨,從來就是由臺灣形形色色的獨立人士,特別是過去的社會主義台獨人士和今日的極端台獨人士,與中國共產黨「共同擔負」起來的嗎?甚至時至今日,在共產黨已經沒有能力和絕無可能完成的時候,也祇有依靠他們才能完成這一「反歷史的使命」嗎?並且是不管用什麼手段,哪怕是採用李登輝那樣「純粹共產黨式」的「陰陽兩謀」,都在所不惜?

  然而,中國大陸人民的歷史反思及其輝煌成果,豈但是中共禁止不了的,也是任何人士所阻止不了的,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海外,不論是中共的老共產黨員們,還是那些從來就與共產黨有著說不清關係的台獨人士們。如果說歷史學者辛灝年先生寫出了《誰是新中國》,尚可算是他個人反思的成果,雖然他為此必須拋家去國、自我流放海外;真正的中國民運領袖王炳章博士曾高聲呼喊要「重建中華民國」,亦可以算作他二十年民主追求的徹底覺醒──雖然他早已被中共從境外綁架、並且被判處了無期徒刑;但是,祇要看一看由中國大陸成百上千藝術家所創作和拍攝的大型歷史連續劇《走向共和》,看一看她對辛亥革命和中華民國的肯定,對孫中山先生的景仰之心和繼承之志,然後再去讀一讀大陸更多學者對孫中山、蔣介石和中華民國、以及真正中國國民黨的研究和肯定,再去大陸民間了解一下普通民眾對前後兩個中國、對國民黨和共產黨、對蔣介石和毛澤東的事實性比較,及其比較的痛苦心得,就可以明白,一切為著私欲而企圖阻擋中國大陸人民這一偉大歷史反思的任何行為,都將徒勞而無功!

  極端台獨主義者們,顯然是忘記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今天居然要在海外配合中共來壓制和打擊大陸人民對歷史的反思,特別是對蔣介石先生的反思,是十分地「不智」的,是要招大陸人民之恨的,甚至祇會給你們追求分裂和獨立的道路,帶去巨大的痛苦和麻煩……因為大陸人民雖然完全理解臺灣民眾絕不願意被統到中共專制統治之下的正當願望,卻對於那些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中國人」,時時處處都要說「臺灣就是臺灣、中國就是中國、臺灣和中國從來就沒有一丁點關係」的惡性台獨勢力,則不論是在民族感情上,還是在國家意識上,都是不能接受的。

  清醒的理智在告訴我們,在一個邪惡的「勝利者」絕不允許任何人講真話的前提下,在一個邪惡的勝利者隨時隨地都在用屠刀威脅著想要講真話的人民和知識分子的黑暗歲月還沒有結束之時,這個邪惡的勝利者既然已經用墨寫的謊言,涂改過了我們民族和國家血寫的真實歷史,那麼,我們幾代被愚弄的人民,不論是在對歷史事實的瞭解上,還是在思維、思考的方式上,都會給反思帶來重重的障礙,都會使反思本身變得驚心而動魄,都會因反思而產生一種深重的痛苦感和某種對歷史的虛恍意識──所謂真假難辨。但是,事實祇有一個,是非一定會愈辨愈明,人民的覺醒恰如理性之光,終將照耀我們民族曾被鮮血覆蓋的黑暗歷史,也一定會因為擁有了反思這一黑暗歷史的成果,而照亮我們民族、國家和人民的真正前途──這就是《黃花崗》雜誌要展開「大論戰」的根本原因。

  凝視著中國現代歷史進程的種種艱難和斑斑血跡,我們將從本期起,展開「中華民國是不是新中國?中國國民黨(1987之前)是不是反動派?蔣介石是不是獨裁者和民族英雄?」的大論戰。

  凝視著史詩般的歷史連續劇《走向共和》那一幅又一幅璀燦的歷史畫面,我們也因中心搖搖而決心從歷史反思的角度,針對今天中國大陸的現狀,來展開「要保共改良、還是要共和革命」之獨一無二的大論戰。

  我們將對論戰雙方公平對待。祇要有事實,有道理,有理論,有根據,我們就發表,祇要你說得對,我們就聽你的;

  我們不害怕殺氣騰騰,也不怕陰陽怪氣,哪怕它淺薄愚昧,深藏陰謀,「唯恐中華民族之不亂」,「甘心助共為虐以自榜」,我們同樣會予以發表,更會予以消毒;

  我們不懼怕戴帽子,打棍子,只要是有「罵點」,罵得「高明」,或展示的全是馬克思主義的批判風采──不顧事實,無需證明,祇需「一言定性」,甚至「還要踏上一隻腳,叫我們永世不得翻身」,我們也發表,更不怕與之論戰到底……

  就像某「論壇」不久前發表的「辛灝年何以陷入四面楚歌?」一文──本刊也照樣轉載一樣,我們也將在本期發表揚天石教授的「嚴正聲明」,雖然這份聲明對台獨者利而對愛中國的我們「不利」。至於「辛灝年何以陷入四面楚歌」一文的作者──辛明先生的另一篇文章「我敬佩辛灝年先生」,已經被「民主論壇」斷然拒絕發表的消息,恰於此時傳來,我們也毫不在意。因為「中華坦蕩蕩,小島何戚戚」……

  我們誠摯地期望,任何人士,任何論壇,都能夠參加我們的大論戰,都能夠在對事實和理性的愈辨愈明之中,為著我們自己的民族,為著我們自己的中國,甚至是為著我們大家的臺灣,盡一份熱忱、盡一份衷心、盡一份聰明和智慧,讓理性之光照耀全中國……。

  我們最後要說的是﹕沒有任何政治經濟背景的《黃花崗》雜誌,雖然祗是大陸旅美學者和留學生在美國民間華僑支持之下所辦的一份季刊,但是,「真理之光」常常祗需要黑暗之中的一根火柴而已。「痛說」一文,誠如楊天石教授所言,雖經臺灣和香港的雜誌發表,在大陸卻悄無影響,但一經《黃花崗》發表,竟然就為國內網站競相轉載,並對他造成了如此的「厄運」,其影響更是「深且廣」……原因何在?祗因它是在「黃花崗頭」為大陸讀者點燃了一堆真理之焰,因為這顫響著共和革命烈士沉痛呻吟的真理之焰,所劇然划開的黑暗,所迅疾照耀著的真理,所光照著的鮮血和歷史,實在是痛徹了我們故國的人心了……

  歡迎參加大論戰,謝謝大家!

 

〔本期大論戰文章在 「國民革命與中華民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