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石壁三村聯名上書(徵集聲援者簽名)

 

●本呼籲書上書人:石壁三村村民

 

■對社會各界朋友的呼籲

 

一、素不相識的社會各界朋友們,我們石壁三村2236名村民都渴求你們的簽名聲援,期盼你們將簽名發到我們村民的信箱:shisancun@hotmail.com,期盼你們留下你們的真實姓名、省份/國籍、職業。我們將於11月1日,委託《中國人權》網站(www.hrichina.org)公佈所有村民簽名和聲援者簽名。

 

二、我們希望你們將本呼籲書廣泛轉載、粘貼、推薦、傳閱(須註明「原載《黃花崗》雜誌第七期(2003年10月),網址:www.huanghuagang.org」),我們由衷地感激你們。同時,我們特別感激辛灝年先生及其主辦的《黃花崗》雜誌對我們村民這次基層維權的大力支持,希望社會各界都能夠將中國的基層問題作爲關注重點,這些問題才是覆蓋面積最廣大、危險程度最激烈的國難啊。

 

朋友們,你們誰也無法想象,身處素以「富饒」聞名的珠江三角洲的我們,這些年來竟是如此貧窮、如此悲慘!這次全面檢舉邵永標一干人等,是我們決心最大、意志最堅、人心最齊的一次。以下便是我們的呼籲書原件(遞交給中共中央、廣東省、廣州市的紀委、反貪局、公安、檢察、媒體等)。

 

【呼籲書原件】

 

呼籲:將不法分子繩之以法,救2236名村民于水火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鍾村鎮石壁三村村民全面檢舉村委書記邵永標一干人等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鍾村鎮石壁三村村委書記邵永標說過:「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層層有知己。」其目無黨紀國法、徇私舞弊、以權謀私、黑賭嫖娼、欺下瞞上、濫賣亂占耕地以及與衆幹部奸商狼狽爲奸、蠅營狗苟的醜陋之舉,在石壁三村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哪個村民不知道邵永標是「左手拿著大哥大,右手拿著方向盤,沒錢就找銀行貸,還錢就找下一屆」?哪個村民不知道在這樣一個村委書記的「領導」之下我們已經變成了「有田無田種,有地無地耕,有廠無廠進」的三無人員?

 

今天我們就是要聯合起來,集體檢舉邵永標,全面檢舉邵永標!我們既具有農民的傳統意識,也具有活躍的思想與大無畏的膽魄。我們不怕村霸橫行,也不怕鎮級、區級個別領導(如番禺區紀委科長林容,鍾村鎮武裝部長韓灼強,鍾村鎮紀委主任黎淑芬等)對邵永標的袒護包庇,我們堅持社會公正與道義良心,堅持以確鑿無疑的所述事實和大衆一心的維權信心,誠心誠意地請求上級領導、媒體記者下來明察秋毫,繼而嚴厲審查、法辦邵永標及其他 一干人等。總而言之一句話:對於那些爲了政績、爲了錢包任意擴大征地範圍、採用低價補償政策、自行制定土政策、侵害農民利益、把農民集體土地看作自己的土地並占而不補的惡毒幹部,我們一個也不放過!

 

■全面檢舉邵永標一干人等

 

1、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個人資産問題。邵永標以前是個普通農民,當了18年村委書記後就成了本村一個腰纏萬貫的大富翁,個人資産在1000萬元以上。比如,石壁三村磚廠、謝村磚廠、官坑磚廠、「行軍窯」、興業木廠、藝信傢俬廠、五金電鍍廠、運通電鍍廠等等,他不用一分一厘的本錢就做了幕後的大股東;比如,他擁有一座占地面積近400平方米的4層高的大樓,68間民工出租屋(面積在1000平方米以上);比如,他在石壁派出所旁以45萬元購入一間大商場;比如,1997年間,他在番禺區市橋鎮建下兩棟別墅,價值200多萬元;比如,他在番禺區市橋鎮東風路買了一個單位的套間房;比如,他以他兩個兒子的名字在祈福新邨買了兩個單位的套間房;比如,他駕駛豪華豐田小轎車經常出入;等等等等。他如此龐大的經濟資金和固定資産從何而來?明眼人一看便清楚!

 

2、村委書記邵永標的黑賭嫖娼問題。邵永標在本村是一把黑白保護傘,他大膽庇賭,在他弟弟邵永成的家媔}了大半個月的賭場。他無賭不歡,而且越大的賭局他就越有興趣,一萬幾千的賭局,他後眼也不看。1996年間,他在番禺區鍾村鎮「神燈酒家」輸掉了70多萬元;1997年間,他在祈福新邨輸掉了120多萬元;1998年間,他在番禺區大石鎮「香江酒店」輸掉了100多萬元;2000年間,他在石二大斜腳輸掉了100多萬元;等等。邵永標曾召集大批黑社會人馬,包庇他的弟弟邵永成開賭場做「大耳癃」(放高利貸的意思),其中我村村民黃浩勤和李顯佳欠下邵永標的弟弟邵永成各10000多元不能償還,造成雙方持械打鬥,其中黃浩勤被打得頭破血流,送醫院緊急搶救。2002年9月,邵永標帶領大批黑社會人馬,去鍾村鎮「添美食」餐廳恐嚇李顯佳還債。邵永標利用黑社會打手連續恐嚇村堶悸瑰佹|揭發人員(比如恐嚇在石壁三村堶掩{可度最高的村民杜滿基),諸如大喊「收屍」、「毀壞你的鋪子」之類。邵永標長期去嫖妓女。現任副書記區顯輝也同邵永標一樣長期嫖妓,現在他在謝村又包養了一個;以前區顯輝在鍾村鎮韋湧村某髮廊長期嫖娼,經鍾村鎮黨委紀委、政府部門批評數次,仍屢教不改。

 

3、村委書記邵永標的「行軍窯」問題。1999年,邵永標濫用職權,在我村的「竹枝坑」山崗腳,他沒有辦任何手續,就秘密私建了一隻大磚窯——「行軍窯」。此窯毀壞山林過百畝,每天都有6、7台「湘」字牌泥頭車、一台大型挖泥機、一些小拖拉機,這些機器在「竹枝坑」山崗上挖山泥,一車又一車地把我們村的財産運到他自己的口袋堙A其無償挖掉山泥制磚給我們造成的損失有不可估計之多。本來村的山崗是美好如畫的,但現在懸崖峭壁,令人目睹心寒。這個「竹枝坑」山崗,我村村民馮焯棋本來承包了20年(到2004年期滿),由於邵永標在此強力私建「行軍窯」,馮焯棋之前所種下的果樹、綠化樹基本全毀。馮焯基原來養了十幾年牲畜,每年都能賺十多萬元,但自邵永標的「行軍窯」營業後,馮焯棋就無法養牲畜,邵永標此舉給馮焯棋造成了嚴重的損失。邵永標知道情況嚴重,恐怕馮焯棋向上舉報,就迫使馮焯棋簽一份新合同,也是到2004年期滿,之前造成馮焯棋的經濟損失由「行軍窯」每年賠償16000元了事,但是實際上呢,邵永標每年給他的賠償只有15000元,剩餘的1000元去向不明。以後「行軍窯」除這一點點賠償之外,不負任何責任,並且山泥可以任挖,樹木可以任毀。同時,「行軍窯」經常燒廢膠、塑料等,其燒出的濃煙擴散到幾十堣坏~,造成幾十堛瘧Y重空氣污染,附近的樹木大部分乾枯。(備註:除「竹枝坑」山崗遭到嚴重損壞之外,我村「文冒閣」山頭也同樣有近百畝遭到毀壞,「小陳頭崗」也被吃掉了大半個山頭。)

 

4、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官坑磚廠問題。整個官坑磚廠(位於番禺區大石鎮)制磚紅泥,全部由我村「竹枝坑」山崗供應;現在「行軍窯」10000多平方米土地,也同時給官坑磚廠使用。以上土地的使用和泥土的開發,一年僅付5000元給村委會,那麽那些剩餘的大量利潤到底去向何方了呢?

 

5、村委書記邵永標的石壁三村磚廠問題。石三村磚廠是1983年所建的,本來利潤豐厚,但現在卻欠債累累。1999年,邵永標在沒有公開投標,也沒有村民大會、兩委會討論的情況之下,私自將石壁三村磚廠給他的好友鄧耀基承包,邵永標從中獲利;經村民維權人員檢舉之後,他就提前一年(即2001年12月31日)將磚廠收回,雖然鍾村鎮紀檢部門不同意他對其營業,但他又沒有經過村民大會、村兩委會討論,而於2002年1月16日再次擅自投標、經營,而且要求投標者押50萬元在村委會才有資格投標,但迄今爲止,現在的承包人——邵永標的好友鄧錫興以及邵永標的大舅梁銳泉,仍沒有將50萬押金押在村堶情A然而他們卻仍然能夠繼續經營下去。邵永標利用職權,把石壁三村磚廠的下水碼頭占爲己有、開沙石場,其他大部分發包給他的戰友黃漸強,租金卻歸邵永標所有。——這樣做,邵永標是否合理、合法?他在承包期間每年都能賺錢,但爲什麽石三村磚廠從1983年投産至今,每年無償吃山泥、田泥,但是每年卻都要虧本?這些錢到底裝到了誰的口袋堙A難道還不清楚嗎?

 

6、村委書記邵永標的賣泥交易問題。邵永標在沒有經過村民大會、村兩委會同意的情況之下,就以0.8元∼1.5元/立方米的價格,將「竹枝坑」山崗100多畝的山泥開發權授予石壁三村磚廠老闆鄧錫興,並保證鄧錫興對山泥的使用權和開發權期限爲5年∼10年;如果村委會違約的話,就答應賠償給鄧錫興15萬元。我們要問的是,我們是否要賣這麽便宜的山泥來補充村堶悸爾g濟呢?這堶惜S含有多少水份呢?答案就是:此舉極大地阻礙了這塊土地的開發和發展,卻可以填滿村委書記邵永標等人的腰包。

 

7、村委書記邵永標的藝信傢俬廠問題。邵永標利用職權,在石壁三村的土地上,以135元/平方米低價購入1200平方米土地建藝信傢俬廠,但之後村民到此廠量廠用地,其工業土地和建房土地竟然超過2000平方米!邵永標明明說是購1200平方米,但最後實際卻是超過2000平方米!並且更嚴重的問題是,當時村民購買建房用地每平方米都要200元,而他邵永標呢,卻竟然用135元就可以買一平方米!還有,原合同明明是135元/平方米,他卻擅自修改合同,將其改爲101.5元/平方米!真是欺人太甚啊!

 

8、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四馬崗」腳雞毛廠問題。「四馬崗」腳雞毛廠以前是租的,現在已經賣了,但是賣斷的款項比每年的租金還要少,敢問邵永標在這面私吞、私賣了多少財産?

 

9、村委書記邵永標的興業木廠倉庫問題。邵永標未經國土局、建委、電管所批准,就在石壁三村六隊的糧田上建興業木廠倉庫。由於兩名建築工人被電死,造成極大的影響,不敢暴光。

 

10、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填土問題。1997年,他置國家土地法律於不顧,將石壁三村南境對海塘的70多畝一級良田填爲宅基地,因此事,邵永標和原村長李樹榮被廣州市國土局抓去兩天。但是迄今爲止,這些土地的大部分仍被空置。同年,他還在石壁三村六隊填土良田50畝左右,當時填土實際的深度是1.4米,但是他收方時寫明的深度卻是2米,請問村埵b此問題上損失了多少田土費用?

 

11、村委書記邵永標的石三小學重建問題。石三小學重建,這本是一件人心所向的大事,但是邵永標不通過村民大會和村兩委會的討論,就在石三小學重建問題上大動手腳,使附加工程遠遠大於主體工程。石三小學重建的主體工程原本是以42萬多元的開標價由「水磨華」建築隊(包工頭的名字叫龔鉅華)承建,但由於邵永標大搞附加工程(附加工程57萬多),最後全部工程竟然用了99萬元之多!之後,邵永標又將村堣@塊價值爲25萬多元、共計面積500平方米的黃金地以12萬元讓給龔鉅華當作建後施工費。敢問邵永標在這堶惚I佔了多少錢財?(備註:同時,邵永標利用龔鉅華建學校的機會,將這幫建築工人拉去建自己弟弟的三層樓高的房子。)

 

12、村委書記邵永標賣掉建房用地的問題。迄今爲止,邵永標賣掉村堶悸漱g地超過400畝,款目共計2000萬元左右,但款項去向不明,他很少開國家正當發票,大部分開的是「白頭單」。如最近2003年8月8日村堶悸滌]務報表便有數目爲326541元的16張白頭單,引起村民極大公憤。

 

13、村委書記邵永標與一位香港富商之間的合謀問題。一位香港富商以10萬元/畝的買地價,買了10畝山崗地,其中石壁三村的「竹枝坑」山崗占6畝,官坑村山崗占4畝,但村民不知款項落在何處。敢問邵永標在這堶控o了多少便宜?

 

14、村委書記邵永標與包工頭李耀棠之間的合謀問題。李耀棠通過與邵永標之間的關係,在石壁三村長塘購入近8000平方米的土地(實際上真正購入的土地面積超過8000平方米),以135元/平方米的低價購入。隨後,石壁三村的村幹部每人都認購幾份土地,以350元/平方米的高價賣給村民建房所用。如此相差200多元/平方米的地價,不是明擺著坑我們嗎?

 

15、村委書記邵永標與港商李監之間的合謀問題。1993年,邵永標利用職權以180元/平方米的低價出賣石壁三村1000平方米土地給港商李監,但是這塊地皮的實際價值卻是280元/平方米,爲什麽這個李監能夠如此便宜地買到這塊土地呢?這是因爲他們之間存在著極不健康的交易。比如,邵永標和他的妻子梁玉銀一同去香港旅遊,所有費用由港商李監承擔,另外李監還贈送一條金鏈給邵永標的妻子梁玉銀。

 

16、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小車問題。邵永標以每月2.2%的貸款利息購買小車,用於自己的藝信傢私廠所用,但這輛車從來都沒有爲村民辦過一件實事。這輛小車每年開支2萬元費用,所有費用每年都在村堶捷}支,這樣村堶惘16萬元人民幣不知去向。而後,這輛車被他以6000多元賣掉。前後買車、護車的費用,給村堶掉W加了33萬元之多的沈重負擔。

 

17、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假帳問題。邵永標肆無忌憚地在村財務上大搞假賬、巧立名目、假公濟私,他在石壁三村村委會門前粘貼的財務報表,水份大得驚人。舉個普通的例子,1995年,我村村民李志江、李志桐兩兄弟各購入一塊土地,購入價都是60000元,但邵永標給他開的發票卻都是16000元,收據(即村會計李兆基單獨簽一個「兆」字的「白頭單」)都是44000元。

 

18、村委書記邵永標爲親戚朋友大開後門的問題。邵永標在戶口遷入問題上,爲他大量的同姓兄弟、親朋戚友,大開後門,關死前門。例如,邵永標同學的親戚——陳鏡的兒子,以5000元給我村副書記區顯輝的報酬,把戶口遷入區顯輝的戶口堶情A這些都由邵永標全權審批和幫他們拉關係。

 

19、村委書記邵永標包庇村幹部及村幹部兒子的問題。1997年,本村副書記區顯輝開公安摩托車到番禺區大石鎮嫖娼,被公安當場抓獲,罰款1500元,後因邵永標拉關係講情,將其保了出來。2000年,區顯輝的兒子持械打劫的士汽車,本村任何人都知道此事,但此事經邵永標拉關係講情,使這位青年逃過法網。(備註:區顯輝經常巧立名目,以「治安成夜加班夜宵」的名義開單到村報銷,其中2001年有一次是240多元;還有一次村民的保險基金提留的風險費5000多元,他自己吃掉,沒有償還能力,就預支了下一年的工資來補償;並且區顯輝還長期賭錢、嫖娼,在家媔}賭場;他經常開著警車吃喝嫖賭,不上班。但這些行爲從未被邵永標批評過。區顯輝的兒子11歲就被趕出學校,之後長期出來偷偷摸摸,至今仍然不務正業。)

 

20、村委書記邵永標與石三小學校長劉錦裳之間的合謀問題。邵永標利用下撥辦學經費的審批權,和石三小學校長劉錦裳一起數次行賄受賄。例如學期尾,劉錦裳就拿3000元紅包給邵永標,她也經常借錢給邵永標大賭,其校長的地位因此而永久穩固;另一方面呢,如果石三小學的教師要去旅遊或者有其他公費開支,那麽就能順利地得到邵永標的審批同意,他們幾乎所有的公費開支都由邵永標審批,並於村委會報銷。(備註:石三小學校長劉錦裳經常打學生,例如我村村民杜滿全的兒子杜鏡添被其打得背部韌帶拉傷,腿上被打成黑傷,此事經過番禺區教育局和鍾村鎮教辦的多次調解,後來又經過石壁派出所的調解,劉錦裳賠了8000元給杜鏡添做醫療補償費,其實這堶掄晹釭禰羹邿嚗B錦裳的包庇和幫助,否則劉錦裳的校長位置就坐不穩了。類似杜鏡添被打的例子,自她當校長以來,不下於50例。)

 

21、村委書記邵永標的私人生意接待問題。邵永標的私人生意接待65%在石三磚廠報銷,35%在村委會報銷。比如,他過節日的個人接待,或者是他自己開的交警車場的接待費,也在以上兩處報銷,等等。

 

22、村委書記邵永標關於石壁三村治安隊人員的招聘問題。邵永標不優先安排我村的退隊軍人到治安隊堶惜u作,反而安排他的朋友的兒子和他湖南籍的朋友進去工作,由於這個湖南人違反治安隊工作條例,上班時間沖涼,因煤氣中毒而死。此事村堶掃萺v了63000元的損失,給村民又增加了沈重的負擔。

 

23、村委書記邵永標關於不給村民口糧田的問題。今年我村東升農場不再由港商區景泰承包經營之後,大部分村民強烈要求邵永標給每個村民0.5畝的口糧田以求維生,但此要求遭到邵永標的激烈反對,他還讓村民乾脆到鍾村鎮政府去要田。這個「不給村民口糧田」的問題目前已經上升到極爲尖銳的程度,連每個村民要想獲得原來失去土地中的0.5畝的要求都被他嚴詞否決,他這難道不是置村民生計于不顧嗎?難道不是還想著繼續以權謀私以及與他人共同合謀來繼續坑詐我們嗎?

 

24、村委書記邵永標其他千千萬萬的、難以數計的、形形色色的、根本就說不完的問題。今天的石壁三村村民,每年每個人只有340元以下的收入,以前有田、有地,三餐總算安穩,但現在每天每人只有0.9元收入,只能吃一個即麵食,這一切都是因爲什麽?是因爲以村委書記邵永標、村委副書記區顯輝、村長區禮煊、村紀檢委員、婦女主任李少芳等人爲首的一大群村幹部狼狽爲奸、腐敗橫行、黑白通吃!我們這封檢舉信或許僅僅能夠透露出他們的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其中重中之重的村委書記邵永標的問題更是千瘡百孔,區區幾千幾萬字還僅僅只露出了他的冰山之一角啊。

 

我們村賣地款已經達到2000萬元,但是爲什麽我們村現在還欠銀行超過400萬元呢?這2400萬元到底被哪些人分掉了?我們的村民連住的土地都不夠,但是爲什麽村委書記邵永標卻有大量土地賣出?並且又有大量的資金來買地?他賣出了他在石三小學對面的兩層房屋和祖屋;他賣出了北帝廟對開土地、文冒閣一帶的土地、南境糧站對面的土地、石壁三村六隊、石壁三村十隊的片自留地;等等等等;——他賣出過的200畝土地款就超過千萬元啊!但是這些賣地款到底到哪里去了?他買進了北帝廟酒樓、別墅、木廠、出租屋、商品房,等等等等,——他有沒有經過正當手續買入?我們村東升農場、魚塘、菲菜地、興業廠、佳德廠、英發印花廠、石壁三村磚廠、過渡碼頭、月亮賀卡出租的土地、運通電鍍廠的管理費等等租金(全是我們村的經濟收入,每年超過200萬元)到底去向何方了?邵永標收購北帝廟對開的大夫、減邵、生産隊的自留地而應以40元/平方米下撥到各生産隊分配給村民的錢又到哪里去了?這幾十萬元爲什麽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分發下來?我們要問,這些錢到底到哪里去了?在以上種種事實的情況下,邵永標還繼續分期付款110多萬元開支建村政府、治安隊,大建南景住宅道路;並分期付款50萬元左右建本村的街道和下水道!天啊,天理安在?國啊,國法安在?党啊,黨紀安在?

 

25、村委書記邵永標的選舉問題。這個問題,我們要仔細、再仔細地講。

 

2002年4月第一次支委選舉,有39人(共產黨員)參加,是無記名投票的,沒有一位黨員缺席,投出的票數是39票,當時有廣州市番禺區鍾村鎮的武裝部長韓灼強督導,投票的結果沒有公開宣票,就立即將票箱運到鎮政府開票,所有的黨員都不知道選票結果。這樣的選舉方法極不合理。第二次支委選舉之前任何一個黨員都不知道投票結果,韓灼強就公佈了候選人的名單,這是100%的暗箱操作。

 

2002年5月13日村委選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村委組織選舉法》應該是無記名投票的,但是韓灼強和邵永標就提名候選人名單,要求選舉人再選這些候選人,當時村委選舉的選票結果也沒有向任何人唱票,就將所有的選票連同票箱收回村政府,只有韓灼強、村政府幹部以及那些所謂的「村代表」在場點票。當晚22點就直接公佈誰誰誰擔任了什麽什麽職務,到現在爲止村民都不知道選舉的具體結果。

 

2002年6月15日正式開始村委選舉,選點有三個:石三孖祠堂、石三小學門口、石三東原祠堂,每個選點都動用了6-7個公安人員把守。其中,在石三小學門口,石壁派出所副所長張雪軍等幹警與我村村民黃六根、黃球發生爭吵,這些幹警不准他們離開選票處五米內寫選票,此爲活生生地鎮壓村民,是對村民選舉權的極大侵害。中午12點左右,村民投選票基本完成,他們沒有當場向村民唱票,就將選票箱收回村政府。當天下午2點30分才唱票,沒有任何村民知道選票結果,當晚22點村政府就立即公報委任名單,但是具體的選票結果(即到底每一個候選人具體獲得了多少票)都沒有向村民公報。村長區禮煊,還是當上了他的村長;村委書記邵永標,他的位置仍然不變。相反,對於自19歲開始就當上幹部的優秀年青幹部——原副村長邵慧佳和村民杜滿基,邵永標卻命令紀檢委員李少芳到村民家中做秘密的「思想工作」,要求村民千萬不要選上邵慧佳和杜滿基;並且,邵永標要求鎮黨委、鎮政府千萬不要把邵慧佳和杜滿基的名字放入候選人名單。結果,被村民公認的優秀幹部邵慧佳被拉了下來,成爲一名普通的村民;而石壁三村認可度最高的村民杜滿基雖然獲得了400票以上,但卻「出人意料」地排名爲村長競選人的第二名。而後,邵永標把他的妹夫的侄子黃景升拉到副村長的位置;把他自己的堂弟邵國榮拉上村委成員的位置,讓邵國榮任民兵營長、團支部書記。

 

這次選舉不公開、不公平、不公正、不公認、不合法、不合理、不合情,根本體現不出村民的意志,是嚴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村委組織選舉法》的暗箱操作之舉。我們均不承認石壁三村這個村委會,所以到現在爲止,我們石壁三村基本上都處於可怕的無政府狀態,造成村堶悸爾g濟工作不能正常發展,無法協商。我們村已經連續6年都沒有召開過村民大會了!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邵永標一人說了算,搞「一言堂」、「家長制」,而那些村幹部、所謂的「村代表」又幾乎全是其蝦兵蝦將,一點也不爲村民著想,反而只想著自己怎麽賺錢,怎麽過好日子,他們去開會不是去爲村民謀事,而是去謀自己的經濟,只要開會就會有錢拿,10塊、50塊、100塊一次不等。他們不問民生疾苦,反而助虐爲紂啊。

 

■檢舉石壁三村幹部的人員結構和分工問題

 

村委書記:邵永標

村委副書記:區顯輝(區顯輝是邵永標的親密戰友)

村長、副書記:區禮煊(區禮煊死去的弟弟和邵永標死去的妹妹是「陰間夫妻」,這是我們本地的風俗)

副村長、宣傳委員:黃景升(黃景升是邵永標的妹夫的侄子)

紀檢委員、婦女主任:李少芳(李少芳經常借錢給邵永標,邵永標因此提她任職)

民兵營長、團支部書記:邵國榮(邵國榮是邵永標的堂弟)

統計、秘書:李淑釵(李淑釵是邵永標的契妹)

理財小組成員、村聯隊會計:邵婉君(邵婉君是邵永標的堂妹,也是邵永標小舅的妻子)

理財小組成員:區錦滔(區錦滔是邵永標的契哥)

理財小組成員:李嘉兆(李嘉兆是原鍾村鎮黨委書記何校倫的舅舅,何校倫是邵永標親密戰友的哥哥)

村企業電房管理:梁銳聯(梁銳聯是邵永標的小舅)

石壁三村治安隊會計:黃兆駒(原違反國家計劃生育政策的黃兆駒是邵永標的妹夫)

 

■我們的強烈要求

 

我們誠摯地希望通過此信,能夠引起黨政各相關部門、各機關、各新聞媒體的重視和關注,希望你們以詳實的調查和公正的態度,實事求是地對以上所涉人員一一調查,在明確無誤的證據之下,按照國家法律法規,依法、依紀嚴厲懲處相關犯罪、違紀人員,還人間以正道,還我們以公道。

 

同時,我們最關心是未來石壁三村的發展前途。我們2236名村民的生活、學習、工作、發展都必須依靠一個新的基層政體。因此,我們強烈要求在石壁三村重新開始真正的民主政治,以村民大會的形式,以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按照村民的意志和國家選舉法規,重新選舉出能夠鞠躬盡瘁地爲村民辦實事、能夠把村堶悸爾g濟搞上去、能夠以村民利益爲根本利益的新一屆政府班子。

 

■註明

 

舉報犯罪、懲治腐敗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也是你們的職責所在,按照國家公民舉報的規定,「應當保障舉報人及其近親屬的安全,依法保護其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合法權益」,「嚴禁泄露舉報人的姓名、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等情況」、「嚴禁將舉報材料和舉報人的有關情況透露或者轉給被舉報單位和被舉報人」,「調查核實情況時,不得出示舉報材料原件或者其複印件,不得暴露舉報人」,請你們按以上幾點依法行事,我們隨時恭候、並熱烈歡迎你們的到來。

 

堅持和平、漸進、堅韌的理性維權原則的上書人——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鍾村鎮石壁三村村民 2003年10月聯名上書

 

註:村民簽名(包括四項:姓名、村民/黨員、年齡、按手印)和聲援者簽名(包括三項:姓名、省份/國籍、職業)將於11月1日于《中國人權》網站(www.hrichina.org)同時公佈,目前暫時保密。我們從現在開始,期待黨、政、媒體的積極反應。並且,不管你們的反應到底積不積極,我們都要將我們的維權進行徹底的公開,因爲無數次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的公民維權必須公開、聯合、正大、光明、透徹、磊落,必須有一股強大的浩然正氣和堂堂之風,以防止隨時隨地可能出現的暗箱操作和殘酷打壓。我們石壁三村村民期待一種真正被賦予了監督權的民主之氣,這種民主之氣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角落得以傳播、得到褒揚,並在今後漫長的日子埵爲我們村的優良傳統。我們以此傳統,爲今世石壁三村之罪惡者消除劣根,爲後世石壁三村之進步者鋪開大道。